• 未分類
  • 0

江帆一腳踩在盛凱歌的襠上,盛凱歌發出慘叫,江帆將槍扔了出去,然後拉著驚慌失措的舒敏走了。

望著江帆的背影,盛凱歌眼露凶光,惡狠狠道:「姓江的,不整死你,老子就不是人!」

「少爺,你沒事吧?」易向東問道。

盛凱歌氣呼呼罵道:「你們一群飯桶!這麼多人打不過一個人,還差點要了本少爺的命!」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易向東等盛凱歌走遠了才罵道:「你媽的紈絝廢物,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賭!一遇到事就他媽的軟蛋一個!」

「江帆,你最近要小心盛凱歌報復,你今天如此羞辱了他,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舒敏道。

「我倒不怕他找我麻煩,就是怕他找你麻煩。」江帆擔憂道。

「沒事的,在學校里他不敢亂來。你星期六來接我就行了!」舒敏道。

「好的,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江帆道。

「嗯,我會的。」舒敏道。

「有人出事了!快去看!」突然學校里傳來叫喊聲,許多學生朝女生宿舍區跑去。

「出了什麼事了?」江帆驚訝道。

「不知道,好像是女生宿捨去,我們去看看吧。」舒敏道。

兩人朝女生宿舍小跑過去,女生宿舍人越圍越多,江帆和舒敏根本看不見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舒敏剛好看到了馮琪和邵美琪也在那裡看熱鬧,問道:「馮琪,發生什麼事了?」

馮琪回頭看是舒敏,「有為女生暈倒了,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已經有人叫救護車去了!」

江帆和舒敏好不容易才擠進去,看到一位身穿連衣裙的女生倒在地上,抽搐著,臉色蒼白,口出白沫,雙眼緊閉,手腳縮成一團。

江帆立刻看出這位女生患的是癲癇病,用天目穴透視,發現該女生大腦右側有團黑氣,這就是發病的根本原因。

癲癇病是一種比較難醫治的疾病,一般都很難斷根,中西醫基本都無法根治,就是因為僅靠藥力是無法去除腦袋裡的那團黑氣的。

「請大家讓開,我是醫生!」江帆道。

眾人立即閃開一條道,江帆走了進去,伸出食指輕點那女生的人中穴,那女生立刻停止了抽搐,不再吐白沫。

接著江帆默念茅山驅邪咒,右手抓向地上的女生頭部右側,將那團黑氣拔出。立刻念茅山滅陰咒,黑氣立刻消散。

江帆再伸出食指輕點那女生的眉心,那女生立刻睜開了眼睛。眾人立刻驚訝道:「那是什麼人,太厲害了!只用指頭點了兩下,病人就醒過來了!」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砸磚投票支持啊! 「風嫣然,真的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蛇蠍心腸的說法?你要是沒有聽說過,那我真的想要告訴你,你就是這四個字的真實寫照!」

慕卿語氣也學著風嫣然,把風嫣然氣得半死。

再轉眼看著林憂在那裡得意洋洋,她便再次補了一句,「哦,你們可能還不知道有一個詞叫蛇鼠一窩吧,真的是瞧了,司末,我們今天都見識到了。」

司末一聽這罵人不吐髒字的經典語錄,還真的是著實佩服。

一個大大的贊給了慕卿之後,還一邊附和著,「還真的是沾了你的光,不然我還真的是沒機會呢。」

「你,你們這對狗男女,至於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此苟且嗎?你們還不知道自己什麼貨色嗎?少在這裡噁心人了!」

林憂被那樣分說,自然氣不過,可是她又沒有眼前這個女人的巧言善辯,於是就開始潑婦罵街一般。

可是她沒有想到,話剛說完,就聽「啪」的一聲落下,林憂的臉上頓時五個手指印分外明顯。

林憂被打得還未反應過來,就聽到風嫣然在替她出著頭,「慕卿,你說話就說話,打什麼人呢呀?是被人說中了,惱羞成怒了嗎?」

風嫣然說罷,就被慕卿重重的擒住了手腕,立馬疼痛的神色顯露出來。

「慕卿,你是不是有病,大庭廣眾之下,你少在這裡動手動腳,再這樣我可就叫人了!」

風嫣然沒有想到慕卿這麼粗魯,而且剛才慕卿那樣的行為,她還確實是有些害怕呢。

「叫人?呵呵,」慕卿聽著風嫣然這麼可笑的話,不由得覺得好笑,她這樣的反應,是怕了嗎?她也有怕的時候!

「你要是想叫人試試啊,你叫啊!我告訴你風嫣然,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乾的那些好事,之前的事我可以不計較,但是從今以後你最好少惹我,不然,我可真的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反正我現在無依無靠孤家寡人一個,我可不像你,什麼都有!」

慕卿說完,便將風嫣然的胳膊重重一摔。

風嫣然也神情恍惚,有些不敢相信這些話會是一個十八歲的孩子可以說出來的。

「你,你以為我怕你啊?你少在這裡吹噓了,你算個什麼東西!」

「那你可以試試看!」

慕卿的臉色很是陰沉,而且說罷就帶著陰冷的笑容走開了,司末見狀也快速跟了上去。

走遠一些時,司末好奇的問道,「她要是真的惹你,你會將她們怎麼樣啊?」

司末剛說完,慕卿就用一種審視的眼光看向她。

打量完之後,慕卿才開口道,「你這是想問什麼呢?想知道我到底是個多麼暴力的人嗎?」

「沒有沒有,我只是想說,還真的想不到,你這麼有辦法呢,那倆個女人好話給她們說,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只有你這樣的小暴脾氣,才能真正治得了她們,你看,她們剛才被你嚇的,連大氣都不敢出,真的是太搞笑了!」


司末說罷,仰著頭哈哈大笑。

慕卿看著司末這副模樣,便給了他一記白眼,讓他自己體會。

「卿卿,你別這樣對我嘛,我們是一夥的不是,你能不能給我說說,你和風嫣然有仇我能理解,可是你和那個林憂怎麼也有仇啊?」

司末的話一出,慕卿立馬停下了腳步,盯著司末看了幾十秒。

司末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便紅著臉調侃道,「卿卿,我知道我長得帥,但是你也沒有必要這般看著我吧,我也是會害羞的不是。」

「你能不能不這麼自戀啊,你這麼自戀,你自己知道嗎?還有,你不是也很討厭林憂嗎?幹嘛問我?」

慕卿說罷,便會議起了林憂這個小賤人之前多自己做的那些事。

確實討厭一個人可能就是與生俱來的一種感覺,其實在很小的時候,她就一直不喜歡林憂。

可是在林偉國告訴她,林憂是和她有血緣關係的妹妹的時候,她也就只能慢慢去接受這個事實。

她覺得在血緣面前,應該收起自己的心裡感覺,畢竟,她也沒有其他的親人了。

可是越到後面,尤其是自己重生之後,她發現,原來一切又回到了剛開始。

討厭就是討厭,那種氣場不一的討厭,永遠都沒有辦法磨合。

「我討厭林憂,是因為她的裝模作樣,惺惺作態,還有她的那種連呼吸都讓人討厭的味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她有一種討厭感,從第一次見她開始,就不喜歡。」

司末思慮片刻,就直言道。

這樣的答案,同樣也是慕卿的真實想法。

可是她也不願多說,於是便自顧自的開始繼續前行。

司末見狀,沒有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追著繼續問道,「卿卿,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你是和林憂有仇,還是因為你們之間有什麼不可說的秘密?按說不對啊,你之前都和她沒有任何的交際!卿卿,你不會也是和我一樣,從心理上就厭惡吧?我就知道我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你看,就是的,連討厭的人都一樣!」

就這般,司末一路呢喃,吵得慕卿一路不得安寧。

可是司末給慕卿花錢的時候倒是絲毫不手軟,由於他們去的地方,是高級場所,所以價格都不便宜。

本來慕卿還有些不捨得,畢竟自己現在居人籬下,也沒有多餘的錢可以任意揮霍。

可是看著慕卿的表情,司末就知道她的擔憂,於是便直接大方一次,對著服務員就是一頓大揮霍。

「來,把你們這一季的新款,都給我拿出來。」

司末這般,慕卿還真的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他一個大男人,怎麼還插手這些事。

「你要幹什麼?」

慕卿看著導購將那些衣服一件一件擺在她的面前,大體估了一下價格,件件都上萬,還真的有些讓她眼花繚亂。

司末倒是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來到導購面前一件一件審視著這些服裝。

「來,這件這件,這件都不太符合我身邊的這位小姐的氣質,其他的嘛,倒是勉強可以,都包起來吧!」 「哇!舒敏,你那朋友太厲害了!」馮琪稱讚道。

「哦,我認出來了,他就是東海人們醫院的神醫江帆!前幾天報紙和電視都報道了他的事迹。」有人喊道。

「原來是他啊,怪不得那麼厲害!」

「謝謝!」那女生鞠躬道。

「不必客氣,你的癲癇病已經痊癒了,你不會再發作了!」江帆微笑道。

「太謝謝了!我十歲那年開始患癲癇病,痛苦不堪,有幾次差點自殺,現在終於治癒了,是您給了我希望!您就是我的恩人!」那女生熱淚盈眶,跪了下去。

江帆一把扶住那女生道:「不必客氣。」

舒敏連忙給那女生擦淚,她也感動得掉眼淚,周圍的人立刻熱烈鼓掌,這一幕太感人了。

送舒敏進了學校后,江帆放心不下,在學校附近轉了一周,沒有發現盛凱歌和易向東等人,這才打車回醫院。

正好遇到梁艷下夜班,「江帆,你送舒敏去學校了?」

「剛送才回來。」江帆道。

梁艷打了一個哈哈,昨天晚上醫院急診病人很多,忙了一個晚上沒睡。雖然一晚沒睡,但梁艷臉上的水色還是很好,紅撲撲的,如同熟透的蘋果。

「同事們都說我變年輕了,都問我要秘訣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梁艷羞澀道。

「你就實話實說唄!」江帆笑道。


「壞死了,實話實說我怎麼說得出口!」梁艷瞪了江帆一眼,流露出了嬌羞的媚色,看得江帆春心大東,恨不馬上把她就地正法。

「你下班後去菜市場買只小公雞回家。」江帆微笑道。

「買雞幹什麼?」梁艷疑惑道。

「補啊,我消耗那麼大,這叫以形補形。晚上我們還要干到通宵呢!」江帆悄聲道。

梁艷臉上立刻發燒,啐了一口道:「整天盡想著那事,色狼!」

此時辦公室里沒人,江帆隨手把門關上,一把摟住梁艷道:「我就色給你看!」

「哎呀,這是醫院,不要胡來,會被人看見的!」梁艷驚叫道。

江帆毫不理會,雙手如同泥鰍一般不老實起來,梁艷急忙後退,「哎呀,不要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梁艷羞澀道。

最後梁艷放棄了反抗,倚在門上,緊緊地摟住江帆的頭,小嘴主動去索吻。兩人緊緊地摟著,如同他鄉遇故知的老友一樣,熱情擁抱著,梁艷立即喘息起來。

江帆立刻興奮起來,手立刻下滑,不恥下問,梁艷身子立刻扭動起來,雙腳纏到江帆身上。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梁艷嚇得立刻送開了手,急忙整理衣服。江帆也停止了動作,整理下衣服,很不高興問道:「是誰啊?」

心裡罵道:「我靠!老子正在辦正事,誰這麼缺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