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楊真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就在這時,眾人只覺巨靈神開始動了起來。

低頭一看,只見巨靈神已經抬起了右腳。

如果這隻右腳抬了起來,並且跨出第一步,那麼就說明熊秦天駕馭巨靈神成功了。

而且很快,熊秦天就能控制着巨靈神飛奔起來。

然而,在所有人的期望之中,巨靈神的這隻腳才剛剛抬起來,突然間,一個失控,整尊巨靈神驟然倒了下去。

這就好像是一個人的雙腳綁了千斤墜,在這個人猛然抬起右腳往前走的時候,人自然而然的就會被絆倒。

「轟隆!!」

百米高的巨靈神,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直接撲倒在地面之上。

頓時間,地動山搖,塵土飛揚。

空間里的人,急忙調動真氣,讓自己保持平衡。

許許多多的人,有點懵逼。

而楊真卻高興起來。

熊秦天出錯了!

既然熊秦天出錯了,那麼,如果楊真駕馭巨靈神的時候,避免這次錯誤,那他就贏定了!

這時徐幽廷趕緊大喊道:「熊秦天!剛才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初次駕馭巨靈神,絕對不能急!你若是沒有完全適應巨靈神的身體,那就會有一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很容易摔倒!」

也不知道熊秦天聽見沒有。

反正片刻后,巨靈神開始運起雙手,支撐在地,將自己整個身體給撐了起來。

巨靈神再次筆直站立。

「熊秦天,不要急!慢慢來!慢慢抬起右腳!千萬不要急!」

徐幽廷繼續大喊。

晶腦內的熊秦天,眉頭緊蹙。

伴隨着晶腦散發出一陣陣光芒,巨靈神再次抬起右腳。

而這一次,巨靈神沒有再摔倒。

它這一步,狠狠地踏了出去。

「砰!」

一聲。

巨靈神的右腳狠狠地踩在地面上。

這樣的狀況,維持了約么小半盞茶的時間,巨靈神才終於又抬起了左腿。

「砰!」

又是一聲。

巨靈神的左腿又往前跨了一步。

如此狀況,又停頓了約么半盞茶的時間,巨靈神又抬起右腳,踏出了第三步!

就這樣,一步一步,巨靈神一步一步往前走。

而且,越是到後面,巨靈神的步伐就越來越快。

漸漸地,一整尊巨靈神竟然開始奔跑起來了。

這時候,楊真的臉色又有點不大好看了。

熊秦天表現的越挫,那楊真獲勝的幾率就越大。

相反的,熊秦天表現的越厲害,那楊真獲勝的幾率就越小。

很顯然,熊秦天現在的表現,很好很好。

至少,對於第一次駕馭巨靈神的初學者來說,堪稱完美。

如此一來,那楊真獲勝的幾率,就小了很多。

不一會兒,巨靈神就已經跑出了三四十公里之外。

最後,熊秦天這才控制着巨靈神停在一片空地之上。

等到巨靈神挺穩之後,熊秦天這才切斷了與巨靈神的聯繫,從晶腦裏面走了出來。

與此同時,那些透明的牆壁,光芒突然消失,變得和之前一模一樣,牆壁就是牆壁,壓根就看不見外界。

如果不是晶腦散發出來的光芒,只怕這整個空間里都是一片黑暗。

熊秦天走出晶腦,卻並沒有率先來到徐幽廷面前,而是走到楊真面前,露出一抹譏笑,冷笑道:「姓楊的,我可是等着你給我下跪,叫我爺爺!」

楊真頓怒,剛準備反駁,一旁的關小羽就擋在楊真面前,斥道:「熊秦天,你嘚瑟什麼?楊真都還沒進入晶腦,你就來挑釁,別以為我怕你!」

「你?」熊秦天冷哼,繼續蔑視地看着楊真,「我說你小子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煩,原來是仗着有關小羽這個靠山啊?不過你也別高看了關氏家族,在我們熊氏面前,他們關氏就是一坨屎!」

「你們熊氏才是一坨屎!」關小羽不甘示弱,如果這裏可以動手,他早就已經動手把熊秦天給殺了,「呵呵!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個月月初,咱們兩族在姜河裏相遇,你們族中好像有十幾個人被我們殺了吧?」

。 既然你自己覺得時間夠了,他還計較什麼呢,正好這樣也可以讓他看到劉浩哲的真這個水平。

看着劉浩哲已經跟入定了似的看起了劇本,張小錚和章詒安靜的走到了一旁的角落裏,而梁超也開始醞釀情緒了,這場戲時他們二人的第一次見面。

一線天,是一個北派的八極拳大宗師。

而八極又是一種非常剛猛迅烈的拳法,殺傷力十足,這和一線天那豪邁的性格也是十分相似的,而這也是他能在亂世中安身立命的最重要的一個因素。

光看外表,一線天會給人一種兇橫好鬥的形象,可實際上他一直都堅守內心不變的道義,一直對功夫勤學不輟不斷探索。

……

十分鐘一閃而逝。

就在王偉打算問下劉浩哲需不需要再多一點時間的時候,劉浩哲緩緩合上了劇本,一直低着的腦袋瞬間抬起。

轟——

他眼睛瞪得極大,一股霸氣側漏的炫酷氣場瞬間瀰漫開來,更是伴隨着他仰起頭的瞬間,朝着四周滾滾散去。

異常的突然。

把所有人都給驚著了。

這樣的感覺和前不久的馬三有着本質上的其區別,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形象。

豪情萬丈,蓋世英雄!

嘭!

劉浩哲雙手撐地,猛地一用勁身子就騰空而起,伴隨着時間的轉轉瞬流逝,他已經在梁超的對面穩而立了。

這一招是八極中比較常見的一個動作——金剛·降龍!

就是將倒地那一霎那的衝擊力,收為己用,讓身子能快速的站起來並回歸到穩定的狀態,然後在對方未曾反應之際,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快速降龍攻擊……

劉浩哲用來撐地的那個地方,木製的地板已經出現了輕微的塌陷和裂痕,讓時刻關注著劉浩哲的王偉瞳孔猛地一縮。

就他這一出場的動作,已經炸裂了眾人的眼球,甚至連內心都泛起了幾許的不平靜。

最主要的是……劉浩哲就那麼簡簡單單的一個站姿,都讓所有人感受到了強大到無法匹敵的氣場。

淵亭岳峙,像極了一線天!

像極了那個打敗天下無敵手,擊殺了島國軍官在重重圍追堵截之下,依舊安然離去的一線天。

他是八極拳的大宗師,同時也是軍統局的第一殺手,還是清朝末年皇帝的保鏢之一。

噌!

劉浩哲轉動起了手臂,手上也假裝拿了把剃刀,隨着手指的轉動,骨骼時不時還發出嘎嘣嘎嘣的清脆響聲。

這一手,看的王偉都有些瞠目結舌。

如此熟練的無實物表演,一看就直到劉浩哲有專門練過。

在《一代宗師》的劇本里有提到過,八極大宗師一線天在殺了島國的一個軍官后遭到了島國人的重重追殺,他一一解決后就來到了港城過上了隱姓埋名的日子。

之後更是開了一家理髮店,而劉浩哲剛才露出的那一手無實物表演,耍的就是理髮店的那把剃刀。

一線天的剃刀耍的非常絕,一般人根本沒辦法接住,因此還得了個「千金難買一聲響」的稱號。

梁超硬撐著做到了劉浩哲的對面,一直到現在和劉浩哲對戲,他才明白章詒剛才為什麼那麼快就落了下乘,實在是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所散發出來的通體氣質,叫人心生膽怯。

那真的是大有一出拳,就直接能把人打死的趨勢。

梁超的內心深處不由得開始打起了鼓,開始加速跳了起來,得虧他是個男人,心理素質要比章詒強上那麼幾分,在加上這場戲是兩人坐着聊天的一段,所以他看起來整個人還算是放鬆的。

隨着梁超的坐落,劉浩哲也緩緩坐了下去,斜睨著一雙眼睛緊緊盯着梁超,眼神霸道有陰沉,手指也作勢在撥動着一個東西。

因為劇本中提到過兩人在這見面時,一線天的手上是拿了個象棋的「帥」的!

象棋像是在劉浩哲的手上不斷地轉動着,而梁超的耳朵里也響起了劉浩哲那滿是磁性,低沉而有帶着幾分沙啞的聲音「能逼我動帥——」

「算你贏!」

劉浩哲一直都緊緊盯着梁超,在說完話後身上的戰意更是散發到了極致,全都對準眼前的梁超狠狠壓了過去……

而在不遠處一直看着這一幕的張小錚,身子卻是猛地一顫。

從劉浩哲合上劇本的那一刻開始,他對一線天這個角色的掌握以及把控都讓張小錚輸的心服口,他們倆完全句沒有可比性。

劉浩哲無論是眼神、話語還是神態都看起來非常的真實,就好像他就是一線天似的,可張小錚,他就只是把一線天的感覺演出來了而已。

這樣的實力差距,只要是懂演技的人,一打眼就能瞧出來不同。

而這說的就是實力派和技巧派之間的不同之處了。

劉浩哲是憑藉着他自身對八極的絕對優勢,再加上自己那出色的演技,直接將一線天這個角色給演活了。

可張小錚在飾演一線天的時候,因為自身條件的不足,這能通過演技和跟多對細節方面的把控已經輕微的面部表情來詮釋角色。

「沒有那閑錢!」

梁超淡淡的說了一句驢唇不對馬嘴的話。

而劉浩哲則搓了搓手掌,大有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勢「聽說……詠春有個八斬刀?」

「號稱棍無兩響,刀無雙發!」

「聽起來怪嚇人的!」

劉浩哲扯了扯嘴角,然後笑了起來,眼睛閃閃發亮。

梁超也跟着露出了一抹微笑「你想看?」

「想聽!」

劉浩哲立馬回答道,手也已經下意識的摸向了懷中拿出了他不久前才收進去的剃刀「千金難買一聲響,我的這把剃刀——」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落在小小的剃刀上,像是要記下這柄刀的外形,又像是在緬懷過去,眼神中全是懷念和深情「我這把剃刀,好像有十年沒人碰過它了!」

砰!

劉浩哲作勢將刀在了桌子上,正對着梁超的視線,梁超並沒有在意刀,反倒是散發出一種利刃出鞘的鋒芒「我試試!」

。「楚秦,她醒了!」青毓,興奮地叫着一旁正在閉眸修鍊的楚秦說道。

楚秦,當即走了過來,此刻的女子,也正好睜開了眼皮,露出了一雙宛若紅寶石一般的閃閃美眸。

在這雙美眸的襯托之下,女子的顏值再次攀升上了一個高度。

而且,眾人能夠明顯感覺到,女子的浩亮美眸,充斥着一些說不出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993羽魔族熙姌 拍攝結束,李安安給褚逸辰,但沒人接,她只好打給公司小張。

「小張,今天總裁在公司嗎?」

「在但總裁心情很惡劣,整個公司膽戰心驚!」

李安安又問」那有女人跟他一起沒有「她懷疑有別的女人上位了,所以褚逸辰厭煩她,沒接電話。

「沒有啊,不過龍總來了,神秘兮兮地在總裁辦公室一個早上,不知道公司有什麼大項目要談。」

李安安心虛。

「對了安安,你們現在是不是在小島上拍攝,拍攝的照片都已經傳出來了,哇,地方好美呀,你是不是用烤肉征服了所有人,對不對?你好厲害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