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樑翔在被跟蹤了許久過後,實在是忍不住,回過頭來,說道;“都放過你了你爲什麼還要跟着我?”

那巨鳥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你是好人,而且符合祖先傳下來的預言”

“什麼亂七八糟的?”樑翔啞然失笑,竟然有人說自己是好人,如果傳給西方天界,傳給人界,估計會讓人們笑掉大牙。

“在東方天界,所有人見到我都不會放過我!因爲我是他們說的什麼神獸,就算無法馴服,也可以用來入藥……”巨鳥緩緩說道,而後它又盯着樑翔說道;“我們這一族羣每一脈人丁都非常稀少,數目最多的時候,也只有三隻在同一世!

但是祖先卻留下預言,只要我們找到一個見到我們,又放過我們的人,就是我們等待的那個人!”

樑翔愣了愣,說道;“不是吧?就僅僅只因爲放過你們,就行了?”

巨鳥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神鳥一族一直是神界瘋狂的,只不過我們很難被抓住,就算被抓住,都只能得到我們的一半軀體,就算是一半軀體,都可以讓一個人輕而易舉的升入神法期”

樑翔點了點頭,說道;“哦,這樣啊,你想要幹什麼?”

“我要追隨你,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大鳥說道

樑翔緩緩說道;“那你願不願意成爲我的坐騎”

“當然!”大鳥就這樣離奇的成爲了樑翔的坐騎。

“現在我們去那裏啊?”大鳥說道

“呃……不知道,到處亂逛逛吧!”樑翔說道

……

就這樣,大鳥帶着樑翔到處亂飛,直到第三日,朝霞灑輝的時候,路過一片大草原時,一個巨大的湖泊出現在下方,湖水碧藍如鏡,倒映的整片天空清晰可見。

不過幾個人影破壞了這份和諧,這些人腳踏飛劍,懸停於湖泊上空,不斷用飛輪等法寶轟擊湖水。

樑翔看的暗暗驚奇,便讓巨鳥停了下來,準備看看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麼。

巨鳥似乎知道樑翔的想法,替他解答道:“這些人就是我所說的剛剛走出山門的修者。現在天界出現一股不好的風氣,年輕的修者互相攀比坐騎,攪鬧的修者不得安寧。毫無疑問,現在這些人正在捕捉湖中的靈獸。”

之間一頭長足有二十丈的黑色蛟龍,被一片光華閃爍的巨網籠罩住了,它在湖水中不斷翻騰,但卻始終無法掙開,眨眼間就被扯上了岸邊。

那怪鳥看的憤憤不平,忍不住嘀咕;“該死的人類,就是這麼無恥!”

樑翔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忍不住說道;“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是吧?”

“哼,我覺得你也不是一個好東西!”

“你不是追隨我嗎?”

“哼,我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我總有一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


就在樑翔和巨鳥說話的時候,下面的人齊刷刷的把目光投了過來;“神鳥?”

“神鳥鯤鵬?”

“神鳥……竟然出現神鳥了!”

下面的人們全部震撼了,而後火熱的盯着樑翔屁股下的巨鳥,其目光裏赤果果的貪慾之色,顯而易見。 “好神異的巨鳥!”其中那名年輕美貌的女子讚歎道。

旁邊的年輕男子淡淡的笑道:“師妹如果想要,我抓來送給你。”

“你沒看到它已經被人收服了嗎?”

“很好辦,我可以和他們協商。”年輕男子話語很自信。

兩人距離樑翔有一定的距離,他們都是一副修道者的打扮,通過透發出的靈氣波動,可以看出修爲皆在修法期以上。

說話很自信的男子,在遠處衝着樑翔抱了抱拳,道:“在下李王,乃是雲道教主座下掌門大弟子一脈第十九代傳人。敢問兄臺可否將坐下神鳥割愛向讓,我願出極品飛劍一把與你交換。”

李王將自己的師門擺出,只要不是太過呆板之人,任誰也知道其中的內涵。不過,這對於樑翔來說不能起到絲毫作用,他想破頭也不回想明白,樑翔就連西方天界所有人都敢打,更何況是他那什麼雲道教主

“我不想交換。”

李王聽到此話臉色急變,雲道之名號,在這天界無人不知,除了一些神尊,法尊外,少有人能夠與之爭鋒,各派弟子絕大多數都不願與雲道弟子爲難。

“可是我很想換!”王思遠雙目神光逼人。

“我說不換就是不換!”樑翔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這個時候地面的三名男性修士,似乎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快速衝上了高空,瞬間擋在了樑翔。

李王冷聲道:“我這個人很固執,要定的東西就一定會得到。”

樑翔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遇到這麼多麻煩事,自己無緣無故的就招惹上了麻煩“我說不換就不換!”

李王亮出一把飛劍,冷聲道:“神鳥留下,飛劍拿走,我不想再重複!”說着,他將飛劍擲向了樑翔

樑翔腳踏虛空,如踏天梯一般,自巨鳥背上走了出來,左手食指和中指輕輕一夾,便令那道劍光定在了他手中,“鏗鏘”一聲脆響,飛劍斷爲兩截。

“這就是你所說的極品飛劍?拿這種劣質爛鐵來強行交換,什麼雲道傳人未免太過霸道了吧?”

李王知道踢在鐵板上了,那品飛劍雖然不過中品,但一般人很難輕鬆折斷。

“上,我們一起動手!”

顯然,這個傢伙行事果斷,知道已經得罪樑翔,便想先下手爲強。擡手間一道神光就向樑翔劈去,與此同時另外三人也各自祭出了飛劍,斬向樑翔。

四道劍光激射出漫天劍芒,將樑翔籠罩在了裏面,只是,絢爛的劍光才旋舞幾秒鐘,便傳出了清脆的金屬折斷之音。樑翔雙手生生握住了四把飛劍,當着他們的面將之震碎成數十段,這是絕對的懾服。他冷冷的道:“還有什麼本領,儘管使出來吧。”


“你……”四人口中皆溢出了鮮血,與飛劍失去聯繫,他們遭受到了一定的反噬,受了不輕的內傷。

樑翔冷喝道:“滾!”

四人急忙向地面落去,不遠處的女子也跟着飛了下去。

以樑翔現在的修爲,早已經不將幾人當作對手,他是爲了解更多的信息,纔出面教訓他們的。現在他已經知道澹臺璇在天界弟子衆多,而且勢力極大,不然門下弟子不可能如此驕橫,將來如若與澹臺璇爲敵,那後果將非常可怕。

經過這一段插曲,樑翔有了一個疑問,他方纔遇到的幾個人,看起來不過二十幾歲的樣子,但竟然都已經達到了修法的修爲,相對人間界來說,這未免太過誇張了。

不過這個問題很快被巨鳥解答了。

天界和人間界大不相同,修法在這裏算不得高手,但也不是人人可以達到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修爲與年齡成正比。

大派中雖然“外圍弟子”很多,但“真傳弟子”人數稀少,修爲不達到修法,是不允許出師的。


樑翔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繼續駕馭着神鳥漫無目的遊蕩。

就在遊蕩了一個下午後,他們到達了一個地方。

這裏在這冷清的神界裏,竟然少有的熱鬧,聚集了很多的人。

這兩飄蕩着悠揚的仙樂聲,仙樂剩下,一道婀娜的白衣仙子,輕輕慢舞。

清麗絕倫的容顏,秋水般的眸子,如雪的肌膚,瀑布般黑亮的長髮,修長嬌俏的身軀,這是一個如夢似幻般的女子,整個人透發着一股靈氣,可謂鍾天地之慧。

其絕代的姿容,數千年來早已傳遍天界,無情不出誰與爭顏?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哼!我還是覺得我們三姐妹更漂亮一點!”小魔女不滿的說道

“是啊是啊,看起來一點肉也沒有,排骨精!”紫雲兒挺了挺胸前的驕傲。

“呵呵”萱萱輕笑,沒有多說些什麼。

樑翔也輕笑,而後帶着三女走在了人羣內,聆聽那仙樂,觀看那仙女飛舞。

“好漂亮啊,我一定要娶她爲妻!”就在這個時候,樑翔的旁邊的一個小男孩忽然咬牙說道

樑翔不禁有些驚異,低下頭去,微笑道;“你一個小破孩你娶誰爲妻啊?”

那小男孩仰起頭來,怒道;“老子三十多歲了,如果不是因爲……”他忽然說到一半,立即就低下了頭,不在說話。

樑翔皺起了眉,沒有因爲他的話而發笑,反而覺得這個小男孩真的不同尋常。

許久後,仙樂緩緩停止。

那仙女也停下了舞動,只見她跟着伴舞的退出幕後,而後一個仙風道骨模樣的老人,他咳了一聲過後,說道;“拍賣大會,正式開始!”

隨着老人朗聲落下。

臺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晶臺,豁然爆發起刺強光。好半晌後。強光漸消。水晶臺上。

白髮老人面前的拍賣臺處。一把通體蔚藍的長劍。正在燈光的照耀|。反射出一股森寒光澤。看身上所流轉的能量痕跡。顯然這是一經過名師精心鍛造的武器。

“此劍名寒鋒。乃萬年寒鐵所鑄。堪稱削鐵如泥。並且其上被完美鑲嵌了一枚三品神晶。

若是修煉水屬性與冰屬性之人握它以來對敵。威力定然更上一層樓神兵利器。可是外出的必帶之物。諸位若是有興趣。可不要吝惜囊中錢財哦。金錢固然可貴可也的在有命享受的前提下不是?呵呵。”老人手握蔚藍長劍。劍身一震。淡的寒氣升騰而起。形成若有若無的淡淡白氣。他轉頭望向拍賣場內。笑眯眯的道:“底價十萬神石諸位請拍吧。”


“神晶武器麼”看着那把劍樑翔喃了一聲卻是沒有太大的興趣。如今的他。手裏的屠戮之劍還是依然犀利無比。

當然樑翔然沒有興趣。可自然不代表別人沒興趣對於鬥者來說。一把稱手的武器就如同保命的傢伙。因此。老者的話一落之後。拍賣場中便是接連響起了不少競價聲。

第一次的競價。在續了幾分鐘後。便是被一名瘦弱男子滿臉興奮的以十五萬神識成功拍買。

在第一次拍賣的順進行後。接來那拍賣臺之上。更是開始出現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種寶物。寶甲。戰士。功法。藥材等等。甚至有一次。

之後又是一個美女握着一個精緻的小盒子走了上來。

“叮”

又是一道清脆鈴聲從水晶臺上傳。老滿臉笑容的從那美女手中接過小盒子。又從裏面取出一顆青丹藥。

這丹藥一出場。便吸引了不少目光。畢竟。在神界內。丹藥那可是重量級的物品。

“呵呵。此丹名爲“喚靈丹”。想必也有不少人聽過它的名頭。能夠幫助那些在神士巔峯久久徘徊的人。一舉突破障壁達到神尊的丹藥。”老者握着瓶中丹藥。笑吟吟的道。

老者聲音剛剛落下。拍賣場中便是掀起了一陣陣騷動。無數人眼睛滾燙的望向那老者手中握着的玉瓶。

這種能夠助人打破階級障壁的丹藥。即使是在神界中。那也幾是屬於可遇不可求之物。神士與神尊間。

雖然僅僅一字之差。可只有踏入神尊。方纔能夠真正的稱的上登堂入室的級別。這是一種近乎質變的跨越。因此無數人駐步於神士巔峯層次。遲踏不出那一步。

然而這些種種問題。一枚這樣的丹藥。是能夠輕易解決。故此。此丹一出。就是那前排的一些大勢力也是略有幾分興趣。畢竟。 親愛的首席大人 。從長遠來看。這筆買賣。挺划算的。畢竟雖然在神界中巔峯強者是主宰。可神尊這一級別。則是許多勢力的中流柱。能夠多添幾名。自然是最好。

“當然。既然諸位聽靈丹的名頭。那麼它的一些負作用也是應該知曉。”老者笑了笑。眼中閃過一絲狡猾。

他並沒靈丹的反噬效果說的太清楚。僅帶過。然後便是一揮手:拍賣底價。三十三萬!”“三十四萬!”老者的話語剛剛落下。後座之便是有人高聲喊了出來。

“三十五萬!”對靈丹有興趣的人明顯不少。因此僅僅不到一分鐘。先前的競拍價格便是被超了過去。 樑翔撇了撇嘴,沒有任何表情。

對於這些丹藥,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但是令他驚異的是,身邊的那小男孩卻是憤怒了起來,雙手緊緊捏成拳頭;“混蛋!那是我的,想不到……想不到竟然被拿出來拍賣!你們等着,我會報仇的!”

就這樣,樑翔一直盯着各種寶貝拍賣。

直到最後,拍賣到一個古怪的紫色石頭的時候,他身體內那原本沒有任何感覺的功法,竟然非常的悸動了起來。

一股股無形的召喚感,瘋狂的化作一隻只魔手,往自己抓來。

強忍住內心中的興奮的壓抑,灼熱的盯着那塊石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