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正看的出神,梁友誠就不免看到了白小弦身邊的葉飛。

他臉色當即黑了下來。

這是什麼歪瓜裂棗?

這年頭什麼人都能有女朋友了嗎?

自己這個天之驕子,無敵大帥哥都單著呢,憑什麼這個窮吊絲有女朋友?還是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他呵呵一聲,然後走了出去,時機正好的攔在了葉飛跟白小弦面前。

「你們要幹嘛?」梁友誠笑眯眯的問道,但是目光始終停留在白小弦身上。

「要進去。」葉飛答道。

「不行。」梁友誠搖頭。

「你說了算?」葉飛眉頭一挑問道。

「抱歉,在這裡,我真的說了算。」梁友誠看著白小弦微微一笑,「這位美女叫什麼啊?要不要認識一下啊?你面前這酒店,我家的,喜歡嗎?」

一般來說,梁友誠這個套路百試不爽,沒有一個女人能夠招架得住。

可是,對於白小弦來說,她只覺得噁心。

厭惡的盯著梁友誠,然後拉住葉飛的手,拚命的往他身後鑽。

見狀,梁友誠笑容凝固在臉上。

「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小美女?我要是生氣了的話,可就沒有這麼溫柔了哦。」梁友誠壓抑著怒氣說道。

真的,從來沒有!

從來沒有人敢不答應他的!

他梁友誠是誰?

梁百鳴的寶貝兒子!

身家好幾十億的人中龍鳳!

這樣的人,拒絕他的,該有多麼可惡啊!!

梁友誠在這金融街上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出入金融街的人,不說都跟他有過一面之緣,但大部分都知道這裡有一個梁百鳴的兒子。

梁百鳴的名頭,世界上都是響噹噹的。

皇家酒店駐華分部主管,新一期的福布斯名人榜榜上有名,還是唯一一個華人。

接著自己老爸的名頭,梁友誠可以說是天生的富貴命。

「梁少爺這是又看上哪家姑娘了?」一個穿著富貴的男人小聲說道。

在他身邊還有著三人,都不是松山人,只是來松山停留幾日。

「估計是什麼窮人家的姑娘要遭殃了,真是可惜了,梁百鳴如日中天,卻有一個這麼不爭氣的兒子。」幾人中的唯一的一名女人神色厭惡的說道。

「祈妹,這話可不能亂說啊,要是被梁少爺聽了去,咱們家族可就要麻煩了啊。」一老人神色晦暗的說道。

「古老,你又何必懼怕他們梁家?別人怕他們也就罷了,我九家為何怕他?」女人一臉不滿的質問道。

「好了,就不要說這些廢話了,咱們當前緊要要把事情辦完。」 總裁前夫放過我 另一個中年人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幾人本想就此離開,可是之前那女人卻是不經意間看到了葉飛的存在。

「祈妹?怎麼了?」幾人意識到女人停下了,不解的看著她。

「你們看那個人,是不是有些熟悉?」九鳳祈指著葉飛說道。

幾人順著看去,看到葉飛之後,幾人皆是一愣。

「不可能的!」九家的當代家主九鳳鳴神色大變,整個人慌亂異常!

「絕不可能是他,這樣的一個存在,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小小的松山!」古老頻頻搖頭,目光閃爍。

「可我聽說,近幾日閻王殿有了大動作,九大閻羅,兩位索命無常,外加三十六鬼將,還有一百陰兵,全部在前幾天從世界各地,匯向閻王殿!」九鳳祈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霎時間臉色巨變! 葉飛已經想動手了。

梁友誠實在太聒噪,讓葉飛覺得麻煩。

白小弦貌似了解了葉飛的性子,手拽著葉飛袖子,讓他收心。

「我要進去,要開個房間。」葉飛忍住心中怒意,面色愈漸冷漠。

「不好意思,皇家酒店是不會讓你這樣的窮逼進去的。」

梁友誠停了一下,看向白小弦實則是對葉飛說道:「要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那我們皇家酒店成了什麼地方了?」

「你們皇家酒店是個什麼地方?」葉飛寒笑問道。

「七星級酒店,世界各國首腦外出都要在我們皇家留宿,安保等級堪稱恐怖,對人流的篩選嘛,」梁友誠滿臉輕蔑的看了葉飛一眼,「那自然也是很嚴格的。」

故作情深:我與總裁的周旋遊戲 「有多嚴格?」葉飛嘴角一撇。

「有多嚴格說了你也不知道,你只管知道,你這樣的人,是別想進去的。」梁友誠鐵了心要讓葉飛難堪。

沒辦法,誰讓白小弦在他身邊呢。

「那我要是非進不可呢?」葉飛說完向前一步,整個人氣勢無比凌厲,如同一把出鞘的劍。

「怎麼?想硬闖?」梁友誠冷笑一聲,等的就是你耐不住心煩。

「來啊兄弟們,這裡有人看不起咱們皇家酒店的安保人員。」梁友誠喊了一聲。

然後就見到酒店外圍嘩啦啦來了七個人,全都是保安,不過面上神色卻是有些陰狠。

「梁少爺,怎麼回事?是誰敢看不起咱們這哥幾個?」一個滿臉橫肉的人搓著拳頭,陰笑著說道。

這七個人都是梁友誠的小團體,因為梁家的背景,他們選擇了對梁友誠百依百順。

此時七個人來到梁友誠身旁,一共八個人的氣魄,讓周圍的客人們面色都有些變化。

「這又是怎麼了?誰又惹事了?」有客人驚詫問道。

「還能是什麼事?保不準又是這梁少爺想找茬罷了。」

「看那個小兄弟家裡不像富裕的樣子啊,被梁友誠盯上,恐怕是沒什麼好果子吃了。」

「不過他身後那小姑娘的確是很漂亮,也難怪梁友誠會自降身份找他麻煩。」

「小子,是你在找麻煩?」之前那人指著葉飛鼻子厲聲問道。

「我從來不找麻煩,從來都是麻煩來找我。」葉飛面無表情的說道。

梁友誠笑道:「老狗,人家說你是個麻煩呢,你都幹什麼了?」

見到梁友誠笑了,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儘管這並沒有什麼好笑的。

那老狗察覺自己被笑話了,臉色變得極為難看,眼神卻是愈加狠毒起來。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敢來笑話你狗哥?」老狗步步向著葉飛逼去。

這老狗本來是松山本地的小流氓,因為一次敲詐碰上了梁友誠,被收為了小弟,也就自然而然的進了皇家酒店的安保系統。

作為流氓,打架的功夫自然是強過普通人的,再加上老狗的體格健壯,別人看葉飛跟老狗比起來簡直是個弟弟。

葉飛那個體格,比普通人還要瘦弱一些,這要真跟老狗動起來手來,那不得見血啊!

想到待會可能要見血的場面來,圍觀的一些富人們臉色就有些發白。

「小兄弟啊,忍一時風平浪靜啊!可不要為了一時意氣,搭上了自己一輩子啊!」

「就是啊,你看看那個保安,你跟他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你怎麼打得過啊!」

「而且啊!你惹上的可是梁少爺啊!梁少爺不說在華夏,至少在臨川這地界可以說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就是把你打死了,也不會有什麼大事,反倒是你,還年輕啊!為了個女人搭上性命,不值當啊!」

客人們一言一語的勸告著葉飛,雖然聽上去是為了葉飛好,但是誰都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他們只是不想待會真的見血影響了他們的心情罷了。

葉飛轉頭對說話的那些人微微一笑,然後眼神森然的說道:「給我閉嘴!」

白小弦依偎在葉飛身上,趕到分外幸福。

有些時候兩人之間話不用太多,只是剛才那一句,就很好了。

客人們大都是華夏有頭有臉的人物,當眾被一個小子喊了句「閉嘴」,他們的臉還有地方放?

當即就有幾個惱怒的厲害,憋紅了臉才沒有把髒話說出口,但也是說了一些難聽的風涼話。

「你這年輕人,怎麼說話呢?不知好歹了是吧?」

「對啊!我們分明是為了你好,萬一待會兒你被打死了,你父母該多傷心?」

「哼!能說出這麼冷酷無情的話來,說不定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

葉飛依舊輕笑:「就當是為了我好,請你們把嘴閉起來。」

「不可理喻!不管這輕狂的小子了,他死了就死了吧!礙著我們什麼事了?」有人氣憤的拂袖離去,是真的被氣到了,還是不想見血就不得而知了。

「怎麼著?還真想跟你狗哥動手?」老狗笑嘻嘻的看了一眼葉飛,然後又看向了他身後的白小弦,眼神中露出垂涎。

梁友誠以前的一些女人,他玩厭了之後,總會想些辦法,讓他們這些跟他關係好的下屬嘗一下。

如果這個小美女被梁友誠得到了,那會不會有一天自己也能玩一下呢?

一想到這裡,老狗就雞動到不行。

就在老狗走神的時候,人們見到他面前的葉飛輕輕抬起了一根手指。

老狗愣了一下,隨即開懷大笑,「怎麼,小子?想投降?投降可是舉起雙手啊!你這舉起一根手指頭算什麼?」

葉飛搖了搖頭,輕飄飄的說道:「真要跟你動手,我只需要一根指頭。」

話音一落,圍觀眾人全部寂靜。

老狗目瞪口呆的盯著葉飛。

氣氛在葉飛說完之後,沉寂了那麼幾秒。

幾秒過後。

「哈哈哈哈哈哈!」

「這小子是有病吧?想用一根手指打敗別人?」

「妄想症!中二病!這小子明顯病的不輕!」

「這是我今年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了!」

老狗捧腹大笑,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打敗你,我只需要一根指頭。」老狗學著葉飛的樣子調笑道,說完后自己又是笑的差點岔氣。

葉飛一抿嘴,然後直著手指向前指去! 看著葉飛果然伸著指頭對自己戳過來,老狗面色陰沉,冷哼一聲,像對待其他人一樣,抬起腳來對著葉飛踹去。

說時遲那時快,兩者相互碰撞在一起。

氣氛在這一剎那凝固。

之前嘲笑葉飛的人再也沒有笑出來。

只見葉飛手指對著老狗戳去時,那指頭上好似有著一層屏障,當老狗踹過來時,正好撞在屏障上。

砰的一聲巨響,震得圍觀人腦海里一片空白。

老狗的身子直接在空中翻了個跟頭,然後飛快的向著後方拋飛而去,順帶著傳來一聲骨頭斷裂的咔嚓聲響,讓人頭皮發麻!

啊啊啊!!!

老狗倒地之後,傳來痛徹心扉的吼聲,他的右腿已經嚴重變形,骨頭凸了出來!

眾人面色慘白。

葉飛真的是說到做到了,竟然真的只用一根手指將那老狗給打敗了。

「真厲害啊!」有人驚嘆。

「厲害就厲害,只是能打而已,我就不信他一個人能打得過那麼多人。」有人撇嘴不屑說道。

雖然老狗倒了,但梁友誠身邊依然還有著六個人。

梁友誠此時臉色有些難看,他憤恨的對老狗罵了一句:「沒用的廢物!」

之後他看向躲在葉飛身後的白小弦說道:「美女,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你答應跟了我,那我就可以放過你這個小男人。不然的話……」

梁友誠頓了頓,繼續說道:「你知道你這小男人惹錯人了嗎?」

白小弦有些擔心的扯了扯葉飛的袖子。

葉飛再次將白小弦好一頓安撫,然後看向梁友誠說道:「我就是要來開個房間,並沒有惹麻煩的意思,你要是繼續糾纏下去,那就別怪我動手了。」

梁友誠眼睛一眯,隨即不屑的哼了一聲。

「你是在威脅我?好! 陰女左青 那我就讓你知道一下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梁友誠霸氣的指著葉飛,然後說道,「你們給我上!」

剩下的六個人相互看了一眼,一咬牙向著葉飛衝去。

葉飛不惹麻煩,但也不怕麻煩。

他讓白小弦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然後自己獨自一人向著那六人走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