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月來心裏忽然有些激動,內心處隱藏最深的祕密,從來沒對人提過的祕密就要被自己揭開了。

這種感覺只要想想就已經無比的爽快,無比的酣暢淋漓。


而行動的第一步,首先要去做的就是先去趟青衣樓。

三天的等待答覆的時間已經過去了……青衣樓依然沒有任何答覆。

沒有答覆其實亦是一種很明確的答覆——楚月來當然已經想到爲什麼暗河的殺手會在第三日的雨夜齊齊的過來暗殺自己。

他當然知道是誰是哪個勢力才肯花費八十萬兩白銀的巨大代價亦要殺死自己。

除了青衣樓。

除了司徒攬月。

楚月來實在想不到自己的身份沒真正曝光後,還有誰會這麼無聊的花這麼大的代價來殺一個殺手。

只能是司徒攬月。

不一定是青衣樓。

楚月來想想自己已經好的差不多的傷勢,他知道明天迎接他的將又是一場苦戰。

風 依然輕輕地送着張府院子裏傳來的花香。

楚月來的心卻沉浸在對自己的第四劍的不斷的完善和推敲中。

直到天明。 「陳族長,我見你臉色不對,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易大當家此刻關係道。

「沒事,是有關悟兒的事情。」

「夫君!」

此刻,門外突然衝進來一個人影。而聽其聲音,正是賽舞。

賽舞此刻一臉驚喜之色,來到陳星門身邊道:「夫君,是不是有悟兒的消息了。」

陳星門望著面色憔悴的夫人,眼中閃過一絲心痛之色:「夫人,是有悟兒的消息了,不過,悟兒好像正在往這邊趕。」

「什麼!怎麼會這樣,夫君,你一定要阻止悟兒啊。他來到這裡絕無生機啊!」賽舞聽后,淚水溢出。如果是換做平時,賽舞一定會高興的不得了,甚至是大張鑼鼓,親自下廚。不過今日三大家族的攻勢來到。陳家已經面臨滅亡之時。想到這,賽舞不願意往下想了。

陳星門抱住自己的夫人,隨即安慰道:「夫人,放心好了。我已經在字條上面說明了一切!應該來得及!」陳星門雖然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裡也是知道,以悟兒的性格,不一定就能夠勸住。不過事已至此,他也是無能為力。只能暗自的祈禱著。

此刻,齊國的邊境之上,一隻巨大的金色老鷹從空中飛過。引得地上的眾人不住的觀望。有的眼尖的人,在發現巨鷹上面站著人時,都大呼小叫起來。而在巨鷹的背上。站著六個人。一個少年,五個大人。少年站在鷹背上,望著前方。眼中滿是興奮之色。而此刻,突然一個小雀飛到了金昆的身邊。少年此刻,連忙望向了身邊的一個金髮男子。

「金長老,我父親說了什麼?」這個少年,正是飛速趕來的斗鬼神。

金昆摘下字條,直接遞給了斗鬼神道:「你自己看看吧!」

斗鬼神聽后,連忙接下了字條。滿懷期待的打開了字條。

「悟兒,我和你母親都已經搬到了別的國家,你不必來找我們了。有關我們的藏身地點是個秘密,所以現在你也無需知道!」字雖然不多,但是給斗鬼神帶來的是無盡的心酸。他知道,這是父親故意欺騙自己,因為字條上面,正有著一滴淚痕。

把字條握成紙團,隨後紙團便化作了粉末。

柳一凡此刻注意到斗鬼神的變化,隨即關心道:「小斗,你沒事吧?」

「沒事!」斗鬼神輕輕的搖了搖頭,心裡在不斷的祈禱著:「父親,母親。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殺啊!」

城主府的大門,被撞開之後。隨即一大群三大家族的人馬開始殺向裡面。而當眾人衝進院落之後,卻發現這裡空無一人。正當眾人納悶之際。一支精鋼箭羽從一邊的角落裡飛射而來,瞬間擊穿了一個人的腦袋。

「有埋伏!」

不知道是誰個先喊了一句,隨即幾十支箭羽從四面八方激射而來,片刻功夫,又有幾十人命喪黃泉。

雖然一下就少了幾十人,但是三大家族的人員眾多。片刻又衝進來上百號人。就這這時,幾十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員,從側面衝殺而來。和院內的上百號人廝殺在一起。

慘叫聲,大笑聲,箭羽聲。不到半個時辰,院內便只剩下幾名黑衣人,而這些黑衣人明顯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而四周原本埋伏的幾十名弓箭手,此刻也剩的不到十人。而反觀三大家族的人員,卻是又有上百號人員衝進大門,和黑衣人廝殺在一起。

就在這時,一個長得壯實無比,手拿一柄巨大的鐵鎚的壯漢,從大門走了進來。隨後,壯漢一錘錘在了一個黑衣人的身上。只聽「砰」的一聲,黑衣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變成了肉餅!

「陳家真是軟弱,難道就只有這些蝦兵蟹將嗎!」說著,壯漢便再次的來到一名黑衣人面前,一手捏碎了黑衣人的脖子。

望著眼前的壯漢,幾個黑衣人均露出了懼怕之色。原因不只是壯漢強大的實力,還有就是壯漢是鋼鐵家族的現任族長。

就在此刻,一聲不大,但卻洪亮的聲音自前方傳來。

「鐵塊,你身為一族之長,怎麼來欺負弱小來了!」

一個身影,自前方走了過來。一身絨袍,頭戴紫玉獅冠。正是陳星門!陳星門雖然沒有鐵塊高大,但是給眾人的感覺卻是高大異常!

鐵塊望著眼前的人,笑道:「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那個向我們下跪的懦夫啊!」

陳星門聽此,臉上閃過一絲怒色。那場畫面是他的心魔,每天睡覺前,他都會想起。而每一次想起,都令他痛不欲生,必死還難受。今日又聽到鐵塊提起。頓時怒火中燒。

「鐵塊,你的實力雖然也是超人二階! 傲嬌總裁︰寵妻無極限 !今日,就讓你看看我們的差距,我們家族的差距!」

說完,陳星門便右手發出一團血球,而後,血球便化作了一柄兩米的血色巨劍。巨劍上面,偶爾閃現出幾個複雜的字元,讓你覺得無比的妖異。

鐵塊此刻,也沒有了剛才的囂張。因為他知道。陳家的家傳「血魔玄功」可是被譽為齊國之首。並且血魔玄功的妖異,他也只是聽說過而已,並沒有和練過血魔玄功的人實戰過。如今看到陳星門憑空化劍,更是驚疑不定,不敢貿然上前。

「嘿嘿。。。陳族長,別來無恙啊!」

正在鐵塊猶豫不決的時候,從門外又走進來兩個人。一人長相猥瑣,雙手上面戴著一對鐵爪。而另一名生的白皙,手拿一柄精鋼劍。而說話的,正是那名手拿精鋼劍的白皙男子。

「呵呵。。。。不愧是一窩之蚯。不過,想必也只有你們三大家族的族長聯手,才能和我一戰!」

孤煞此刻一聽,立馬冷笑道:「哼!少在這花言巧語,有鐵塊和白虹,就足以要你的命!」說完,孤煞就站在那裡,完全沒有要參戰的摸樣。

「鐵塊兄,你打前陣,我隨後支援如何?」

鐵塊一聽,立馬大叫道:「好!」說完,便掄起鐵鎚,砸向陳星門! 在同樣離皇宮不遠的地方有一處幽靜之地——花房。

晌午時分,天略陰,不見太陽。

楚月來吃過午飯從張府告辭出來後,隨意地走着,在心裏想着等下去青衣樓時的一些應對的方法。

他最少假設了五六種司徒攬月面對自己時的場面和司徒攬月會說些什麼、做些什麼。

也許司徒攬月早已在等着他呢?

甚至等的都有些焦急了呢?

“臭呆子”楚月來聞聲擡頭,這路上的行人並不算多。

只見葉小仙和鈴鐺俏生生地雙雙立於自己身前不遠的地方……這兩個丫頭總是在他倒黴的時候消失不見,從不會雪中送炭。

而每當楚月來大難得過的時候卻又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經常幹些錦上添花的事情。

楚月來微微一笑道:“真巧,你們兩個不知道我差點死了嗎?真沒義氣,到了京城就不理我了。”

他心裏對這兩個嘴巴很毒亦很甜的小姑娘一直沒有什麼惡感,他一直覺得她們只是還小,調皮而已。

鈴鐺的面色微微一紅,看了眼葉小仙。

葉小仙很自然的笑道:“你可是大高手,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這不是來找你了嗎?”

說着葉小仙走上前去,竟然伸手去拉楚月來的手,猶如妹妹牽着哥哥的手一般自然。

楚月來一時無法掙脫,亦不好意思掙脫,人家一個黃花姑娘都沒害羞,自己一個大老爺們更加不好意思先露怯了。

手挽手,一起走,走啊走。

從一個裏皇宮不遠的地方——張府,走到了同樣離皇宮很近的一處幽靜之地。

花房……這裏是夏芸在京城的所居之所。


花房裏的花此時盛開的比前幾日更多、更香了。

夏芸和狄雅芝在陪着狄青雲喝茶,她們三個人每個人都想消消自己心頭的火氣。

她們三人的火氣卻應該都來自同一個人,同一個男人……楚月來。

狄青雲顯然還不知道惹自己生氣的人是誰……因爲他只知道盜竊走白玉雕龍和白玉鳳凰的人衝着他來的,而不知道具體這個人是誰?

狄雅芝沒有告訴他這個人就是楚月來,因爲夏芸亦因爲自己欠楚月來一條命,更有些心底其他的微妙因素在作祟。

夏芸生氣的原因不再是因爲楚月來沒有儘快到京城來找自己。

而是因爲夏芸已經有些猜到楚月來,很可能就是那天自己在皇宮訂婚時出現的飛天大盜。

楚月來是爲了自己才冒着生命危險這麼做的……這足以證明自己在楚月來心裏的位置,而自己當然一直也沒有忘了楚月來。

夏芸現在生氣的原因是這個傻瓜竟然做出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我們以後該怎麼辦?萬一你被抓住了,我該怎麼辦?

夏芸其實是擔心楚月來的安危,和自己心底那仍然保有的一絲絲渴望……渴望着萬一有機會跟楚月來在一起的時候,會因爲楚月來的盜竊而被毀了這唯一的希望。

從小在宮裏長大的她……當然從未想過一個人可以無視皇權,然後還可以很自由、很好的活下去,這種念頭根本就從未出現過在夏芸的心裏、腦海裏。

狄青雲、狄雅芝要走了,夏芸自然從裏面送他們出門,然後她就看到了一個人。

不,應該是夏芸是先看到了楚月來,然後再看到了和他手挽手走在街上,走在自家門前的馬路上的葉小仙。


鈴鐺像個小尾巴似的跟在兩人的後面。

楚月來和葉小仙這亦算不上驚世駭俗的行爲,落在心思極爲敏感時期的夏芸眼裏無疑是點燃火山的最後一根火苗。

狄雅芝亦有些呆呆地怔住,看着楚月來三人不知該說些什麼。

葉小仙亦看見了夏芸幾人,她只是對着夏芸和狄雅芝微微一笑,然後手挽的更緊了些。

楚月來懵住了,他日夜想見的夏芸忽然在他想不到的時候出現了在自己的身前。

然後他木木地走上前,無視狄青雲對着夏芸道:“你 還好嗎?”

狄青雲臉色很青亦很冷。

夏芸冷哼一聲, 夜色玫瑰 ,別過頭去看着狄青雲道:“青雲,你放心的去征戰吧,我等你回來娶我。”

楚月來聞言面色慘白,用力甩開了葉小仙的手,然後 轉頭看向狄青雲,狄青雲亦同樣盛氣凌人的看着楚月來。

方圓十丈的範圍內忽然間地面所有的東西都要漂浮起來,就在兩人即將開戰之時,一個人忽然走到了兩人之間——狄雅芝。

狄雅芝對着弟弟狄青雲道:“青雲,還是先回家,這裏的事情有我處理,不然當街與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動手會有失你身份的,朝廷中的一些人又會藉此大放闕詞了。”

狄青雲聞言緩緩地吐出一口氣,場中本來有些凝固的空氣,才忽然自由的流動起來。

夏芸轉身回府前狠狠地瞪了眼楚月來,然後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狄青雲看在眼中,一向高傲的他的忽然心中多了些苦澀,卻無法去指責夏芸。

他心裏更加的憎恨眼前的這個貌似和夏芸有些糾葛的男人了。

通常越是優秀的男人,他的醋勁亦是越大,佔有慾望亦是越強。

楚月來用連苦笑都笑不出來的笑容對着狄雅芝點點頭道:“謝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