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櫻桃冷哼一聲,沉聲說道。周圍的武帝紛紛一動,也不再說話,紛紛朝著四方藏匿了下來。

就這般,臨江中的動亂越來越猛烈,可在半個時辰之後,鼓動動亂的人卻始終不見櫻桃的信號,這讓他們心中泛起了狐疑。

一個時辰!

婚心如初:總裁太會撩妻

三個時辰!

……

十個時辰之後!

臨江的動亂漸漸平息,諸多反叛之人察覺到了極大的異常,開始籌謀著如何才能夠破開城主府的陣法。

而在外面等候多時的櫻桃更是等的不耐煩了:「該死的!該死的!那些高手為何不來, 系統的超級宗門 ?」

「主上,金剛寺那邊需要您手中的神器幫忙才能夠破開陣法,徹底毀滅佛門根基!老祖宗已經催促了好幾次,您若是在不去的話,恐怕……」

此刻,一個侍女從遠處飛馳而來,臉色蒼白的看著櫻桃說道。

櫻桃聞言,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傳我命令,殺!一個不留!」

轟!轟!

命令下達出去,隱藏在臨江之外的武帝紛紛入城,他們一路所想披靡,見人就殺,也不管這些人是否已經投靠他們,就這般一路殺向了城主府。

「不好了!那個惡毒的女人動手了,她在屠城!」

正維持陣法的碧落和小月見此,臉色一變,趕忙將陳雪等人召集到身邊,凝重的說道。

李浩然留下的陣法很強,可她們並不認為這陣法能夠擋住帝級強者的攻擊。

現在的時候,必須逃出去!

「逃!咱們分頭行動……」

陳雪思考了許久,終於下定了決定,她拿出了十幾枚藏玉,分別遞給了碧落、小月、張勤、離落、奇彩等信得過的人:「這裡面是咱們臨江這些年來的底子,大家每人一份,若能夠逃離出去,盡量前往滄瀾山,見到李浩然記得讓他給我們報仇!」

話音落下,眾人心頭一凝,可沒有誰願意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們你看我我看你的這般注視著,想要將各自的面孔記憶在心中。

轟!


可也在此刻,正待眾人遲疑的瞬息,一道光芒徑直轟破了城主府的陣法,十幾道強大的氣息瞬間將他們所有人都禁錮在了原地。

「哈哈!今日既然殺不了李浩然,我也要殺了他的紅顏知己,殺了他的徒弟,殺了他的親人,讓他後悔跟我做對!」

櫻桃猖狂的聲音響徹天空,此刻整個臨江已經成了一座死城,唯有城主府中傷害有百十號人還活著。

「該死……」

陳雪等人怒等著前方,正施展著自己的力量,想要掙脫帝級強者的禁錮,可她們的力量太弱了。

啪嗒!啪嗒!

櫻桃一步步走入了房間裡面,看著臉色蒼白的眾人,心頭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舒服:「誰來告訴我,李浩然為何沒來救你們?難道他已經將你們忘了?亦或是他的心中從未有過你們?還是你們本就沒有被他當作一回事?」 第七百章萬里來援

第五步,天空中的擂台距離祖龍廣場越來越遠,而擂台周圍的看台也增加了許多,且在天空中的雲團變的比以前更加的厚實了許多,甚至是出現了一種遮空蔽日的景象。

若是仔細的去看,定能夠發現,這些厚實的雲層裡面,竟站著一尊尊龍族的少年天才,這些少年天才都有一尊龍族的強者領隊,且在其他的雲團之中,更有一些龍族的老者遠遠觀望。

他們沒有資格踏入看台,只能站在遠端遠遠眺望。

饒是如此,憑藉他們強大的武功修為,百里之內的一切景象盡收眼底。

而絢麗黑洞之下的殺意更為濃烈,黑洞中那一道若隱若現的門戶比以往更為的清晰了起來,濃烈的殺意在天空中幻化成為的道道光華,竟有一種金戈鐵馬的感覺。

這一步,五百人抉擇出兩百位獲勝者進入下一步的生死擂台。

空中,兩百座方圓十里的方形擂台穩穩的懸浮在空中,此刻每一座擂台上都已經開始了戰鬥,且在擂台外早就沒有了等候的武者。

位於擂台第一百六十九號擂台,在台號數字一側的戰績前,赫然寫著五十。

幾乎所有的看台,都已經將目光關注在了這一處擂台上,擂台的擂主若是勝了,將會連勝五十一場,成為這一步挑戰的第一人,將絕無僅有。

二百位擂主,二百位挑戰者,剩下的百人次位挑戰人,竟然有半數都來到了這個擂台,如此情況一出現,讓周圍看台上的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一絲的不同尋常。

此擂台正是李浩然所在的擂台,現在他正看著眼前的一尊天才武者,眼中沒有絲毫的輕蔑,凝重的喚出了正氣刀。

現在他的身上,已經是血跡斑斑,氣息略顯低弱,然而他的鬥志卻無比的凝實強大,隱約之間在他的體外有一道光影幻化而出,有一種衝天之勢,惹得擂台的守護之光都連連震動,似乎將要承受不住他的力量一般。

「乾元,沒想到這一次竟是你上場!你很強,堪比那應龍,足可以讓我出刀!」

李浩然看著身前的武者,氣勢越發凝具,身上的浩然正氣嗡然一動,方才戰鬥受到的傷勢被瞬間修復。

之前,他連斬三十多位龍族強者,且又強殺暗黑龍族的天風,滅了水龍部落的熬廣,讓他的元氣消耗甚大,之後又斬殺了不下十人的其他各界的強者,滅琉璃仙境柳宗,這才迎來了他見到過的最強對手昆崙山的乾元先生。

此人劍法通神,早就修成了天人相分的境界,更是凝聚了九道無上劍意,手中的劍被稱之為半神之劍,乃是一柄通靈劍。

他比龍族應龍的氣勢還要強大上三分,整個人養精蓄如,精氣神飽滿,且又是一尊武祖。

「沒有什麼不可能!雖然我家老祖不喜歡爭執,不喜歡惹事!可我們這些小輩都是要爭上一爭,尤其是我聽說喬靈兒師妹已經對你一見鍾情……我不明白,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在你這種低賤的人種身上,你一定是用了什麼妖法,才迷惑住了師妹!為了師妹的幸福,我必須出手,也必須將你徹底的留在擂台上!」

乾元輕輕的將手中一柄紫色的長劍抽出,此劍和別的劍不同,劍無柄,僅有一道如水波般的紫光劍身。劍柄是一道土黃色的元氣凝聚而成,似乎只要乾元在劍鞘前一放手,此劍的劍柄便會自行凝聚。

嗡!

劍出鞘,引動空氣震動,隱隱之間,整個擂台上的半壁江河,盡數被條條紫氣環繞,劍吟聲響徹千里,震動九霄,有一種捨我其誰的氣勢。

「……姑奶奶,這是不是你下的命令?」

看台上,喬靈兒已經做回到了老嫗喬玉的身旁,她看著喬玉沉聲說道。

喬玉嘆了口氣,眼神掃向了另外一處擂台,看到了另外一尊來自昆崙山的半神,那個人是他的師弟,做出命令的也是這個人。

「孩子,這就是命!」


她似乎知道一些什麼,深深吸了口氣,神念傳音給了喬靈兒。

喬靈兒聞言,又要起身,卻忽然發現自己竟被一股力量死死的禁錮在原地,讓她無法掙脫,當下心神一震,看著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眼中兩行淚水流出:「……姑奶奶,那可是紫煉啊!斬過神的半神器,內中器靈強大無比,又是李郎能夠對付的了的,你們太欺負人了,我告訴你他要死了,我也不會活著了……」

……

「放肆!李浩然如何,又豈是你能夠評價的!」

臨江陳雪聞言心中大怒,沉聲一喝,心中也泛起了一團黯然:「莫非她說的是真的……」

女人就是如此,口是心非,容易走入思維的岔路。以前的時候,眾人不想,不去思考,那是因為他們被事情所拌,現在生死之時,難免有些感傷。

「不會的!李浩然不是那種薄情寡義之人,大家可不要被這該死的賤人蠱惑!」


小月沉聲說著,她比以前更加的漂亮了,個頭長高了許多,一身修為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君級,可在十幾個武帝的聯手壓制下,她仍舊是沒有半分的抵抗之力。

「對!浩然是不會忘記我們的,要不然他又如何將紅毛留下!大家不要中了她的奸計!」

另外一旁,碧落也是認真的點著頭,她的修為也很強,已經到了君級,仍舊無法抗衡。

話音落下,張勤等人心中復又泛起了氣息,可接著他們心頭一暗,不由想到:「可他到底在什麼地方?……」

「真的就要這樣的死了么?」

「不!我不要死!」

府中許多的人開始思考了起來,在生死關頭,他們的心忽然在這一刻變得冰冷了起來,不忍的看著前方的陳雪幾人,心中一動,頓時之間被陳雪看作是死士和親信的大部分人忽的噗通噗通的跪在了櫻桃的面前。

「求大人饒命!」

「求大人饒命!」

眾人哀求的呼喊著,他們眼中泛著的求生的慾望之光。

櫻桃見此心頭一冷,抬手就要抽出腰間的寶劍,將這些背主求榮的傢伙斬殺,可心念一轉,一個想法浮上心頭,笑呵呵的看著他們說道:「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將這些賤人給我殺了!……不,給我剁成肉醬……」

話音落下,那些反水之人心神一震,竟一個個的呆在了原地。

「怎麼?不願意么?……那麼好,我就讓你們統統去死!」

櫻桃見這些人遲疑了,當下抬手一揮,就要徹底的滅殺他們。

恐怖的力量侵襲而來,讓這些人更為懼怕,他們紛紛喊道:「我們願意,我們願意……」

「呸!賣主求榮的傢伙,我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該死!該死!沒骨氣的傢伙,忘了當年城主是如何將你從火坑裡面救出來了么?」

「吃裡扒外的東西,這些傢伙方才可是屠了整個城,你爹娘都在城中,他們可是殺死至親的仇人,你們還有沒有良心了!」

接著,仍舊效忠陳雪等人的親信紛紛怒吼了起來。

陳雪他們見此也並未說話,一個個的心中都不是滋味,一時間五味雜陳在心中浮蕩,讓他們不由閉上了眼睛。

嗡!

忽的空氣中傳來了一股震動,那些投降之人被盡數釋放。

這些人獲得了自由,他們驚奇的活動著雙手,正要反駁的時候,卻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實質性的殺意襲來,當下心頭一顫,趕忙喚出了各自的武器,也不多言,將身邊的那些不肯投降的人盡數斬殺。

一時間,城主府中血腥濃郁,整個大廳裡面僅剩下了陳雪他們十幾人還立在那裡。

「城主,對不住了!」

「聖女,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碧落小姐,要怪就怪你們沒有力量吧……」

眾人叛徒將碧落等人圍繞了起來,他們眼中帶著一抹回憶之光的看著碧落他們,手中的刀微微顫抖著,正一點點的逼近碧落他們。

「哼!還不快點!」


櫻桃遊戲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心中大為舒坦,心頭的沉鬱也消減了許多。

話音落下,這些人眼神一動,手中的武器嗡一閃,竟紛紛朝著陳雪他們出手而去。

嗡!

「哼!好大的膽子!」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在整個臨江之中響起,緊接著那出手的眾叛徒身體一顫,竟在這一股音波之下寸寸斷裂,爆裂成為了一團血霧。

「保護主人!」

十幾個武帝紛紛現身,在那強大的壓力之下,將櫻桃護持在了最裡面。

這個時候,兩道身影從空中落下,其中一道年輕的身影碧落等人也認識,正是萬里飛鵬堡的現任堡主江萬里,而跟著江萬里一同前來的是一尊看不清深淺的老者,老者頭緒發白,背上背著一柄古樸的劍。

嗡!

在江萬里踏入廳堂的時候,禁錮陳雪等人的力量寸寸斷裂。江萬里看著陳雪等人,帶著一抹歉意的說道:「對不起,中途因為碰到一些事情,所以來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