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烈對這將近兩天真是感觸萬分。被抓,被害,死而復活,遭遇神獸,救助神獸一系列的離奇經歷,也知道了自己新的本領,可以自我修復還能預感近距離的危險。

楚烈也像渾身散了架一樣沒有了力氣,就這樣靠在鬼車的旁邊沉沉睡去。

楚烈被一個彷彿扇子一樣的東西撥弄著他,睜開眼睛看見鬼車正用它也是布滿鱗片的翅膀輕輕拍打著他,楚烈起身笑了笑,看見這已經痊癒精神歡快的鬼車。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樣遭受別人的傷害啊!我們也算患難與共了!我也恢復的很好了,我們是不是該出去了。」楚烈道。

鬼車歡快的跳了跳,然後趴下示意楚烈坐上去。楚烈也沒有客氣拿起長劍直接坐了上去,他知道這鬼車一定知道出去的路,叫他自己找還真很容易迷路。現在的鬼車還是幼獸,在這蜜蜂窩的迷宮裡行走如風,如果在外面就是憑它現在的身體就可以上天入地了。

衝去山洞,最終的洞口竟然是個瀑布,衝出水布沖向天空,現在還是個掛著雙月的夜晚,楚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我們回家了!」

「吼!!!」 陽郡像一頭上古巨獸盤踞在遠方,楚烈拍了拍鬼車示意它從空中落下。

「我們就在這分手吧!你不適合進入城池的,你還小,怕你再受到傷害,你還是回大山裡吧!我們有緣再見。」楚烈知道像鬼車這樣大名鼎鼎的神獸給人類不僅是危險還是財富,全身都是寶。現在看這鬼車雖然體型已經不小,可離它成為真正的神獸還有一段距離,現在也不過算是個凶獸大小,不過鬼車成長速度很驚人,就是鬼車太稀少,距今已經有一千多年沒有被人類所發現,現在也就是在大陸的書籍中有它的記載。

鬼車從楚烈救了它,它現在身體里流淌有楚烈的血液,對楚烈更為親近就像是它的家人更能很容易的明白楚烈的想法,並不是它能聽懂楚烈的語言,那是心與心的感應。楚烈的血液還叫鬼車在它的內心深處感覺到那樣高貴,這種血液救治了它也要它感覺到應該向這人類臣服。像似這血液不應該出現在人類的身體內,血液中含有應該是高高在上的上古神獸應有的氣息。只有神獸或者超級神獸之間才會對著這種氣息極為敏感。

鬼車放下楚烈,用那長角的大虎頭依戀的蹭了蹭楚烈。

「吼!」然後展開那鐵翼般的雙翅向大山飛去。

楚烈看著鬼車的離去,低頭看著手中的長劍。

「我不能帶著它回家啊!這樣的寶劍誰看了都會眼饞給我帶來殺身之禍,我得找個地方把它藏起來。說兵器也有靈氣也得有名字,我給你取個名字吧!就叫斬天吧!讓你喝盡仇人血斬盡仇人頭。」楚烈自言自語道。

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

藏劍以後東方已經發亮,城門就要開啟。楚烈再一打量自己的樣子,渾身衣服破碎,滿臉泥水,狼狽不堪。

城門開啟,楚烈專門走小路向家中跑去,耳邊呼呼生風,發揮出所有的力氣飛奔。

「快點到家,不知道家裡得有多著急。」楚烈想到他從小到大都沒有夜不歸宿或者去哪裡不告訴父母的時候,現在家裡一定亂做一團。

楚烈所住的四合院屬於田家大宅以外的,沿著大宅牆外有四合院和外面聯繫的小路。所以楚烈沒有驚動田家直接向家中衝去,沖開院門。

「楚烈!你跑哪去了?」

「楚烈呀!你去哪了?你可回來了。咦!你怎麼了?怎麼變成這樣。」


「楚烈,你爹你娘出去找你了,這五天你跑哪去了?可把你爹娘急死了。」

「來,你受傷了?來,叫我看看,張大哥張大嫂,你們快去外面找楚烈他爹娘,趕緊告訴他們楚烈回來了。」

「好,我們這就去。」

楚烈的歸來叫這小院子一下沸騰了起來,楚烈沒有想到竟然在外面已有五天。看見這些關心他的鄰居們心中一下變得溫暖,這就是他樸實的鄰居。

「叔叔嬸嬸,我沒事,我去換下衣服。」楚烈可不想叫爹娘看見他現在的樣子,看見了不知道會有多擔心。說完飛快的向屋內跑去。

迅速沖洗,換衣,把脫下的衣服扔掉絕對不能叫父母看見。一切做完就要衝出院子也去找爹娘叫他們放心。

「楚烈!你回來了!你去那了?我剛剛看見張嫂告訴我你回來了。」

楚烈到滿口差點和一個人撞個滿懷,是田嬌。

「大小姐!我先要去找我父母,有時間再說吧!」楚烈和田嬌打個招呼就要出去。

「你不用去了,我已經喊人去叫楚叔楚嬸了,因為我……我……我也在叫人找你,所以我知道。他們一會就回來了。」田嬌說完臉又紅了起來。

「哦,謝謝你。」楚烈停住了腳步。

「你這幾天幹什麼去了。我前四五天去陪我奶奶了,回來就知道你失蹤了,你到底幹什麼去了?」田嬌的關心表露無遺。

「沒什麼,我去山上不小心掉一個山洞裡了。」楚烈沒有說出真相,他知道他說出真相只會給他的爹娘帶來更大的麻煩,他現在還不足以有實力把這驚人的真相說出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總有一天會討回公道但絕對不是現在。


「哦,受傷了吧!」

「還好,一點小傷,沒事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

「烈兒,你跑那去了。」這時楚烈的母親沖了進來父親跟在後面,徐氏一把抱住楚烈。老來得子這份關愛非比尋常,這幾天老兩口度日如年,楚烈看著母親紅腫的眼睛就知道這幾天母親以淚洗面傷心至極。

「回來就好,有事進屋說吧!」楚百慕情緒還算平穩。

「楚烈,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什麼時候去書院啊?」田嬌道。

「明天吧!」楚烈道

「烈兒送送大小姐,這幾天也辛苦了大小姐加派人手一起幫忙。」徐氏急忙的道。

「嗯,大小姐,我送你。」

楚烈送走田嬌回到家中對父母說了一邊所發生的事情,當然了,他說的都是他自己編的,這還是楚烈第一次撒謊,可他必須撒謊。

「爹、娘、我不想在書院做工了。書院所學的我已經不感興趣了,我想我該做事為家裡賺錢減少負擔了。」楚烈突然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烈兒,怎麼突然不想去書院了,是不是他們又欺負你了?」徐氏道。

「不去就不去吧!可得過了新年才重新編製新增添的人手,過了新年再辭了書院的活兒吧!」楚百慕打斷了妻子的話,他心裡隱隱的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妙,知道楚烈這次失蹤絕對不簡單,可楚烈不說他也不追問,他知道自己的兒子的性格。

「好的,爹,娘,我去睡了。」楚烈向外走去。

「爹娘老了,你的路還很長,不要因為顧忌而把自己變的軟弱。」楚烈已經走出去卻聽見了父親這樣的一句話。

第二天下了好大的雪,楚烈和往常一樣提前去書院。總管已經知道了楚烈的失蹤,對於楚烈所說的經歷只是象徵性的表示關心了一下。來書院的公子小姐們已經陸續來到書院,最後一撥就是田豹他們了,田豹他們在昨天從田嬌的口中得知楚烈的歸來,著實給他們嚇了一跳,可今天在書院見到完好無缺的楚烈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命真大啊!」封紫玉小聲恨恨的道。

說完封紫玉就感到渾身發毛,只見一道凶光迎面而來。

聲音雖小可現在的楚烈卻聽的真切,楚烈凝視著封紫玉向他走去,每一步彷彿都踩在封紫玉跳動的心房,叫他胸口萬般沉重,楚烈的步伐楚烈的眼神讓封紫玉感到恐懼到極點,在楚烈的眼神里他看到了一隻有些虛幻有些真實的巨大凶獸。這時楚烈走到他身旁貼近封紫玉的耳邊。

「不是我命大,是我死而復生。」楚烈慢慢的道。

田豹的印象中這還是楚烈第一次主動向他們走來,可並沒有聽見楚烈對封紫玉說了什麼,只見封紫玉的臉一下就紫了。

田嬌看著這一切微妙的發生,看著楚烈走來對封紫玉說了什麼,封紫玉一下就臉色不對,可以判定那絕對是嚇的。田嬌也感到了楚烈失蹤的不尋常,可更打在她心坎上的感覺是楚烈像變了一個人,說不出來的感覺。其他人更是叫他們感覺到現在的楚烈很可怕,看他的背影簡直就是邪惡凶獸,散發著不是他們這樣渺小的人所能抗拒的氣場。

「我什麼都沒有說,我想你們也不會說。」楚烈突然回身道。

新年到了。

「嗤,嗤,嗤——」的幾聲,田家大宅上的夜空盛開了幾朵鮮花,五彩繽紛。又是幾聲清脆的爆裂聲,漆黑的天空頓時變得一片通明,

原本墨一般黑的小院,此時如同被明亮的彩燈照耀得清晰可見,遠處的群山也依稀可辨。隨著鮮花的盛開,頓時從大宅傳來一陣驚喜的歡呼

聲。


小院的所有鄰居都擠進了楚烈家中,圍著拼湊的大桌,吃著熱氣騰騰的團圓飯。這是院子里每年唯一的一次聚會,沒有大宅里的豐盛年


夜飯,不過也都是各家拿出最精緻的最拿手的菜肴了。大家談論著一年中奇聞趣事,說著院子里各家高興的事。

「楚大哥,你真的過了新年叫你家楚烈進入大宅做工啊?」鄰居們邊吃喝邊聊天。

「是的,烈兒過了年也十一歲了,並且他長的也比一般孩子健壯,我都和李總管打好了招呼。」楚百慕道。

「書院那邊學習的怎麼樣啊?看來你對你家孩子學的很有信心啊!哈哈。」

「會識字就可以了,我們這樣的也不敢要求太高啊!是不是啊!哈哈哈哈。」楚百慕道,妻子在他身邊也笑呵呵的看著他們聊天。

「楚烈是個有出息的孩子,錯不了,我看他都可以去我們陽郡的大遼戰院了。」鄰居中的張二柱道。

「張兄弟說笑了,我知道我們的半斤八兩,去書院做工聽聽課還可以,學習武技那可不是我們這樣的人家去得了的啊!」楚百慕搖頭道。

「哈哈,不說這些了,喝酒,今天喝個痛快。」

大家興高采烈的喝酒,楚烈卻在想著他的事情。 封葬刀如同九天神雷一般,轟隆雷鳴中也灑下了無數的閃電,當然,那些閃電均是由青色玄剎力組成的青色光弧,現在他雖然可以施展以點破線的馭玄絕技,但那太耗費玄剎力,況且對付眼前這些獸人雜兵完全沒有那個必要。

電閃雷鳴後,冰翼毒龍噴出的毒液如同雨點一般的落在了獸人的身上,嘶嘶幾聲輕響,獸人慘聲嘶吼,看樣子這些毒液不如雨水可愛。

“死!”一聲怒喝,寧浮生如同九天殺神一般自半空落下,一刀將一個獸人劈成了兩半。之後他連連揮動封葬刀,每一刀都能將一個獸人分成兩半,或是三四半,鮮血四濺中,他的衣服也變成了血紅色。

“人類士兵聚在一起,千萬不要分散!”寧浮生大吼,現在他神勇無雙,無人可以匹敵。但他也明白,憑着自己一己之力,根本不能與面前這十萬大軍抗衡,除非他是神宗境界之上的高手,但現實是殘酷的,他不是神宗高手,他只是一個剛剛打破天宗屏障的青色天宗!

說話間,寧浮生力斬十幾個獸人,身形連連躲避中也被獸人擊中了幾次,只是現在他的身體強悍無比,就算被那些獸人擊中,也無大礙。

“聚在一起!”這時一個看似將領的人類大聲呼喊,豈料這話剛剛出口,他的喉嚨上就出現了一杆利箭,穿喉而過。

寧浮生眼中寒光四射,對着剛纔放冷箭的獸人喊道:“你必會死在我的手中!”說話間他拿出一根焚神銀針,屈指一彈,那根焚神銀針帶着一股刺耳的尖銳鳴叫,直直的刺進了那獸人的頭顱,那獸人晃動了幾下身軀,不可思議的倒在了地上。或許在他死去的時候也沒想過,遠處的那人究竟是如何將自己弄死的。

此時戰鬥越演越烈,四周的獸人洶涌而至,人類士兵剛剛聚集在一起就會被衝開,寧浮生看在眼中,急在心裏,大聲喊道:“都來我這邊!”

“小龍,過來!”寧浮生對着正在廝殺的冰翼毒龍喊道。一聲龍吟劃過,冰翼毒龍俯衝一下,帶起無數血光,而後它也來到了寧浮生的身邊。寧浮生一躍而上,在它的背上連連施展玄剎技。

青色玄剎力漫天升起,十丈範圍內沒有獸人可以接近。人類士兵見此紛紛向寧浮生靠攏,不多時就組成了一個方陣。

“你們後退,與後面的士兵匯合,記住,一定要服從豬老三的指揮!”寧浮生嘶聲叫道。此時,他已經感覺到一絲壓力了,眼前的獸人殺之不盡,就算這些獸人的戰力不強,但也能將他耗死在這裏。


“多謝了,你是那個軍部的?”其中一人問道。

寧浮生喝道:“火雲軍部!”

這話一出,那些士兵突然一愣,隨即回過神來,連連後退。

“那裏走!”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爆喝。寧浮生放眼望去,只見一個高大的獸人騎着一隻紫金巨獸疾奔而來。

“棘手了!”寧浮生暗道。單看那獸人的氣勢就知道此人絕對不同於平常的獸人,再看他身下的紫金巨獸,完全可以得知,這獸人就算不是這隊人馬的統帥,但也有着不凡的戰力,不然他不配擁有這等戰獸。

紫金巨獸,遠古異種,成年的紫金巨獸完全可以生撕亞龍,是種堪比巨龍的存在。冰翼毒龍嘶吼一聲,身形微微有些緊張。

“不要緊張,那紫金巨獸還不是你的對手!”寧浮生安慰道。雖說紫金巨獸的體型不如冰翼毒龍,但它的實力卻足以力壓冰翼毒龍。

“小子,報上名來,爆犬大爺不殺無名之輩!”那獸人的名字叫爆犬。

寧浮生定眼一看,發現他的樣子真的像條狗。

嘿嘿一笑,寧浮生遙指爆犬,喊道:“一條狗罷了,不好好看家,來這裏當狗肉火鍋嗎?”

爆犬聞言狗嘴吐出幾聲怒吼,低吼了幾聲,直接衝向了寧浮生。寧浮生見此直接動用了犀照!現在情勢危急,他可沒時間跟着爆犬浪費時間。

封葬刀上流光四射,幾道青色玄剎力以肉眼不可辨的速度將爆犬包圍了起來,這一次的犀照已經超出了犀照的範疇,因爲它根本不像犀照,但正是因爲如此,它的威力卻是更大了一些。

爆犬殘忍一笑,手中鐵爪揮動了幾下,幾道漆黑的光彩劃過後,犀照竟是被他破開了。寧浮生心中一驚,暗道這獸人當真厲害!

“吼…。”這時冰翼毒龍發出一聲悶叫,寧浮生放眼一看,只見冰翼毒龍的脖子下出現了一個可怖的傷口,而爆犬的紫金巨獸也不好受,兩隻戰獸可謂是兩敗俱傷了。

“嗷!”冰翼毒龍憤怒了,雙翅連連扇動中,一股股風之力如同實質一般變幻成了無數風刃,向着紫金巨獸與爆犬席捲而去。

紫金巨獸也不甘示弱,張開大嘴噴出了無數紫金光暈。一聲轟響過後,冰翼毒龍倒退幾丈,紫金巨獸也趴在了地上。爆犬厲笑一聲,身形一動雙爪夾雜着一道噬人的光波直取冰翼毒龍。寧浮生豈會讓他得逞?封葬刀上寒光四閃,一個小球飄然而去!

這是以點破線!爆犬雖然沒有見過這等玄剎技,但也不敢輕視,身形驟退中也試圖將這個小球破開,只是他失望了,這個小球看起來不起眼,但韌性極強。

“殺了他身後的士兵!”爆犬喊道。

戰爭,不是一個人可以左右的,寧浮生雖然強悍,但在爆犬的牽制下,他也不能分神對付別的獸人了。

“寧浮生,你找死嗎?想自己對抗這麼多獸人!”這時候光蕊的聲音遠遠傳來了,接着就是幾聲嬌叱,漫天土浮飛揚中,無數獸人飲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