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殺。”

北靈陽怒吼一句,第一個爆發,手中的玄陰劍化成一道極光,瞬間出劍,一道巨大的劍氣出現,也有二十來米長,不如以前那樣浩大,但是凝鍊一次過後,威力更盛。

劍氣冷煞,尖銳無比,一劍擊在滾滾的岩漿之中,迸濺出無數的岩漿,不過沒能把這岩漿斬斷,停頓一下,它繼續前進。

北靈陽心中立馬根據剛纔的計算數據,推算了一下岩漿鱷龍的實力,心情一下變得陰沉了,這岩漿鱷龍有着神魄境後期的強大戰力。

“冰封千里。”

紫山香雪緊隨其後,在北靈陽拔劍之時,亦是斬出了一劍,冰藍色的寶劍亮起瑰麗的冰光,淡藍色的劍氣凝聚成冰霧,形成匹練,刷的朝金紅色的岩漿攻去。

冰霧與岩漿碰撞,瞬間嗤的冒出大量的白色霧氣,滾滾而來的岩漿前端十米處全是晶瑩的冰塊,不過被後面的岩漿熱力一蒸發,立馬變成了霧氣,在石洞中升騰繚繞。

霧氣靄靄,似人間仙境,不過霧靄下面,卻是熾熱的岩漿,岩漿被紫山香雪一劍毀去一半,威能大減,不如之前那樣聲勢浩大,獨孤天涯幾人立馬抓住機會,霎那間光輝爆開,五顏六色的,都是強大的戰氣,形成一波強大的攻擊洪流,猛地撞在岩漿上,把岩漿撞散,落在地上,大塊大塊的石頭,全部變成通紅模樣。

“浮屠鎮殺。”

大家都在對付岩漿的時候,齊汀霜一人持刀,對着空擋大開的岩漿鱷龍,猛地劈出一刀,刀光一綻,立馬成一個七層浮屠,十米高大,血色晶瑩。

十米高的浮屠塔瘋狂的旋轉,血色的力量澎湃激發,一股腥氣盪開,強大的氣勢如山嶽一樣,就連北靈陽等人都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血色的浮屠塔像是昇天的巨大巍峨山嶽,擁有無窮的力量,轟隆隆的朝岩漿鱷龍砸去,一股無形的大勢鎖定鱷龍,想逃都逃不了。

岩漿鱷龍狂暴的嘶吼,兇焰滔天,它擡起自己的龍爪,對着那個血浮屠猛地一抓,瞬間狂風怒吼,周圍的大石崩塌,一個火焰巨爪在岩漿鱷龍的頭頂上空凝聚而成,足有三十米高大,把只有二十米高的石洞炸開大片的空間,如真龍出手,擒拿血浮屠。

龍爪降臨,地火肆虐,強大能輕易鎮殺神魄境初期的血色浮屠塔,被龍爪一擊抓破,血色的能量散開,轟炸無數巨石。

一息時間,雙方交戰兩個回合,皆奈何不了對方,北靈陽狂吼一句,戰意再次提升,無數的霞光從他的身體中冒出,帝王般的聲勢,君臨天下。

“畜生,死。”

北靈陽單手託天,如同神靈,一輪赤金色的太陽,在他的手中誕生,無盡的光和熱從赤金色的太陽中迸發出來,有毀天滅地的神威。什麼地火,什麼岩漿,在赤金太陽的面前,都是渣滓。

手摘日月星辰攻敵,北靈陽的確如遠古神靈一樣,小巧如人腦的太陽,給在場所有生靈,都帶來了毀滅神威。

北靈陽手託太陽,一邊的紫山香雪劍出雪蓮,而齊汀霜,則是刀凝血光,一股同樣強大的滅世風暴,悄然凝聚。

“所有人,退出石洞。”

後面身穿紫金色鎧甲的百人隊伍,見情況不對,立馬奔出石洞,石洞之中,只留下了北靈陽等人。

“殺。”

北靈陽如怒目金剛,聲音似雷,手中的赤金太陽被他一扔,頓時一股無形的衝擊波從赤金太陽中肆虐而出,毀了整個石洞,石塊紛紛落下。

衝擊波給赤金太陽提供了巨大的動力,它在瞬間電射而去,直撲岩漿鱷龍。北靈陽激發赤金太陽攻擊的時候,紫山香雪同樣揮劍,一朵巴掌大的雪蓮輕緩旋轉,卻如奔雷疾馳而去,它在赤金太陽的左邊,驚人的寒意,把左邊的石洞,全部蓋上一層厚厚的冰霜。

“化魔血刀。”

齊汀霜身上爆發血色光霞,像是一片血海一樣,就連他的雙瞳,也是如血般詭異,一抹獰笑,出現在他的嘴角那裏。狀若瘋魔。

他吐出一口精血在那晶瑩的血色長刀上,整個長刀的光芒立馬內斂,不在外放,只不過刀身,如水般輕輕盪漾,似乎一個不小心,就能從血刀之上,滴落出鮮紅的血液。

北靈陽摘赤陽攻擊,紫山香雪劍出雪蓮殺敵,齊汀霜也不慢他們半分,血刀在手中舞了一個刀花,舉過頭頂,猛地一劈,一刀彎月形,血色得刀芒,帶着無數血腥之氣,在赤陽的右方,攻向岩漿鱷龍。

整個石洞,左邊一片冰藍,地上洞頂都是冰塊,中間赤金一片,無盡的極致陽力勃發,像是太陽降臨,石塊通通開裂,右邊血色瀰漫,刀芒出擊,背後一片血色猶如血海般恐怖。

三大無敵淬骨境出手,帶來的是驚天的聲勢,無論是蟒虎熾雪還是獨孤天涯,亦或是其他人,都被深深地震住了,雖然至強無敵只差一個境界,但是其中的差距,卻不是他們所能填補的。

巨大的岩漿鱷龍並沒有恐懼神情,反而十分興奮,擡起頭顱高高嚎叫,一波波龍吟聲震天動地,龐大的龍威散開,北靈陽浮空的身體立馬一沉,眉頭微蹙,像是揹負一座大山一樣的可怕。

岩漿鱷龍的巨大爪子一扣大地,無數裂縫出現,密密麻麻像是蛛網一樣裂開,形成一個圓,直徑二十米。

震碎的大地下有暗紅的光芒在遊動,像水一樣,灼熱的氣息不停的四溢,光芒上面的被震成細小的石塊,全部化成了飛灰,露出了下面暗紅色粘稠岩漿。

岩漿鱷龍大口張開,吐出硫磺氣味的粗氣,裂着的嘴巴像是在嘲諷北靈陽等人一樣,等到赤陽,雪蓮,刀芒來臨之時,岩漿鱷龍發出無敵般的巨吼,它腹下的滾滾岩漿,剎那間斜着沖天而去,足足有二十米直徑的岩漿光柱,直轟赤陽雪蓮與刀芒。 岩漿鱷龍大聲咆哮,根本就不像是在戰鬥,而像是在玩耍一樣,面對讓人心驚膽寒的三道凌厲攻擊,它依舊笑傲無敵,渾然不在意。

它無數的戰氣潛入大地,匯聚成一片岩漿池,咕嚕咕嚕的氣泡翻滾炸開,灼熱的氣息使人如處地心一樣,在石洞外面,如壁虎附在巖壁上的一百紫金戰士,個個被炙烤處豆大的汗水,浸溼衣襟。

巴掌大的純種雪蓮,人腦大的赤金太陽,一丈長的血色刀芒,三大攻擊齊臨,天地變色,毀滅一樣的氣息瘋狂的席捲開來,恍惚間到了末日一樣。

面對靠近的三大攻擊,岩漿鱷龍的前爪一拍腹下的岩漿池,那有二十米直徑的岩漿池,立馬沸騰,翻天覆地的攪動,轟隆一聲詐響,如同列缺霹靂,訇然間一道巨大的岩漿巨柱,從那個岩漿池裏斜飛而出。

岩漿柱衝出,擊打在雪蓮赤陽和刀芒上,一瞬間就衝爆了北靈陽等人的攻擊,無論是雪蓮還是赤陽刀芒,都成了飛灰,成了散亂的戰氣,聲勢浩大的岩漿柱去勢不減,斜飛入天,把石洞的頂部,硬生生的射出一個大窟窿。

北靈陽等人心靈操控自己的攻擊,攻擊一被破掉,他們立馬受到牽連,個個口吐鮮血,連續退了好幾步。

此刻整個刀聖深淵都被一股神祕的力量封鎖住,外面高於人境的力量,根本進不來,是以站在刀聖深淵旁邊的蟒虎元惘,感受到下面傳來的轟天巨響,只能乾着急,不能一窺究竟。

石洞裏,岩漿鱷龍發出一記強大的攻擊後,隨後展開了主動攻擊,它的嘴裏吐出三顆一米長的雪白色牙齒,都是它掉的,不過它沒有浪費扔掉,而是放在口中,日夜不停的祭煉,長年累月下來,祭煉成了一套強大的武器。

牙齒彎曲如刀,鋒利如劍,表面光華閃爍,暗紅之光如同岩漿流動,三顆牙齒就躲在光團裏,光輝一閃,咻咻的就電射過來的,絕世的鋒芒氣息,讓北靈陽等人肌體生寒。

“要是境界不被壓制,這東西那裏能有這般威風。”旁邊的齊汀霜暗罵一句,他是血浮屠齊汀霜,是十大天才之首,戰力卓越,平日裏那怕遇到這麼一頭兇獸,也能當場屠了,可是現在被壓制境界,戰力大減,一架打來,十分拘束。

話雖抱怨,不過他可不敢懈怠半分,手中的血色長刀舞弄起來,似血蛟亂舞,破海而出,張牙舞爪,血口森森,異常的恐怖。

長刀一劃,血蛟浮現,當空恣意,獰首霸道,對着飛來的一顆牙齒,狂吼一句,猛地撲出,有無敵氣概。

一邊的紫山香雪漂亮的大眼睛正看着齊汀霜,她自己個齊汀霜一樣,神魄都是蛟類,一個是血雷蛟龍,一個深藍冰蛟,所以齊汀霜以蛟龍爲形,施展出來的刀法對她有觸及旁類,感悟劍法的作用。

齊汀霜出手極快,紫山香雪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很快回過神來,長劍抖擻,冰晶浮現,劍出如夢幻泡影,虛實結合,凌厲的風一吹,到處結冰。

無數的劍影在剎那間生髮,一道劍影就是一條冰藍的蛟龍,個子不大,卻數量極多,結合在一起,萬龍擡首呼嘯。

“殺!”

殺音一起,無數的冰蛟肆虐而出,同樣接下了一道紅光閃閃的牙齒,北靈陽居中,出手速度同樣不慢,他的雙目泛金,倒映整個世界,目光所到之處,一切都被他納在心中,細微變化,都逃不出他的掌控。


正是大神通日月之眼的簡易作用,能捕捉岩漿鱷龍飛過來攻擊的一切軌跡。

“十三劍可破。”

北靈陽輕笑一聲,而後一動如神靈出手,手中的玄陰劍戰氣噴發,一個無形的領域釋放,籠罩住飛馳而來鱷龍牙齒。

“破!”冷煞的劍氣橫掃而出,光輝泛泛如水波盪漾,北靈陽腳步在空中踏出,陰陽變化,一個個太極圖案在腳底生成,如漫步星空,這是他的絕世身法日月神步。


北靈陽沒有如齊汀霜和紫山香雪那樣,以力破法,而是靠近鱷龍的牙齒,準備以巧破勁,因爲有了日月之眼,這顆散發着強大地火神威的牙齒,在北靈陽的眼中全是破綻。

明法則,通道韻,窺痕跡,現破綻。

這就是北靈陽日月之眼的神妙之處。

一劍出,如雷霆迅馳,斬向了鱷龍牙齒頂端左側下五寸的地方。

北靈陽的劍尖匯聚了強大的力量,氣海之中噴涌處無數道經古陽凝鍊後的戰氣,在體內運轉,剎那間從劍尖那裏衝出,噗嗤彈射出來,點在鱷龍牙齒的破綻之處。

轟隆。

當北靈陽的玄陰劍破開鱷龍牙齒外圍巨大的紅色光團後,攻擊到雪白牙齒的破綻,整個散發光霞的牙齒,瞬間變得暗淡,在空中搖搖欲墜,隨時都會掉下來。

“再斬。”

北靈陽知道機不可失,收劍蓄力,再次出劍,整個動作行雲流水般順暢,像是千錘百煉過,一切攻擊信手拈來,這次劍出斬鱷龍牙齒下方六寸處,只要斬中,鱷龍牙齒立馬斷絕與岩漿鱷龍的聯繫,至此失去威力。

不過北靈陽出劍速度雖快,但是岩漿鱷龍已經有了警覺,一股戰氣催發,整個鱷龍牙齒瞬間光芒大作,散發無盡的光輝,瘋狂的旋轉,直射北靈陽胸腹。

這鱷龍牙齒比起利劍還有鋒利,催動起來簡直就是一個要命的利器,北靈陽還沒出劍呢,就被鱷龍牙齒反襲擊了,他手臂一揮,陰陽領域立馬降臨無上大勢,想要困住那顆瑩白的牙齒。

可是這牙齒乃是岩漿鱷龍話費數百年時間祭煉而成的,又有岩漿鱷龍在背後催動,威力大的可怕,在北靈陽的領域裏,如破浪之堅船,一路橫推而來,直取北靈陽的腦袋。

“黑罡鬼骨鎧,御!”

北靈陽激發身上的黑罡鬼骨鎧,全力防禦,就連白銀器霜雪錦衣也同時激發,兩道光罩把他護住,一個黑漆漆的在外圍,一個瑩白如雪在內。

鱷龍牙齒斬來,具有破天之威,撞在黑罡鬼骨鎧的防禦上,爆發轟隆的聲響,雖然沒破開黑罡鬼骨鎧的防禦,但是也讓它出現了大量的裂縫。

牙齒繼續撞擊,無數的神光升起,都是一縷縷強大的地火,恣意的燃燒,瘋狂的對撞,才兩三擊,北靈陽的黑罡鬼骨鎧就宣佈告破了。

黑罡鬼骨鎧破碎的瞬間,北靈陽從裏面衝出,他手中的玄陰劍收起了,不過他的拳頭卻亮了出來,熾盛的金光在拳頭表面凝聚,極致強大的陽力激盪而出。

“日月神王拳,破!”

北靈陽一拳打來,似乎天地都崩塌了,五行之氣混亂,周圍被拳風掃蕩,成了一片真空,如九幽之下的寂靜之域,橙色的神力在雙拳那裏綻放,像是升起的太陽。

北靈陽的日月神王拳可是拳法,以拳施展,纔是威力最大的,當空一拳打來,比狂龍出海還要迅猛,比流星劃過還有閃耀,更像是一輪太陽從大地之中,昇天而起,代表了無上的拳法力量。

鱷龍牙齒就在北靈陽的前面,避無可避,才擊破黑罡鬼骨鎧,正是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時候,正中北靈陽一記二陽昇天。

恐怖如斯的一拳打在晶瑩的鱷龍牙齒上,轟隆一聲,把鱷龍牙齒打飛出去,整團紅色如岩漿的光芒,也像是玻璃器物一樣,咔嚓碎開,露出了其中一米長的彎曲鱷龍牙齒。

本來寶光流轉的鱷龍牙齒,此刻卻光芒暗淡,晶瑩剔透的表面,嘩的一聲,出現了幾道裂縫。

一邊戲耍北靈陽等人的岩漿鱷龍看到自己的寶貝牙齒被打壞,一下心疼的哀嚎叫了起來,巨大的尾巴不停的左右掃來掃去。特別不安。

吼,岩漿鱷龍發光,如光芒華蓋垂下,籠罩着它,它召回自己的三顆牙齒,隨後龍爪一按,整個石洞再次崩塌,空間再次被擴大,一個百米大小的紅色龍爪浮現,封鎖周天,蓋壓北靈陽等人。

這一擊岩漿鱷龍動了真怒,絲毫不留情,也收起了玩鬧的心態,而是打出了真正的絕倫攻擊。

北靈陽在巨大的龍爪覆蓋之下,全部窒息,一次性使出多種戰技,都擋不住巨大龍爪的攻擊,覆蓋之下,一切摧毀,若龍神發威,要屠了北靈陽幾個。

“化魔血刀,殺殺殺。”

齊汀霜這次吐出心頭血,激發自己的化魔血刀,他人如血魔,頭髮全部紅了,血一樣的顏色,手握長刀,一刀劈去,一道十丈長的刀芒撕裂空氣,硬撼龍爪。

可是重創神魄境中期的化魔血刀,卻沒有斬斷龍爪,只在龍爪掌心那裏,迸射處幾竄火花,發出鏗鏘聲音,便徹底的消散了。

紫山香雪亦是揮劍,冰晶鋪成一條絕殺路,寒氣瀰漫,欲要凍住巨大的龍爪,可惜龍爪一動,萬物磨滅,巨大的冰路,嘩啦嘩啦掉落,砸成冰渣。

紫山香雪受到反噬,再次吐出了一口殷紅的血液。氣息萎靡。

這時,龍爪已經降臨,巨大的影子已經把北靈陽三人蓋住了,莽荒的氣息就在鼻尖縈繞,轟隆落下,一切成空。

“破。”最後關頭,北靈陽嘶吼,黑光涌動,一朵巨大的蓮花,擋住了下落的龍爪。 百米龍爪降臨,如天傾一樣可怕,巨大的力量壓來,北靈陽等人的背脊全部壓彎,內腑震動,嘩的咳出幾口殷紅的鮮血。

這鱷龍實在是太強大了,擁有神魄境後期的戰力,不是三個無敵淬骨境的人就能擋住的,就在龍爪落下,要拍死北靈陽等人之時,北靈陽從自己的懷裏拿出了一件東西,一個黑色,巴掌大小的蓮花,表面刻有血紅色的靈紋。

正是魔器死亡蓮花!

北靈陽想來想去,也唯有魔器才能擋住這不受神祕力量壓制的岩漿鱷龍。他祭出魔器,嘩的朝裏灌入一道強大的生機之氣,他是日月神王體,又能比肩純血生靈,體內的生機之氣起碼是刀鋒摩多的五倍,所以魔器此刻爆發的力量,遠超當日。

死亡蓮花的本體就在北靈陽的面前浮動,外圍卻撐起了一個二十米大小的透明質,略帶黑光的巨大蓮花,蓮花中間是空的,正好罩住北靈陽等人。

魔器一出,鬼神哀嚎,冤魂浮現,鬼氣陰森的,着實恐怖,雖然冤魂在外,但是紫山香雪的臉還是瞬間變白了,女生對於冤魂這種東西,有種天然的恐懼感。

“魔器?”北靈陽才祭出死亡蓮花,轟隆一聲擋住了岩漿鱷龍的攻擊,把巨大的龍爪拒之光罩外,一旁的齊汀霜立馬好奇的問道。

北靈陽聞言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旁邊的齊汀霜,沒想到他居然認識魔器這東西,櫨不給自己說的話,估計自己也不知道,甚至連蟒虎元陽都不知道。而齊汀霜居然一口道出了它的出身。

“這個齊汀霜果然有所隱藏,也是個不簡單的人啊。”北靈陽在心中暗自想到,對齊汀霜點頭,承認了手中的死亡蓮花是魔器。

“要是自己不出手,恐怕齊汀霜也有底牌對付這頭岩漿鱷龍。”

北靈陽忽然想到,能在青年時期明白魔器的存在,如果沒有點兒保命手段,恐怕北靈陽都說服不了自己。


不過當下首要任務是屠了這頭討厭的岩漿鱷龍,不用多想,這頭岩漿鱷龍肯定是刀鋒異族驅使而來的,爲的恐怕就是把自己等人永遠留在這裏。

“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呢。”北靈陽再次催動手中的魔器,輕笑一聲,在魔器無盡的黑光之中,射出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柱,對着岩漿鱷龍絞殺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