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墨塵怔住,「送我的?」

明妧眨眨眼,「難道你之前買的都不是送我的?那我就不還禮了。」

說著,把摺扇往回收,結果被楚墨塵一把搶了過去,「哪有送出去的東西還收回去的道理。」

他把摺扇打開,一幅山水摺扇,紫檀木的扇骨,精緻有趣,明妧道,「我挑的還不錯吧。」

「馬馬虎虎,勉強配的上本世子的高貴氣質,」他道。

明妧,「……」

剛剛還生氣不理人,這就傲嬌上了?

敢情高冷和傲嬌之間就缺一把摺扇啊。

明妧伸手道,「勉強多不好,這把先還我,趕明兒我再送你一個更好的。」

楚墨塵見她眸光閃亮,眼底閃著捉黠,他要真把摺扇還她了,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

先前半天不說話,這會兒馬車內又有說有笑了,趙風都哭笑不得,世子爺的摺扇少說也有二十多把吧……

等進府時,看楚墨塵一直把玩摺扇,愛不釋手,平心而論,世子爺的摺扇每一把都比這個好,但就沒有哪一把這麼得世子爺的歡心,看來這東西還得看誰送的了。

明妧推著楚墨塵進了內院,往前走了會兒,就看到沐嫣和楚瑜她們在放紙鳶,看到他們走過去,沐嫣朝這邊看了一眼,就把眸光收回去,繼續放紙鳶了。

明妧眼睛狠狠的眨了幾下,低頭看楚墨塵,她還以為走的太快,把這廝落在哪兒了,就推了個空輪椅過來,敢情人還在呢。

明妧拍拍他肩膀,悶笑道,「你好像失寵了。」

以前,沐嫣哪次看到楚墨塵不黏上來,趕都趕不走,這一次居然直接無視楚墨塵了,難道接連倒霉,開始長記性了?

只是這記性長的稍微湊巧了些。 楚墨塵臉黑了幾分,恨不得把明妧拽過來,在她屁股上狠狠抽兩下,好不容易表妹不纏著他了,她居然揶揄他。

沐嫣纏著他,沖的是鎮南王世子妃的位置來的,現在他世子之位岌岌可危,哪還招人稀罕?

兩人稍微停頓了下,然後就見到一叫人嘴角狂抽的一幕。

紙鳶放的正好,沐嫣把紙鳶扯斷,正不知道她玩什麼把戲,然後就瞧見楚墨洐出現在大家眼前——

沐嫣迎上去,道,「洐哥哥,我的紙鳶掉了,你幫我撿一下吧。」

沒忍住,明妧噗嗤笑出了聲。

這也忒幼稚了點吧,這麼幼稚的表姑娘,往楚墨洐身邊塞,給琅嬛郡主塞牙縫都不夠,別說爭世子妃的位置,只怕沒幾天,就連骨頭渣都不剩了。

更讓人可樂的還在後面呢,楚墨洐縱身一躍,身子矯捷,風度翩翩,令人神魂顛倒,就在大家都以為他是給沐嫣撿紙鳶的時候,楚墨洐踩著樹葉,翻牆走了。

身後,是楊家表妹在喊,「表哥!」

只是這一次,不是楊柳兒,而是楊菡兒。

沐嫣芳心碎了一地,氣的直跺腳。

明妧差點沒笑倒地不起,敢情楚墨洐就是躲表妹的命呢。

前面表妹堵,後面表妹追,逼得他不得不翻牆閃人。

再然後,沐嫣和楊菡兒就起戰火了,沐嫣怪楊菡兒追的凶,把楚墨洐逼走了,楊菡兒譏諷沐嫣怎麼不粘著楚墨塵,改粘著楚墨洐了……

明妧麻溜的推著楚墨塵走了,珍愛生命,遠離表妹。

閃遠了些,明妧腳步才慢下來,楚墨塵嘴角噙著一抹冷笑,道,「看來王府是清凈不了了。」

明妧白了一眼,說的好像王府清凈過似的,至少她進門后,就沒清凈過。

不過這些人也是有趣,鎮南王世子還是楚墨塵呢,都還沒有到楚墨洐手裡,就開啟搶人大戰了,尤其是沐嫣,整個鎮南王府都知道她粘著楚墨塵,這麼突兀的就改纏著楚墨洐,這也太不矜持了吧?

再者,她居然敢這麼公然和與楚墨洐有婚約的楊菡兒對上,看來老夫人也是支持她的。

回了沉香軒,雪雁就迎了上來,道,「楊家大太太上門催婚,結果退親了。」

明妧驚呆,不敢置信,「親事退了?」

雪雁點頭如搗葯,告訴明妧她沒有聽錯,「退了,為了彌補楊家,王府給三萬兩做補償。」

明妧,「……」

親事為什麼要退啊?

她現在越發琢磨不透三太太了,她到底想做什麼?

琅嬛郡主一年之內沒法生養,楊菡兒和楚墨洐又有婚約,正好嫁進門,這麼好的機會,三太太和楊家居然選擇了放棄。

三萬兩的補償不少,可比起鎮南王世子妃的位置,九牛一毫毛。

喜兒好奇道,「那錢是王爺給的嗎?」

雪雁搖頭,「不是,是公中拿的。」

明妧皺眉,「大太太也同意?」

雪雁點頭,「大太太起初不同意,但王妃和三太太都同意,她胳膊擰不過大腿,只說大少爺娶親事,聘禮多一成。」

也就是大太太也沒吃多少虧,錢是從公中掏的。

這邊明妧回屋,琢磨三太太此舉的用意。

那邊楊大太太拿了三萬兩銀票,陪三太太回了南院,屏退丫鬟后,楊大太太把銀票扔桌子上,惱道,「把洐兒送回王爺王妃膝下是我兩拿的主意,最後便宜了別人,拿三萬兩就把我打發了,我就這麼沒見過錢,這麼眼皮子淺嗎?」

三太太知道這回楊大太太是真生氣了,她給她倒茶道,「你先喝杯茶,容我慢慢說。」

「我不喝!」

楊大太太氣道。

她登門催婚,結果三太太都不和她打聲招呼就直接提退親,把她都弄懵了,要不是及時說補償她,她估計當場就翻臉了。

嫡妻之位被琅嬛郡主搶了去,委屈她女兒做平妻就夠窩囊的了,現在連平妻都不給,拿她當猴耍呢。

她三太太是不是打算都不要娘家了,要真不要,那她無話可說。

三太太嘆息一聲,道,「我這麼做是逼不得已,也是為了菡兒好。」

「為了菡兒好?」楊大太太嗤笑一聲,「我倒是不知了。」

三太太道,「琅嬛郡主心機深沉,北鼎侯府兩個女兒差點死在她手裡,她幾次栽贓世子妃,要不是世子妃聰慧,都不知被她逼到什麼程度,菡兒是你嬌慣長大的,她的手段你知道,讓她和琅嬛爭世子妃的位置,那是以卵擊石,我要的是一個活生生的娘家侄女做世子妃,不是要一個牌位。」

楊大太太沉默了。

自家女兒什麼性子,她這個做娘的最清楚不過了。

小手段有點,但遠談不上心機,更和深沉不沾邊,可就這樣放棄,她實在不甘心。

三太太握著她的手道,「我把洐兒送回王爺王妃膝下,雖然繞了點彎,但沒人相信我對趙媽媽當年偷梁換柱的事不知情,我若是硬逼著洐兒娶菡兒,就更顯得我不信任他,現在我把他和菡兒的親事退了,將來他的親事讓王妃和老夫人做主,定能打消他和王爺王妃的疑慮,此其一。」

頓了頓,三太太繼續道,「再者,世子妃的位置大家都盯著呢,洐兒雖然不錯,但畢竟是我養大的,和王爺王妃不親,我看王爺王妃的意思,似乎沒有換世子的念頭,太后壽宴上,皇上也表示對世子的首肯,將來洐兒能不能奪得世子之位還是個未知數,如果他失敗了,讓菡兒和琅嬛郡主共侍一夫,豈不委屈她?」

楊大太太則道,「萬一成功了呢?」

三太太笑了,「萬一成功了,再嫁給洐兒便是,大嫂又不是只有菡兒一個女兒,嬌兒雖然才九歲,你用心培養她便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起初,你也沒想把菡兒嫁給洐兒,這才多少天,就得了三萬兩,還不夠嗎?」

楊大太太瞥向銀票,三太太說的不錯。

這才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等他們去爭,失敗了,她沒有損失,可成功了,她來吃現成的,總比把女兒塞過來,明爭暗鬥,她這個做娘的提心弔膽好。

楊大太太望著三太太,道,「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主意?」 對三太太,楊大太太知道她有幾斤幾兩,憑她,絕對想不到這麼好的主意,背後肯定有人支招。

三太太和楊大太太推心置腹,倒也不瞞她,道,「是大太太勸我的。」

楊大太太眉頭擰成麻花,「你那大嫂?」

三太太點頭。

楊大太太抬手就戳了過來,「要是別人,我肯定覺得她聰明,真心為你,可那個人是你大嫂,這明擺著就是挖坑讓你往裡面跳,拿你來討好老夫人呢!」

而且只怕還不止討好老夫人這麼簡單,難到長房會甘心鎮南王的爵位由洐兒繼承,除非長房絕後還差不多。

三太太道,「我知道她沒那麼好心,但她說的也不無道理,大嫂不覺得嗎?」

楊大太太無話可說,她道,「都退親了,我想反悔也晚了。」

三太太笑道,「菡兒年紀還小,如果不著急她嫁的,就在身邊留一年,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喜歡,如果她有意中人,這三萬兩就當是我這個做姑母的給她的添妝,讓她風風光光出嫁。」

這話,楊大太太愛聽,她道,「你心裡有數,我就放心了,沒事,我就先回府了。」

拿起銀票,楊大太太起身,三太太送她出門。

長暉院,內堂。

老夫人跪在佛前,誦經念佛,虔誠用心。

錢媽媽站在身後,等老夫人抬起手,她才上前扶她,道,「楊大太太已經走了,是三太太送她出門的。」

老夫人眉頭微挑,道,「倒是沒想到三萬兩就把楊家給打發了。」

「這一回多虧了大太太,」錢媽媽笑道。

老夫人嘴角閃過一抹冷笑,「不過是別有用心罷了。」

「沐老夫人那兒……」

「她執意要塞個孫女兒來送死,我成全她。」

佳期如夢之今生今世 沉香軒內,明妧閑來沒事和丫鬟打絡子,嬉嬉鬧鬧,歪在貴妃榻上。

外面,周媽媽拿著賬冊進來,嗔道,「主子丫鬟笑成這樣,讓外人瞧見,成何體統。」

喜兒咯咯笑,道,「這又沒外人,世子爺瞧了,都不說什麼。」

周媽媽伸手戳喜兒腦門,「你就仗著世子爺慣著世子妃,就膽子肥的跟著胡鬧!」

明妧臉騰的一紅。

誰慣著她了?!

沒有的事好么!

這話在喉嚨里轉了兩圈,愣是沒吐出來半個來,只道,「周媽媽找我有事?」

周媽媽瞪明妧了,「好歹也是世子妃,整個沉香軒的都讓我管著就算了,那些莊子鋪子也不過問一下,哪一天被人搬空了都不知道。」

世子妃挺精明的,怎麼一到管鋪子就這麼心大呢。

看到賬冊,明妧就一個頭兩個大,那些瑣碎賬冊,她真不樂意看,她道,「周媽媽不能代我一併管了嗎,我給你發雙倍月錢,要不三倍也行啊。」

周媽媽哭笑不得,「我的好世子妃誒,這不是錢不錢的事啊。」

這會兒還不學著管賬,難道她真打算讓三少爺和琅嬛郡主把世子爺的爵位給搶去?

只怕過不多久,三少爺就該進軍營和王爺學打仗了,世子妃在內院,得想辦法把中饋接過來,王妃之前不就露了心意,只是旁人求都求不來的事,世子妃倒好,直接就給回絕了。

這就是她家世子妃,皮嬌肉嫩,這要換成她女兒,早一頓板子抽的她上躥下跳了。

周媽媽虎著臉,明妧就知道她沒那麼好說話,默默的伸手,喜兒趕緊把賬冊接了遞給明妧,然後道,「周媽媽放心,奴婢一定監督世子妃仔細看完。」

周媽媽拍了她腦門一下,「你說你幫世子妃看完賬冊我信,監督世子妃,能搪塞的了我?」

喜兒吐舌頭。

周媽媽只道,「三天之內,要看完,不懂就問我,世子妃這麼不管事,可別怪我回去找夫人告狀。」

苦口婆心不管用,周媽媽直接威脅了。

明妧點頭如搗蒜,「我一定認認真真的看完。」

周媽媽這才退下。

只是她前腳走,明妧隨手反開一賬冊,後腳海棠打了帘子進來,笑道,「世子妃,侯府出事了。」

雪雁看著她,道,「侯府出事了,你還笑的出來。」

海棠捂嘴笑道,「出事,又不是壞事。」

喜兒眼睛眨了眨,「還能出什麼好事?」

海棠連連點頭,笑的眉眼彎彎,「還真是好事,雲王爺看上了皇上賞賜給侯爺的兩美人,像侯爺討要,侯爺回了皇上,把兩美人送給雲王爺。」

明妧默默的把茶盞端起來,她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早幾個月她就知道了好么。

結果賬冊一翻開,海棠話鋒一轉道,「侯爺要送她們去雲王府,紫月和青霜不肯走,青霜告訴侯爺,她腹中懷了二老爺的骨肉。」

噗!

明妧一口茶噴了出去,好巧不巧的噴在了賬冊上。

雪雁趕緊把賬冊上的茶盞擦掉,看著模糊不清的字跡,雪雁小心翼翼的看了明妧一眼,「要挨周媽媽罵了。」

明妧,「……」

這一頓罵,鐵定少不了了。

別說不看賬冊了,賬冊到她手裡都有性命之憂啊。

喜兒更對兩美人的事感興趣,她問道,「然後呢?」

海棠就道,「老夫人知道后,勃然大怒,叫人去傳二老爺,結果二老爺以要照顧二太太為由,沒有去……」

要是平常時候,二老爺這麼打發老夫人,老夫人不會生氣。

可這時候,他裝對二太太神情,那就是打自己的臉,他要真對二太太情深義重,就不會和青霜勾搭到一起去了。

青霜是皇上賞賜給定北侯的,二老爺和她滾到一起,是既對不起枕邊人二太太,也對不起侯爺,把手足之情拋諸腦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