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櫻滿集立刻開始結印,單調重複的豪火球不斷的釋放出來,一個個影分身分出去,不斷釋放力量。

非凡力量幫助身體進入不知火源流狀態。

不知火也在櫻滿集的不斷消耗之中不斷變得更加強大,溫度,穿透力,不斷的提高著。

感受著身體開始不斷的冒出蒸汽,這是源流狀態導致身體有一點過載的狀態。

在戰場之中輾轉騰挪,不斷結印,使用一些非凡戰技格鬥著。

將一個個怪物打飛打倒。

櫻滿集的直覺讓他能夠做到預判敵人的實力。

有足夠的非凡力量,櫻滿集有足夠的信心對抗所有的怪物。

隨著櫻滿集的能力釋放,同時一句擊飛,大片的怪物破空倒飛出去,還呈拋物線的弧線。

一個不注意,櫻滿集被櫻滿真名拉了拉,櫻滿集疑惑的轉頭,然後就發現了快速遠去的木府強者,一臉懵逼中,櫻滿集的身體下意識的已經開始瘋狂的奔跑起來,抱起真名姐就是快速的奔跑。

奔跑了一陣櫻滿真名對櫻滿集說了一下,然後櫻滿集放下櫻滿真名,櫻滿真名抱起櫻滿集,一個深蹲,隨後就是一道紫色的流星般,瞬間背後噴涌著紫色的力量推動著櫻滿真名和櫻滿集在飛舞著。

快速的接近木府強者。

木府強者在追殺殘血的臃腫怪物。

最後,那個臃腫的怪物倒下,身子被木府強者的無數植物所籠罩,分食。

一道龐大的光束飛向櫻滿集。

櫻滿集瞬間感覺到體內滿溢出源源不斷的非凡力量,立刻就是對櫻滿真名使用能力:「恢復你的能力!……」

櫻滿真名瞬間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快速的恢復,背後已經羽化一樣的紫色人影快速凝實。

感受著快速滿溢出來的力量,櫻滿集著急著,對木府強者釋放力量。

「恢復你的力量!……」

木府強者在殺死怪物之後就在不斷的斬殺周圍的怪物,然後向回趕,使得櫻滿集和櫻滿真名在半空中一個急剎車,然後再度追向木府強者。

櫻滿集的力量沒有第一時間引起木府強者的注意,但是他很快就是一愣,然後轉頭驚異的看了一眼櫻滿集,目光深邃的看了一眼,然後伸出手。

一個巨大的木手出現,抓住櫻滿集兩人,一拉,木府強者抱著正在抱著櫻滿集的櫻滿真名快速的奔跑著。

速度快的驚人,隨後眨眼間就到達了之前的那個山嶽所在的區域。

一路路過的所有怪物都被木府強者移動過的路線中長出的植物剿滅,吞噬。

木府強者在看見山嶽的一瞬間就拔出了武器,腰間的配件,將櫻滿集輕輕的扔開,然後雙手握劍,狠狠穿刺向山嶽,從扔開櫻滿集的距離,他離山嶽還有接近百米,這個距離之中有著無數的怪物,邪修少女在山嶽的另外一邊,因為邪修的特性,所以並沒有看到對方的能力之光。

握緊劍刃,不住的穿透著怪物,將林語扔開之後木府強者就全力加速了!

劍刃穿透入山嶽之中。

木府強者狠狠一拔,劍刃被拔出來了。

劍刃前段微微彎曲,隨著木府強者的力量輸入,慢慢的恢復原來的狀態。

那無數被貫穿的怪物早已爆炸成血漿了,無數的植物瘋狂的出現吞噬這大片的黑色血肉。

另外一邊,因為木府強者的扔開,櫻滿集在地上翻滾了幾下,然後站起來。

站起來之後發現了周圍一大片的植物保護自己免受怪物直接攻擊的情況,櫻滿集吸了口氣,然後準備戰鬥。

櫻滿真名也站起來,準備戰鬥。 每天早上起來一個早安吻,每天晚上睡覺之前一個晚安吻,這還只是每天躺在牀上睜開眼和閉上眼的時候。

其他情況……

只要淺川千秋高興了,不高興了,都要從他這裏索吻!

淺川千秋,你簡直……

幸村精市擡頭看着眯着眼笑得很開心的淺川千秋突然有些怔忡。

這張臉明明不漂亮,但他就是沒辦法忘記她,甚至打職網遇上糟心事的時候他還會想起當年那個單人病房裏捧着一朵白玫瑰讓他鼓起勇氣的她。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收到的花,哪怕它只是一根粗壯肥碩的白蘿蔔雕出來的,哪怕它只是外形像花而已,並且沒多久就壞了。

但他還是一直珍而視之。

自從國三那年生病之後,他就異常討厭那到處都是白色的醫院,還有那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他是一個被病魔折磨着的病人,還可能是一個下一秒就可能看不到第二天太陽的病人的刺鼻的消毒藥水味道。

他討厭那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碎了的自己,討厭那被所有人擔心憂慮害怕的自己,討厭被家人小心翼翼對待的自己。即便他們只是害怕失去他,卻依舊讓他覺得自己是脆弱的陶瓷娃娃,一不小心就……再也拼湊不起來了。

那段日子的經歷讓他從心底裏對類似味道的東西產生的牴觸,連帶着他的化學也因爲要接觸各種各樣的化學物質而一直很苦手。

他知道那是心理原因,卻並沒有主動治療,因爲那提醒他過去的那日子,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體,提醒他到底有多少人關愛着他。

三顆糖,甜到殤 那張放在他病牀牀頭櫃上以醫院牆壁爲背景的白玫瑰照片一直留存在他的手機裏。

他換了幾次手機,但每次都會第一時間把照片存進去,放在一個單獨的文件夾裏。

哪怕最初拍攝的時候那手機拍照功能的像素很低,換成新手機之後一眼看上去都覺得有些模糊,但他一直都沒有刪掉,還爲了怕不小心丟失複製了很多留存起來。

剛好那天淺川千秋來看他的時候本來就是避開其他隊友來的,他掩飾得好,他的隊友們就算是柳蓮二也不知道,除了她離開沒多久之後就到了的……他的母親。

雖然那時候因爲不能用手機的規定,幸村精市已經把手機收起來了,但幸村雅子卻是看到了那朵不一般的白玫瑰和某人看着白玫瑰出神的模樣。

“啊,精市,這是什麼東西?好漂亮啊。”

幸村雅子本來是特意來陪一直待着醫院容易胡思亂想的自家寶貝兒子的,結果卻是看到了讓她意想不到的東西,只是這東西看上去好像有些脆弱的樣子,她連手都有點不敢伸出去碰。

她只是伸出手指那麼輕輕地戳一戳,看它沒有壞掉再繼續戳一下。見沒有問題,伸出拇指和食指拎起一片花瓣,又聞了聞它的味道,這才明白這是什麼東西。

詫異地瞪大了眼睛,爲這個答案而吃驚。這不是蘿蔔嘛!

“白蘿蔔雕出來的玫瑰。”

因爲自己會間歇性失去力氣,所以幸村精市也只是稍微伸出手碰一碰那就算是每一個邊緣都好好處理仔細雕琢像是藝術品一樣的玫瑰花。

他微微一笑,周身似乎就開出了一朵朵白玫瑰,一片一片地緩緩綻放。

最重要的不是花,而是把花和勇氣一起帶來的那個人。

“誒?精市還有這樣的朋友啊。肯定是個女孩子吧,不然不會做出這麼漂亮的東西來呢。可是女孩子行嗎?精市,那女孩是誰啊?”

幸村雅子很好奇,她的心裏簡直有一千隻小貓四爪並用地撓着她的心。可惜,某個無良的兒子一點都不會體諒她。

明明一副“我很懷念”“我很高興”“我有jq”的樣子,卻是閉着嘴一句話不說,就讓她好奇着,果然是幸村家出品——良心腹黑啊。

幸村雅子很不滿,不過鑑於自家兒子生了這種病,還是就算接受了手術成功率也不高的病,她也只是撇撇嘴,多瞧那白玫瑰兩眼,沒有多說什麼。

按照以往的慣例,幸村雅子大老遠地跑到東京來之後,是囉囉嗦嗦地把這幾天家裏的事情好好地說一遍纔會停的。

因爲神奈川和東京離得太遠,所以他們一家人是每天都換一個來陪。雖然因爲幸村慎也要工作,幸村美佳要上學的關係,來得大多是她,但他們一有空都是會過來的。

家人就是家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哪怕他們什麼都做不到,也會一直陪伴在身邊,加油,打氣,一起渡過這個難關。

在生命面前,似乎人能做的很少,也只是等待,等那30%的成功率。

但是至少還有30%不是嗎?只要精市……只要精市能夠接受,還是有30%的機會的。

都說子女是母親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幸村雅子又怎麼會不心疼呢?只是她可以在家裏被窩裏哭得眼睛紅腫嗓子火辣連咽口水都疼,但是隻要在兒子面前,她一定是那個微笑着的模樣。

至少在兒子面前,她一定要微笑着打起精神,不然每天看着一張哭喪的臉,心情肯定不會好的啊。

“媽,我接受了。”

可當幸村精市真的微笑着說出這個她已經等待了很久的話的時候,幸村雅子終於還是沒有忍住一下子哭了出來,好像從知道兒子生了這種病之後的驚慌惶恐害怕全部找到了一個宣泄的出口迫不及待地涌出來了。

幸村精市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自從他懂事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都是他自己決定的。這是幸村家的傳統,也是幸村家的民主,給孩子們的自主權。

然而當知道手術成功率這麼低但拖一天就多一分危險的時候,幸村雅子就想不管不顧地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了。如果不是幸村慎也攔着她,說要讓兒子自己決定的話。

可真的決定了,她又害怕,害怕70%失去兒子的可能。

“精市,精市……”

幸村雅子不知道說什麼好,就只有抱着自家明明被稱爲“神之子”卻被神玩弄了命運的兒子。這樣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似乎這樣聽到她聲音的兒子就不會不認得回家的路,不會離開了。

即便答應了也只有30%的機會從死神的手裏逃脫,但不答應在輪椅或者牀上苟延殘喘一輩子卻絕對不是她那驕傲的兒子所能接受的。

她的兒子,幸村精市,哪怕只有1%的成功率,也絕對會同意,只是她好捨不得,好擔心,好害怕。

“媽,我在這裏,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回來的。”

幸村雅子那雙自從生病之後就帶上了些許哀愁和憂鬱的鳶紫色眼眸此刻閃爍着的卻是前所未有的堅定。

他會從手術檯上下來,他會復健成功,他會和隊友一起奪得立海大的三連霸,他也會見到自己想見的人。

只是沒有想到,他真的活着回來了,辛苦地復健成功了,立海大的三連霸卻沒有了,他也沒有再主動靠近過。

因爲恢復了理智已經不需要以此爲動力的幸村精市又想起了曾經仁王雅治的話,那一遍遍迴響在他耳邊,每當他想做什麼都會跳出來提醒他。

“部長,既然做出了這個決定,我希望你將來不要後悔。你能放棄她一次,也能放棄她第二次,甚至還有第三第四次,而我不想看到她傷心難過,所以希望你能和她‘永遠’保持距離。”

他還記得柳蓮二把淺川千秋的聯繫方式給他的時候曾經問過他,“精市,你後悔嗎?”

而他也笑着回答了一句,“蓮二,我不能後悔。”

可如今他卻覺得他後悔了。

明明淺川千秋一點也不出色,樂器沒有一樣是擅長的,唱歌是因爲她嗓音天生條件卻也沒好聽到哪裏去,體育廢到每次運動會或者測試完都是半死不活的狀態,社團活動本來還正常的是繪畫社,結果後面居然被*狼們拉走了。

他能數出她很多的缺點,可他也記住了她很多的優點。

她很善良,聲音好聽,廚藝世界級,哪怕體育廢但只要班裏沒人報那個項目爲了不讓班長爲難她會去報,畫的畫雖然內容不敢苟同但確實是很受歡迎的。

……

幸村精市覺得他好像已經忘不掉淺川千秋這個人了。 重生之嫡女無雙 明明不漂亮,不優秀,但是他就是記住了,也……喜歡上了。

是的,任由她一次次地吃自己的豆腐,任由她對自己親遍摸遍,任由家人誤會他們兩個的關係卻不解釋,任由她住在自己的房間……

如果真的不喜歡,他有很多機會離開,也有很多機會解釋,但他沒有。哪怕之前沒有察覺,但今天,他確實是突然靈光一閃,發現了。

原來他這麼做的原因是——他喜歡上她了。

幸村精市喜歡上淺川千秋了。

或許國二的時候就喜歡上了吧?不然也不會接受她的便當,哪怕是因爲仁王雅治送過來的,哪怕她的廚藝真的好。

其實當初他把某人隨意貼上的小紙片收了起來的行爲已經能說明很多東西了。

當年年少輕狂還不懂,但如今回憶往事卻是發現自己錯過了很多東西,也明白了當初那些看起來莫名其妙的行爲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那時候還不明白的幸村精市退讓過一次,這次,哪怕背棄當初對仁王雅治的承諾,他也絕不退讓!

作者有話要說:主上恍然大悟了,所以你們懂的,接下去……

11月份我不會再日更了,妹子們做好心理準備(*/w\*)

ps:之前羣裏的妹紙說到了電腦和手機訂閱的問題,我在這邊解釋一下。手機的話作者拿到一半,電腦是六成,電腦多了十分之一。如果有條件的妹子還希望多給我一點的話,可以選擇在用電腦的時候勾一下那個【自動續訂】,以後就可以用手機直接看了,連每次的訂閱都不用再弄了。 漆黑的天空,劍與魔法的戰場……

在這個盛夏的日子,這個地方,大片空氣之中出現了許多的縫隙一樣的東西。

縫隙之中不住的湧出大片的漆黑霧氣,霧氣邪惡而陰冷,給予人慢性而持續加深的恐懼煩躁等負面情緒……

……

雖然這個地方蔓延出的戰區很大,對於像櫻滿集這樣的小孩,就是那一些凡人小孩來說,那簡直是童年可以一直呆著的,或者說是童年永遠也不可能會超出的範圍。

但是對於整個城市來說,實在是有一點太微不足道了……

在遙遠的遠方,感覺到這邊的情況,相對應支援等級的驅魔師抬頭看了看那個請求支援的信號,點了點頭,然後快速的到無人之地,隱身,然後飛檐走壁之中快速的移動著,向著戰場移動過來……

……

摩託人這邊的戰場……

大概有幾十個的驅魔師們在遠方對著摩託人所在的地方瘋狂的釋放遠程的攻擊。

自然是不可能全部都打中摩託人的,正好相反,大部分的遠程攻擊全部都打偏了。

各種顏色的光線瘋狂的飛舞出來,攻擊向摩託人。

摩託人在半空中奔跑著,腳下出現了一個個暗淡的能量化為一個塊體,當成墊腳石,不斷的在半空中奔跑著。

速度不慢,自然是無法和坐在摩托車上面可以比擬的,但是它現在是從那一種速度飛上天空,在空中的速度一開始是和騎著摩托車時候的時速差不多的,隨著奔跑則會變慢。

而在它的身後,也就是那個摩托車,則是在旋轉著,慢慢的隨著慣性被消磨,停下了移動,然後自己直立起來,自己在那裡自己啟動,開始移動,不斷的加速,開向摩託人的方向,速度很慢,但是在不斷的加速著。

摩託人極速的衝刺,雙手握緊大刀,在靠近那個驅魔師所在的位置之後就是一個極其快速的加速,化為一道光,穿透了驅魔師。

驅魔師在被貫穿之前是站起來了,手忙腳亂的逃跑,只是很可惜,沒有逃跑掉。

摩托車速度慢慢的提高起來,但是還是和摩託人所在的位置距離遙遙無期。

在穿透了驅魔師的身體過後,因為距離近了直接加速到極點的摩託人隨著自己的慣性,腳在地面上面摩擦,但是還是滑出去接近十米遠,然後轉頭了過來。

它看到了渾身僵硬的站在那裡的驅魔師,為了防止驅魔師再度自爆,它再一次腳狠狠的踐踏在地面上面,地面隨著它的腳一下子凹陷下去一個巨大的凹坑,而它也一下子沖了出去,自然不可能一瞬間就快到它之前極速貫穿驅魔師時候的速度。

一刀掄起來,這刀身寬度足足有它自己三分之二那麼巨大的大刀被掄著,一刀將驅魔師的頭顱砍了下來!

驅魔師在最後都在掙扎,奢望自己能夠幸運的存活下來。

只是,很明顯,已經不可能了,而且他也因為這一種僥倖的心理,導致可能會出現可怕的後果。

沒有人會怪他,這是人之常情,不可能每一個人都像那一些自爆的驅魔師那麼英勇!

看著圓圓的頭顱掉落下來,在地上滾動著,鮮血噴洒了出來,鮮紅的鮮血飆射出啦,射了幾秒就化為小股的泉涌,從噴泉化為泉涌。

驅魔師的無頭屍體跪倒下來,血液快速的蔓延,將他的衣服浸染起來。

看到這極為殘酷殘忍可怕的一幕,摩託人興奮的咆哮起來了。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見到這裡的情況,摩托車也興奮的發出了機動的聲音,然後可見的是它的速度一下子就快了一些起來。

「該死的!!!」

「不能讓它吞噬!快!全力攻擊!」

、驅魔師們驚恐無比。

無數遠程攻擊瘋狂的傾斜過來。

在驅魔師倒地的時候,之前摩託人貫穿的傷害才遲來的出現。

身體緩緩化為兩半,內臟,器官,脫落出來了一些。

分開成兩半的身體切面極為光滑。

這道貫穿驅魔師的攻擊有極為快速的速度加成,然後還有這巨大且鋒利的大刀,還有摩託人強大的力量,還有摩託人憤怒怨恨的釋放出的非凡力量,這種種因素早就了切割出光滑的切面! 化為光,穿透驅魔師的身體……

摩託人在驅魔師面前站立,隨後害怕驅魔師自爆,轉頭,快速的來到驅魔師身前,就是一刀……

(銜接完畢……)

隨著摩託人的動作停下,驅魔師的身體慢慢的分開。

隨著地球的吸引力和各種物理法則,他的身體掉落下來……

生命力沒有第一時間消失……

甚至可以說受到的攻擊過於快速和強烈,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痛苦都沒有傳遞到大腦,但是即便傳遞過去,這位驅魔師應該也感受不了多久了。

他其實有很多機會,可以像巨人一樣無畏,但是,我們不能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指責他多麼的愛惜自己的生命,將會導致更多的人因為他的畏懼死亡而一起地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