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蕭剛要說什麼,就被葉紫涵打斷:"你不許說不,你可答應我的,無論什麼事情,都答應我!"

楚蕭無奈的笑著看向她:"我的小祖宗啊,我可沒有說不答應你啊,我剛才要說的是,我背著你去車裡,你就能原諒我了嗎?"

葉紫涵傲嬌的皺著眉頭:"我才不會這麼輕易的原諒你呢,這才是第一步,你獲得我原諒的第一步!知道嗎?"

楚蕭笑著點點頭:"嗯,小的知道了!"

說完,他轉身彎下腰:"來,小心點上來,我背著你!"

葉紫涵紅著小臉,笑著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趴在他的背上。

楚蕭胳膊夾緊她的腿,這才穩穩的站起來。

雖然過路的人頻頻側目,但是,楚蕭依舊臉不紅心不跳。

倒是葉紫涵,紅著臉把自己整張臉都埋在楚蕭的後背上,生怕別人看見她的臉。

楚蕭感覺到她的小動作,嘴角升起一抹寵溺的笑容。

葉紫涵突然伸手,摸了摸楚蕭的臉。

她吃驚的開口道:"你居然在笑,你就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嗎?明明剛才那麼多人看著,你居然還笑的出來,說,你是不是以前經常背女孩子,都練就這樣的厚臉皮了!"

楚蕭頓時無辜不已:"紫涵,你說的這是哪裡的話啊,你是我唯一背過的一個女孩子,你要相信我,我笑是因為,我背著自己的女朋友,我開心啊,而且,我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為什麼要不好意思呢!"

葉紫涵聽到楚蕭的回答,還算滿意。

她笑著點點頭:"好吧,暫且就算是通過了我的考驗,對於你剛才的行為,我就不追究了!"

"這麼說,你原諒我了?"楚蕭欣喜的開口道。

葉紫涵輕哼了一聲:"你倒是想的美,我才不會這麼輕易的原諒你呢,我不追究的是你剛才莫名其妙笑的事情!"

楚蕭無奈的笑了一聲:"好吧,你說不原諒,那就不原諒,只不過,接下來要我做什麼,你想好了嗎?"

葉紫涵趴在楚蕭的背上,歪著腦袋想了半天才開口:"聽說,男生都不喜歡陪著女朋友逛街,那你今天就陪著我去商場逛街吧,你願意嗎?"

楚蕭趕緊點頭:"願意願意,你說什麼,那就是什麼!"

雖然知道楚蕭是在哄自己開心,可是,聽到他的話,葉紫涵還是莫名的開心。

她笑著點點頭:"嗯,你願意就好!"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就到了停車場。

楚蕭將車門打開,將葉紫涵放在副駕駛上。

他一轉身,眼尖的注意到,葉紫涵將腿收回去的時候,輕顫了一下。

穆先生深情遲到 他頓時皺眉,低頭看了一眼,發現葉紫涵的腳裸位置,居然破了。

他突然就知道,葉紫涵為什麼要自己背著她了。

她的腳剛才受傷了,肯定不願意告訴自己,所以才讓自己背著她的。

她雖然愛發小脾氣,但是,卻不是一個矯情的人。

一切,似乎瞬間都能解釋清楚了。

楚蕭有點心疼的彎下腰,在葉紫涵吃驚的目光中,將她的高跟鞋脫下來,給她的腳下墊上毛毯。

他這才沒好氣的看著葉紫涵:"你出來玩幹嘛穿高跟鞋,看看你的腳丫子都磨破成什麼了?受傷了也不告訴我,就算是你不原諒我,我知道你受傷了,也會背著你回來的,你可真是個傻丫頭,腳丫子都傷成這樣了,還要逛街,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先送你回去,你要是不想回家,就待在我家,好不好!"

楚蕭本以為,葉紫涵腳丫子受傷了,自己提出回家,她肯定會答應的。

卻沒想到,葉紫涵一點也不贊同。

她皺眉道:"我看你就是不想跟我逛街,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你陪我逛街! 醫女有毒:夫君,不可以

看著她這麼固執的要逛街,楚蕭也沒辦法。

他只能無奈的開口道:"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只不過,你待會等我一下,我先去給你買雙鞋子,然後給你買個創可貼,把傷口處理好,我們再去,好不好?"

葉紫涵頓時心花怒放:"好!"

因為她能感覺到,楚蕭不是不願意陪著自己逛街,他只是擔心自己的傷口。

其實,腳磨破了,在她看來,根本不算是什麼傷。

但是,有一個人這樣心疼自己,這樣的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葉紫涵開心的歪著腦袋傻笑。

楚蕭寵溺的看了她一眼,便轉身上了駕駛座,發動車子。

車子到了藥店附近,楚蕭停下來,下去買創可貼。

等到楚蕭回來的時候,葉紫涵才看到,他哪裡是去買創可貼啊,他不僅買了創可貼,還買了酒精棉之類的東西。

葉紫涵沒好氣的看著他:"你買這麼多東西幹什麼?"

楚蕭耐心的開口解釋:"你的腳裸位置,傷的挺嚴重的,我必須給你處理一下再貼創可貼,不然天氣這麼熱,萬一感染了可怎麼辦!"

葉紫涵大大咧咧的擺擺手:"哪有那麼容易感染,隨便貼個創可貼就好了!"

"不行!"楚蕭的態度,出奇的霸道:"別的事情你說了算,可是,這件事情我說了算,我不允許你有絲毫不愛惜自己身體的行為,我先給你消毒,你把想說的話,收回去,裝在肚子里!"

楚蕭說完,打開副駕駛的門,將酒精和棉花拿出來,給葉紫涵消毒。

看著他彎著腰,認真給自己消毒的樣子,葉紫涵突然感覺,自己何其幸運,能遇到這樣視自己若珍寶的男人。

她偷偷的看著楚蕭,笑的有點傻。

楚蕭一抬頭,她趕緊板著臉,收回笑容。

楚蕭哪裡會看不見她這些小動作,只不過,看到她這樣開心,他心裡也開心。

給葉紫涵消完毒,貼了創可貼,楚蕭這才開車去商場。

只不過,他下車前,把葉紫涵丟在了車裡:"你不許亂走,等著我去給你買鞋,然後陪著你一起去逛街,你要是不聽話的話,你今天哪裡都不許去!"

葉紫涵生氣的鼓著臉:"楚蕭,是你要徵求我的原諒,你居然還敢要求我!"

"我是怕你不聽話,傷口嚴重!"楚蕭耐心的解釋了一句。

然後,他毫不留情的拿著她的高跟鞋,直接走向垃圾桶,扔掉。

葉紫涵降下車窗,生氣的朝著他大喊:"那可是我新買的鞋子,你怎麼能扔掉呢!"

"鞋子不合腳,不然腳也不會磨破,不能再繼續穿了,等著我去給你買新鞋!"楚蕭說完,就向著商城裡走去。

因為怕葉紫涵在地下停車場害怕,楚蕭還特地將車子停在了商城門口的停車場。

楚蕭進去時間不長,就出來了。

葉紫涵看到他手裡提著一雙鞋盒子,開心到起飛。

她突然很好奇,楚蕭會給自己買怎麼樣一雙鞋子呢。

等到楚蕭打開副駕駛,將鞋子拿出來的時候,葉紫涵忍不住翻白眼:"為什麼是涼拖呢!"

楚蕭笑著把涼拖給她放在腳下:"因為涼拖不會讓你的腳裸更疼啊,既然要逛街,那就穿一雙舒服的鞋子!"

葉紫涵還是不開心:"你是想讓我們第一次約會,我就穿著涼拖嗎?"

"是的,只要是為了你好,你穿什麼,我都不會介意的!"楚蕭笑著安慰生氣的某人。

葉紫涵不開心的噘著嘴吧:"可是,我介意啊,我以後只要一想起來,我們第一次約會,我就穿著涼拖逛街,感覺都很不美好!"

楚蕭無奈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傻丫頭,只要是跟你在一起,無論你穿著什麼,在我看來,都是最美的,在我心裡,只要跟你在一起,就跟美好,知道嗎?"

葉紫涵聽到楚蕭的情話,臉蛋紅了紅:"你就會說花言巧語!"

"我說的都是實話!"楚蕭一副誠懇的表情,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聽到皇帝會來皇后的生日宴,后妃們都跟打了雞血似的,自打有了藍柳清,皇帝便沒有再翻過牌子,連皇後宮里也不去了,想見他一面實在不容易,如今藍柳清有了身孕,服侍起來總歸不那麼方便,或許,她們的機會到了。

等皇帝帶著藍柳清過來的時侯,一屋子花團錦簇,濃郁的香氣沖得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心,下意識的攬住了藍柳清,怕她被她們撞到了。

都知道女人懷孕的時侯,樣子會變醜,腰身臃腫,臉會胖,還會長斑,精神頭也差,她們期待著看變醜后的藍柳清,結果卻大失所望,被皇帝攬在懷裡的女人反而比從前更加水靈,稍稍豐腴了些,皮膚顯得更細膩光滑,臉上別說斑,連毛孔都看不到,又見皇帝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后妃們心裡說不出的失望,臉上還要強顏歡笑,說著客氣的場面話。

「貴妃娘娘精神頭瞧著真不錯,臣妾那會有身孕的時侯,總想睡覺,整天都沒精神。」

「貴妃娘娘懷了身孕,倒比從前更漂亮了呢。」

「看貴妃娘娘這胎形,一定是個小皇子。」

「……」

藍柳清笑容很輕淺,懶洋洋靠在皇帝懷裡,聽著她們七嘴八舌的誇讚,以前她是藍貴人,她們只有冷嘲熱諷,如今她成了藍貴妃,不管背地裡怎麼咬牙徹齒的罵,當著面,卻只能說著言不由衷的讚美之詞,這就是權力帶來的好處。但這些還遠遠不夠,她要這些女人怕她,像怕昆清瓏一樣怕她,那才有站在權力頂峰的快意。如今她還要倚仗著昆清瓏,沒有他,她們會瞬間把她撕成碎片。

入席的時侯,皇帝在上座,左手邊是皇后,右手邊是藍柳清。在蒙達,左為大,皇后落了座才真正有了笑模樣,至少皇帝沒有完全昏了頭,還知道她是皇后,是他的正妻。

皇帝親自給她敬了酒,皇后臉上笑意更濃,捧起杯喝了,笑著說,「去年臣妾生日,陛下送了一尊玉佛,臣妾喜歡得不得了,今年陛下又送一尊玉佛,竟跟去年那個是成套的,陛下真是有心了。」

皇帝,「……」這話乍一聽,像是好話,但仔細一琢磨,又覺得話裡有話,皇后習慣了綿里藏針,總讓人不那麼舒服,但今天是她的生日,皇帝並不打算計較。

笑了笑,說,「皇后喜歡就好。」

這時,保姆帶著小太子來了,太子昆清瑜才兩歲多,長得虎頭虎腦,捧著一個小酒杯,奶聲奶氣的舉起來,「兒子給母后敬酒,祝母後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明明還很小,偏要做出一副很老成的樣子,惹得大家笑起來,皇帝朝他招招手,皇后趕緊說,「瑜兒,父皇叫你呢。」

昆清瑜邁著小短腿跑到昆清瓏身邊,被他抱起來坐在腿上,喂他吃羊羔肉,小傢伙貪吃,鼓著腮幫子嚼肉,兩隻眼睛又大又圓,可愛極了,昆清瓏逗他說話,皇后在一旁照應著,一家三口看起來其樂融融。

有人偷偷瞟藍柳清,見她抓著一根大牛骨興緻勃勃的啃著,並沒有什麼異樣的反應。

有了身孕不能喝酒,華妃不知是忘了,還是故意的,起身敬了藍柳清一杯酒,藍柳清拿帕子擦手,正準備接,低頭逗太子的昆清瓏卻伸手接過去,仰頭喝掉了,華妃當場臉色蒼白,生怕皇帝會怪罪,但皇帝什麼都沒說,放下酒杯,又和太子說話去了,就跟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

大家都被這個小插曲震了一下,皇帝看似和皇后小太子說話,卻分了一半的心在藍柳清身上,不然怎麼會接得那樣及時?這份細心呵護,簡直令所有人都想吐血,包括皇后。她以為把太子抱來,能讓皇帝意識到她們母子的重要性,誰知道,他只是在應酬她們母子,心裡牽挂的只有藍柳清。她恨得狠咬了一下牙槽,嘴裡瀰漫開一股甜腥的味道。

藍柳清也微微有些吃驚,不知道皇帝當場秀一把恩愛是為了哪般?今天這樣的場合,其實對她來說一點衝擊力都沒有,也許是從小在宮廷長大,習慣了一個男人被一堆女人圍著,她的父皇也有很多后妃,她將來當了女帝,也會有自己的後宮,她始終認為,只有強者才擁有這種權力,她如今的身份是妃子,便要接受身子妃子的一切,君王從來就不會只屬於某一個人,現在她得寵,將來還會有別人,永遠都是鐵打的君王,流水的寵妃,這是宮廷的準則。

皇帝看她一直在吃肉,把一盞杏仁露推到她面前,「胃口好也別貪吃,免得吃脹了又要消食。」

藍柳清回他一句,「我不是一個人,肚子里還有一個呢。」

皇帝笑了笑,便沒有再說話了。

眾妃瞧著藍貴妃這隨意的態度,暗地裡又嘔了半天,再看皇后,臉上五彩繽紛。她們心裡又舒服了些,倒底前頭還有個皇后頂著,她們呷的哪門子醋啊。

儘管大家各懷心思,這場生日宴還是在不錯的氣氛中結束了,皇帝兼顧著藍貴妃,但也沒有冷落皇后,表面看,算得上皆大歡喜,至於是不是真的歡喜,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罷了飯,挪了地方看戲,宮裡養著戲子,但只有重要的日子才搭台唱戲,所以宮妃都很期待,宮裡有專門看戲的場地,前頭搭著檯子,下邊擺著桌椅,皇帝並不愛看戲,嫌吵,但小太子感興趣,拉著他在前排落了座,皇后笑吟吟的坐在左邊,皇帝看了一眼右邊的空椅子,問查赤那,「貴妃呢?」

「奴才剛剛看到貴妃娘娘在外頭,大概透口氣就會進來。」

皇帝哦了一聲,問,「她身邊跟了人嗎?」

「德瑪和卓麗陪著呢。」

皇帝便不再言語,扭頭看台上,過了一會兒,藍柳清進來了,在他右邊坐下來,皇帝摸了一下她的手,「怎麼這麼涼,手爐呢?」

「德瑪拿去加炭了。」

「剛剛怎麼不進來?」

「吃脹了,在外頭消消食。」

皇帝笑起來,「叫你別貪吃,脹肚了吧,活該。」

皇后聽著他們一問一答,神情漠然,只有看向小太子時,眼睛里才有了一點暖意。

感謝yy云云(2張),飄逸曉蝶(5張)尾數為9548,0560(3張)的盆友,感謝大家的支持。

知道運動的重要性,多鍛煉,提高免疫力。 葉紫涵伸手捂住自己的臉頰,耳朵紅紅的:"好了,去逛街了,不要再這裡繼續廢話了!"

葉紫涵說完,穿著涼拖下車,就向著商場跑去。

看著她穿著涼拖,跑的很是自在。

楚蕭笑著鎖了車,快速的跟上去。

葉紫涵說逛街,那是真的逛街,她不像是一般女孩子,只買衣服和包包。

楚蕭發現,她看見什麼都買,他們逛了半天,買的小玩意比衣服多。

而且,每次葉紫涵都搶著付錢。

楚蕭也很是無奈。

他其實清楚葉紫涵的想法,她肯定是不想讓他們的感情,與金錢染上絲毫關係。

可是,在他看來,作為男朋友,給她買東西,是理所應當的。

所以,在葉紫涵再次搶著結賬之後,他們兩個人出了門。

楚蕭很認真的拉著葉紫涵,對她說:"你不能每次都搶著結賬,知道嗎?"

葉紫涵皺眉:"為什麼啊!"

楚蕭說:"首先,給你買東西,這是我應該做的,其次,你得在人前給我留點面子啊,我怎麼能讓一個女孩子來結賬呢,再說了,你男朋友也不缺錢啊!"

葉紫涵點點頭:"我懂啊,我知道你不缺錢,但是,我也不缺錢啊,只不過,聽說男人很要面子的,那我給你機會,你給我結賬,我回家之後算一下再發給你,好不好!"

看著葉紫涵一臉天真的說著,你先結賬,我再還給你的話。

楚蕭頓時哭笑不得。

他無奈的看著葉紫涵:"能不還嗎?我知道你不缺錢,但是,這些是我想給你的,是我的心意,你要明白這點的!"

葉紫涵皺眉道:"這樣啊,那我……還是不買了!"

"為什麼啊?你就這麼接受不了我給你買東西嗎?"楚蕭有點鬱悶。

葉紫涵不好意思的看著他:"不是接受不了你給我買東西,是我還沒適應吧,畢竟,我長這麼大,除了我爸媽和我哥,我還沒有花過別人的錢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