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欺天匿蹤修煉到他現在的程度,已經不僅僅可以隱藏人的修爲和氣息了,連法器的靈力和威力,也可以進行修改和欺瞞。

就從剛剛七寶妙樹到他手裏的那一刻,七彩的靈力原本是流光溢彩的,但是用欺天匿蹤之後一下子就像是被吸光了所有的靈力而成爲一個廢樹杈一樣。

其實如果青辰願意的話,確實能夠將七寶妙樹給毀了,但是他廢那麼大的勁划不來,而且對他也沒有好處,不過好在,似乎接引是真的有點過分迷信自己的實力,真還把他唬住了。

其實,接引也只是不敢拿師弟的修爲打這種賭而已。

準提仍然在地上,剛纔的襲擊他不但沒有討到好處,反而被青辰的反擊震得臟腑都滿是傷處,眼下只得運功調息。

青辰手裏提着那根像破樹杈似的七寶妙樹,走到準提的身邊,用“樹杈”挑了挑他頭頂亂蓬蓬的頭髮,這傢伙現在鬍子都長了一臉,還真是變化不小啊。

準提滿臉怒氣地搶過去七寶妙樹,剛要罵兩句關於青辰祖宗和家人的髒話,結果愕然發現那七寶妙樹到了自己手中之後,又變成了七彩之色,那些強大的靈力氣息又可以感應到了。

這……準提有些迷惑了,這是怎麼回事?

青辰笑了,揶揄他道:“嗬,我記得在萬年前須彌山看見你的時候,似乎不是這番長相,小夥子還是挺帥的啊,怎麼,這一萬年之間,你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不但長成了這樣,脾氣還變得暴躁了許多?”

呵呵,如果青辰猜得不錯,這個傢伙現在混成這個鬼樣子,肯定是女媧那個古靈精怪的妞兒給害的。

哈哈,這妞兒還真有一套,之前她就跟自己提過,當初就是準提故意接近她並且拉她進鴻鈞門下的,不過正好她也有這種想法,所以將計就計順着他們了,但是除此之外,她還發現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就是,準提這小子,這個看上去白白淨淨的小道人,居然沒有守住心裏的清規戒律,偷偷喜歡上女媧了。

嗯,關於這一點,青辰倒相信不是女媧自戀,而是她對這方面的事情,有着超出尋常人的心竅和注意力,能夠觀察到別人注意不到的事情。

更何況,是這種有人喜歡自己的事情,不可能有幾個女生會注意不到,沒注意到也只是裝作沒注意到而已。 根據前面的種種跡象猜測,這個準提應該是喜歡女媧沒跑了,而且還是單相思的那種。

很好,他就喜歡玩殺人誅心這種遊戲,尤其是對於準提這種看起來長得還不錯的小白臉來說,嗯,就算你裝憔悴裝憂鬱,人家妹子也是不會產生多餘的同情心和母性的。

畢竟,人家可是心中只有大愛的大地之母,女媧娘娘。

咳咳,插個題外話,各位看到了吧,對待喜歡的人就是嚶嚶小女孩,對待不喜歡的人那就是心中懷有理想和事業心的偉大女強人,諸位不可不引以爲戒。

準提臉色鐵青,好似剛纔七寶妙樹恢復的顏色是從他原本還算紅潤的臉色上轉移過去似的,他被接引的白蓮小童攙扶起來,在茶桌旁坐下後,才說:“相貌不過是蠢物纔會在乎的東西,若是多行不義,爲禍蒼生,就算生的絕色之容,也不過是粗淺拙劣的廢物而已。”

“呀,都這個份兒上了,還嘴硬,我看你是接不上剛纔的話了”青辰一點都不肯放過他,“呵呵,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該不會是因爲向你師姐求愛被拒絕,然後又因爲修爲趕不上人家,心理落差太大所以整天壓抑出這毛病來了吧?”

準提頓時大怒:“找死!”說罷竟然又拿起加持神杵就要打來,並祭出六根清淨竹,想靠着六根清淨竹的功效封閉住青辰的六感。

青辰微微一笑,六感這種東西,憑他現在的這種修爲境界,他就算真的完全捨棄的話,也基本上可以達到沒有什麼影響的程度。

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嗅覺,這前五種只要全都封閉的話,對於任何一種生物來說,基本上就失去了與外界的所有聯繫,即使是大羅金仙,甚至準聖來說,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至於第六種,心覺,就更加要命了,如果除了前五種之外,連心覺這種利用感悟和修爲來取得與外物所聯繫在一起的渠道都被斷絕了,那麼即使是聖人,也可以說是,只能被任人宰割。

但是,聖人也是分層次分等級的,像鴻鈞這種,本身就與天道相融合,就根本不需要去通過六感來了解世界,他本身就已經是天道循環之依據了。

所以,還是逍遙遊裏說的那樣,必須達到不需要任何憑藉的那種境界,而這種境界,青辰目前是達不到的。要說前五種感覺封閉了,憑着他準聖的實力還能撐着抵抗住準提的加持神杵,如果心覺也被封閉的話,那他也只能任人宰割。

但是,準提想對青辰使用六根清淨竹,壞就壞在使用封閉六感,也必須通過六根清淨竹這種法器,準提本身,也需要有所憑藉,才能讓青辰失去六感。

那麼,六根清淨竹,就必須靠近青辰的身體,才能發揮作用,而靠近他的身體的話……

一隻空心的經幢出現在了青辰的面前,六根清淨竹沒有機會射到青辰的面上,到了經幢面前之後,就被完全吸收進入了它的空心之內。

隨後,接引手中將經幢收下,從中抽出六根清淨竹,握在手心。如此威力,輕易便收服了六根清淨竹,想必就是接引後來的證道之寶,接引神幢了。

“師弟!”接引厲喝道,“不得無禮!”

青辰皺眉了一下,旋即釋然,接引還真是出手的及時,而且雞賊謹慎的很,剛纔六根清淨竹已經進入了他的洞天世界之中,受到他身爲小世界的大道之主所制定的規則所轄制,別說封閉青辰的六感,就這法器六根清淨竹,差一點就被改造成只有青辰才能用的加密版本了。

準提狠狠地瞪着青辰,眼中滿是不甘心和怨恨,卻對接引沒有任何不滿的樣子,呵呵,看來這傢伙,倒是不會對自己人產生任何不快呢。

嗯,不錯,這樣的人,至少不會賣隊友。

青辰將身上的大羅洞天收起來,這時候,剛纔從洞天之中被青辰扔出去的六耳獼猴也好不容易屁顛屁顛的爬過來了。因爲身體變化小了的關係,加上已經在菩提樹下靜坐了數百年之久,它差點就忘了怎麼走路了,就連跑到青辰身邊這段路程都花了好長時間。

“老頭啊,你說說你,怎麼也就不把自己家狗看好呢,”青辰乜斜着準提,“客人進來一句話還沒說呢,上來就這麼兇的咬人,哦,還是隻怨念極深的單身狗。”

準提氣得七竅生煙:“該死你……”

“住口!你還敢頂嘴!”接引怒罵道,“這件事本來就是你魯莽想傷人在先,用了偷襲這種卑劣的手段不說,結果還打不過人家,青辰小友沒有傷你性命已經是慈悲之心,你爲何還不知好歹?”

“師兄!”準提不忿地說,“我知道他確實實力遠勝於我,你想離開道祖自立門戶我也贊成,但是他可是魔族羅睺的舊人,當年的青帝,你藉助他的力量,難道就不怕同時也引火上身嗎?”

接引一時語塞,臉上顯出幾分尷尬,大概是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話。

青辰聞言,也是頗爲讚許地點點頭,倒替接引回答了這個問題,“小白臉這話確實沒有說錯,小引子啊,老哥我不怕告訴你,剛剛我使用來破解七寶妙樹偷襲的大羅星辰破,其中就有融合我最新領悟的法則之力,剛煉成的時候波動震撼過天地,估計神界和鴻鈞那兒都知道我回來了。”

準提的臉一陣陣抽搐,這傢伙,一會兒管自己師兄叫老頭,一會兒叫小引子,如此不把師兄放在眼裏,簡直是猖狂之極!

接引看着青辰驚詫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是忽略了何等重要的信息,再次窺視青辰的修爲之時,不由得驚歎:“青辰小友,不過才數日不見,修爲竟然又精進不少!”

青辰嘿嘿一笑,擺擺手謙虛道:“哪裏哪裏,速度太慢了,我這都一萬年了,也才增進這麼點,搞不好到時候你們都成聖了,我還在準聖邊上掙扎呢。” “搞不好,到時候你們都成聖了我還在準聖邊緣掙扎着呢。”

天吶,接引心裏真的是有苦說不出,簡直是鬱悶死了,這傢伙到現在還在跟他們得了便宜還賣乖。

他跟師弟潛心修習,甚至寄人籬下拜鴻鈞爲師,就是想着能夠韜光養晦,沒有那麼強的實力就猥瑣發育,然後有一天驚豔所有人。

可是!這個叫青辰的傢伙天天浪,甚至還參與須彌山之戰,公然叫囂過與天道爲敵,甚至揚言要滅了天道!可是他的修爲增速居然才幾天就這麼迅捷,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這麼久以來的悟道,到底是悟了些什麼。

沉住氣,一定要沉住氣,接引暗暗警告自己,剛纔的那些想法,已經離道很遠,有墮入魔道的趨勢了。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選擇,青辰能那樣做,不代表自己也可以,適合纔是最重要的,而且按照自己的修行路線來,現在自然是比不上人家,但是以後,再以後,卻不一定仍然比不上。

不過,對於青辰來說,剛纔的話,倒不全是開玩笑,這隻有他自己清楚是怎麼回事,對於他來說,那可能是真的,等到這些傢伙都成聖,他甚至有可能仍然在準聖邊緣掙扎。

就像是函數裏面一樣,他就是那個無限接近於某一個界限值的曲線函數,可能前面領先直線函數很多,但是到了後面,無論付出多大的努力,就是無法突破那個界限閾值,被規則死死卡在那裏。

以殺證道,這可真是惡魔詛咒一樣的東西,本來以他的實力,有可能發展到以力證道的水準的。

灑掃完畢之後,三人終於可以平心靜氣地坐下來,好好聊一聊了,不過,身邊除了接引的白練童子之外,還站着一隻猴子。

“青辰小友,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你此次前來,應該是爲這六耳獼猴之事。”接引請青辰品味他的新茶。

“不錯,之前我也跟你提過,而且你應該喜歡做這種事情,六耳天資聰穎,悉心教導的話,以後前途不可限量,”青辰很給面子地說,“可爲你手下得力戰將。”

沒想到的是,接引卻皺眉,“貧道口味清淡,不喜歡蘸醬……”


啥?

青辰猛地擡頭,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一副見到鬼的神情:“你怎麼知道蘸醬這個梗的?難道醬料這種東西在洪荒就有人發明了?”

該不會又是女媧吧?想到這裏青辰看向了準提,像是要求證的樣子。

好傢伙,看到青辰用詢問的眼神看他,這廝估計是理解了青辰的疑問,小白臉還紅了一下。

準提聲音甕甕的“嗯”了一下,“女媧發明的,她造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佐料,可以用於烹飪,雖說修行到一定境界已經可以脫離五穀,但是對於美食這種東西,很多人還是不會拒絕的。”

這個悶騷的傢伙,還真是對女媧那丫頭有夠關注的,當真是舔狗先驅者。

青辰瞥了他一眼:“所以女媧已經證道成聖了,你們其他幾個,就連前面幾個入室弟子,三尸都還沒斬掉,呵呵,基本的味覺享受都還貪戀,彭質和彭候這上中兩種屍蟲就更別指望你們能克服了。”

準提心中頓時不服,想要駁斥青辰,話到嘴邊,卻反而一句也說不出口。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這個傢伙訓斥,更加可恥的是,自己完全找不到理由去反駁他。

大概是看出來師弟的尷尬,接引也明白是怎麼回事,就把話題給圈回來。

“好了,青辰,我確實是有慢慢培養勢力的想法,但是,這必須在不得罪那些大人物的前提之下,”接引說,“你這麼聰明,應該懂我的意思,現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把六耳南海瘴林劫持出來,你是沒關係,可是我絕對不能收下六耳,這是態度問題,你明白吧?”

青辰呵呵地笑着,態度很和藹的樣子:“理解,哈哈,我當然理解了,不過啊,你剛纔也說了,這是個表達態度的問題,就是指的對鴻鈞表態,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在我這兒,也僅僅是個表態的問題呢?”

準提已經有劍拔弩張的趨勢。

接引“噗嗤”一聲笑了,無奈地搖頭說道,“那就是兩邊都逼我,就是要我死?”


“呵呵,也不是這麼說,就算是一種折衷的選擇吧,看你如何選了。”青辰手指蘸着茶水,給他們在桌上畫着,“三方博弈,道祖站於天道之下,爲最強一方,我爲魔族餘孽,實力在你們看來深不可測,居於第二之位,而你等想脫離鴻鈞,自立門戶,就現在來說最爲弱小,居於第三之位。”

比劃到這裏,連旁邊的六耳獼猴都有些抓耳撓腮,想說點什麼發表下自己的看法,但是又礙於青辰,不敢在這裏插嘴。

“在此等情況之下,你猜猜,三方都各懷鬼胎,思量着何時動手,就博弈情況來說,您覺得,誰有最大的概率活下來呢?”

“好了!”接引的臉色通紅,像是經過了劇烈的掙扎,“你不用再說了,這件事情,我確實會考慮,但是我也絕對不會引火燒身,你說的沒錯,確實第三方會因爲威脅最小,反而受到攻擊的可能性最小,而最強的一方受到另外兩方聯手攻擊的可能性最大,但是也並不意味着,我這第三方就是絕對安全的。”


“我並沒有這麼說,因爲沒有誰是絕對安全的,如果什麼事情都要顧忌着踟躕不前,那麼就什麼事都不要做好了,”青辰“譁”地站起身來,“就拿鴻鈞舉例,當年我和羅睺帶領魔族和龍族建立安務盟,勢力席捲洪荒,不可一世,連神界也難以抵擋鋒芒,可是鴻鈞就是說做就做,在誰都意想不到的時候,說服了巫族和妖族,一舉將我們消滅了!”

這段話說完,青辰緊緊地盯着接引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但是接引反而沉默了,一直等了很久,他纔再次開口。

“你剛纔說這番話,我不知道你是什麼心情說出來的,”這個時候,其實接引的神情,如果有一支菸在他手裏,就顯得他更加惆悵了,“但是我同意你的說法,既然你都把底透到這種份上了,那麼,我們就陪你玩一場這次博弈,但是……”

青辰打斷他,“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時間會很長,而且咱們也不會一直是聯手,很可能局勢後面會因爲利益的轉向,就發生變化,這些都在我考慮得失的範圍之內,而且,也不是你應該爲我考慮的,咱們不是什麼朋友。”

“嗯,我是想,按照你剛纔說的那種理論,對於你來說,反而活下來的概率是最低的,我確實是最安全的,”接引說,“那麼,你是爲了什麼?你難道還覺得,自己真的能夠對付得了天道嗎?”

“有些事情,你不做,總有人會去做的,盤古當年是這樣,羅睺是這樣,我也是這樣,”青辰笑笑,“也許,在我死了之後,還會有人繼續這樣。” 青辰又離開了須彌山,因爲接引和準提已經答應收下六耳獼猴,並且悉心傳授他法術了。

六耳此去,心智必然會受到這二人的洗腦,不過這不是青辰在意的事情了,本來就只是爲了牽制鴻鈞,況且佛教的興盛是無法阻擋的事情,聰明的人,在知道了歷史的發展趨勢之後,就應該因勢利導,利用這種發展的潮流趨勢,來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可能的保存一點巫族和妖族的後裔了,天道是想讓兩族最終同歸於盡,這種算計無論是從最初的神獸三族,還是後來的魔族也好,及至於現在的巫妖兩族,都是想把強盛的種族儘可能消滅。

這種基本的思想,其實在後世之中,老子在他的《道德經》之中,就已經隱晦地透露出來當年天道的算計了:“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但是可惜,他也只是個史官,一個所謂的記錄者,道德經,只是他對已經發生過的那段歷史的總結,他自己也是天道傀儡的弟子,根本無法跳出這個圈子,這也是他的悲哀。

只是青辰沒想到,自己現在反而要儘量爲了當初剿滅魔族的勢力保全後裔力量,其實他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忙,就算出力,也保全不了多少,不出力,巫妖兩族也不會完全死光。

因爲天道要的,確實是相對弱小的人族統治世間,但並不是讓人族強大起來,否則就不會有後來的封神之戰,將人皇,徹底制服爲天子了。其他的種族對人族的威脅和挾制,仍然是必要的。

算了,接下來還是再去人族裏面,看看他們的發展情況吧。

就在這個時候,意識海域中又傳來了洪荒霸道系統的聲音。

“恭喜宿主成功收服六耳獼猴,並完成移交西方接引、準提爲徒計劃,根據系統獎勵規則機制,此次您可以獲得一個相對於的法寶、功法或者情報提示,此次選擇爲播報前盲選,請立即從法寶、功法和情報中選擇一項。”

青辰撓了撓頭,這種情況之前還真沒有出現過,盲選,意思就是隻給三個選擇範圍,對範圍選擇之後才告訴獎勵的內容是嗎?有點像考研啊。

不過吧,法寶什麼自己現在也不缺,而且僅僅是完成了一個初步計劃,估計對應的法寶獎勵也不會多好,至於功法,自己就更不少了,都已經有着四種法則在身,自己現在甚至都已經有初步創造新的功法的能力了,自然是不太稀罕功法這種獎勵了。

那麼,選擇就是第三種,讓他還算有點新鮮感了。



“選擇第三種,情報提示。”

“滴!系統檢測到您的選擇請求,正在爲您調度數據庫內容!”

沒有多久之後,系統結果就出來了。

“滴!系統親情提示:南海中有足夠影響到接下來巫妖大戰結果的生靈存在,旁邊瘴林裏的菩提之樹是解開道路的關鍵鑰匙。”

“道路?什麼道理?”青辰聽得迷迷糊糊,“你說清楚啊。”

“本次服務到此結束,感謝您的參與,再見。”

“喂!喂!怎麼這樣?”青辰氣結地說,但是沒辦法,這個破系統從來都是這樣,他也被動習慣了。

想了想,他還是覺得鬱悶,於是在意識海域中打開了那個綠色的彈窗,手指在右下角那個地方彈了幾下:“微瓏,快點真人模式給我出來!”

但是讓青辰意外的是,喊了半天,意識海域中也沒有出現微瓏的身影,青辰還以爲系統出現問題了,或者是微瓏正在忙什麼別的工作,可是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了意識海域外面,傳來天崩地裂般的吼叫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