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此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爲什麼我找不到關於他的一點信息呢?從火老的話裏,此人和唐紅鸞的關於應該不一般,可是這唐紅鸞臉上怎麼沒有一絲一毫的擔心呢”古冶此時眉頭緊皺,按照他的推論,這個唐紅鸞和夜凌的關係不一般,現在夜凌有麻煩,唐紅鸞多多少少也應該有些擔憂什麼的,可是他卻從唐紅鸞一臉輕鬆的臉上,完全看不到這些應該有的東西讓他非常疑惑。

夜凌對唐焚天這番動作,實在是有些無語,他實在是不想出手,畢竟他和唐紅鸞之間,還有一段過往,出手重了落了唐家的面子,出手輕了自己吃虧,大家都不好看。

“你想要別人以爲我和唐紅鸞之間有點什麼,也不用這麼明擺着吧,你沒看到您孫女在一邊尷尬的,連我都看不下去了嗎”

夜凌的聲音在唐焚天腦海中突兀出現,讓唐焚天一驚,臉色也有些變化,不過畢竟活了這麼多年的人精,經過大風大浪的人,瞬間就調整過來。

“唉,紅鸞這麼些年真的很牽掛你,雖然我們一直勸她,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不可能再一起,可她就是忘不了你,一直希望能夠再見你一面,當年之事,是我們這些老傢伙的錯,紅鸞也是爲顧全大局,纔會攔你,今天我如此作爲,豁出老臉,也是希望你能給她一個機會,同樣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

“給自己一個機會?”夜凌從唐焚天讀到了這句話,腦海中記憶翻涌,該出現的不該出現,似乎都在這一刻涌了出來。

是啊,很多時候,我們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原諒已經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遺憾。

想通了,夜凌整個人瞬間放鬆了許多,以前看不見的東西,也都出現在了眼前,整個人身上似乎多了一些說不出道不明的味道。

轟…內天地之中,世界樹在夜凌想通的那一刻,突然大放光芒,枝條舒展,每一片葉子輕微顫抖着,整天天地內似乎多出了一抹鮮活的意志,更加有靈性,植物的生長也變得迅速起來。

“這個小子怎麼了,怎麼身上突然多出了這麼一種浩大的氣息”

這次唐焚天是真的驚到了,站在夜凌身前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夜凌發生什麼,但卻知道這一點是好事,剛想喝退周圍的學員,防止打擾到夜凌,夜凌卻先一步有了動作。

夜凌擡手召出一道火焰,瞬間就將唐焚天的鬍子燒了個乾淨,然後在唐焚天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帶上唐紅鸞,立刻空間傳送離開了這裏。

“哈哈哈,下次你可沒鬍子可翹了,哈哈哈”

當夜凌的大笑聲從空中傳過來的時候,唐焚天才反應過來,自己的鬍子沒了,看着周圍想笑走不敢笑憋的臉色通紅的一衆學員,唐焚天怒火中燒。

“混蛋,老夫要殺了你!”

唐焚天撂下一句狠話,就隨意找了一個方向,怒衝衝地飛走了,當然他離去的方向自然不是夜凌的方向,畢竟夜凌是空間傳送走的,他想追也追不到啊,所以唐焚天只能火急火燎地回到自己的住所,看看他的鬍子還有沒有返回的餘地。

唐焚天這一走,在場的學員就再也憋不住了,一時間笑聲震的天響,這其中不乏幾個音波系的異能者,把這笑聲都傳到了整個學院,很多沒在場的學員聽到這笑聲,都十分好奇發生了什麼,所以便往這裏敢來,一來二去的,整個學院都知道了火長老全身最滿意的部位被人用火給燎了,一時間整個學院內都洋溢起了歡樂的笑容。

不久在場的學員紛紛散去,只有古冶一人注視着夜凌離開的方向,眼神震驚異常,作爲長老之孫的他可是非常清楚,SS級異能強者的身體有多麼強悍,夜凌能夠在瞬間燒掉以火焰異能著稱的唐焚天的鬍子,足以說明夜凌的實力有多麼高!

想明白了這一切,古冶才明白自己的想法又多麼可笑,自嘲的笑了笑,神色落寞地轉身離去,背影說不出的淒涼孤寂。

“我爺爺的事,你別放在心上,他就是這麼魯莽的一個人”一座山峯上,唐紅鸞臉色微紅地向夜凌解釋,剛纔唐焚天做的太明顯了,讓她非常尷尬。

夜凌搖了搖頭,不僅沒有在意,心中甚至還有點想要感謝他的想法,若不是他的一番話,自己也不會頓悟,內天地也不可能得到那麼大的成長,雖然夜凌現在還不是很明白,內天地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但他可以肯定,這種變化一定是好的,他以後的發展絕對大有裨益。

“話說,你爺爺還是挺可愛的,真性情!哈哈”夜凌一聲輕笑,此時算是揭過。

“哈哈,他那個叫愣頭青,經常惹的我奶奶生氣,上次還被我奶奶罰跪了三天三夜的搓衣板呢,哈哈”唐紅鸞見夜凌笑了,知道並沒有把剛纔的是沒放在心上,心情莫名一鬆,心情大好地把唐焚天以前的糗事說了出來,惹了夜凌笑聲不止。

“現在你爺爺的鬍子被我燒了,會不會滿學院追殺我,我可聽人說,你爺爺最滿意的就是他的鬍子了,”

“他敢!他要是再敢來找你麻煩,我就一輩子不理他,不過你燒了他的鬍子,確實會讓他氣憤很久!哈哈”

唐紅鸞沒心沒肺地笑着,看地出來,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很久沒有像今天這麼開心了,這一切自然是因爲夜凌。

夜凌看着臉上洋溢着笑容的唐紅鸞,一時間有些愣神,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要以一種怎麼樣的態度來對待她,感情方面的事他從來都不擅長。

“怎麼了?”唐紅鸞見夜凌看着自己發呆,臉色微紅地問道。

“沒什麼”夜凌回過神來,搖了搖頭,目光放在遠處的崑崙山頂,白雲與白雪交融在一起,涌現着一股飄渺出塵的味道。


夜凌不說,唐紅鸞也不再問,兩人就這樣站在一起,望着遠處的崑崙山,體會着歲月帶給這片天地的神韻,享受着這難得的靜謐。

轟…平靜的時光總是很短暫的,一聲爆炸從不遠處傳來,打斷了兩人難得的平靜時光。

“哪裏並沒有什麼建築實驗室之類,怎麼會發生爆炸,”雖然爆炸聲打斷了和夜凌的相處,讓唐紅鸞心裏覺得有點可惜,不過還是立刻將注意力放到了爆炸上面。

“走,過去看看就知道了!”夜凌一個空間傳送,帶着唐紅鸞瞬間就到了爆炸發生的那個峽谷。

入目所及,除了一堆散落的零件之外,還有的就是一個坐在雪地上撅着小嘴的少女,不過這少女跟剛從戰場上撤下來的沒什麼區別,渾身黑不溜秋的,看起來絕對受到了剛纔爆炸的波及。

“小小?”唐紅鸞似乎認識這名少女,在看到她的一剎那,就立刻跑了過去,查看她的有沒有受傷。

“紅鸞姐,嗚嗚,我又失敗了,嗚嗚嗚,它明明可以成功的!嗚嗚嗚”江小小見來人是唐紅鸞,放下手中的零件,直接撲到她懷裏,一邊說一邊放聲大哭。

聽着江小小讓人心酸的哭聲,夜凌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這江小小他認識,或者說見過一面,當初因爲通知書的緣故,夜凌在大鬧東海大學之後,離開之時就遇到這個天真單純的女孩,當初夜凌見她的天賦很好,抱着以後將其收入麾下的目的,就將一部分機甲的資料,送給了她,當然夜凌是留了一手的,現在她做的機甲失敗,夜凌從現場的零件上就看出,這是自己當初留的那一手導致的。

“不哭,以後不要造機甲了好不好,太危險了,你再不聽話,你姐姐絕對會把你關起來,不允許你進實驗室,連我都保不住你”唐紅鸞一邊安慰,一邊恐嚇,生怕江小小不死心,再去研究機甲,遇到什麼危險。

這時聽到爆炸的學院警衛,也趕了過來,不過發現是江小小,並且唐紅鸞也在她身邊,眼睛裏齊齊閃過一道無奈,並沒有上前,在周圍查探一番沒有什麼潛在的隱患之後,留下幾個負責警衛的,其他人也就離開了。

而幾乎警衛離開的同時,一個帶着面紗的女子,從遠處飛了過來,落在江小小身邊,眼神既氣憤又心疼地盯着江小小,周圍的溫度也瞬間降了下來,被山風吹起的雪花,都被寒冷的空氣凍結在了一起。

“是她!”夜凌眼神一凝,腦海中漸漸出現了一個影子,臉上慢慢出現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江小小感受到周圍的溫度驟降,就知道自己的姐姐來了,立刻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唐紅鸞的懷裏,就像是一個遇到了危險的鴕鳥,把頭扎進了沙子裏一樣。

但這個臉遮面紗的女人,似乎沒有打算放過江小小的意思,聲音冷冽地道“江小小!你給我過來!”

江小小一聽就知道自己的姐姐生氣了,所以更加不敢過去,把腦袋往唐紅鸞的懷裏埋的更深了。

唐紅鸞看着裝鴕鳥的江小小,既可氣有好笑,不過爲能夠讓她接受此次的教訓,防止她再出現什麼意外,唐紅鸞還是狠狠心,把江小小從懷裏揪了出來。

“你這次闖的禍太大了,我也保不了你,去,去和你姐姐認錯!”

“不、不要,我怕!”江小小苦着一張臉,偷偷瞄了一下江凝,看到江凝那可怕的眼神,嚇得她又趕緊往唐紅鸞的懷裏鑽,不過唐紅鸞早有準備,一個閃身來到了江凝身邊,這樣江小小就不得不耷拉着腦袋,向江凝走去。

“呀,是你!”江小小突然眼睛的餘光發現了夜凌,一聲驚呼,興奮地衝了過去,雙手一把抓住夜凌。

“真的是你,真是太好了,你可不可以把機甲的技術給我,我做的機甲又失敗了,當初我們可是說好的!”

江小小略帶一點的儂儂江南口音,讓夜凌感覺非常舒服,再加上江小小懇求的目光,夜凌也不好意思拒絕。

對於江小小這樣一個純真的女孩,夜凌打心眼裏有一種好感,當然這種好感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而是哥哥和妹妹的那種。

夜凌手一揮,那架火紅色的天兵懲罰者就被從空間中拿了出來,這夾機甲現在是夜凌的收藏,畢竟到了他如今這個實力,也不再需要這些東西,現在拿來送給江小小也很合適。

“哇!”江小小見到機甲,直接興奮地撲了上去,東瞅瞅,西看看,興奮的忘乎所以,完全忽視一旁江凝的存在。

不過現在江凝注意力也沒在江小小身上,而是緊緊盯着夜凌,眼神凝重,像是如臨大敵一般。


唐紅鸞見自己的好姐妹江凝這番反應,就明白她和夜凌之間,可能有什麼恩怨,畢竟有傳江凝和夜凌當年發生了一場惡戰。

“江凝,這是夜凌!夜凌,這是我的好姐妹江凝,同時也是江小小的姐姐。”

唐紅鸞給他們兩人互相介紹了一下,從她對江凝的介紹來看,也是希望夜凌能夠不計較當年的事。

夜凌和煦一笑,對於當年之事,他當然不會在意,畢竟已經過去了那麼久,再說當年之事對他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番成長呢,

“你好,江凝!”夜凌微笑地伸出了手,打消了唐紅鸞的顧慮,同時也讓江凝放下了戒備。

“你、你好!”江凝有些不自然的伸出了手,看得出來她有些緊張。

玉手在握,十分柔軟,同時在這份柔軟之下,又有一份清涼,讓夜凌感覺十分舒服,不過夜凌也很快放開了,畢竟時間長了就有些不禮貌了。

唐紅鸞看見江凝竟然和夜凌握手,十分詫異,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這位好姐妹的脾氣的,平常男人不要說和她握手,就是靠近她,都會被她毫不留情的請走!

“莫非她對夜凌有意思?”一想到這一層面,唐紅鸞看向江凝的眼神也變了,其中似乎多了一層若有若無的敵意,而江凝看向夜凌的眼睛裏也似乎多了些什麼東西。

兩個女人之間的會發生點什麼,夜凌倒是沒有過多關注,在和江凝介紹完之後,夜凌便走到了江小小身邊。

“小靈,給江小小設置最高權限!以後你就跟着她吧!”

正在研究懲罰者的江小小,聽到這句話,立刻把頭扭了過來,眼睛瞪地大大的,難以置信地望着夜凌。

夜凌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但一邊的江凝,卻有些難爲情,道“這麼貴重的東西,小小不能要,還請你收回去”

機甲什麼價值,她清楚的很,當初江小小得到夜凌送的機甲資料的時候,家族可是沒少在這上邊下功夫,甚至連國家的一些祕密實驗室都參與進來,可就是這樣也沒有把機甲攻克,可見這機甲究竟有多麼先進了。

江凝說的時候,同時也給了江小小一個嚴厲的眼神,江小小雖然十分不情願,還是慢慢的把手從機甲身上拿了下來,耷拉着腦袋,嘟着嘴,退到了一邊。

夜凌知道江凝是怎麼想的,也知道她在顧忌什麼,想了想,道“懲罰者確實挺貴重的!”

江小小聽到這句話,頭扎的更低了,她覺得夜凌肯定是要把機甲收回了,悶悶不樂地踢着地上的積雪。

“不過,我倒是先借給小小玩幾天,怎麼樣,我想這樣江小姐就不會拒絕了吧”夜凌面帶微笑地看着江凝,略顯堅決的眼神讓江凝剛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只能點了點頭。

“耶!”江小小見江凝點了頭,開心地抱住機甲,狠狠親了一口。

江凝看到江小小這幅表現,也是暗自搖了搖頭,有些無奈,對於如此喜歡機械的這樣一個女孩子來說,也是有些讓人難以理解了。

唐紅鸞看着誇張地摟着機甲的江小小,也是笑的有些無奈,不過下一刻卻臉色大變。

“姐姐,我好…冷,”江小小突然全身冒出恐怖的白色寒氣,然後再江凝還沒反應過來之時,瞬間變成了一座白色的冰雕。

“不好,寒氣又發作了!”江凝眉頭緊皺,一步來到江小小身邊,將手放在了她身上,白色的寒氣瞬間就鑽進了江凝的身體裏。

“這時異能失控?”夜凌眉頭微皺,從江小小身體內涌出的寒氣,竟然讓他都感到了一絲威脅,當真是恐怖至極,要知道以他的實力,能讓他感到威脅的可不多,至少也要達到SSS級的強度。

唐紅鸞手裏瘋狂涌出烈焰,將江小小和江凝包裹起來,試圖緩解兩人此時的狀態,可是她的火焰在江小小身體涌出的寒氣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幾乎是在兩者接觸的瞬間,火焰就寒氣毫不費力地湮滅。

“快…去…找你…爺爺!”江凝臉色慘白,渾身覆蓋着一層厚厚的冰屑,看來即使以她S級冰系異能者的能力,也堅持地十分痛苦。

唐紅鸞收起火焰,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剛要走卻被夜凌攔了下來。


“她們的問題,我可以解決”夜凌對着唐紅鸞說道,然後直接走到兩人身前,將手放在了江小小的肩膀上,那些寒氣彷彿遇到了找到了什麼歸屬一般,直接順着夜凌的手臂,瘋狂地涌進夜凌的身體,但夜凌的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原本四處肆虐的寒氣一進入夜凌的身體,就變成了乖寶寶,被夜凌的細胞瞬間吞噬,生不出半點脾氣。

這時這裏的動靜,終於被學院裏的人感知到了,三道強悍的氣息瞬間趕了過來,其中一人正是被夜凌燎了鬍子的唐焚天,其餘兩人,一個是夜凌曾經有過交集的風秋生,另一個是一身白衣的老婆婆,從她那擔憂的眼神來看,江凝姐妹和她的關係絕對不一般。

“怎麼又發作了?離上一次發作還沒有一個月啊”唐焚天臉色憂慮地看着江小小,下意識地想捋一下鬍子,可看到旁邊的夜凌纔想起來,鬍子已經被夜凌給燎了,不由狠狠地看了夜凌一眼,心想以後一定要給夜凌一個教訓。

“風爺爺,冰婆婆,你們不用擔心,夜凌已經開始給她們治療了,”唐紅鸞對兩人說了一句,告訴他們夜凌的身份,算是給他們吃一顆定心丸,當然,不用唐紅鸞說,以他們的閱歷也能夠看出來。

幾分鐘後,江小小身上的寒氣被夜凌全部吸收,兩人的身體也恢復了過來。

“嗯,我好冷,”江小小在醒過來的瞬間就摟住了夜凌,身體不住地顫抖。

夜凌感受着江小小身上的寒意,將手輕輕放在她的後背上,一道淡淡黃光從掌心涌出,進入了江小小的身體。

冰婆婆注意到夜凌的動作,臉色一變,就想上前,結果卻被臉色凝重的風秋生攔了下來。

“他在幹什麼?”夜凌身上的氣息飆升,唐焚天的臉色也變了,雙眼凝重地盯着夜凌。

夜凌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同時被他抱住的江小小的氣息也同樣不斷提高,半個小時之後,兩人的氣息在同一時間停止,江小小也醒了過來。

“好暖和,嗯,我怎麼感覺自己不一樣了”江小小歪着腦袋看着夜凌,眼睛裏有些疑惑,感覺自己身體似乎多了什麼東西,只是她滿腦子都是機械知識,根本想不到是什麼。

夜凌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後背上突然一對金色的翅膀,就像傳說中天使一般。

衆人見到這一幕,齊齊臉色一變,但過片刻就平靜下來,畢竟夜凌身上出現的不可思議,實在是太多了,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好漂亮!”江小小癡迷地看着夜凌背上的翅膀,眼睛滿是喜愛。

“閉上眼睛,想象一下你的後背上,也有這樣一對翅膀!”夜凌對着江小小神祕一笑,讓江小小有些摸不着頭腦,不過她還是按照夜凌的吩咐做了,一時間身體上開始產生強烈的能量波動。

“難道…”冰婆婆和風秋生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都想到了一個可能,眼神既是震驚又是激動,緊緊注視着江小小,生怕會錯過什麼。

唐紅鸞和江凝雖然以她們的閱歷,不知道夜凌對江小小做了什麼,但是她們相信夜凌絕對不會傷害江小小,於是兩人便全神貫注地盯着江小小,看看夜凌到底做了什麼。

呼!一對金色翅膀突然從江小小後背上冒了出來,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

“這…”冰婆婆雖然早已料到,但真正出現之時,還是把她給驚到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江小小後背上的金色翅膀,整個人都愣在了哪裏,當然風秋生和唐焚天兩人也是如此,都好不到哪裏去!

“怎麼會…”至於唐紅鸞和江凝的反應就更加不堪了,呆滯地看着江小小,連話都說不出來。

“呀,我真的有翅膀了誒,好漂亮”江小小用手摸着背上的翅膀,兩顆大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