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時許久沒有說話的鄧布利多開口道:「校長,拉烏璐斯,我想你們忽略了兩件事。」

「什麼?」

「第一,那孩子度過了『鏡面空間』生死考研,他的鏡像好像是與他融合了。第二,從混亂開始到現在那孩子已經離開我們的視線超過半個小時了。」鄧布利多說着,來回打量著驚魂未定還在校園中遊盪的學生們。

「不好!今天這場混亂就是那小子引起的!快!快去休息室找他!」迪佩特說着又嘆了口氣:「算了,那小子肯定不在休息室里了,他引起這場混亂一定是有緣由的,而且我預感攝魂怪突然退走的原因應該也跟他有關!去禁林,去哪裏尋找他!」

「校長,為什麼會是禁林呢?」凱蒂疑惑的問道。

「知道剛才攝魂怪為什麼退走嗎?」

三位院長搖搖頭,迪佩特繼續道:「攝魂怪中總會有一隻極為特殊的存在,類似於蟻巢中『蟻后』的存在,每個被『蟻后』攝魂怪『攝魂之吻』吸收的靈魂,都會生出一個全新的攝魂怪,它的存在確保了攝魂怪的繁衍,它一般不會參與攝魂怪的覓食和戰鬥,都是靠着其他攝魂怪供養

剛才攝魂怪退走是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的『蟻后』攝魂怪的氣息消失了,這就證明那隻『蟻后』攝魂怪失蹤了,或者被人消滅了!而縱觀今天發生的一切,有很大可能是那小子搞的鬼!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凱蒂你留在學校,在學校里尋找他,希望『蟻后』攝魂怪的消失與他無關吧,也希望那孩子沒有離開學校,阿不思和拉烏璐斯跟我去禁林尋找!凱蒂,要是在學校找到那孩子了記得發信號告訴我們。」

「好的校長!我這就去找他。」說着凱蒂開始在校園中尋找起秦維傑的蹤跡。

而迪佩特校長則是跟着拉烏璐斯與鄧布利多離開了學校,向著禁林方向趕去。

去禁林的路上迪佩特再三囑咐鄧布利多和拉烏璐斯,今天只要找到秦維傑就開始對他的全面監控,每天晚上都要有一位院長級別的老師盯着他,以免秦維傑又搞出么蛾子。

迪佩特校長三人一路藉著魔法的加持狂奔出了學校,在校門口直接施展了幻影移形,下一秒三人便出現在禁林邊緣。

但是剛到禁林邊緣三人便傻眼了,無論施展怎樣的追蹤魔法都無法確定秦維傑的蹤跡,彷彿秦維傑根本沒有出現在這裏一般。

拉烏璐斯:「或許維傑並沒有來這裏?」

迪佩特此時也是眉頭緊鎖,種種線索表明禁林邊緣的確沒有出現秦維傑的氣息,但迪佩特校長的第六感卻一直在告訴他,那個熊孩子就在這兒,那個熊孩子肯定來過這兒。

不得不說迪佩特校長的第六感還是很準的,只是他把秦維傑想的太過簡單了。

秦維傑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的在禁林邊緣的溶洞之內打造自己的秘密基地,依仗的便是其掌握的隱遁氣息的手段。

魔法世界的魔法秦維傑自認沒法做到萬無一失得隱藏自己的氣息,但秦維傑會的可不僅僅有魔法,秦維傑掌握的還有華夏的玄法。她只好咬了咬牙,忍住嗓子的痛,繼續道:「柔夫人自從嫁給王爺后,王爺從來沒碰過她,不與她圓房,她每天都……獨守空房,獨自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哭泣,傷心得寢食難安。可王爺不但沒有關心她,反而開始關心王妃,王爺不再管柔夫人了,只管王妃。我們都看得出來,王爺變心了,不喜歡柔夫人了,奴婢怕再這樣下去,柔夫人會失寵,所以就想了這個辦法,想陷害王妃。奴婢想的是,只要能替夫人除掉王妃,王爺……的心就會回到夫人身上,夫

《雲若月楚玄辰》第432章翠兒的動機 清明節氣雨水頗多,那日柳真全和玲瓏二人打著傘站在村民最後排,看著村民祖祭,此地乃是殷商遺民多古風,玄鳥屬火,殷商以玄鳥為母,故而遺民在祭祖之時著紅衣,幾個年長的族人將三牲五穀分別端在手上,邊上一群年輕的鄉民奏起古樂。

此時三叔公手持勿板邁步向前,想先祖禱告,並將三牲五穀貢品放在供桌之上,同事將五穀酒滿滿的倒在酒爵之中,三禱三斟,隨著祭祖的進度慢慢提升,此時柳真全看見三叔公取出祠堂中供奉的盒子。

因為是陽氣充沛,但是此時柳真全看向盒子竟然有了一種陰陽之氣交泰之感,兩人同時回頭,見玲瓏對著他點了點頭。

此時柳真全此時明白原來鄉民夜間變為幽冥中人原來問題在此盒子中。

此時三叔公打開盒子從盒子中清楚三根殘羽,玲瓏看著羽毛悄聲告訴柳真全。

「此殘羽應該為玄鳥所留,玄鳥同子壽一同罰天,戰敗被天神所罰,施下詛咒讓其永墜冥界,看來此地晚上化為冥土,應該是鳥羽詛咒造成的。」

柳真全說道:「天神後來不是被練氣士打敗了嗎?怎麼詛咒還是那麼強烈?」

「據我族中記載,那一役被殺天神過多,天帝以死去天神精血為引,施展大法力將玄鳥打落冥土,使其再也不能復生,為此天帝好像傷了本源,才讓後來練氣士再次罰天成功。」

柳真全聽了說道:「那玄鳥是什麼恐怖的存在啊。」

「諸天萬界第一隻鳥,那些鳳凰浴火重生也是因為有玄鳥一絲血脈,因為天帝的詛咒所有世間再無玄鳥。」

聽到這裡柳真全感慨萬分,幸好穿越來是此時,要是上一個元會天地大劫之時,就算在家靜坐都不安全啊。

兩人正在低聲說話之時,突然異變發生,在盒子中的殘羽像感受到柳真全陰陽傘中陰陽交替,齊齊飛出盒子向陰陽傘飛來。

桃源鄉此時突然陰陽逆亂,夜晚的村莊和白天的村莊開始重合,柳真全和玲瓏大驚失色,此時鄉民根本不知什麼情況,都痴痴的看著兩人。

當柳真全感受到陰陽之氣重合之後,柳真全發現每個鄉民和夜晚的幽冥遊魂在重合。

此時村民好似知道了所有的一切,都跪坐在地上痛苦。

此時三叔公由於和陰陽重合,臉色變得鐵青,身上逐漸出現僵硬,但是還是努力的走到柳真全和玲瓏二人面前。

「柳先生沒想到你竟然是練氣士。」

此時柳真全聽聞預備與三叔公解釋一二,三叔公舉手阻止柳真全。

「柳先生先聽我說完,我怕時間不多了,我族受上古遺命保護玄鳥的殘羽逃離,並發現此地安居下來,可是受到玄鳥詛咒的影響,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為白日為人黑夜為鬼的怪物,此次柳先生在此居住多日,老朽覺得柳先生和夫人都是好人。既然玄鳥殘羽選擇了你們,那麼我們一族的使命也應該完結了,都不知道原來封印的盒子什麼時候開始不起作用,想來我族人都深受其苦,望柳先生能手下玄鳥羽,若是將來有機會遇到玄鳥,請將殘羽送回,也算我子陶氏完成使命了。」

柳真全看著三叔公期盼的眼神,點頭說道:「此大爭之世將啟,若是玄鳥脫離冥土,真全一定設法將羽毛送回。」

此地鄉民聽聞不管年女老少皆向著柳真全抱拳鞠躬,口中稱誦:「多謝柳先生成全。」

說完桃源村村民皆化為石像,當柳真全接過玄鳥羽毛耗盡法力將其封印入陰陽傘后,只見村民塑像如同經歷的千百年一般開始風化,先是一片一片剝落,後來逐漸加快,最後都化為一撥飛塵飛入冥土。

此地桃源村所有建築也慢慢腐朽倒塌,柳真全見此千言萬語化為一聲嘆息。

當柳真全和玲瓏走進桃林時候發現被冥土之氣影響的桃林也枯萎了一大片,兩人不費太多盡就走出了桃林。

柳真全看著玲瓏說道:「收了這玄鳥殘羽,我現在一身法力都要壓制玄鳥羽毛溝通的幽冥之氣了,接下來的路難走了。」

玲瓏看著柳真全笑道:「怎麼道友要反悔?難走就不送小女子去裂天山了?」

柳真全笑著說道:「這到沒有,只是擔心不知何時才能到達了。」

當柳真全二人沒人找到馬車時柳真全看著玲瓏說道:「道友能反悔嗎?」

不管兩人怎麼樣,柳真全和玲瓏畫了兩天時間走到大陸上,由於需要使用法力壓制玄鳥羽毛,柳真全消耗比玲瓏大的多,玲瓏還未顯出疲態,柳真全已經臉色發白,明顯精神消耗巨大。

在路邊等了一夜柳真全一邊打坐搬運法力,一邊壓制著陰陽傘中的玄鳥羽,法力恢復明顯比平時漫很多。

到了晌午很多過路的商隊旅人都從兩人身邊經過,但是沒有人願意搭乘陌生的兩人,柳真全半閉著眼睛一直在恢復,只有玲瓏有一搭沒一搭的請求著路人。

就在玲瓏都要感覺到沒希望的時候,路邊過來一隊官軍,看見玲瓏在路邊尋求幫助,而身為大男人的柳真全在邊上閉目養神,此時一個老軍看不過眼,走了過來說道:「年輕人,身為男人怎麼能讓媳婦拋頭露面,自己卻在樹蔭下休息,老漢都看不過眼。」

此時玲瓏對著老軍哀求道:「大叔,這是我表哥,我倆出門被騙了馬車和行禮,我表哥追上去結果被人打的吐血,小女子不敢讓其在操勞了。」

老軍聽聞饒有興趣的看了看柳真全,柳真全哪裡有心思關心這些,忙著抓緊一切時間恢復法力。

玲瓏接著多老軍說到:「家母病亡了,家父在赫蘭城草料場當差,姨母令表哥送我前往。」

聽到此處老軍說道:「你父親在赫蘭城草料場當差?現在這赫蘭城可不是不好地方啊,離邊關太近了。聽聞常有戰鬥,你一弱女子去了也沒辦法生存,依我看還是跟隨表哥回去吧。」

「不行,千年爹爹來信在赫蘭城與我說了一門親事,后因家母生病一直未能成行,此次表哥也是送我去成親的,沒想到表哥在此卻被打傷。」說完抹著眼淚又哭了起來。

老軍哪裡是千年狐狸精的對手,最後還是將柳真全二人引進了車隊,並告知此車隊也是前往邊關運送餉銀的,教二就跟著他們出發。 可隨著一路走來,走廊的每一副畫都在不斷變化,讓秦昊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要出現。

詭夢之主!

當初在深淵巨城之中秦昊唯一交手的領主級別,當初可以說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讓秦昊都有些難以理解。

當初的詭夢之主時候並沒有想要殺他們的意思。

隨著來到一出大門面前,那帶路的魔族NPC突然轉過身來,朝著秦昊說道:「進去之後,不管發生了什麼都不要驚訝,更不要流露出懼怕的表情。」

「為什麼?」

不懂就問,秦昊不會吝嗇於臉皮。

知道多點情報,那麼就多一份臨場反應的機會。

「你要見的是偉大的領主之一,詭夢之主,這位領主性格琢磨不透,就連我都對他很是頭疼。」

這位魔族NPC也算是好人做到底。

將他所了解的全部告知給秦昊。

詭夢之主向來獨來獨往,很少會與外界有所聯繫,要不是這次侵略人族,恐怕還會窩在自己的領地里睡覺。

具體的不要流露出懼怕的表情,原因也是因為詭夢之主不僅嗜睡,還特別喜歡抓弄人。

被捉弄的對象越是恐懼,他的興緻就越是濃厚。

哪怕是面對魔族自己的人都不會手下留情,所以這一點至關重要。

「明白了。」

秦昊點了點頭,笑道:「多謝。」

更加具體的事項這位魔族士兵也懶得跟秦昊說了,反正就是多加小心。

畢竟…

領主可不會在乎你是不是什麼直屬部隊的精銳。

在他眼裡眾生平等。

咯吱~

打開大門,秦昊步入屋內。

率先映入眼前的並非是一個張牙舞爪令人膽寒的怪物,而是二十多個玩家同時回過身來,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放在秦昊身上。

「又來新人了啊,小心別被領主給吃掉了。」

距離秦昊最近的一個玩家譏諷的調侃道。

至於其他玩家。

知道了秦昊是新加入的玩家之後,便失去了興趣,將目光重新收回繼續專註與自己手中的事情。

「怎麼,你說的吃掉是什麼意思?」

秦昊可不會客氣,直接來到那個與他搭話的玩家身旁。

聞言。

那人倒也不介意,開口解釋道:「難道帶你來的那人沒有給你提示過么,領主大人的脾氣可不好。」

關於這件事秦昊當然已經提前知道了。

但…

反是能夠勁量獲取到情報,那麼他就絕不含糊。

「提示過,只不過有些含糊不清。」

秦昊微微一笑。

「那你可找對人了,我的心腸可熱的很。」

那人也隨之一笑,說道:「只不過價格方面嘛…你懂得。」

這要錢的方式還真是沒有一點新意。

秦昊從背包中拿出五十金幣,放在那人手中。

隨後。

那人也就開始與秦昊交流起了經驗。

大致上來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