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楚一刀收回了手,傲然站立一旁,磅礴的氣勢沖霄而起,給人淵渟嶽峙之感。

宋子陽擡起頭,看着她這幅劍眉張揚、神情豪邁的模樣,不由得暗戳戳的一聲嘆息:“還我柔柔弱弱的刀妹來……”

李少白則是莫明的滿足一笑,縮了縮脖子:“這纔是我認識的楚爺。”

娑族長臉色不停的變幻,哭笑過後,最終則是一臉的堅決,似是作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走,我帶你們去山神老爺居住之地。”他認真的說道。

楚一刀和李少白,均是一臉沒所謂的表情。


兩人對於那所謂的山神老爺的居住之地,也就是這龍脈匯聚之所,現在並沒有太大的熱情。

不過,宋子陽對於其中所孕育的寶物,倒是充滿着好奇。

倒不是說他對於那寶物有什麼覬覦之心,而是自幼修煉尋龍探穴祕術,對於這等大地龍脈的匯聚之所,有着尋常人難以理解的好奇心。

尋龍探穴祕術,修煉至極致,成就龍脈天師之位,可斬斷因果,可吞噬龍脈,可萬壽無疆!

尋常陰陽術士,五境垂天是巔峯,六境斬龍,是他們難以跨越的坎兒,困入生死門內,幾乎沒有人能夠解開,永生永世困在其中,無法解脫。

唯有修煉尋龍探穴祕術的陰陽術士,在生死門內,纔會多出一線生機,勝陰陽、斷因果、噬龍脈,破開天地法則,成就龍脈天師之位。

另外,他推測,離開這小世界的傳送法陣,恐怕也是在這山腹之中。

而所謂的山神老爺,什麼居住之所,自然是無稽之談。

“行。”

宋子陽也不點破,開口道,“走吧。”

有娑帶路,宋子陽之前所推演的破陣之法自然也派不上用場了,他們很輕鬆的便穿越了法陣外圍,到了那一片廣闊的空間之中。

緊接着,娑臉龐之上的圖騰亮起清幽的光芒,猶若是活過來一般,在他的臉上蠕動,有神異的能量涌起。

“走這邊!”

他低喝一聲,指向了山壁上中心處的通道。

說完之後,他當先縱身一躍,進入其中。

宋子陽三人沒有猶豫跟隨着他躍入其中。

這通道,跟之前前往雷電森林的通道完全不同。

進入通道之後,便是一片星河燦爛,再沒有山崖峭壁,擡頭便能夠看到無垠星空,無數的星辰在蒼穹之上閃耀。

一顆顆流星在空中劃過燦爛的光芒,拖着長長的尾巴消失在天際。

這景象,蔚爲壯觀。

娑似是走的多了,對此見怪不怪,而楚一刀和李少白兩人,則是驚訝無比,被震撼住了。

宋子陽在震驚的同時,則是想到了剛入星月七十二洞時的景象。

在那裏,擡頭望向蒼穹,便是一副星河燦爛的景象,與此時雖然並非完全相同,但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是真實的場景,還是玄奧的法陣所呈現?

以他的造詣,在這一刻,竟然也難以分辨。

沿着通道前行了大約半個時辰,天地景象,驟然間變化。

星河燦爛的蒼穹,消失不見。

幾人走入了一座廣闊的洞窟。

處處是低垂的鐘乳石,最長的足有十幾丈,一滴滴冰冷的水滴,自鐘乳石上滴落。

這些水滴,不知道滴了多少萬年,在這洞窟的中央處,形成了一片池塘。

方圓數千丈的洞窟內,一片空曠,什麼都沒有,只有這一片池塘。

池塘的中央,有着神異的光芒在閃耀。

仔細看去,卻看不真切。

那一片空間,似是都被光芒所模糊了,一片朦朧。

“這裏,就是山神老爺的沉眠之所!”

娑虔誠的跪在地上,向着這一片池塘跪拜之後,站起身對宋子陽三人嚴肅而又小聲的說道,“務必不要大吵大鬧,驚擾了山神老爺休息!”

楚一刀和李少白敷衍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四處張望,好奇的打量着周圍的環境。

宋子陽的目光,緊緊地盯着池塘中心的那一處空間,眉頭皺起。

神識掃過,那裏一片虛無。

卻讓他有一種莫名熟悉的感覺。 這裏是大地龍脈匯聚之所,方圓千丈的空曠洞窟之中,處處瀰漫着濃郁的天地之力。

那自倒垂的鐘乳石上所滴下的冰寒水滴,沉重無比,似是充盈着神祕的力量。

落在地上,匯入池塘。

對於陰陽術士來講,這裏幾乎是修煉的天堂。

不用去竊取,天地之力便向着身體內瀰漫,修爲在一絲一毫的緩緩增長。


不過,楚一刀就沒有什麼感覺了。

她修煉乃是依靠天地元氣淬鍊身軀,跟天地之力無關。

宋子陽盯着池塘中央處的那一片神祕的空間,眉頭微微皺起。

神識掃過那裏,一片虛無,什麼都沒有。但偏偏,這一方空間,又給了他一種頗爲熟悉的感覺。

最爲詭異的是,直覺告訴他,大地龍脈在此匯聚,孕育着的寶物,就在這裏面。


可那裏,明明什麼東西都沒有。

近千丈方圓的洞窟,無數的鐘乳石垂下,像是一柄柄的利劍,刺落下來,又像是兇猛妖獸伸出的獠牙,欲要擇人而噬。

宋子陽逡巡了一圈,沒有看到什麼其他的東西。

倒垂的鐘乳石、寒冰刺骨的池塘、池塘中心處的神祕空間……

這一切,單調而又深沉。

而在神山外圍,因爲大地龍脈的匯聚,大量的靈草靈藥生長,樹木有靈,皆是寶物,但是在這洞窟之中,卻沒有了遍地是寶的景象。

唯有池塘中心處的這一異常之所。

“那裏,你能看得到什麼?”

宋子陽向着池塘中心指了指,轉頭望向了楚一刀。

楚一刀順着宋子陽的手,凝神注視半晌,最終搖了搖頭,一臉茫然的道:“就是池水啊,其他什麼都沒有。”

李少白也完全什麼都看不到。

但他倒是能夠感受到,這池水有異常。

此刻,他盤膝坐下來,也不理會其他,就地開始修煉起來。

在這裏修煉一天,可抵得上別出月餘了。

他最近被楚一刀和宋子陽打擊的不輕,不想徹底的變成廢物,修煉很是努力。

儘管他也明白,怎麼都不可能追上,但也不想被拉下太遠不是?

娑族長自從進來之後,就變得更加神神叨叨了,滿臉的敬畏之色,在這空曠的洞窟各個角落裏,都擺放下狹小的圖騰之柱,盤膝跪在地上,口中唸唸有詞,說着宋子陽他們聽不懂的巫族語言。

嘰裏咕嚕的似是再祈禱,又似是在請神。

宋子陽聽到楚一刀的話,不由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她一眼,滿腦子都是疑問。

她連那神祕的空間波動,也感受不到,是什麼原因呢?

驀地,他心念一動:陰陽鏡!


他眉心無聲無息的裂開,金光大盛,陰陽鏡自識海之中飛了出來。

他握在手中,看向了鏡面之上,果然是倒映出來周圍的環境。

廣闊的洞窟,鐘乳石影影綽綽。

池塘清冽,中心處的那一片空間,出現了一個燈籠,在鏡面上閃爍出異樣的光芒。

燈籠!

這是一個八角燈籠,裏面有一燈如豆,仔細望去空靈而又渺遠,自己似乎置身於無盡虛空之中。

空間法器!

宋子陽愣了一下,隨即臉上一陣訝然:“這就是那大地龍脈孕育無數年,所形成的寶物?”

不但如此。

他又想到了張洋和杜老三以及那沙魔、石魔聯袂而來的情形,這些人直奔此處,似乎就是爲了這空間法器而來。

他甚至有理由相信,這些人知曉神山內的寶物是什麼,否則怎麼會如此直接,直奔此處而來?

以張洋和杜老三的實力,自然是無法在青州內探查到這裏的情形,但若是域外天魔或者上古神魔呢?

那活了無數萬年的存在,本就有着通天徹地的威能,瞭解到這神山內,是一件空間法器,又算的了什麼難事?

而他們想要搶奪這空間法器,是爲了什麼呢?

要說沒有目的,宋子陽是不信的。

這時候,他又想到了自己偶然從秋家秋若宇那小子手中搶到的蘇幕遮,這也是一件空間法器,極爲不凡。

秋家爲此,大動干戈,瘋了一樣搜尋自己的下落,甚至不惜在整個青州,下發通緝令,但卻絕口不提蘇幕遮的事情。

這其中,或許是有什麼隱祕!

他眉頭緊蹙,下意識的將蘇幕遮拿出來。

蘇幕遮從外表看來,就是一塊髒兮兮的破布,讓人完全無法想象這竟然是一件驚世駭俗的空間法器。


如今蘇幕遮內,有着大量稀有的靈草靈藥,連着土壤在其中。

他略微探查了一下,都還完好無損的活着。

李少白想要將它們移植到青州,卻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

他下意識的想到了這些,邁步進入池塘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