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森麻子被說中了心事,俏臉動容的同時,眼底不由自主地閃過一抹慌亂。

「嗯,看來是這樣了。和羅利的精神連接不怎麼順利,於是你就想和科斯特將軍一樣,嘗試獨自操控機甲。除了象他之前保護你一樣,去保護他的安全。恐怕,你更多的是想要對曾經毀去家園的怪獸發起複仇是吧?」

「你!究竟是誰!」

森麻子這下徹底慌了。眼前這個男人不但眼睛里透出一股令人不敢與之對視的邪魅!更可怕的是,他的一雙眼睛有如能洞察人心中所想。自己的心事竟然毫無保留地暴露在了他的面前,沒有絲毫的遮擋!

周啟搖了搖頭,笑而不答。

「想要順利完成意識融合,其實並不困難。如果森麻子小姐不介意,我可以幫你。」

「你幫我?可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從數據上顯示,你同危險流浪者的契合度比羅利還要優秀。你才是最適合的人選。」

「想要知道原因?要不,你猜?」

「我……」

看著被一句話噎得半死的森麻子,周啟向著身旁另外一個駕駛位努了努嘴。

「我憑什麼相信你能幫我?」

森麻子倔強地抬起頭。美麗的雙眼中露出一絲惱怒。顯然剛才被氣得不行。

「你必須相信我,因為你別無選擇,請吧森麻子小姐。放棄了這次機會,或許你將永遠無法駕駛這台機甲。」

所謂一句誅心。周啟一句話直擊森麻子心中的痛點。

「來就來!」

森麻子一捋耳畔的發梢,貝齒緊咬著嘴唇。賭氣一般大步走到了駕駛位上,雙手拿起頭盔,猶豫了片刻,最終一咬牙戴在了頭上。

周啟微微一笑,將剛摘下的頭盔重新戴上。隨心念一轉心靈溝通異能瞬間發動。在將自己識海中的記憶屏蔽的同時分出一縷意識,進入了森麻子的腦海。開始引導她的意識與機甲的神經元相連!

熟悉的感覺傳來!

如同以以往那樣,記憶如水源源不斷地被從記憶的深處喚醒。

幼時的記憶再一次浮現!

殘破的東京街頭,一個小女孩正無助地奔跑!

身後地動山搖,一幢幢大樓在怪獸龐大身軀的撞擊下紛紛倒塌!

人們呼嘯奔走,疲於奔命。空氣中每秒鐘都有人類臨死前絕望的慘呼!

與此同時。

駕駛座上,森麻子蒼白的俏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目睹家園被毀,親人慘死,這一幕是她內心中最深的痛。每一次精神連接訓練,都宛如一場無法醒來的夢魘!對她來說都是一種酷刑般的煎熬!

深沉的意識之中,年幼的森麻子依舊在驚慌而盲目地奔跑!

她一刻都不敢停下,即便鞋子跑丟了也不敢回身去撿。那巨大的怪獸正緊緊追在身後!一旦停下,或許她將和爸爸媽媽一樣,被掩埋在倒塌的房屋之下!

她心中害怕的要命,卻沒有人能夠幫助她!

就在這時,隨著眼前一道身影飄現!

一隻溫暖的大手拉起了她的冰涼的手掌。

下一秒,森麻子只覺整個身軀離開了地面,飛向了天空。

經過最初的驚慌和掙扎!或許是感受到掌心傳來的溫暖,當森麻子安靜下來之後才注意到,將她帶離地面的是一個面目有幾分熟悉的陌生人。

身處雲端,她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了將城市徹底摧毀的那頭怪獸以及正於怪獸進行殊死戰鬥的一個鋼鐵巨人!

這時,森麻子眼前突然一花,當視野恢復清明的剎那,她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座陌生城市的上空!

這裡與東京一樣,每一條街道都已經被摧毀!地面上到處都是屍體!遠方的地平線上,另一個鋼鐵巨人正與另外一頭怪獸進行著殘酷的戰鬥!

下一秒!畫面再換!與剛才所見如出一轍!

「森麻子,你必須放飛你的思想。怪獸不但摧毀了你的家園,地球上還有更多的人因為怪獸的入侵家園被毀,流離失所。」

「作為一名戰士,你的養父科斯特是位不折不扣的英雄!他之前反對你登上機甲,正是出於他對你的溺愛和保護。」

「你必須從私人的感情中走出來,學會成為一名真正的戰士!只有這樣你才能從他手裡接過重擔。去保護他!保護所有需要你保護的人!」

耳畔傳來的聲音雄渾兒厚重,如同雷鳴般在天際迴響!

「我可以嗎?」

機甲訓練室中的森麻子口中喃喃自語!

而意識深處,停留在舊時記憶中年幼的森麻子也在同一時刻仰起頭,沖著牽住她的手的陌生人發聲問道!

「你當然可以!」

「人總要學會面對自己的命運!怪獸讓你失去家園和親人,這是你的命運。當有朝一日,你駕駛著機甲作為一名戰士,去保護更多人的生命,保護更多人的家園,這同樣是你的命運!」

命運?屬於我的命運?

兩個字不停在腦海中回蕩!卻在這時,隨著眼前一花,森麻子驚訝的發現!

自己再次回到了東京!

眼前一切完好如初,就同從小看見的那樣!沒有怪獸,沒有倒塌的房屋!她甚至從空中看到了自己正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如往時那樣無憂無慮,笑語融融地慢步街頭。

「告別過去的你!對愛的回憶不應該是束縛,而是你成長和堅強的動力!現在你懂了嗎?」

「我懂了!」

駕駛室內,森麻子如同自夢魘中醒來,渾身被汗水濕透!口中一面急促地喘息著,一面回憶著剛才那從未出現過的夢境!

就在睜開雙眼的剎那,她清晰地看到,眼前的光幕上明亮的閃爍著一串數字。

契合度76%!

這!

森麻子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不但真成功了!而且契合度還如此之高!

「你……嗯?」

帶著滿臉的驚喜,森麻子猛然一偏頭。

這時她才發現,身旁的駕駛座上已是空空如也。神秘的男子已然消失不見!

他,究竟是誰?

「PS:祝各位元旦快樂!別忘了回家看看,記得給父母打個電話問好哦:)」 中國台北!

自半空俯瞰,夜幕下繁華的城市燈光璀璨。林立的樓宇間,車來車往穿梭不停,明亮的車燈匯聚,將高速路盤繞成一條條的光帶。霓虹輝映,夜色未央,一派昇平!

周啟逆風而行,從城市上空疾馳掠過,正飛往遠方的海岸線。

先前嘗試用神經元聯繫危險流浪者的時候,他早已透過戰術電腦完成了對整個地下基地網路的入侵,將自己需要的信息搜集完畢。

從獲得的數據來看,目前基地內只有三台獵人機甲存在。然而糟糕的是,除了「暴風赤紅」還保持戰鬥狀態,「危險流浪者」和「切爾諾阿爾法」都在先前的戰鬥中受創不輕正在進行搶修。至少還需要10個小時才能再次投入戰鬥。

另外兩台獵人機甲「探戈狼」和「尤里卡突襲者」則在外出執行任時,先後同基地失去了聯繫。

一切都印證了他的猜想。獵人機甲出事了!

「探戈狼」最後一次同基地取得聯繫是在台北外海;「尤里卡突襲者」則是在前往菲律賓的途中神秘消失。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兩台獵人機甲與基地失聯的時間間隔不超過30分鐘!

從這一點來判斷,周啟已經基本肯定是契約者所為。

根據獵人機甲的戰力,即便遭遇了怪獸的圍攻,在被徹底摧毀之前也完全來得及發出遇險信號。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機甲控制住,除了實力強大的契約者,他完全想不到還有誰可以做到!

至於操控機甲?對於常人然而或許很難,而對於強化過精神屬性的契約者而言,卻不要太過簡單。

以森麻子29的精神屬性而言,只要是經歷過三次以上場景任務的第一難度契約者,幾乎都能達到她的程度。其餘的屬性更是能將她完爆。

而根據虛空巨獸的強度來判斷,進入本次任務的契約者應該遠遠超過這個標準!

周啟收回思緒,亮如寒星的雙目注視著前方漆黑的海面,眼底閃過一絲冷峻的目光。

根據戰術平板電腦的標識的坐標。腳下的這片海域正是「探戈狼」最後與基地保持聯繫的地方。想要將體型百米的機甲完全隱藏,並且屏蔽掉偵測信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除非下手的人擁有和煉妖壺、崑崙鏡一樣內中自成天地的寶物,否則絕難以躲過衛星偵查和定位。

雖然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可是自成天地的寶物又不是大白菜,說給就給,人手一個。自個兒也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幾乎賠了性命才好不容易到手。

屏蔽信號,躲避偵查這一環節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呢?周啟不由陷入了沉思。

等等!

注視著身下翻卷的海浪,周啟突然眼底一亮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分出一縷神識聯繫上了戰術電腦。調取了台北東北方海域的所有信息。

「龍三角?」

看到電腦上顯示的資料。周啟眼中閃過一絲明悟。

所謂龍三角,在地理位置上所指的地方,就是以台北,東京和伊戈島三點間構成的一片三角形海域。

同令人聞之變色的百慕大三角區一樣,龍三角也是一處充滿了神秘,無比兇險的海域!

無數船隻在這片清冷的海面上神秘失蹤,它們中的大多數在失蹤前都沒有能發出求救訊號,也沒有任何線索可以清楚的解答它們失蹤后的相關命運。

在歷史上,龍三角就被看作是「最接近死亡的魔鬼海域」和「幽深的藍色墓穴」!

想要屏蔽掉獵人機甲的信號,有很大的可能,竊取機甲的人駕駛著機甲躲進了龍三角的核心地帶!

應該就是這樣!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

想出這計劃的傢伙地理學的不錯嘛,應該不是生物老師教的。

周啟默默地吐了句槽,飛翼一展,向著電腦地圖上龍三角的核心地帶飛去!

腳下的這片海域約有10萬平方海里!大海里撈針的事情他不想做,也沒工夫去做。

獵人機甲雖然亦屬於龐然大物,在平均海水深度超過了1300米的龍三角海域,依舊顯得渺小。

不過別忘了,機甲不是變形金剛。可以沉在水裡上百年不露面。只要裡面坐得有人那十有八九是不會躲在海底的!肯定是藏身於某座小島之上!

搜尋一座島嶼,相比之下卻要容易上許多,何況自個兒永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下一秒半空中金光一閃,現出了土豪金凱普高大的身影。

凱普現身的剎那,下意識地雙手抱頭護住了頭臉。待察覺到毫無動靜之後方才在一陣機械流暢的變形聲中變作了戰機形態。顯然是每一次出場都被無良的主人當做擋箭牌給整怕了。

周啟嘴角一抽,學聰明了嘛,看來自個兒給這傢伙造成的陰影面積不小。

「開啟隱形模式,搜尋這片海域!」周啟說話間將龍三角覆蓋的海域坐標和兩台失蹤機甲的外形特徵通過意識鏈接,傳輸進了凱普的接收晶元。

「知道了,我狡猾卑鄙的主人!」

「未來的天空之子,所有變形金剛唯一的主宰」語氣憤憤地應了一句,隨即無聲發動引擎,線條流暢的機身漸漸變得透明融入了夜色,呼嘯而去。

周啟微微一笑,心念一動,溝通了獵魔印記。

「主人,喚本宮何事啊?咦?這是何處,怎地到了海里?若冰姑娘他們呢?」

隨手臂上黑霧翻滾,半空衣袂飛揚,魔姬洛璃露著一雙晃眼的大白腿裊裊娜娜憑空出現在了眼前。柔弱無骨的雙臂纏住周啟的脖子,一雙紅寶石般的大眼睛忽閃忽閃注視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嬌聲問道。

「別鬧,快幫我搜尋下方的海域。」周啟輕輕撥開她的手臂。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魔女就是魔女,真不知道將她召喚出來究竟是幫忙還是添亂。

「嘻嘻,這有何難?且看本宮的手段。」

洛璃在他臉上吧嗒啄了一口。輕笑著飛身離開。隨即皓腕一台,頭頂浮現出一輪古鏡的虛影。

「魔鏡魔鏡,聽我號令。乾坤斗轉,鏡花水月!疾!」

咒語聲落,崑崙鏡虛影如同圓月懸挂雲端。灑下點點清輝照向海面。

洛璃伸手一劃,白嫩如玉的手掌中多了一面銅鏡,如同用手機看視頻一般,凡清輝照亮之地,一一在銅鏡中顯現。

我去,周啟心中一陣呻吟。這魔女當真是越來越會玩了。隨即飛身上前伸手攬住洛璃的纖腰,帶著她一路飛往前方。

兩人沿途走走停停。不一會兒的工夫,已然將左側小半個龍三角海域探索完畢。除了發現一些隱藏在海面下的暗礁,別無所獲。

就在這時,凱普傳來信息,它所前往的右側區域也是沒有任何發現。這一次凱普學乖了,但凡發現有島礁的地方,都進行了低空航拍,將畫面傳了過來。

接收到的圖片信息來看,大多是隨海水漲落而出現的零星浮島。不要說是體型巨大的機甲,就是面積稍大的簡易房屋也容納不下。

眼下只剩北面臨近日本的一塊區域沒有搜尋。

片刻之後,周啟匯合了凱普飛抵了尚未查探的區域。

「主人且看!」

周啟循著洛璃的聲音,偏頭往古鏡中一瞅。只見光潔的鏡面上出現了一片面積約有近百平方公里的陰影。隱隱現出了一個島嶼的輪廓!相比之前看到的瑣碎暗礁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有戲!周啟眼睛一亮!

如果下方真是一個島嶼,無疑是藏匿機甲的好地方!

「下去看看!」

周啟飛翼一展,攬緊了洛璃,加快速度向著島嶼的方向飛去。

隨著他不斷深入,海面上漸漸起了風浪!

距離島嶼越近!風浪越大!

片刻之後,隨天空呼啦一陣電閃!海面上突然颳起了狂風!緊接著下起了瓢潑大雨!

真是邪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