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死去吧!”巴圖索在進攻隊列的最前端,手中的大砍刀快速落下。目標正是野豬老怪的一隻腿。粗壯有力的野豬腿也並不是那麼好砍的,何況野豬老怪也不弱,頭拱向前方,正對着巴圖索這十幾個人,兩隻彎彎的獠牙瞬間就到了眼前。使勁的向前扎去,巴圖索一個閃身躍了過去,獵手們各個不弱,也是同樣的躲了過去,緊接着就看見野豬老怪的獠牙直接讓十幾顆擋路的大樹被頂斷。

野豬老怪的力量極大,他抖動着身體想要把後背上的獵手們甩下來。巴圖索則是在他的一隻腿的上方,手起刀落。大砍刀的威力也只是讓野豬老怪嚎了一聲,留下了一個足有一尺深的傷口,不過這對他的超厚脂肪來說根本沒有大礙。

“夯~”又是野豬老怪的嘶嚎。數量更多的妖獸向這裏涌來,山頭上足有七八百隻一階半階的小妖獸,普遍低級的實力只能讓他們用繁殖數量壓倒了。只有幾個二階的妖獸在對抗着獵手,根本看不見其他三階妖獸和四階的存在。

即使是如此,也有兩個獵手被殺死。等級不算太高的他們最後都是被妖獸圍毆致死的。戰鬥就是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不是生就是死。每個人不能百分百的保證自己能夠活下去,因爲妖獸的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

“咚!”巴圖索從野豬老怪的身側掉落了下來。剛剛野豬老怪的晃動讓他根本抓不住野豬怪的皮毛,一屁股摔在了地下。剩下的獵手也是同樣,不過在他們摔下來之後就立馬再次戰鬥。戰局越來越惡化,只有拿下野豬怪曾能讓那些妖獸停止攻擊。

擒賊先擒王,戰鬥也是一樣的。野豬老怪現在就是所有妖獸的精神領袖,只要野豬怪一死。那麼所有的妖獸就會四散逃跑,根本就不能在聚集。畢竟野豬老怪是這裏實力最強勁的,也算是一個統治者了。

野豬怪並沒有那麼好殺。又有三個低級的獵手措不及防,被野豬怪的獠牙和粗壯有力的蹄子斷送了性命。不過一衆獵手可沒有因爲這死去的人停下,戰死那是最光榮的事情,戰死者會受到最崇高的敬意,而且如果停下來面對的還是死亡。

巴圖索揮舞着大砍刀。每一次都會給野豬怪造成一個不小的傷害,不過也是僅此而已。他的氣力全都被野豬怪一次次的撞擊化解了,對面的野豬怪足有五階,自己靠近相當於四階的鬥氣期卻是不會完勝。

沒有辦法,巴圖索只能一次次的給野豬怪中等的傷害。而野豬怪的抵抗力更是能夠輕鬆的抵禦住這些攻擊,只是一些皮肉的痛苦,野豬怪多數都是哼哼一聲就沒有了下文。更多的都是獵手的負傷,基本上五次野豬怪的攻擊,就有一次是奏效的。

戰局越來越大,基本上附近的所有的小妖獸都要聚集了過來。上千只形態各異的妖獸在山頭上聒噪着。巴圖索無奈,手中的大砍刀都已經卷了刃,拎起一個獵手的屍體向人羣堆裏跑去,大嚎了一聲撤退。

獵手們也知道這腹地之中對自己這邊的不利。揮舞着武器殺了幾個小妖獸開始靠攏的過去。排名靠前的獵手背起死去的獵手。一共七個獵手在戰鬥中死亡。不過屍體都被救了回來。幾個人揹着屍體,身後是阻敵的獵手。向一個方向衝去。

不過野豬怪嘶嚎之後,包圍圈越來越小。獵手們的移動位置也是越來越小,一千三百來只的妖獸把獵手們包圍的是裏三層外三層,根本就是水泄不通。巴圖索有些戰慄的看着周圍,自己死亡了沒有事情,但是整個村子的獵手全部死了,那麼自己的最過可就大了。手中的大砍刀穩了穩,氣息已經慢慢放穩。

巴圖索只剩下自己開路的一個方法了。自己可能會死,不過大量的獵手應該會有一大半的倖免機率,總比現在全部死在這裏要好的多。巴圖索沒有因爲在族長的位置上坐穩兩天而懊惱,氣息濃重的流露出殺氣。

就在他準備大吼突圍之時,特殊的情況發生了。

野豬怪身後的森林之中嘶嚎聲不斷作響。一個個妖獸從幾米高的樹林之中飛了起來有落在了地下,直接是沒有了氣。巴圖索震驚的看着,獵手們手中的武器抓的更加牢固,那力量要比野豬老怪還要強,難道是強力的妖獸爭地盤了?

不過,情況讓他們的大腦瞬間有些泛白。

不到十秒後,一個白衣少年從森林中走出。身上的衣服沒有沾染一滴血,兩隻拳頭上卻是鮮紅的妖獸血液。青年直直的盯着野豬妖,巴圖索好像知道了少年的意圖。讓獵手們圍成圈子防禦那些小妖獸。

而青年舉起雙拳,跳了起來。向野豬老怪的身上轟去。

(支撐了這麼久,一直這麼撲。累了,眼睛也光榮負傷了。要調整一段時間,可能會很久。如果真的撲的不能再撲了,會考慮匆匆完本,把下一本補上來。沒支持,沒收藏,沒點擊,唉~) 新的主線任務變成了拯救南京城內五十萬軍民百姓,不,是拯救南京城內的七十萬軍民性命。

韓立不可能讓二十萬人的性命,隨着這座城市化爲烏有,這和他不可能忍受的,所以必須得快速採取行動。

他現在通過平板電腦可以看的出,南京城的每個角落每個街道都有人,有的地方人多,有的地方人少,分散的到處都是。

想要一次性全部轉移,難於登天。

讓這萬餘名士兵,分散開去搜尋吧,不容易,主要是遷移之後呢,去哪呢,食物呢,全是問題。

不可能直接扔在南京城外,不管不問啊。

而且弄出去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韓立對於這個任務,越發感覺比殲滅第16師團還難了,殲滅第16師團是真刀實槍的幹,這回是費時費力啊。

想到這就一陣頭大,當然,在難也得完成,也得幹,不能在日軍形成合圍前把人轉移出去,就是讓他們等死。

韓立深知這點。

看着地圖,在那陷入了思索,得想出個完全之策才行。



正好這時,機甲王帶着裝備回來了,一箱一箱的坦克上都快裝不下了,也驚住了在場所有人。

“我的天啊,這些就是那些新的裝備嗎?”

“哈哈,太爽了,每個人都可以用上最先進的裝備了,都能用上機械步槍了。”

歡欣鼓舞,激動的就差跳橋了。

也沒人來問韓立這些裝備怎麼分配了。

李雲龍、迷龍立刻招呼自己的手下,“趕緊去把裝備卸下來,快,快。”

“是。”

一羣人一擁而上,紛紛幫忙。

但也變成了各自爭勇擁槍,抱在懷裏,就不想拿出來的感覺,甚至還直接砸開木箱,把**、**往懷裏裝。

很不成體統。

甚至有可能發生連鎖反應,變成哄搶。

而且有樣學樣,下一步,上萬人恨不得要變成劫匪了。

“這羣王八犢子。”

韓立也沒想過問,覺得迷龍和李雲龍能做好,但看此情況,看着那些**被來回折騰,很有可能引爆,立刻憤怒的拔出槍對着天空,“砰!”“砰!”就是幾槍,然後罵娘道:“迷龍,李雲龍,你們兩個癟犢子的幹嘛呢,組織好自己的人馬,大爺的,這是發槍,還是亂搶啊,若**爆炸,引起連鎖反應都得完蛋,大爺的,給我組織好,若出現意外,我他媽槍斃了你們。”

李雲龍咬牙了,若不是韓立喊,他也該出面了,立刻敬禮道:“韓長官,別的不說,下次如果還這樣,你可以槍斃俺老李。”

過去咬牙罵娘了,“子彈、**都給我拿出來,誰他媽的在敢亂來,我槍斃了誰,排隊,排隊,都放回去。”

一腳一腳的給踹那了。

“是!”

“是!”

這才逐漸收斂。

韓立吩咐道:“排好隊,一個班一個班的領,讓當初咱們的人去當班長,管好這些人,他媽的,誰敢在亂來,槍子不認人。”

拿着槍在那看着,誰敢在亂搶,就真動槍了。

“是!”

迷龍同樣鬱悶,自己剛當上團長,就要挨槍子,那可不行,咬牙的更是一個個的“啪!”“啪!”的扇耳光,“剛纔給你們編隊了,大爺的,都他媽的給我站好隊,按照編隊來,誰在不排隊,不用韓長官的槍,我的槍就夠你們吃一壺的了。”

“是!”

“是!”


這一下才全場寂靜了。

槍支放回了原地,一個個的去排隊了。

韓立這才大手一揮,“發裝備,每個人都按照最初的標準來,若有人多拿,有人偷藏,軍法處置。”

“是!”

開始有條不紊的進行。

一箱箱的裝備,被一個個的人拿在了手上。

嶄新的AK47,每人三百發子彈,外加82式無柄鋼珠**十顆,夜視儀,軍裝,都發到了手上,還有之後的集團補給,也都交給了機甲王。

迷龍、李雲龍親自監督。

韓立這才把槍重新收好,放心了。

主要是現在事情很多,萬餘人的隊伍,不可能所有事都等着他親力親爲,能不管的就也不管了。

他又看了看,就重新坐在坦克內看平板電腦,去了解日軍的行動,去了解此時七十萬南京軍民的分佈情況,還有龍文章此時的推進情況。

一點點的去看。

看的腦子很亂。

地圖來回滑動的看的他一團亂麻。

所幸,日軍那邊情況還很好,他們情報沒這麼快,不可能對韓立他們採取什麼行動呢,就也還算平靜,依然在聚集軍隊呢。

在看龍文章,那邊也很順利,就也放心了一些。

唯有七十萬南京軍民的安慰,看的他頭皮發麻, 不知從何處下手。

“從東城開始轉移,還是西城啊。”

“東城已經被日軍屠戮了一番,明顯人少,西城人多,還好。”

“每個人都得救,還是從東城來吧,以此向西而去比較好。”

一點點的想策略。

前前後後看了一個多小時。

看的韓立眼花繚亂,鬱悶無比。

結果這時,系統的聲音突然出現,“宿主韓立,您現在還有兩次特殊召喚,可以運用在地圖體系上,這回讓宿主在之後的戰爭中,獲得很大的幫助,也可以讓宿主不必如此操勞。”

“兩次特殊召喚?!”

韓立差點給忘了,一拍腦袋道:“對了,你說說,我這兩次的特殊召喚是什麼啊?我聽聽。”

“好的。”

系統一本正經的說道:“宿主獲得四萬魅力值時,您獲得的特殊召喚是定向大規模空襲一次,和三萬魅力值差不多,只不過規模更大,當然,依然可以轉換三次普通召喚。”

“宿主獲得五萬魅力值時,獲得的特殊召喚是升級地圖模式,變爲北斗地圖系統,北斗地圖系統可以更加無死角的顯示宿主想看的地方,甚至還能幫宿主進行搜索,進行提示,不用宿主在自己去看,有人工智能幫助。”

“北斗地圖系統?!”

韓立聽到這,可以說是虎軀一震,精神一抖啊。

北斗地圖系統,雖然帶着地圖二字,但最大的作用其實不是地圖,而是有很多無法想象的能力啊。

當然,韓立作爲一個特種兵,對於這個北斗地圖系統也不是特別瞭解。

但肯定比自己此時的全息地圖牛逼的多。

而且可以幫助韓立進行掃描和提示,還有人工智能幫忙,這可是全方位的服務了,立刻說道:“先不說那次大規模空襲,嗯,我先來個北斗地圖系統吧,利用五萬魅力值的獎勵,召喚一下。”

“好的,宿主,北斗地圖系統,召喚成功。”

一瞬間。

韓立的平板電腦就變了,變成了一個手錶,沒錯,很小的手錶,可以帶在手上,上面只有一個很小的屏幕,感覺看起來很簡單。

韓立差異了,“這,這好使嗎?”

系統立刻說道:“宿主放心,肯定比之前的強大百倍不止,您只需要對着手錶說,啓動北斗地圖系統就行了,到時你就可以獲得一切你想要的消息。”

“是嗎?”

韓立將信將疑的對着手錶喊道:“啓動北斗地圖系統。”

“叮!”的一聲響起,隨後一個機械的聲音出現,“北斗地圖系統爲您服務,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

“我想想啊。”

韓立有些意外,第一時間沒想起來自己問什麼,想了想,才說道:“這樣,你幫我掃描一下,南京城內的日軍,目前到底有多少,嗯,這個可以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