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樂天四下看了看,找了個相對偏一點的角落,坐了下來。

藉助月光,樂天仔細地看著這個盒子。

任女 盒子倒是蠻重的,大概有二十多斤,是銅製的,不過這個銅可不簡單了,一般人甚至都很難看出這是銅!

盒子在月光下呈現深綠的顏色,這其實是一種銅銹的顏色,銅生鏽之後就會出現銅綠,如果生鏽的時間極長,而且環境相對穩定,那麼整塊銅都會完整變化成另一種形態。

就像樂天手中的這個箱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塊完整的綠玉一般。

其實這都是被完全氧化的銅綠!

極其難得。

光是這個箱子的價值估計就要超過百萬了。

盒子的確就和肖功勛說的一樣,沒有任何縫隙,是一個完整的整體。

樂天仔細地看了看,也沒有看出任何可以打開的機關之類的東西。

使勁的晃了晃,盒子里依稀有什麼東西在動,不過動的幅度不大!

手上依舊有一陣陣的刺痛,樂天也不敢一直拿在手上,拿在手上看幾眼,放下再看幾眼。

足足研究了一個小時,樂天也沒找到打開的方法。

這可真是邪了門了。

樂天甚至想招個小鬼來看看這盒子里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扭頭看了看,十點多了,小河邊的人明顯的變少了。

樂天看了看盒子,還是決定試一試,如果裡面的東西太詭異,樂天就決定直接將這個東西沉入河中!

他取出了兩片柳葉,在手中慢慢地纏繞,口中輕聲地念叨。

一陣微風拂過,樹葉發出沙沙的響聲。

「去!」

樂天低喝一聲。

他死死地盯著箱子!

這裡是河邊,想要招個水鬼來簡直不要太容易!銅箱子上明顯出現了一點水漬,這說明這個水鬼正在試圖靠近這個箱子。

「轟!」

一聲突兀的悶雷響起。

樂天微微一愣,奇怪的看了看遠處。

天破?

這個水鬼居然被直接滅了?

這箱子到底是個什麼玩意?

樂天驚訝了,他仔細的想了想,拿起盒子快速的離去。

高小秋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最近光臨自己的小店越來越頻繁,目光落到樂天手上的盒子,高小秋驚訝的瞪大眼睛。

「哪裡來的?」她問。

「路上撿的。」樂天回答。

「你騙鬼呢……除了你,誰撿這個東西誰倒霉!」高小秋給了樂天一個白眼。

樂天將盒子放在一邊。

「幫忙打開!」他說道。

「不要。」 北京雪人 高小秋搖搖頭。

「怎麼了?你是不是認識這個東西?」樂天奇怪的看著高小秋。

「這是……」高小秋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是什麼?」樂天追問。

高小秋卻不開口了。

她走了出來,仔細地看了看這個盒子,臉色不斷地變化,她又看了看樂天,彷彿不認識樂天一般。

「怎麼了?」樂天挑了挑眉。

「你真的不認識這個東西?」高小秋問。

「廢話!我要是認識我還不早打開了?」樂天哼了一聲。

高小秋想了想,她突然咬破自己的手指,滴在這個青銅盒子上。

樂天看了看,盒子沒有任何反應,但是高小秋的這兩滴血也很奇怪,它凝而不散,一直在盒子上四處滾動。

高小秋有些奇怪,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彷彿對於自己打不開這個盒子很驚訝。

「手拿來!」她看了看樂天。

樂天伸出手,高小秋狠狠的咬了樂天一口,樂天一哆嗦,幾滴血就順著手指滴了下去。 青銅盒子依舊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樂天的血滴上去居然也和高小秋的血一樣,在這個盒子上四下亂竄!

「我怎麼不知道我的血這麼有活力?」樂天奇怪的問。

高小秋沒回答,她還在仔細的看著這個盒子。

「真的是它……這個東西怎麼會出世了呢?」她喃喃低語。

「我說……你能不能別說話說一半?我自己就天天說話說一半,你居然比我還能留一半!」樂天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扭頭看著樂天。

「這個東西你真的沒聽說過?」她有點懷疑的問。

樂天搖搖頭。

「銅匕首……你真的沒有聽說過?」高小秋看著樂天。

樂天一愣,他突然搶過這個銅盒子,仔細地看了看。

「不是吧……是這個東西?」他吸了口冷氣。

「我一開始其實也不是太確定,不過我們的血滴上去之後四處亂跑,我就基本確定了。」高小秋點點頭。

樂天仔細的看著盒子,盒子上的幾滴血還在跑,奇怪無比。

「銅匕首……居然是銅匕首?」

樂天嘟囔著,他的眼中居然出現了貪婪的神色。

「你想要這個東西?我可提醒你……」高小秋一直看著樂天的神色。

「我知道!」樂天直接打斷了高小秋。

高小秋抿了抿嘴唇,這個傢伙同樣不是一般人,的確不需要自己提醒。

銅匕首,上古十大匕首之一!

據說是北帝的兵器!

這個如果是真的,那可真的是不簡單了,這可是傳說中的神器!

本來看到這個銅盒子,樂天就疑惑不已,如果和銅匕首合在一起,那麼這個盒子的存在就可以解釋了。

銅匕首在傳說中是一件上古邪兵,除了北帝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使用它。

據說手持銅匕首的人,兵不敢犯!邪不敢侵!禍不敢擾!

樂天的心跳有點加快,自己居然見到了一件上古神兵!

「這可是北帝的兵器啊,我勸你還是不要嘗試……而且這裡面到底有沒有銅匕首,也是說不準的。」高小秋看著樂天。

其實她話只說了一半,即使這個青銅盒子裡面有銅匕首,樂天也不可能會壓製得住!

這些極老的物件邪氣的很,它最好的歸宿就是永遠沉眠在地底深處,一旦出世,必定會引起腥風血雨。

雖然現在的社會,說這些可能會有些誇張,但是高小秋卻深信不疑。

「你真得信這是北帝的東西?」樂天反問。

他放下青銅盒子,長長的吐了口氣,平定了一下心情。

高小秋沒說話,這個東西她當然無法考究了。

所謂的北帝又不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北帝乃是在神話世界中統領北方的神,全名叫做北方真武玄天大帝,又名黑帝!據說他誕生於農曆的三月初三,北帝不但統領北方,而且還是管理所有水域的神,所以在南方的一些地方也會崇拜北帝。

「咔嚓!」

青銅盒子突然發出了一聲奇怪的響動。

高小秋面色一變,她幾乎是跳到了青銅盒子的面前,青銅盒子上的幾滴血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紅色的血線。

這條血線就在青銅盒子的中間位置。

現在看來,這個青銅盒子馬上要打開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高小秋猛地抬起頭,死死地看著樂天。

「我?我是樂天!」

樂天莫名其妙。

高小秋的面色急劇變化,自己的血和這個傢伙的血合在一起居然可以打開這個青銅盒子?

這到底是為什麼?

自己的身份自己知道,可是這個傢伙……

她看著樂天,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幾遍,沒有看出這個傢伙有什麼明顯的特殊特徵。

高小秋從見樂天的第一面,她就發覺了樂天的身上有一些和普通人不同的東西,她也對樂天很有興趣,卻萬萬沒想到樂天會如此的特殊!

「咔咔!」

盒子再次發出聲音。

在盒子的中間出現了一條明顯的縫隙,血跡消失了!

一種極其滄桑的氣息慢慢的滲了出來,高小秋的臉色都白了。

「不要打開它……」

她看著樂天。

「你為什麼害怕?即使裡面是銅匕首,它的一切也不過是傳說罷了!再說了……我相信以我的手段可以壓制銅匕首的一切詭異!」樂天皺眉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長長的吸了口氣,眼神不斷地晃動。

僵持了片刻,高小秋終於讓開了,她不再說話,只是看著樂天。

樂天試著用手掰了掰盒子,卻發現盒子一動不動,那條細小的裂縫也伸不進手指,根本用不上力。

「有沒有工具?」他問。

「沒用的,什麼東西都打不開的,只能用血!」高小秋看著樂天。

「啊?還要用我們倆的?」樂天問。

高小秋一動不動,明顯沒有再獻血的打算。

樂天奇怪的看這個姑娘,高小秋到底為什麼這麼懼怕這把匕首的面世?難道她的身世和這把銅匕首有關?

「怎麼了?一點點血沒問題吧?」他問道。

高小秋搖搖頭。

「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麼人?」她慢慢的說道。

「什麼意思?」樂天一愣。

「我想……你自己的血是不是也能打開這個盒子?」高小秋審視的看著樂天。

「我自己?」

樂天眨了眨眼。

此情何時休 高小秋點點頭。

「如果你不行,我可以加入我的血。」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他毫不猶豫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血滴了上去。

高小秋死死的看著青銅盒子,不放過任何一點變化。

「咔咔……咔咔……」

縫隙再次慢慢的變大,高小秋的小嘴微微的張開,看樂天的目光充滿了驚詫。

樂天琢磨著自己流出來的血能有一小茶杯了,縫隙終於不再變大了,盒子完全的打開了。

「好古老的氣息……」高小秋深深地吸了口氣。

樂天點了點頭。

這個盒子至少有千年以上沒有被打開過了,可能從它被打造好,就沒有打開過也說不定,反正這都是無法考究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