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時,凌峯卻不知身影的身份,但他知道這這道身影救出了韓世充三人,於是立即調轉了槍頭,立即擊向了附近的忍者!

而韓世充見到黑影,心中一喜,不再猶豫,在身體迸射出的同時,嘴裏似乎還在默唸着什麼!

緊接着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整個海面上以韓世充爲中心,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乳白色的能量漩渦!

見到這個漩渦,一旁還未反應過來的龍耀文頓時臉色一變,沒有猶豫,只見他的身形立即倒退,同一時間右手悠然一揮,一個與能量漩渦同等規格的能量護罩瞬間形成,選擇性的將在周身廝殺的忍者護了起來!

此時凌峯包括三大世家這一邊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突然就感覺到了自己四周能量瞬間急劇暴動了起來!

還未等衆人做出任何反應呢,衆人只感覺雙眼一黑,原本的大海,遊輪,月亮,廝殺的敵人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高山,綠水,廣闊的草原和鳥語花香!

見到這一場景,在場的五十來人,有的不知所以,有的似懂非懂也有的萬分警惕!

當然,此時的凌峯也在似懂非懂的行列裏面!

如果凌峯沒有猜錯的話,這裏應該只是韓世充用自身異能能量虛構出來的空間罷了,當初韓思思也露過這一手,所以對此凌峯並不陌生!不過這韓世充不愧是大世家韓家的家主,就這山水惟妙惟肖的,簡直是比真的還真!而且這裏的空間也比韓思思的要大上近百倍,可容納萬人!

“大家放心的找地方修養,這裏很安全!”就在衆人對此議論紛紛的時候,韓世充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聽到這個聲音,衆人先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過隨後便唏唏噓噓的散了開來,雖然他們大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連韓家家主都說安全了那就肯定安全,眼下大都有傷在身,先找地方恢復纔是正事,要不然那些狗日的忍者在找到這裏,吃虧的是自己!

此時的凌峯也想先找個地方讓自己好好休養生息,這一戰他雖然有着武兵衛所傳的八卦掌勉強對敵,不過還是以弱對強,消耗的體力與能量就顯而易見了!

不過貌似有人不打算這麼早就讓他休息!還未等他屁股坐熱呢,韓世充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凌峯,你跟我走!”

看了眼韓世充,又看了看武兵衛與蔣肖,凌峯沒有說話,點了點頭便跟了上去!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事情,不過眼下這個時候,韓世充叫自己,總不至於要自己陪他喝茶下棋吧!

可還沒等他走幾步呢,幾個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凌峯面前!

李應城,凌芯,還有韓思思!

他們?他們是怎麼時候來的?凌峯心中不由的有些疑惑了!

不過見到三人,凌峯心中還是驚喜的,畢竟這三人也算是凌峯這一世的朋友了!

當然,眼下的情況卻由不得凌峯高興的出來,凌峯沒有真真正正意義上見識過凌天的實力,但僅憑一顆他所留下來的能量晶石,龍耀文就可以從一個普普通通的紈絝“二代”變成了連華夏國最爲強大的三大異能世家家主都無法匹敵的人物!

就這一點就夠凌峯愁到頭髮掉光了!

簡單的與三人點了點頭,凌峯便跟在了韓世充幾人的背影走去!

跟隨者韓世充等人,凌峯進入了一個看起來還算開闊的山洞,其中一名男子的身影引起了凌峯的注意!

如果凌峯沒有看錯的話,這名男子就是剛剛打破龍耀文用來困住韓世充三人的虛影能源的黑影男子!

他是誰?

此時,凌峯小心翼翼的觀察着男子,男子看起來只有三十來歲,但單單從剛剛他破開能量虛影那無可匹敵的氣死看,這個人的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

難道他就是……

想起剛剛在外面的凌芯,李應城,韓思思,凌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轉頭,凌峯再次打量着男子,方額,高鼻,身材不高,一臉書生像,倒有幾分與自己現在的臉相像!


看來是八九不離十了!

他,應該就是凌峯的老爸,在凌峯的記憶中雖然沒有關於他老爸的記憶,不過有一點他還是知道的,他老爸叫凌成文,原本他老爸應該姓成的,不過因爲是入贅凌家,所以便改了!

沒辦法,這是凌家家族的族規!

要不然,凌家歷代都是出女丁的不是早就絕種了嗎!

一路上,韓世充等人都沒有說話,所以凌峯也懶得說,韓世充之所以要把自己叫進來究竟是爲了什麼事情,凌峯還一無所知,在凌峯想來,這韓世充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與其他幾大家族討論自己的事情吧!

好歹剛剛在外面,自己也想過不要命的去救被能量虛影困住的他們三人吧!他們應該不至於恩將仇報到這個地步吧!

“噗!”就在凌峯絞盡腦汁想着韓世充他們單獨把自己叫進來究竟是爲了什麼的時候,就聽見前面傳來了一聲異常的聲音!

擡頭望去,只見韓世充身體踉蹌,一口鮮血揮灑在了山洞的牆面上!

“韓兄……”

“韓老頭……”

“韓前輩……”

見到這一場景,衆人心頭頓時一緊,三兩步的上去相扶!

“沒事……我沒事……”韓世充擡了擡手製止了幾人的動作,簡單的擦了擦滑下嘴角的血跡,韓世充微微一笑:“看來真是老了,只是多運動了一下就接不上氣了!”

看着韓世充,幾人低頭不語,雖然韓世充說沒事,不過現場,誰都看得出,韓世充的傷雖然不至於致命,但如果不浩海調息,將來恐怕再難痊癒!

這龍耀文果然可怕! “韓兄!那小子的實力如此強勁,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簡單的休息了片刻,蔣肖的聲音便響了起來,剛剛在被龍耀文的能量虛影侵襲,蔣肖與武兵衛也是受傷不輕,而之所以韓世充的傷更爲嚴重只是因爲韓世充在脫出能量虛影的侵襲之時並沒有及時的利用自身能量護住自身心脈,而是立即撐開了這個異度空間!才導致虛影之中所蘊藏的能量傾入到五臟六腑!

“那小子吸收了凌天留下來的能量晶石,實力已非我等可以匹敵的了,再者如今就連我等都逃入了這異度空間當中,恐怕現世的大劫將臨,正所謂“災星現,華夏亡”,原來那小子纔是真正的災星啊!”韓世充有些無力的搖了搖頭!

“哼!大不了出去跟他們拼了,老夫還久不信了,就他一個小子真的能搞的咱整個華夏國雞犬不寧!”武兵衛恢復了原先的暴脾氣,大大咧咧的就喊着要殺出去!

當然他也是在氣頭上,雷聲大雨點小!

“成文!你怎麼看!”現場沉默了片刻,韓世充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因爲凌成文的輩分比這些三百多歲的老傢伙要低上好幾級,所以在面對韓世充的提問時,凌成文微微抱拳行禮:“三位前輩,不知三位前輩是否還記得,七星聚魂珠!”

“七星聚魂珠!”聽見凌成文的話,三人對視一眼,眼中出現了少許的疑惑:“這個當然,七星聚魂珠相傳乃上古神龍所留下來的七顆龍珠!只要聚集七顆龍珠,便可擁有着無上的能量可毀滅地!”韓世充解釋着!

“不錯,不過那只是存在於傳說裏的東西,是真是假都無從考究,又談何毀天滅地呢!”一旁的蔣肖也說出了自己的觀點!

聽了蔣肖的話,武兵衛與韓世充均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而此時的凌峯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所以也無從插話,只好在一旁聽着!

見到幾人的表情,只見凌成文微微一笑,右手隨之一轉,徒然間一股鋪天蓋地的能源瞬間充斥着整個異度空間內!

微微攤開右手,只見幾個大拇指大小的珠子慢慢騰空,閃着刺眼的光芒,將剛剛還十分幽暗的雖大瞬間點亮了!

“這……這是……”見到這一場景,韓世充突然感覺自己的口齒有些不伶俐了!

“不錯!這就是七星聚魂珠!”帶着謙和的微笑,凌成文介紹道!

“七星聚魂珠!”得到了凌成文的肯定韓世充三人包括凌峯在內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盯着這幾顆珠子!

韓世充三人之所以不可置信,是因爲他們怎麼也不相信這個傳說是真的,七星聚魂珠真的存在!

而凌峯不可置信卻是因爲這七星聚魂珠裏面所蘊藏的能量!

他怎麼也沒想到僅僅是幾顆小小的珠子,裏面居然有如此強大的能量!

雖然凌峯沒有見過凌天所留下來的能量晶石,不過。凌峯相信,恐怕就算十個能量晶石裏面的能量也比不上這樣的一顆珠子吧!

“你……你怎麼會……會……有……”盯着能量七星聚魂珠,韓世充的問題有些斷斷續續!

不過任誰都猜得到他想問些什麼!

“不瞞前輩!其實當年先祖凌天在最後時刻留下了能量晶石之後,我凌家當代家主就預知一定會有今天這一切的來臨了!當時爲了以防萬一,凌家各代先祖絞盡了腦子,終於想出了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也就是從那時候起,我凌家就設立了一個所謂的“尋珠小組”祕密執行着尋找着傳說中的龍珠聖物!”


“先前的幾十年凌家可以說一無所獲!凌家甚至幾度放棄這個任務!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兩百多年前,凌家的”尋珠小組“在極北之地的海域中找到了第一顆七星珠!這使得凌家執行着一項任務的信心大增!到現在爲止,凌家已經集齊了四顆這七星聚魂珠了!”

“不瞞諸位,也就是因爲有此椅仗,當初晚輩纔有這個膽子敢放小兒一條生路!”凌成文說完轉頭,微微看了凌峯一眼!沒有說什麼便又轉了回去!

凌峯的事情,凌成文都已經知道了,他也知道了眼前的這個凌峯早就已經不再是他的兒子了,雖然打從凌峯出生的那一刻,他從未和凌峯相處過,可父子之間的那種骨肉之間的聯繫是永遠也無法切斷的!

物是人非,凌峯已經不再是他的凌峯,這叫他如何不感到傷懷!

當然,此時的凌成文並不打算對凌峯做些什麼,要不然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凌峯的死他也有責任!而且現在也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

眼下要是治不住盜走凌家先祖凌天留下來的能量晶石的男子,別說他凌家活着是凌峯了,就連整個華夏國都會有滅頂之災,孰輕孰重他凌成文還是會分曉的!

“那……現在不是還差三顆……”聽了凌成文的解釋,武兵衛反應過來立即插了一句!

“武前輩說的不錯,可眼下事態緊急,我們已經再沒有時間再去尋找其他三顆了,諸位還有所不知吧,就在前天,R本已經派出大量的忍者潛入了華夏**以及情報組織,晚輩原本在昨日便會趕到與你們會和的,就是因爲這件事情耽誤了,如今我夫人正在外面主持大局!不過因前些日子凌家被襲事件,我凌家元氣大傷,恐怕支撐不了多久了!”

“這些狗日倭寇的!等老夫殺出去要他們的狗命!”聽了凌成文的話,武兵衛瞬間就坐不住了,立即起身就想在空間內破開個口子衝出去!

“等等!武老頭!”見到這一情況,韓世充立即出聲制止:“眼下咱們可不能亂了陣腳啊!”

“可……”

武兵衛還想辯解些什麼,不過立即被韓世充給打斷了:“我看這樣吧!武老頭,蔣老頭,你們立即派出族內親信帶着你們的手諭,我在空間打開個口子,讓他們立即回到各自家族內,通知他們,不管怎麼樣,立即趕往京城,哪裏是華夏國的心臟部位,華夏國的領導人都在那裏,讓他們務必合力保證京城安全!”

“那我們呢?我可不當縮頭烏龜!”聽完韓世充的話,武兵衛纔算是冷靜了下來!不過他心中的那股惡氣不去,他心境難平!

“放心吧,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重要的事情?”聽到韓世充這麼說,在場幾人均是一頭霧水的望着韓世充!

“不錯!經過方纔的那一戰,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了吧,雖然那小子的實力根本就連當年凌天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可大家也別忘了,比起三百多年前,我們四大家族的綜合實力也弱了十倍還不止!現在恐怕即使是聯合我們四大家族的實力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那小子擊殺!況且,那小子如今還有倭人的輔助,誰也不敢保證三百多年前的悲劇不會重演啊!”韓世充解釋着!

“那韓前輩的意思是?”聽到韓世充這麼說,凌成文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只見韓世充微微一笑:“呵呵,成文,你凌家既然收集了七星聚魂珠三百多年了,不會不知道這七星聚魂珠的另一個作用吧!”

“另一個作用!”聽到韓世充的話,武兵衛與蔣肖均是微微蹙眉!“成文,這究竟是什麼回事!”兩人同時望向了凌成文!

轉頭,看了看韓世充,有轉頭看了看武兵衛與蔣肖,凌成文有些欲言又止!

“嗨!你倒是快說啊!”武兵衛的性子急,最見不得有人拖拖拉拉的,見到凌成文這個樣子,也不管他是不是凌家家主,立即急聲道!

不過武兵衛的催促並沒有讓凌成文變得果斷,在躊躇了片刻之後,凌成文又把目光鎖定在了韓世充身上!

見到凌成文最終把目光鎖定在了自己的身上,韓世充微微閉起了眼睛:“小子,告訴他們吧!有些事情我們是沒有選擇的!”韓世充淡淡道!

“是啊!凌家主,你還是說吧,我等存活的責任便是守護華夏國,如今內有魔頭作祟,外有異國忍者虎視眈眈,還有什麼不能說的!”一旁蔣肖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一臉嚴肅道!

擡頭,再次望了眼三人:“好,既然如此,我便不再隱瞞!”

“哎呀,你倒是快點啊!”見到凌成文還是拖拉武兵衛再次催促,不過立即被武兵衛打斷了“唉,武老頭,這事可急不得!成文,你慢慢說!”

“是!前輩!”凌成文微微行禮:“其實,傳說中,只要集齊七顆聚魂珠便可以呼風喚雨,開山劈石。甚至於毀天滅地,但這些都必須集齊七顆聚魂珠才行,這其中缺一不可!所以在一般人眼裏,即使是有人集齊了六顆,那也無濟於事!”

“是啊!傳說確實是如此的!”蔣肖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不過據我凌家這麼多年來收集得到了情報得知,這聚魂珠其實還有一個功效,即使是我們沒有集齊七顆,也是能發揮這個功效的!”

“哦?什麼功效!”一旁蔣肖再次問道!

“聚魂!融合!”凌成文立即給了一個有些模棱兩可的回答!

不過在場的除了凌峯以外似乎都已經明白了凌成文這四個字究竟是什麼意思了!

只見武兵衛微微一笑:“呵呵!這倒是不失爲一個好辦法!不過我們四個裏面,誰才能當擔那個容器呢?”

“呵呵,容器不是很明顯了嗎?”韓世充笑笑,望向了一旁一頭霧水的凌峯!“我說的對吧,成文!”

“不錯,這也是我讓前輩叫他進來的意識!”凌成文微微一笑也望向了凌峯!

“不是吧!你們想讓他當容器?那會不會太……”見到兩人同時望向了凌峯,一旁的蔣肖哪能不明白他們眼中的容器究竟是誰,不過他根本就不瞭解凌峯,所以立即開口阻止,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如果失敗了那問題就真的嚴重了!


然而還沒等他開口呢,卻立即被武兵衛打斷了:“蔣老頭,或許你還不知道吧!這小子前些日子體內可儲藏着凌家長老鯤鵬三百多年的功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