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趕之間,一聲鼓響,山窩內一彪刀手擁出,為首一員大將,乃關雲長也。

周瑜回頭一看,部下水軍已經被拉下數里,自己身邊只有韓當、黃蓋等數人騎馬相隨,嚇了一跳,急撥轉馬頭便走。

關羽並沒有提刀追殺,只是虛張聲勢,麾軍追殺。

江東水軍一見主將敗回,自然不敢迎戰,盡皆掉頭就走,逃往江邊,吳兵大敗。

周瑜下到船上時,岸上荊州軍士,齊聲大叫道:

「周郎妙計安天下,陪了夫人又折兵!」

江東數千兵馬,被關羽追殺,雖然丟盔棄甲者眾,但因為關羽得了諸葛亮將令,也不想和江東撕破臉皮,也只是虛張聲勢,周瑜只是失了一些軍械,折損非常之少。

周瑜其所以敗的如此之快,並不是江東水軍真的是陸戰如此戰力低下,而是將領們從孫權的命令中,讀懂了他的內在意思,那就是不想和劉備開戰,背上背盟的惡名。

因此,將領們對周瑜的將令陽奉陰違,一看關羽也沒有玩真格的,自然沒有一個人力戰,只是保著周瑜逃到船上。

周瑜一見自己莫名其妙大敗一場,又遭諸葛亮的嘲笑,心中怒氣勃發,對左右將領說道:

「孔明如此可惡!諸君助我再登岸決一死戰!」

黃蓋、韓當等好不容易才脫離戰場,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哪能再讓周瑜登岸,一併力阻!

周瑜羞怒交加,大叫一聲,金瘡迸裂,倒於船上!眾將急救,卻早不省人事。

孔明見江東軍退走,自然不會乘勝追擊,自歸荊州,去見劉備。

陳武、潘璋回到建業,回報劉備已經逃回荊州,孫權雖然假裝忿怒,但也沒有追究陳武、潘璋的失職。

周瑜醒來以後,咽不下心中那口氣,上書孫權,請求興兵雪恨。

孫權不能置之不理,聚文武官員商議,張昭諫道:

「主公不可興兵!曹操日夜思報赤壁之恨,因恐孫、劉同心,故未敢興兵。今主公若以一時之忿,自相吞併,曹操必乘虛來攻,國勢危矣。」

顧雍也提出反對道:

「許都豈無細作在此?若知孫、劉不睦,曹操必使人勾結劉備。劉備畏懼江東,必投曹操。若是這樣,主公四面皆敵,江南何日得安?

孫權大局觀不差,自然知道現在還不是撕毀盟約的時間,本來就沒有和劉備開戰的心思,自然是從善如流。

孫權拜見母親,老夫人唯恐女兒在荊州缺了用度,擔心不已!

為了博得母親歡心,孫權索性好人做到底,把東府內留下的劉備、孫尚香的財物,裝了整整一船,作為嫁妝,讓魯肅押送到荊州,並沒有責問劉備不辭而別的事情。 劉備與馬謖,在趙雲的掩護下,悄悄離開隊伍,坐在孫朗專用的馬車上,一路疾行,來到商船碼頭,順利上了船。

馬謖早就在船上安排停當,劉備住在一個舒適的大船艙里休息,裡面的設施豪華,是專門準備招待給貴賓的。

因為時間上的巧合,這支船隊在年前就已經批報,本來就準備在正旦日開拔,並沒有引起港口守衛的特別注意。

這支船隊雖然建立還不到兩個月,但在前往荊州的航線上運輸貨物,已經有了數次。

在建立船隊之初,馬謖就有這個用意。因此,早在船隊內部進行了周密安排,把邢道榮率領的一百親隨,全部放到船上充當護衛。

船隊的管理者叫馬軍,是馬家的一個旁系子弟,是馬叔常手下的得利幹將,一直打理馬家的船隊。

這次在江東開闢新航道,需要能力出眾的主管,就把他暫時調過來打開局面。

馬軍為人精明,而且仗義疏財,捨得送禮,雖然帶著這支船隊只跑了數趟生意,沿途送禮送禮可不少,與沿途的守衛們,已經非常熟悉。

劉備本身深通兵法,對馬謖的計策非常贊同,毫不猶豫就來到了船上。

但他認為馬謖的這個計策,是建立在孫尚香計策的基礎上,只是臨時起意,在人員安排配備上難免疏漏,對自己在船上的安全,還是有些擔憂。

但他上船以後,一眼認出了邢道榮等精銳護衛,知道馬謖謀划已久,不會出現紕漏,一下子放下心來,不由對自己執意要帶上馬謖的英明決定感到慶幸!

如果他帶著孫夫人從陸路逃跑,數百里路程下來,旅途勞頓不說,被孫權圍追堵截,擔驚受怕的滋味絕對不好受!

船隊沿途也經常碰到江東軍隊的盤查,但因為這隻船隊打的是孫朗的旗號,加上馬軍給了守衛們豐厚的拜年禮,沿途並沒有受到刁難。

雖然是輸逆水行舟,但卻是順風,商船裝載的貨物並不重,扯起風帆,船速可不慢,只用了不到三天,船隊就到達到了三江口。

而在陸路上逃跑的孫尚香,因為孫權喝醉了,白白多給了一天的逃跑時間,還是快被陳武、潘璋追上。

劉備在船上安定下來,思維也快捷了許多,他料定諸葛亮必定會領軍在陸路接應,關羽是他的管用皇牌,一定會隨行。

因此,劉備既沒有前往江夏,也沒有向江陵進發,而是在公安停留下來。

公安是劉備非常重視的一個戰略要地,本名孱陵。劉備領荊州牧以後,立營油江口,改孱陵為公安,劉備派張飛統軍坐鎮。

雖然張飛與馬謖已經分開了,但他們一直都有聯繫,知道劉備要乘船抵達,他並沒有要求跟隨諸葛亮,前往黃州地界迎接劉備。

張飛在江上接到劉備以後,兄弟兩個久別以後的第一次聚首,自然有一番熱鬧景象。

諸葛亮接到孫夫人以後,通過趙雲的述說,知道了馬謖的安排。料定劉備不會回江夏,和趙雲一起直奔公安。

劉備夫妻在公安重逢,兩個心情難以言表,諸葛亮安排宴席,為劉備夫妻慶喜,並賞賜眾將。

劉備回到荊州以後,雖然孫權口頭上把江陵作為嫁妝給了劉備,諸葛亮也從呂蒙手上接過了所有的防務,但江陵城依然是魚龍混雜,情況非常複雜。

也許是因為面子的原因,也許是為安全著想,劉備並沒有把治所放在孫尚香的江陵城,而是在公安大興土木,建立行宮,與孫夫人同住。

劉備在建業不告而別,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雖然途中順利,劉備也怕孫權藉此事大做文章。

劉備以前沒有立足之地,做事只講信義,不顧後果,那是因為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現在他有了自己的地盤,這些地盤來之不易,劉備分外珍惜,自然害怕孫權撕破臉皮,正想著如何緩和一下兩家關係,人報魯肅來到。

劉備大喜,也不管魯肅是什麼來意,反正對自己來說,都是和孫權搞好關係的一個機會,就親自到城門口把魯肅接進來,擺開宴席熱情接待。

魯肅把帶給孫尚香和劉備遺留在東府的物品,交割給諸葛亮,在酒宴上並沒有提劉備不告而別的事情,表達了孫權的誠意。

劉備大喜過望,投桃報李,給老夫人和孫權準備了很多禮物,教孫乾親自跑一趟建業,促進孫劉關係正常化。

魯肅辭別劉備,並沒有直接回建業,而是按照孫權的吩咐,順道去柴探望周瑜的病情。

周瑜的病體已經好轉,但他對江陵被劉備佔住之事,還是耿耿於懷,對孫權把江陵作為嫁妝,拱手送給劉備,心中非常不滿。

周瑜百思不得其解,就叫人請來了龐統,想要和他一起參詳,並制定一個進攻荊州的計策。

龐統因為被孫權棄用,心情自然好不到哪裡去,從建業回來以後,辭了周瑜軍中的差使,準備找個機會離開江東。

但現在形勢不太明朗,他也沒有好去處,只能繼續等待機會。

接到周瑜的邀請,龐統心中早有計較,自然不會替他定計取荊州,他已經得罪了曹操,可不想再得罪劉備,而且劉備還是他準備投靠的對象。

龐統卻不過周瑜的情面,雖然婉拒了幫他進攻荊州的事情,但還是隱晦地點出了孫權對周瑜的猜忌和不想讓周成為實權江陵太守的用意。

周瑜本來是一個聰明人,但當局者迷!也許是因為對江陵的執著,他失去了正常的判斷能力,對龐統的提醒將信將疑!

周瑜心中認為,自己忠心可鑒日月,並沒有不軌之心,孫權自然就應該投桃報李,無條件信任自己!

因此,周瑜並沒有將龐統的提醒放在心上,反而認為龐統胸襟不夠大,有離間自己和孫權關係的嫌疑。

周瑜反而怕龐統壞了自己的計策,並沒有和他深談,自己苦思數日,又得一計,想要等魯肅來了以後,再上報孫權。 魯肅來到柴桑,見周瑜身體康健,非常高興,兩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說起了江陵之事。

說起江陵,周瑜有一肚子話要說!但因為話題涉及主公孫權和劉備之間的事情,比較敏感,周瑜也不能無所顧忌,沉思良久以後,才對魯肅道:

「子敬好不曉事!這次結親是老夫人出面,無法阻止也就罷了!眼看著主公將江陵送與劉備也不勸阻,主公想要放長線釣大魚,現在被劉備吞了魚餌,又斷了魚線!雖然主公暫時不好發作,但久後於你不利,未免還是我連累了老兄!」

魯肅知道,江東要想再從劉備手中要回江陵,基本不太可能,心中也覺得可惜。至於自己的處境,倒也不太在乎,但他還是虛心對周瑜請教道:

「公瑾何以教我?」

周瑜回答道:

「吾有一計,使劉備、諸葛亮無法拒絕,煩勞子敬再往荊州一行。」

魯肅本是聰慧之人,也早已經看出,周瑜被主公孫權所忌,他和周瑜也是至交,雖然顧忌兩人交情,但也不想參乎到他們之間事情,不為周瑜之言所動,反而問道:

「願聞妙策。」魯肅的意思很明顯,如果計策得不到自己的認同,就不會答應出面。

周瑜自然聽出了魯肅的意思,就解釋道:

「子敬不必回去見主公,可先到到荊州,用主公的名義對劉備提議:孫、劉兩家,既然結為親家,便是一家人;若是劉備兵力不足或者不忍奪同宗劉璋的基業,我江東願意起兵奪取西川,送給劉備,用來換取原來的嫁資江陵和荊州其他幾郡。」

魯肅知道周瑜多謀善戰,但要想勞師遠征,取得西川,卻非易事,就對周瑜說道:

「西川路途遙遠,地勢險要,取之非易!就算是以都督之能,也難以成功!」

周瑜笑著說道:

「子敬真是一個實在人!你以為我是真箇要去勞心費力、損耗兵力取西川送給劉備?我只是想以此為名,實則欲順道取江陵,且教他不做準備。江東軍馬進軍西川時,路過江陵,就問劉備索要錢糧,他就算不能全數供給軍糧,也必然出城勞軍。那時乘勢擒住,奪取江陵,雪吾之恨,為江東開疆拓土,也免得子敬落得主公埋怨。」

魯肅卻是有些猶豫道:

「都督此去取江陵,雖然只是智取,但也要動用數萬的兵馬,而且一旦開戰,就屬於江東的背盟行為,對主公聲譽的影響可不小!不先報與主公知道,恐怕不妥吧?」

周瑜笑著對魯肅說道:

「調動兵馬是大事情,我不會擅自做主,子敬但請放心!現在你前往荊州,只是引劉備、諸葛亮入彀,暫時不需動用兵馬。」

魯肅雖然答應周瑜往荊州一行,但還是對周瑜勸道:

「公瑾,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對付劉備了!我總覺得你現在對付劉備為時過早!因為天下尚未一統,曹操仍然是最強大的勢力,江東需要劉備共同抗曹! 爵爺你瘋夠了沒 江東可以攻伐的地方很多,往南有士燮的交州,往北是曹操的徐州,主公要想開疆拓土,這些地方都是上好的用武之地,你為什麼一定要盯住劉備手中的一畝三分地?你這樣做真的對江東有利嗎?」

周瑜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滿臉通紅,站起來對魯肅說道:

「如果劉備是自己出力攻下江陵,我自然不會奪取盟友的城池,但劉備用卑鄙手段搶奪我到手的江陵,如果不搶回來,只當我江東無人,以後這樣的事情就不會少!」周瑜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心裡還是惦記這他那江陵太守位置。

魯肅以為周瑜是好勝心強,咽不下這口氣,決定再幫他一次,為了不惹得諸葛亮疑心,他又在柴桑休息了數天,估摸著可以走一個來回以後,才前往荊州。

劉備回來以後,聽取了諸葛亮的彙報,這數月以來,荊州各郡的發展勢頭不錯,劉備蓄積力量,等機會進軍西川。

因為劉備不在的這段時間,諸葛亮兢兢業業,事必親躬,把荊州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得到了關羽、張飛等人的認可,可以說他在劉備集團站穩了腳跟。

以劉備現在只有半個荊州的勢力,要想鼎足而三,肯定是不夠的,但要擴大地盤、壯大實力,也唯有進軍西川。

劉備正與孔明商議,下一步如何才能名正言順地進軍西川之時,軍士忽報魯肅來見,劉備有些迷惑地問孔明道:

「魯肅來離開荊州也就半月,又突然過來,在建業基本沒有時間停留,不知孫權有什麼要緊事?」

諸葛亮沉思了一會,對劉備說道:

「近來江東與曹操之間風平浪靜,並沒有發生衝突,孫權應該沒有什麼大事!魯肅不用如此匆忙,吾料他必不曾回建業見孫權,只到柴桑和周瑜商量了什麼計策,來引誘我等。但魯肅所說之事,主公只看我點頭,便滿口應承。」

劉備和諸葛亮計議已定,才請魯肅入見。禮畢,魯肅說道:

「我回到建業,轉達了皇叔之意,我主甚是稱讚皇叔盛德,遂與諸將商議,欲起兵替皇叔收取西川,壯大皇叔的實力,也好共同對抗曹操!當然,我江東也不是白費力氣,取了西川以後,作為嫁資,卻要換取皇叔的半個荊州。取西川時,並不需皇叔出兵相助,但軍馬經過,供應些錢糧用度。」

孔明聽了,連忙點頭道:「難得吳侯好心!」

劉備則對魯肅拱手稱謝道:「此皆子敬善言之力。」

孔明表態道:「如江東雄師到日,即當遠接犒勞。」

魯肅得了孔明的承諾,不疑有他,宴罷辭歸。

劉備知道,孫權絕對沒有這樣好心,就問孔明道:

「孫權這是什麼意思?」

孔明大笑道:

「這不是孫權的意思,應該是周瑜的計策!此乃假途滅虢之計也。周瑜借取西川的名義,實際上想順道取江陵。等主公出城勞軍,乘勢拿下,殺入城來!此乃攻其不備,出其不意也。」

劉備問道:「如之奈何?」

孔明回答道:

「主公寬心,只顧準備窩弓以擒猛虎,安排香餌以釣鰲魚。我聽說周瑜的箭傷有毒,一直未曾痊癒,幾次發作,昏倒在地!這次待我再次破了他的計策,引得他怒火上升,金瘡迸裂,到那時,他即便不死,也是九分無氣!周瑜因為江陵太守之故,一直謀算主公,不勝其煩,但願這次能夠一勞永逸。」

劉備對直接與江東開戰,還是不敢,就吩咐孔明道:

「軍師,切記要手下留情,如果江東兵馬損失過多,孫權咽不下這口氣,到時候全面開戰,就不好收場了!」

諸葛亮自有分寸,既然識破了周瑜之計,馬上將計就計,調兵遣將,只等周瑜軍馬到來。 馬謖回到荊州以後,雖然受到了劉備的交口稱讚,但因為孫夫人也順利達到荊州,他的計策並不比諸葛亮更出色,因此,還是沒有引起劉備的重視。

當然,劉備在船上的舒適生活,馬謖費盡了心思,劉備還是非常感激的,對他更外關照,讓他休息一段時間。

因為江陵郡已經是孫尚香的嫁妝,劉備與江東的爭論暫告一段落,馬謖等於沒有了職司,想不休息也無事可做,權當劉備給了一個學習機會,開始通讀各種典籍!

劉備對荊州各地的職司進行了大的調整,任人唯親是難免的!

他最信任的,自然是他的兩個結義兄弟,關羽領江夏太守,節制長沙、桂陽兩郡;張飛領江陵太守,節制武陵、零陵兩郡。

尊重人才也是必須的,諸葛亮的表現有目共睹,以軍師中郎將的身份,督令零陵、桂陽、長沙三郡,負責整個荊州的賦稅調整,充實軍資。

儘管張飛在荊州位高權重,但他本人還是屯兵公安,而江陵城仍然由趙雲鎮守,平日里張飛需要定時巡查三郡之地。

張飛因為事情較多,想著以前與馬謖配合默契,就找劉備訴苦,要求把馬謖調到他的手下。

劉備和諸葛亮,似乎鐵了心不讓馬謖輔佐張飛,以馬謖另有任用為由,給張飛調配備了張達、范強兩名軍司馬,協助張飛統軍。

劉備雖然打發了張飛,但也不好再把馬謖閑置,就讓他以荊州從事的身份,巡察江陵郡。

因為他以前就巡察過江陵,這次的重點是土地的兼并問題,主要職責其實就是課農。

孫權這次因為孫尚香胳膊肘往外拐,突然發難,配合劉備回到荊州,讓孫權幽禁劉備的計劃徹底失敗!

雖然孫權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畢竟劉備本來就是盟友,現在有成為了自己的妹夫,劉備的實力暫時還不能威脅他,但他還是把呂蒙叫過來善後。

重生豪門記事 呂蒙在劉備逃跑之時,就知道他以有心算無心,又有孫尚香維護,諸將肯定無法攔住,早在心中暗中計議了一番。

孫權召見呂蒙以後,他就把計劃全盤托出,贏得了孫權的肯定,馬上把呂蒙派到臨近荊州的一個小縣城鎮守,方便他和孫夫人的聯繫,並在江陵的進一步部署。

……

……

魯肅回見周瑜,說劉備、諸葛亮答應了他的提議,並準備出城勞軍。

周瑜一聽事情已成,心中高興,對魯肅笑道:

「利益當前,就連孔明也被蒙蔽了心智,今番也中了吾計!」

周瑜需要調動數萬軍隊,便教魯肅回建業稟報孫權,並請求孫權遣程普引軍接應。

周瑜此時箭瘡已漸平愈,外表看起來無事,其實內臟已經非常虛弱,已經禁不起折騰了!

為了一舉拿下江陵,周瑜有點先斬後奏的意思,並沒有等孫權傳令,就在柴桑調兵遣將,而且是精銳盡出!

他用甘寧為先鋒,自與徐盛、丁奉為中軍,凌統、呂蒙為後隊,水陸大軍五萬,望荊州而來。

周瑜其所以不等孫權的命令,並不是怕孫權不同意他的計策,因為「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也不能說周瑜圖謀不軌。

周瑜心中還是害怕這次行動失敗,他做了最壞的打算!孫權因為暫不知情,失敗了就是周瑜的個人行為,不影響孫劉聯盟,也就有了迴旋的餘地。

在船中,周瑜並沒有大意,不斷地推演戰局,力爭做到萬無一失。

周瑜心想,就算孔明識破自己的計策,但只要劉備不出城勞軍,自己沒有擒拿到劉備,自然不會貿然進攻江陵,不會給諸葛亮留下任何把柄。

到時大不了以劉備供應錢糧不足為由,直接退兵,然後再和劉備打口水仗。

前軍行至夏口,江對岸就是曹操的地盤,但並沒有發現劉備的軍隊在江面巡查,讓周瑜有點詫異,就問徐盛道:

「文向,你說荊州有人在前面接應否!」

吝嗇boss貪財妻 徐盛未及回答,忽然前軍甘寧遣人來報:

「劉皇叔使糜竺來見都督。」

周瑜親自接見了糜竺,詢問勞軍的情況。

糜竺是劉備主管軍資糧草的官員,讓他來見周瑜是非常合適的,他心有成竹地回答:

「主公皆準備安排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