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根本不可能查到水軍的地址的。

所以,那些名人們,根本奈何不了水軍。

網絡,是水軍可以無法無天,肆意大展身手的地方。

此時,他正操縱着他的微博號,不斷@著【報應來了】那個號,對其言語挑釁,諷刺羞辱。

天王老子:『報應來了,你他么,不是說要來找我么?不是說……後果很嚴重嗎?!你他媽,人呢??老子我坐在電腦前,等了你很久了!老子我肚子都快餓了!!所以你人呢??別口嗨啊!口嗨死得快!』

舊浪微博上,天王老子言語諷刺,不斷挑釁。

網絡上,一大群水軍們,跟在後面,點贊評論,言語諷刺不斷。

終於,那個『報應來了』的小號,回復了一條評論動態。

【報應來了】:別急,快到了,你,準備一下後事吧。

牛牛網吧,包廂內。

見到對方回復的這句話,天王老子差點笑場。

他當了這麼多年水軍,還從未見過……如此囂張,如此能吹牛逼的人。

這人,是來逗樂子的吧?

而。

就在此時。

突然。

地面,微微……顫動了起來?!

沒錯!

整個網吧的地面,都在微微顫動……!!

地面震顫,網吧內,所有電腦,桌面……壁燈,都跟隨着微微顫動!

彷彿,地震一般?!

網吧外面,傳來一陣沉悶的碾壓聲……!!

彷彿,是無數汽車引擎……交織匯聚,產生的共鳴?!

這?

是發生了什麼??

牛牛網吧內,所有網民們,都驚疑不定的抬頭,面面相覷??

「這是……地震了??」

「不幾道啊~!啥情況勒??」

「我怎麼聽到……門外有汽車引擎的聲音……好像還不止一輛??感覺外面有很多車啊……」

網吧內,一眾人都是面色驚疑不定。

地面震動的同時,他們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

外面,似乎發生了什麼……

這才導致地面顫抖?

網吧收銀台前。

網吧老闆叼著煙,面色罵罵咧咧,朝着網吧門外,推門而出。

「媽拉個巴子……是哪個工程隊?大白天的就在我網吧門口打樁??」

網吧老闆叫罵着,推門走出了網吧。

他以為,這是某個修路的工程團隊,正在門口打樁修路呢,所以地面才會震動。

可,當網吧老闆……推門而出的那一瞬間。

他整個人,愣住了。

不,應該說……是呆住了!

網吧門外。

一片,恐怖的迷彩裝甲戰車,席捲排列,形成一排恐怖的陣列…!!

裝甲防爆車,除暴車…防彈突擊車……

數百輛軍部作戰車,包圍了整個牛牛網吧…!

隨着網吧老闆,走出來的剎那。

齊刷刷……!

裝甲車上,數百架重機槍,狙擊槍……齊齊……鎖定瞄準了牛牛網吧的老闆!

一道道狙擊槍的紅點,瞬間鎖定……重疊在網吧老闆的眉心之上!

唰~!!

牛牛網吧的老闆,當場被嚇得……身軀一顫……!!

他整個人雙腿一軟,當場被嚇得……直接跪倒在地上……!!《娘娘進宮前有喜了》第五百一十五章太子妃的險惡用心 那可是王家啊,王浩可是赫赫有名的王家大少爺,這小子竟然這麼不把他,放在眼裏。

他真點有點懷疑,這小子實在虛張聲勢,要不根本就不知道洛川有個王家,或者沒有聽說過王浩的威名,他心裏就是這麼想的,咬咬牙,走到一邊撥通了王浩的電話。

「喂,小曾有什麼事嗎?」電話里傳來王浩冰冷的聲音。

其實這個小曾,王浩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他只是遠方的一個表親而已,要不是因為家裏的項目用到他,王浩才不會接他的電話。

「哥,我被人敲了!」

男子邊打電話,便看劉黎明,彷彿已經看到王浩過來,劉黎明被打的一幕。

「你在葫蘆頭不是小霸王嗎,誰敢惹你啊?」王浩感覺很是意外。「哥,我沒在老家,我來洛川了,來這邊半點事情,我在這裏被人打的半死,我報了你的名號,還說是王家的親戚,可是人家卻不買你的賬,我受了皮肉之苦沒什麼,可是毀了哥你的威名,那可就不好了!

」男子估計把仇恨拉近了。

「他娘的,在洛川提到我的名字,竟然還敢打你,你在哪裏?他是誰啊?」王浩一陣詫異。

「我在洛川中醫院,這小子好像姓劉。」

「什麼?你在中醫院?」電話那頭,王浩撲通一下坐在了沙發上,半天才回過來神。

「你他娘的沒事在老家好好的,跑到中醫院幹啥?老子現在躲他還來不及呢,你倒好,跑到了人家的地盤上,你這不是找死嗎?」王浩氣的眉心緊皺,氣得直跺腳。

「哥,你說什麼呢,你可不能不管我啊!」男子雙腿一軟,撲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我管你大爺,你他娘的真以為我是洛川市市長啊!你自求多福吧!」說完,王浩掛斷了電話。

之後,男子的手機里傳出了一陣嘀嘀嘀的盲音,他趴在地上,猶如一把爛泥,鼻子一把淚一把的說道:「劉院長,不好意思,對不起,都是我錯了,你就饒了我吧!」

男子也不是傻子,他一聽王浩的口氣,面前之人雖然只是個院長,但身份絕對不一般。

堂堂的王家大少爺,見了他跟老鼠見了貓似的,更別說他一個外地來的小癟三了。

「我現在沒工夫搭理你,這件事情我們回頭再說,不過,要是這位大爺今天鬆口了,我就放了你!」

「老人家,你是我的祖宗,你是我的親爹,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我回去從新把你戰友們的遺體風光大葬,求求你了,你就饒了我吧!」男子徹底怕了,他慌忙彌補自己的過錯。

「讓你們這群王八蛋給戰友們下葬,我還不稀罕呢!趕快給我滾蛋,要是在當年,老子一定一槍斃了你們這群孫子,趕緊給我滾蛋!」

「滾,滾,我滾,我這就滾!」男子知道老人家是在氣頭上,他不管怎麼低頭認錯,都不可能會得到他的原諒,既然老頭子放話讓他滾了,先離開這裏再說。

很快,陳市長便帶着秘書快步趕來。

陳市長上任以後,逢年過節都到烈士家屬家中慰問。

而且清明節總是到革命紀念地祭拜,但是從來不知道,葫蘆頭還有一幫抗戰時的英靈,聽老人家說后,陳市長一陣自責,他緊緊的握著老人家的手。

「老人家,是我工作的失職,在這裏我向你道歉了!」「陳市長,這不是你的錯,葫蘆頭村子離這裏偏遠,村子裏也幾乎沒有什麼人,你不知道,這不怪你,是我一直放不下原來自己的過錯,不敢面對事實,本想着一直和我那幫死去的兄弟們在一起,可是沒想

到……」

「如果不是這次,我也不會千里迢迢的,跑到這裏來找你!」聽了老人家的訴說,陳市長心裏很過意不去。兩人聊了很久,他拿出了口袋裏的手絹,沾了沾眼角,說道:「老人家別走了,那邊的事情我現在就解決,我已經通知了林縣的林縣長親自調查此事,葫蘆頭鄉級幹部全部免職,相關負責人我一定追查到底

,如果牽扯到市裏什麼領導,或者是相關人員,我也一定徹查到底!」

「隨後,我會安排了相關部門,對葫蘆頭無名英雄進行登記造冊,並且上報國家有關部門。」

「陳市長,謝謝你,謝謝你!」老人家感激不盡。

陳市長是個雷厲風行的市長,當天就把葫蘆頭鄉級幹部,及地方惡霸直接調查處理。

構成刑事犯罪的話,直接送進了大牢,不過這些都是后話。

處理完老人家的事情,劉黎明便回到了診室,開始忙碌自己的事情。

雖然已經接近深秋,但洛川市小吃街依然是人山人海。

一直在大山裏的劉黎明一回到洛川,也慌忙準備好好的慰勞慰勞自己的味蕾。

晚上。忙完一天的工作,他就帶着石心怡來到了小吃街。

小吃街雖然價格有點貴,但是味道確實不錯,天南海北的小吃什麼都有。

開封灌湯包,新疆羊肉串,烤魷魚,烤麵筋,天上飛的,地里爬的,河裏游的什麼都有。

忙碌了一天,石心怡也餓了開心的吃了起來,完全不顧及大院長的形象。

「劉黎明,你回來了我吃胖了,你會不會嫌棄我啊?」

石心怡一邊擔心自己會長胖,一邊大口大口的啃著羊肉串。

「放心吧,就算是你吃成一頭豬,我也不會嫌棄你!」劉黎明有點無語了,女人都喜歡這麼說。一邊吃着鍋里的看着碗裏的,一邊還擔心自己吃胖,怕人嫌棄她!」

「劉黎明,你是罵我,還是愛我,還是疼我?我要是真的吃胖了,你若是敢找其她的女人,我一定讓你好看!」

「放心吧!」劉黎明笑笑,說道:「你就放開了吃吧!等你吃好,喝好,我們晚上回家,得趕緊傳宗接代!」兩人走着吃着,說着,沒吃幾家的小吃,石心怡就有點吃不動了,吃飽了,吃夠了,這又幽怨了起來:「哎,我們剛來,我還沒有吃夠,就已經飽了,我的肚子怎麼這麼不爭氣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冷風轉過身,慢慢的拉起被放於石柱邊的女屍。

「君上,你還是讓其他不相關的人退下吧。」冷風目光直視在帝君的身上:「有些事情,或許會對聖上聖威有損。」

「無妨。」帝君冷笑:「朕乃是堂堂一國之君,一言一行自當為天下萬民之表。」

冷風只是苦笑,再也顧不得其他,卻是直接將女屍翻過身來,直接面對着帝君。

「君上,可還識得此女?」

帝君搖了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