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比起這五萬年的修為更為重要的是,她在服用了天地造化丹之後,體內多了一絲元氣。

也就是這麼一絲絲元氣,便讓冰帝的能力有了質的變化。

如今的冰帝不僅能夠隨心所欲的釋放出各種冰屬性的魂技,在那些冰屬性魂技之中還蘊含着神級的力量,也就是元氣。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冰帝所釋放出的魂技威力將得到大幅提升,比起之前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最後,冰帝的人類形態也有了不小的變化。

她不再是之前的那個可愛小蘿莉了,已經變成一個看起來很是高冷的大美女。

當然,外貌雖然有了變化,可智商卻是沒有多少改變的,還是和之前一樣笨笨的。

而在她們三個之中實力最為強大的雪帝,則是直接是有了堪比神級的力量。

她對冰雪元素的掌控幾乎已經到達極致,即便在不開領域的情況下,雪帝只是隨手一揮,便能製造出橫跨萬米方圓,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暴風雪。

要知道,雪帝可是天生天養的冰天雪女,極北之地本就是她的主場。

現在的她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彷彿周圍的一切都有了生命一般,無論是風霜還是冰雪,極北之地的萬事萬物,都能與她產生共鳴。

她只要一聲令下,整個極北之地,都會無怨無悔的供她驅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得不說伯雷斯猜測的不錯,這道『淬毒迷霧』的確並非秦維傑施展的,而是明斯克召喚出來的。

早在去年『玫瑰月亮』的成員之間就相互交換學習了彼此的強力魔法,而明斯克便是從秦維傑身上學會了『淬毒迷霧』。

明斯克是一個極端的實用主義,他可沒有秦維傑那種白蓮婊的顧慮,自從學會了淬毒迷霧,明斯克先後提取了『腐骨花』、『巫術蘑菇』、『噬骨藤蔓』、『冰晶妖姬』等四種劇毒植物,為自己的『淬毒迷霧』增添了腐爛、詛咒、蝕骨、寒毒四種毒素。

明斯克的『淬毒迷霧』四種劇毒屬性非但沒有產生任何排斥或抵消,反而是相輔相成,這樣的『淬毒迷霧』才能被稱作真正的『淬毒迷霧』。

而秦維傑的『淬毒迷霧』那就是個麻醉沉眠的氣體而已,白瞎了這麼牛逼的黑魔法,如果讓格林德沃知道秦維傑只是拿『淬毒迷霧』當做逃命的手段,估計格林德沃都要哭暈在廁所了。

黑色的迷霧籠罩整個營地,從外界看去,只看到大片了黑色迷霧充斥在防禦魔法陣之中,顯露出了整個魔法陣的範圍。

整個魔法陣像是個半圓形的罩子,扭曲的華光隔絕著狂風的侵襲,而此時整個半圓形的魔法陣中漆黑一片,洶湧的黑色霧氣宛如吃人的怪物一般在魔法陣中蒸騰澎湃。

突如其來的黑霧遮天蔽日,困於魔法陣中的幽鬼主教與伯雷斯兩人的臉色都不禁微變,身後的眾人也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在場都是高階巫師雖然都清楚『淬毒迷霧』的傷害,但也不至於懼怕這些含有劇毒的霧氣,畢竟每個人多少都掌握一些防禦魔法,真正讓眾人驚懼的是霧氣之中彷彿隱藏著更為致命的東西。

幾乎所有人的靈覺都同時感受到一股邪異陰冷的氣息,那是來自於潛意識的預警,有極致的危險正在悄然靠近。

著名二五仔,三姓家奴梅珊·塞洛斯特下意識的靠近了幽鬼主教,半個身體都擋在幽鬼主教身後。

沒錯,這傢伙還活著,還活的很滋潤,看看梅珊下意識的躲在幽鬼主教身後的動作也就能知道這傢伙為什麼還能活著,這嫻熟的抱大腿的動作,簡直就是刻在DNA里的求生欲啊。

梅珊:「主教大人!這黑霧中有蹊蹺~」

「還有行動能力的人全部靠攏過來,把米勒圍在中間!」幽鬼說著,靠近了那名被伯雷斯重創的男子。

剩餘的三人此時也都靠攏過來,加上幽鬼主教一共四個人背靠背警戒的看向四周,將重傷的米勒圍在中間。

桀桀桀桀桀~~

無盡的黑霧中突然傳來滲人的奸笑聲,聲音嘈雜異常彷彿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一般,聽不出是幾人在奸笑,陣陣陰風吹過,詭異陰森的氛圍油然而生。

這氛圍就連邪教頭子幽鬼主教都不禁捏了把汗,看著茫茫黑霧,越是未知,越是恐懼。

突然眾人身後的米勒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啊!!不要……不要……救救我……救……」

正說著米勒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下一秒米勒原本就不承人形的身體再度發生了變化,一瞬間猶如被抽幹了血肉一般,整個人迅速乾癟下去,最終只剩下一具面容猙獰恐懼的乾屍,再無一絲生命的氣息。

梅珊臉色大變,戰戰兢兢的看向四周:「怎麼回事?米勒究竟是怎麼死的!?敵人在哪?」

「閉嘴!」幽鬼主教怒喝一聲,震懾了慌亂的眾人,隨即一腳踢開米勒的屍體。

米勒的屍體被幽鬼一腳踢開,露出了其身下的地面,只見此時的地面之上竟然有著一個散發著濃鬱黑霧的臉盆大小的孔洞。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可以確認它是從地下潛行過來殺死米勒的!」幽鬼主教冷靜的說著:「注意觀察四周!向著魔法陣外走……」

幽鬼主教此時也打算放棄繼續去進攻那些學生了,幽鬼能夠感受到潛藏在暗中的人實力並沒有自己強,但他隱隱察覺了那人身上有著更高位格的能量波動,那是『死神之力』的氣息。

『死神之力』極為難纏,再加上那個潛藏在暗中之人的詭異手段,幽鬼主教很明智的放棄了突襲營地。

畢竟此時除了那個藏於暗中的傢伙意外,不遠處還有伯雷斯那個混蛋在虎視眈眈,先前已經被伯雷斯擺了一道了,眼下不得不提防伯雷斯故技重施。

「這就想走了嗎?」黑霧之中傳來一聲沙啞的嗓音。

話音剛落,黑霧之中突然傳來一聲聲詭異的笑聲。

桀桀桀桀桀……

哈哈哈哈,嘻嘻哈哈~

聲音此起彼伏,彷彿周圍有著無數詭異的生物。

幽鬼主教不去理會黑霧中的沙啞嗓音與詭異笑聲,繼續帶著人向外走去。

而就在此時一道道黑影向著他們襲擊而來,梅珊見狀立刻躲到了幽鬼的身後,梅珊這一躲不要緊,可是她之前看守的方向瞬間失守,數道黑影向著原本梅珊身側的一個男子襲殺而去。

濃郁的黑霧再次洶湧,幽鬼甚至看不清眼前一米的範圍,黑霧之中傳來一聲聲凄厲的慘叫,不多時慘叫聲戛然而止,洶湧的黑霧稀薄了幾分。

當幽鬼和梅珊看向剛才那名男子時,兩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原本的位置上哪裡還能看見那名邪教徒的身影,留在原地的只剩一具被啃噬的血肉模糊,僅剩白骨的猙獰骷髏。

從骷髏骨頭上的撕咬痕迹可以看出,他身上的血肉是被牙齒硬生生的啃噬掉的,森森白骨之上依稀可見黑色的死氣在蒸騰,明顯是參雜了『死神之力』的攻擊。

見此一幕,幽鬼不再猶豫,隨手拉起身邊僅剩的兩人向著黑霧之外衝去,而黑霧之中黑影閃爍,詭異的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啊!!!」

「不要過來!不要!啊……」

梅珊和最後一個邪教徒的慘叫聲響起,幽鬼主教顧不上其他,直接拉著兩人衝出了黑霧。 【012】開啟專職職業

時間一晃而過,10天的時間足夠讓發展中的領地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保護著領地的圍欄,在領地里有了足夠的石料之後,就已經全部升級為圍牆,將整個領地包圍在其中,安全性高了不是一星半點。

領地內,所有建起的建築也早已經進入了穩步發展的階段,居民們的整體風貌也已經發生著變化,每個人臉上不再有以前的那種慌亂無措,都滿懷著對未來的希冀。

一夥流民就是這個時候被帶入到領地的。

看著那一人高的圍牆,門口守候的士兵,以及精神洋溢進進出出的居民們,頓時都有恍然如世之感。

這是兩個世界。

流民們頓時都有些看不過來了,這個新建立的領地看起來比他們想象中的要更強一些。

「我先帶你們去登記,登記完之後你們再去兌換你們手裡的木料,先安頓下來。」救下一行流民的居民布魯克看著他們震驚的模樣,在一旁善意地開口道。

曾幾何時,他們看到領地的場景也是跟他們一樣的心情,他只是比他們早幾天來的一個流民而已。

隨即在門口守衛處臨時登記完之後,一行人就踏入了領地的大門。

進入領地之後,那種衝擊感更加的強烈了,彷彿回到了他們之前領地被獸潮衝破前。

此時,他們經過了一家店鋪,店鋪里的客人都在排著隊,出來的時候都能看到他們手裡拿著一把長/槍,槍身是木頭,槍頭是尖銳的石頭,顯然,這是武器,而店鋪名則是簡單的三個字。

#鐵匠鋪#

鐵匠鋪里的產品是木料跟石料做的?

布魯克彷彿是看到了流民們的疑惑,連忙解釋道:「領地才建立十來天,很多資源不足,鐵匠鋪雖然建起來了,也招到了一個鐵匠,但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礦石,所以就暫時先用木料跟石料代替,雖然製作簡陋,但是畢竟是武器,而且價格合適,對魔獸也有一定的傷害,在領地里很暢銷呢!」

「需要多少錢?」

「不貴,也就1銅幣,差不多50單位的木料就可以了。」布魯克笑眯眯道,「我們的領主大人十分仁慈,在領地里,只要你肯干,就餓不死,而且還是過上比較好的日子,我也只是比你們早幾天來而已。」

聽布魯克這麼說,流民們有些驚訝,不過心頭頓時也安慰不少。

隨後,布魯克就帶著他們到了村務中心。

村務中心裡,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前頭也還有流民在登記著,布魯克看著帶著那些流民的史丹佛,直接打起了招呼,「史丹佛,你們隊伍今天救了多少流民?」

「9個。」

「我們隊伍救了12個。」布魯克說著的時候,臉上不由自主地帶上了喜意。

果然超過對方了!

他們各自都為領地里的隊伍工作,這兩個隊伍不是領地里的兩個士兵隊隊長名下的。

誰都知道,只要加入這兩個隊伍,就有機會加入領地的軍營,成為士兵。

畢竟,成為士兵后,實力的增長是顯著的。

尤其是兩位士兵隊隊長,都已經成為了一名職業者,一躍成為了領地里備受追捧的大人物,而其他士兵,彷彿聽說離職業者就只有一步之遙。

職業者啊!那可是在中大型領地都能夠立足的存在。

若是能夠成為職業者,以後領地即使被獸潮衝破了,他們就能直奔著那些大中型領地而去。

念頭一出,頓時在腦海里呸呸呸了起來,雖然對大中型領地有著發自心底的嚮往,但是他們現在的領地也很好。

雖然還很弱小,但是對領民卻沒有任何的苛待,讓人感覺到了生活的美好,這樣的領地,他們自然也希望能堅持得越久越好。

「是亞力士大人親自帶隊的嗎?」史丹佛好奇地問道。

「是的,亞力士大人根本就沒有露面,就在林間將所有的魔獸射殺了,救下了這些被魔獸追殺的流民,後續因為還有其他任務在身,就先安排我送這些流民回來,領地幾百米範圍內經過這段時間的清掃,已經很安全了,後續我沒再遇到任何的魔獸。」布魯克說著的時候,神色帶著顯而易見的輕鬆。

在軍營訓練營7天的訓練時間出來之後,兩個士兵隊就收到了清理領地附近魔獸的任務,任務所得歸兩個隊伍所有,其中需要上交一半作為兩個士兵隊日後的訓練資金,累計到一定程度后,隊伍可以提出專項訓練的申請。

而除了清理魔獸所得之外,兩個士兵隊的人也能接受援救流民任務,只是同樣銅幣也需要上交一半。

在享受過訓練營帶來的好處之後,兩個隊伍對於這樣的安排一點異議都沒有,甚至對顧青這位領主大人更尊敬了。

在他們認知中,成為士兵之後,就成為了領主大人的「私產」,沒想到他們還能在外組織自己的隊伍以及資產,這已經夠讓他們感激涕零了。

「是啊!最近我們隊伍出外採集的人都沒有再受過傷。」

「這日子,過得越來越有滋有味了。」

兩人說著,對於現在的日子真的是滿意極了。

在一旁的流民們聽著兩人的對話,對於領地里的情況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心裡也有那麼一點期待起來。

很快地,史丹佛帶來的流民已經登記完畢,由系統裁定,得到了這次援救任務的銅幣,然後心滿意足的走了。

布魯克也趕緊帶著自己的流民登記去了。

而他們這邊登記完畢,在收到銅幣的時候,顧青那邊也收到了系統關於銅幣入賬的通知。

999系統:【宿主,你真的可以,不僅僅蹭經驗,竟然還以兵養兵。】

顧青聽著笑了笑,「這不是派這些士兵出去清掃,這些士兵太實誠了,想要將所有的收穫都給我,我才有了想法,現在看來,這方法不錯。」

999系統:【這個世界,一旦成為士兵,所有的一切都將是領主的私產,像你這麼做的,恐怕是這個世界的頭一個。】

「辦法有效就行了。」顧青倒是無所謂,她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不必一切都遵循著這個世界的規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