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時,站在不遠處的李孤寒雙眼微眯,右手隱藏在秀袍之中,暗自掐動法訣,以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興奮低呼道:「爆,」

「砰,」

就在李孤寒低呼聲中,林浩手中的屍神蟲,黝黑的目中露出瘋狂,身後雙翼以不可思議的頻率高速震動,隨後轟然爆碎,化為一股血色霧氣,沿著林浩的鼻孔鑽入他體內,

「堂弟小心,」

「師叔,,」

「什麼,這李孤寒好卑鄙,」關注林浩的無數修士齊齊驚呼,一片嘩然,

李孤寒卻是連連冷笑,揚聲無辜道:「我的寶貝脾性本來烈了一點,這林浩私自攝拿我的寶貝,也不能怪我啊,看來用不著比試了,」

話落,李孤寒看都不看林浩一眼,轉身欲要離開,臉上瞬間湧現出狂喜之色,甚至都忍不住放聲大笑,難言心頭的激動,


「李孤寒,你要去哪裡啊,莫非認輸了不成,」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李孤寒耳邊炸響,使他的腳步驀然一頓,迅速轉身,臉上有了不敢置信之色,

「這不可能,屍神蟲的毒素,豈是你一個剛剛進入返虛境的小輩可以抵擋的,」李孤寒看到林浩的樣子,失聲驚叫,作為屍神蟲的主人,他可知道這蟲子的威力,非肉身強大的修士不能抵抗,

「一個蟲子而已,」林浩冷笑連連,驀然爆喝,「滾出去,」

聲音如雷,在所有人耳邊炸響,下一刻,一道血霧驚恐的從林浩身體中鑽出來,重新凝聚成紫黑小蟲的模樣,驚懼逃竄,

「想走,」林浩起手手掌隨意一拍,

巨大的力量撕裂空氣,直接出現在屍神蟲面前,將其生生震成漫天血霧,但這屍神蟲依舊未曾死去,掙扎的想要重新凝聚肉身,

「死,」

林浩冷喝,掙扎的血霧居然猛地一顫,徹底崩潰開來,

「林浩,你敢殺我的寶貝,」

李孤寒發現徹底失去了屍神蟲的聯繫后,勃然大怒,返虛境大圓滿的修為轟然爆發,宛如颶風般狂暴的向林浩轟然壓去,

「轟,」


但這颶風威壓剛剛成形,卻被突然出現的一股宛若天地都要沉浮的威勢驀然降臨,籠罩整個角斗場,將李孤寒的威壓生生震散,

李孤寒臉色陡然一白,竟是受了不輕的傷,他死死盯著角斗場的虛空,臉上露出極端凝重和驚恐的神色,

「哧啦,」

空間撕裂的聲音響起,只見角斗場的虛空突然裂開,從中傳出一聲獸吼,接著邁出一頭巨大的黃金獅子,其上站著一名魁梧的中年修士,他渾身覆蓋著猙獰的黃金甲胄,透出無盡的威嚴,赫然是曾經救下林浩的熾羽戰神,

「我等拜見熾羽戰神,」

數萬修士認出熾羽戰神后,匍匐跪拜,但大部分修士都彎腰行禮,露出疑惑,「這熾羽戰神來角斗場是為了什麼,莫非要阻止林浩與李孤寒的比斗,」

「李孤寒,看來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我讓你動手了嗎,」熾羽戰神冷冷掃視李孤寒呵斥道,同時,恐怖的威勢壓的李孤寒宛若怒海波濤中的一葉扁舟,努力掙扎,

「晚輩,晚輩不敢,」

李孤寒艱難的回答著,眼神卻是瞥向一臉笑意的林浩,心中的憋屈別提是什麼滋味了,但李孤寒不愧是李家族長,片刻之後,他面目猙獰,努力掙扎著吼道:「熾羽戰神,剛才林浩已經與我達成共識,我為林俊解毒,他便與我斗一場,您也無權強行干涉,」

「哼,」熾羽戰神對李孤寒的反抗極為不喜,他冷哼一聲,緩緩道,「誰說我要阻止你們的爭鬥了,」

「什麼,您來不是阻止我們爭鬥的,您是……」這回輪到李孤寒疑惑了,

「你與林浩的比斗,陛下知曉后,特地批准你們在洪荒角斗場比斗,陛下等眾多大人都會前來觀戰,」熾羽戰神說完,對還在發愣的木魴道,「速速去準備吧,」

「是,」

木魴一個機靈,連忙退下去開始準備了,但他心底依舊震驚不已,想不到他僅僅是向自己師尊傳訊,竟引起秦皇的關注,而且那可是洪荒角斗場啊,足有千年沒有啟用了,

看台上的眾多修士也是在一片嘩然中,被強行趕出角斗場,因為洪荒角斗場的開啟,極為繁瑣,需要對整個角斗場進行調整,

此時亦是陷入疑惑中的李孤寒身體突然一僵,耳邊響起了玄華老祖的聲音:「寒兒,稍後我會帶三位使者前去為你助陣的,這次不管動用什麼手段,一定要將那小子擊殺,神魂俱滅,若是如此還不能將其擊殺,我便活活颳了你,,」 僅僅是瞬間而已,整個昊陽城暴動了,眾多勢力都難以平靜,這麼多年來,有哪一場比斗能夠令秦皇強行干預,這足以顯示出秦皇對倆人的重視,還有這一場比斗的輝煌,

「蠻荒角斗場,」

同一時間,許多人露出疑惑,心中驀然一動,不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為何從沒有聽說過,

唯有那些擁有古老傳承的大族和勢力之人才心中巨震,心中凜然,

「蠻荒角斗場,那是為仙人準備的戰場,」一位老者低語中從古老的府邸中醒來,走向角斗場,他要去一觀,想看看到底是何種戰鬥,能夠令千年封塵的蠻荒角斗場開啟,

「能夠在蠻荒角斗場中戰鬥的,是一種榮耀,這蠻荒角斗場從上古時期便出現了,每一次開啟,無不象徵著亂世的到來,秦皇竟如此就開啟了蠻荒角斗場,難道他要表達什麼嗎,」無數強大的氣息在聽到這條訊息的時候開始覺醒,喃喃自語,「不管如何,這場比斗一定要去觀看,」

在全城震動的同時,皇宮中又傳出話語:「以後蠻荒角斗場會長期存在,凡是超越極境的天才,都可以在此比斗,凡是能夠勝出的,都將得到秦皇的豐厚獎勵,凡是被秦皇看中的少年,都有機會進入古荒境中的獲得天大的造化,」

這一個聲音傳出,立刻又引起了巨大的波瀾,特別是提到「古荒境」,很多人都眼睛火熱,因為那古荒境乃是整個秦界最神秘的所在,沒有人知道裡面有什麼,凡是進入的修士走出后,對古荒境中的事情決口不談,

然而進入古荒境的修士無一不是天賦最強大的生靈,走出后,進境恐怖,日後成就輝煌,那古荒境絕對是最頂級的造化之地,一時間,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已,可以預料,日後必定有無數天才在荒古戰場中的征戰,碰撞,

「往往這古荒境只是對秦界最核心的弟子開啟,如今秦皇公開古荒境,到底為了什麼,」一老人低語,

眾人也是心中疑惑,同時也難言心頭對古荒境的強烈渴望,

秦皇坐鎮,蠻荒戰場,古荒境,

任何一個都足以引起整個秦界的晃動,這三個疊加在一起,足以令這次比斗璀璨奪目,

昊陽城完全暴動了,無數強大修士盡皆莫名而來,圍在角斗場外面,想要一睹此戰的風采,

「轟隆,」

天空中突然傳出一道炸響,偌大的角斗場立刻有無數道光柱直衝天際,貫通天地之間,璀璨奪目,在光柱四周似乎有無數金龍虛影纏繞,道道龍吟響徹天地,

緊接著,光柱四周開始出現無數神秘的符文,閃爍著神光,突然這神光顫抖,隨之飄向虛空,在虛空中交織,一座巨大的平台開始出現,

這平台居然是懸浮在雲霄之上,凌空而起,十分巨大和神秘,

遠遠望去,這平台通體金黃,像是黃金澆鑄,上面銘刻著無數道璀璨的光帶,使平台看上去肅穆而神秘,

在這平台成型的剎那,無數密密麻麻的階梯環繞平台出現,隱在霧靄之中,沉沉浮浮,那便是觀戰台,

「蠻荒角斗場已經開啟,位置有限,凡是繳納一顆涅槃丹的修士才可入內,」一道蒼老的聲音回蕩整個昊陽城,眾人心頭激動,一批一批的踏入決鬥場,無論如何都要一觀,

這一日,足以容納數十萬修士的看台人滿為患,前所未有,各條通道都擠滿修士,

「那是常年閉關的虎王侯,早已度過天劫成就仙位,他竟然也出現了,」

「那算什麼,你看那邊,那是九霄閣的各位長老,每一位都是超越天仙的存在,據說九霄塔上面的那位神明也會觀戰,」

「什麼,神明都會親自降臨觀戰,這太不可思議了,」

……

一眼望去,黑壓壓的一大片,密密麻麻,人們翹首以待,想要一睹此戰的風采,林浩之名再次震動整個秦界,開啟了一段新的傳奇,

以他如此年紀,與老一輩的李孤寒決鬥,他會重新創造奇迹嗎,不管如何,他都將是今日的焦點,

「來了,秦皇出現了,」人們驚呼,虛空中突然出現數座華麗的車輦,緩緩駛過,落在最華麗的看台上,

秦皇從車輦內走出,一股君臨天下的恐怖氣勢,瞬間瀰漫全場,使人發自內心的想要臣服膜拜,

「這秦皇不簡單啊,不愧是上古大族,」此時隱藏在人群中的數位黑衣人盯著秦皇,露出驚嘆,但眼底卻又寒光一閃而過,

「我等拜見秦皇,」


瞬間,密密麻麻的人群彎腰行禮拜見秦皇,聲音隆隆,震動九霄,

秦皇微微頷首,卻沒有立刻登臨寶座,而是側立一旁,彷彿在等著什麼人一般,秦皇的這個舉動立刻引起全場嘩然,

「能夠令秦皇如此禮遇的到底是何人,」

「難道九霄塔上面的那位神靈,真的要現身嗎,」

在眾人震驚中,一位蒼老的身影從車輦中走出,緩步走向中心寶座,他整個身體都籠罩在神光之中,看不清容貌,最終端坐造寶座之上,俯視全場,

很多老一輩的強大修士,在感受到那老人的氣息時,不由露出深深的敬畏,


「咦,這是誰,如此年輕的天仙,」

突然,人群後面有一道極為凌厲的氣息出現,人們驚呼不由自主的分開一條道路,為她讓路,

「這是天瑤郡主,她,她何時突破了,竟達到仙境,太恐怖了,,」有人低語,在漫步而來的絕色女子身上感受到一股天地威壓,使人心驚肉跳,

另一邊李家的人也到了,為首的是玄華老祖,在他旁邊有數位黑袍人,一路相隨,走到看台上,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極端恐怖和陰冷,


就連秦皇都是向此處看來,眉頭微微蹙起,卻轉瞬消散,

秦皇身旁的熾羽戰神低聲道:「陛下,這李家如此公然叛入魔煞,為何不就地將他們斬殺,」

「這次天地大亂誰也不能阻止,那是天數,還不到與魔煞開戰的時候,」秦皇解釋道,「如今蒼穹萬界,魔煞已經開始逐漸滲入,我們一旦開戰,秦界將成為這次劫難的引火索,那麼秦界也將萬劫不復,他們認定我不會提前開啟戰鬥,才會如此猖狂,放心,我自有安排,」

「可惡的魔煞,早晚有一天,要將他們趕盡殺絕,」熾羽戰神握拳道,

「會有那麼一天的,可是這場劫難之後,又有多少人能夠活下去,」秦皇暗嘆,

「嗖,嗖,嗖,」

又有無數道神光劃破天際,華麗的車輦接連出現,一個個氣息龐大如海,鎮壓虛空的大佬一一現身,眸子開闔中精光四射,懾人心魄,

秦皇都是親自打著招呼,可見他們的地位之高,法力之強,

然而那些大佬寒暄之後,看向高台上王座上的那位老人,都是恭敬參拜,

「轟,」

突然,天空中裂開一道縫隙,急速擴大之下,濃烈的白色火焰席捲,瞬間遮掩虛空,整個看台瞬間寂靜,因為他們在那白色火焰中,感受到了令他們驚恐至極的氣息,

「白色火焰,白色……天啊,這是天道神火,,,」

「天道神火,有祖境大能降臨,,」無數修士臉色大變,駭然出聲,

就連秦皇都是露出震驚,他驀然起身,死死盯著虛空中的白色火焰,凜然道:「請問是哪一位前輩高人降臨我昊陽城,」

「轟隆隆~,」

沒有言語,只有劇烈的轟鳴聲回蕩,突然從那裂縫中駛出一輛火焰包裹的豪華車輦,進入虛空之中,

「我不是什麼前輩高人,今日到來,只是為我的朋友助陣而來,」蒼老的聲音從華麗車輦中傳出,聲音隆隆宛若悶雷炸響,在每一個修士耳邊響起,

無數修為弱點的修士竟瞬間心神失守,癱軟在地,露出濃濃的驚駭,

這是天道威壓,令人恐怖至極的天道威壓,所有修士在這一刻都感覺自身對道的感悟強行剝離了,這一刻他們感覺到自己無比的弱小,

這為祖境高手,竟是在示威,

到底是哪位,竟有祖境高手親自降臨,為其助陣,甚至不惜降下身份,威勢全場,

「原來是麒麟道友,想不到道友已經悟透火之天道,實在是大喜之事,」突然,端坐在寶座上的老者傳出話語,祥和的聲音回蕩八方,使得空中的火之天道的威壓驟然消散,

眾人大口喘息,露出駭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