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柳研深深的說道:“瘋魔,你是青帝的傳人,與辰夜之間,勢不可避免,會有一番潛在的較量,可是你不要忘記了,辰夜他,是你的兄弟,值得你拿命維護的兄弟!”

聞言,瘋魔不由苦笑:“研兒,我怎會是你想的那種人?不可否認,師尊曾說,一定要越古帝的傳人,無論何種手段都行。但師尊是頂天立地之人,我也是頂天立地之人,又豈會行那卑鄙之事?研兒,你小看我了。”

柳研將身子,輕輕的依偎在瘋魔的肩膀上,柔聲道:“你是我的夫君,我們一路相守,從大華皇朝走到這裏,我怎不知你的爲人,我也知道你不會劍走偏鋒,只是,我太想珍惜了,所以,不忍看到失去。對不起,你別怪我!”

“我如何會怪你?”

瘋魔眼瞳之中,頓有着一抹疼痛之色浮掠而現:“研兒,等我們離開這裏後,就回大華皇朝,再也不管這世間的紛擾,我們就陪着岳父大人,安享這一生,也順便幫辰夜,照看着大華皇朝!”

“不行!”

柳研猛然的說道:“你答應過我的,不能兒女情長的。”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呀!”柳研笑的很幸福:“今生能夠遇見你,得到你的憐愛,柳研再無任何遺憾!”

“可是,我會有遺憾!”

瘋魔緊緊的摟住柳研,似乎後者一下秒就會永久的消失。

感受到那股力度,感受着身邊人的顫抖,柳研美眸中,有着一抹黯然飛掠而出,不由得,嬌軀也是輕顫了一下。

“瘋魔,讓我爲你生個孩子吧!”

巨大的光影之中,如今越加清晰的看見,那淡淡的光繭之上,遊動着的蜘蛛網度越來越快,短短十多分鐘左右,瘋魔夫婦雖然聽不到聲音,依舊可以想見,在一聲劇烈的bàozhà後,一道身影,在漆黑的光芒包裹之中,自那碎裂的光繭中,暴射而出。

辰夜破繭而出之時,巨大的光影也是隨即消失不見。

瘋魔冷眉一緊,體內,兇悍的氣息,開始激烈的涌動着,虛幻巨臉說過,要等到人齊,而今辰夜破繭而出,是時候面對最後一個考驗了。

而以瘋魔的心性,都是忍不住的緊張了起來,虛幻巨臉實在太強大了!

遙遙半空,辰夜揚身站立,感受着自身與往日的不同,辰夜情不自禁的感嘆了一聲,荒蕪能量的確強大無比。

現在的他,在1ang費了如此之久的時間xiūliàn,吸收了荒蕪能量,讓他的修爲,暴漲!

在尊玄境界中,修爲精進的如此迅,倒也少見。

以辰夜爲中心,方圓將近數千米之地中,再無一絲一毫的荒蕪氣息,大地本源懸浮於辰夜頭頂之上,致使遠處的荒蕪氣息,不敢踏進半步。

“接下來,應該會有新的動作了吧?”

“的確,如你所願!”

一道凜冽之聲,突然響徹,未等辰夜反應過來,他所在虛空突然斗轉星移,好似時空錯亂一般,再度清醒過來的時候,所在地,已然變得一點都不一樣了。

“辰夜!”

“瘋魔兄,柳研姑娘!”

辰夜恍神了一下,片刻後腦子才恢復了正常,看着不遠處的倆道身影,激動的大笑:“哈哈,你們果然沒事,我終於找到你們了。”

說完,便是衝了過去,將與瘋魔來了個大大的熊抱!

瘋魔與柳研雙眼不由輕輕顫抖,尤其後者身爲女子,聽到了這話,眼淚都差點流了出來,只有經歷過這裏的一切,纔會清楚的知道,在這裏面,是何等的艱難與煎熬,但辰夜義無返顧的來了,這份情,叫人無法不感動。

“柳研姑娘,來,也抱一下,哈哈,瘋魔兄,不會吃醋吧?”辰夜從來都不是一個不拘小節之人,可此時此刻見到他們夫婦平安無恙,那種喜悅,實難述說。

“開玩笑,我的妻子,怎麼能讓你抱?要亂來啊,休想!”

瘋魔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心情自然也是大好,不過,卻是將辰夜輕輕的攔了下來,並不讓他去接近柳研,似乎是真的吃醋了。

見他如今舉動,辰夜劍眉不由緊緊一皺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目光越過瘋魔,深深的看了眼後者身後的柳研一眼,當此之時,天際之上,那巨大的虛幻臉龐,猶如一尊遠古巨神漂浮着,讓辰夜沒有時間去多考慮什麼,幸好,這應該就是最後一個考驗,等結束之後,應該還不算太晚。

遙看天際,那張巨大的虛幻臉龐,好似是由極其濃郁的靈魂力量組成,一股股可怕的靈魂氣息,自臉龐之中,如水波般的涌動着。

被虛幻臉龐給注視着,以辰夜魂變登堂境界的層次,此刻都是赫然感應到,意識空間中,本命魂魄在瑟瑟抖着,那是一種,類似普通妖獸遇見到了真龍之威的感覺。

可怕的威壓,讓辰夜情不自禁心開始悸動了起來,靈魂界掌控者,的確無可匹敵

“呵呵,歡迎你們來到靈魂界。”

“靈魂界。”

瘋魔和柳研目光閃爍了一下,顯然,他們夫婦是第一次聽到這三個字。

居高臨下看着三人,那虛幻的眼瞳之中,涌現出一道精芒,說話的聲音,都似有幾分懷念:“你們,是第二波見到本座的人,也是見到本座僅有的四個人,許多年了,本座都忘記了,何爲人。”

“四個人,那也就是說,在我們之前,還另有一人來到過這裏。”

辰夜突然想起,刀靈說過,在無數年之前,古帝還未曾稱帝之時,他的一個朋友陷入靈魂界,當時古帝曾試過援救,但最終實力不濟,不曾將其朋友救出來。

莫非,在他們之前來到這裏的第一人,就是古帝的朋友,事情會不會有這麼湊巧。

辰夜不清楚會不會這樣湊巧,但他卻是明白,靈魂界的出現,極其的少見,或許,縱觀這歷史上下無數年,這是唯一的一處也說不定。

如果是,那麼,那將是一個機會,辰夜從來都相信,只要來過,就一定會留下痕跡,即便是灰飛煙滅,用心尋找的話,都能夠找到,消失此人,曾經在這個世界中留下來的痕跡。

身爲古帝的朋友,辰夜更加相信,當年誤入靈魂界的那位前輩,必定也非泛泛之輩。

靈魂界掌控者沒有理會辰夜的問題,看着三人,笑道:“這段時間,想必你們在本座這裏,獲得的好處,已經足夠的多了吧,現在,是時候,將這些,都交還給本座了。”

“你什麼意思。”

柳研輕聲一喝,身形掠動,出現在了辰夜與瘋魔的身前,遙看天際,這一幅是要將他們二人護在身後的意思,讓辰夜不由得,眉心再度緊皺了起來。

柳研的實力,不在辰夜和瘋魔之下,加上擁有天聖之體,關鍵時候,能夠揮出怎樣的實力來,不可預估,形容其深不可測也不爲過。

可是柳研現在這樣的強出頭,不能不讓辰夜多想。

“什麼意思。”

靈魂界掌控者爲之稍稍一楞,似乎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沉默了好一會後,視線放在了辰夜身上,緩緩的說道:“從你的倆個夥伴那裏,你早就知道了這裏是靈魂界,那麼,你應該能夠聽得懂,本座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吧。”

聞言,辰夜目光輕輕一顫,思索片刻後,凝聲道:“你想要的,還是我們的本命魂魄。”

“不錯。”

靈魂界掌控者笑道:“這裏是靈魂界,吸收的就是天地所有生靈的本命魂魄,當然,要想被本座吸收,那也得本座看得上,否則的話,就會直接在你們認爲的喪魂山脈中,化成那些靈魂力量。”

一聽到這話,辰夜三人頓時有所明白。

喪魂山脈中,靈魂之力極其精純,甚至可以幻化出魂影這類生靈。

一旦有人誤入喪魂山脈,其本身靈魂力量足夠的強大,或者有很大的展空間,那麼,就會引動喪魂山脈靈魂力量的攻擊。

承受不住,便會身死道消,肉身化泥,本命魂魄融入靈魂力量中,而承受住了這些靈魂力量的攻擊,以及魂影的攻擊之後,纔會被認可。

所謂認可,自然就是被吸入到靈魂界中。

在靈魂界,第一步的考驗,就是看你是否能夠保護住自身的本命魂魄不被帶走,做到了這一點,纔算是有資格在靈魂界中生存,繼而可以從濃郁的靈魂力量中,壯大自身的本命魂魄。

隨後,虛幻巨臉的提升出現,引領着通過考驗之人,進入那條所謂的空間通道,在那裏面,感悟着人之一生。

步步走來,最後面對荒蕪氣息。

這一切一切的考驗,都是讓辰夜三人現在很明白,受益最大的,是自身的本命魂魄。

不提瘋魔和柳研夫婦,單論辰夜自己,固然本命魂魄在登堂境界之中,並未走到很明顯的一個地步,可是,就靈魂界中修行的這倆年多的時間,如果是換成在真實世界中,本命魂魄絕對達不到如今這個地步。

如果靈魂界只是一個xiūliàn場所,並沒有所謂的掌控者的話,辰夜真的很想就待在這裏xiūliàn,將所有的人都帶進來。

便是本命魂魄自己也說過,在靈魂界中,他有信心,數十年時間中,便可以將魂變層次xiūliàn到登堂巔峯。

現在所在地,固然也是靈魂界中,但明顯靈魂之力的質量,要遠在初入靈魂界的層次之上,那麼,魂變達到登堂巔峯的時間,也將會縮小許多。

如此算來,二十年左右,或許辰夜就有可能,讓魂變層次達到衝擊大成之境的那個不敢想的地步。

只是可惜了,這裏畢竟有一個掌控者存在。

辰夜三人均是有所沉默,既然要的是自己三人的本命魂魄,又何必要這重重的考驗,直接吸收不就完事了,何必搞出這麼多的事情來。

似乎猜透了三人心中所想,靈魂界掌控者淡淡笑道:“本座設立這靈魂界,爲的就是要聚集更多的靈魂力量,在這個基礎上,聚集到的本命魂魄越加強大,本座得到的好處纔會更多,所以,本座要讓你們成長,通過這些考驗,看你們究竟是否可以達到本座心中所預計的。”

“你們很優秀,依照本座的意思,是想給予你們足夠多的時間,讓你們的本命魂魄,成長到極限的地步,只是本座等的有些不耐煩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本座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本座曾經所想的,是否正確,能否讓本座離開,所以,不好意思了。”

看着辰夜三人,靈魂界掌控者那虛幻的眼瞳之中,涌動着極度的渴望。

“如今你已經看到了,那就不用多說廢話了,想怎麼着,儘管施展,我三人既然能夠一關一關的闖過來,便也有信心,闖過你這最後一關。”

辰夜與瘋魔同時一動,出現在了柳研之前,磅礴戰意,凜然着天地。

話雖如此,戰意固然滔天,可辰夜他們的心中,卻是有着無窮無盡的驚懼之感悄然的浮現着,靈魂界掌控者居然說,他要離開這裏。

瘋魔和柳研或者感受的不是太深,辰夜卻是非常的知道,構造靈魂界,必須是靈魂體,修爲強大到了某一程度之後,身死道不消,若手段強大,本命魂魄會抗拒天道之力,不進輪迴,依舊在這世間伺機等待着復生的機會。

能夠構建出靈魂界的靈魂體,靈魂界掌控者的強大,自然不言而喻,他能夠在這世間生存下來,不會讓人覺得奇怪。

然而,靈魂界一旦形成,這是個近乎不死不滅的另類結界,無比的強大,但同時,構成靈魂界的靈魂體,也休想離開這裏。

因爲靈魂體的一身能量,全都化成了靈魂界,他若離開,靈魂界勢必會消散,從而,靈魂體也是會非常之快的,在世間永久的消失化成虛無。

但,靈魂界掌控者,他竟然要離開這裏。

“哈哈。”

感受着辰夜他們的滔天戰意,靈魂界掌控者不由大笑:“不愧是年輕人,果然勇者無懼,但註定,你們會成爲本座離開這裏的墊腳石。”

“蓬。”

靈魂界掌控者話剛落下,漫天的能量,以不可思議的度,飛快的向着虛幻巨臉匯聚而去,剎那時間而已,巨臉周身的能量,已是極其的可怕。

並且,如此龐大數量的能量,就在靈魂界掌控者面前,令人震驚的在不斷的被壓縮中,一瞬之中,便是讓人見到,那龐大的能量,赫然,已是被壓縮至一絲一縷

那猶若水滴一般的能量,靜靜的懸浮於半空中,絲絲的能量氣息散,便是將周遭空間,盡數的碎裂開來。

男神幫幫忙 放眼看去,以靈魂界掌控者爲中心,一道龐大的空間裂縫,猶若銀河垂落九天般的呈現而出,恐怖的風暴,在那天塹之中,瘋狂席捲出來,整個天地,頓時爲之劇烈的顫抖,彷彿這整個靈魂界,下一秒的時候,就會破裂。

“辰夜,這一次,我們真的要同生共死了。”

凝望天際,瘋魔沉聲說道,此時此刻的他,已然是非常清晰的感應到,自身的本命魂魄,蠢蠢欲動,似要破體而出。

聞言,辰夜輕輕一笑:“以瘋以魔命名的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有信心了。”

“哈哈。”

瘋魔大笑,縱身一躍,便是率先朝向那席捲而來的風暴衝掠而去。

便在這時,一道清晰的聲音,飛快的傳進了辰夜耳中。

“若死,請讓我死,一定要帶着研兒離開這裏,完全的離開。”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若死,請讓我死帶着研兒離開,安全的離開!”

辰夜渾身劇顫,看着瘋魔背影,他堅定的輕聲說道:“我們三人,一定可以相攜共同離開這裏!”

漫天的風暴,猶若巨龍嘶吼,那如同水滴一樣的能量,看似靜靜的懸浮着,沒有絲毫的氣息散,但就因爲它在,那自天塹之中所暴涌出來的風暴,好似擁有的靈性,那種可怕程度,已然無法用言語形容。

“天刀,古帝殿,天地洪荒塔,出來!”

凝望瘋魔身影,辰夜低沉大喝,磅礴靈魂能量,浩浩蕩蕩的衝涌出去,剎那之後,空間某一處,陡然三道光芒,在靈魂力量的牽扯之下,強行的破空而現!

剛到這裏的時候,辰夜就已經感應到了天刀和古帝殿的存在,那份聯繫,在之前並不是硬生生的切斷,而是被封鎖了下來。

但是這樣,讓辰夜的吃驚更加之大,若是被硬生生的切斷,那隻能說靈魂界掌控者非常強大,可是封鎖以這三樣神物的強大,卻是被封鎖了下來,那已不單只是強大這麼簡單了。

伴隨着靈魂力量的不斷衝涌而出,三道光芒越的耀眼。

“轟!”

好似空間被強行的破開,片刻之後,三道影子疾而來,正是天刀等三大神物!

時光不如你美 “主人,小心一點,這傢伙,或許是魂變大成之境的靈魂體!”

天刀三者閃電般的掠至辰夜身邊,都還來不及讓辰夜察看他們是否因此而受創,刀靈驚恐的聲音,便是響徹而起!

“什麼?”

“瘋魔兄,回來!”

辰夜震驚非常,魂變大成之境界!

魂變總共五大境界,初形,凝形,化形,登堂,大成!

這些年來,隨着修爲精進,隨着魂變層次不斷的提升,對於號稱這世間得第三種xiūliàn方式魂變,辰夜瞭解的越加清楚,更何況,還有刀靈在旁不斷的指點,可以說,放眼整個世間,還沒有那一個人,敢自認,對魂變的瞭解,可以過辰夜。

即使同樣都擁有魂變,除非達到了大成之境,否則,無法越得過辰夜!

武者世界中,玄氣有盡頭,天玄巔峯之後,便是帝級之境,魂變層次同樣有盡頭,那就是大成之境。

相同的盡頭,便是意味着,幾乎相同的境界,換言之,魂變大成之境的武者,堪比帝級高手。

當然,這也只是幾乎,只是堪比!

畢竟魂變狀態只是輔助xiūliàn,無法與玄氣和肉身這等攻擊相提並論,但箇中涵義,卻是相同。

大成境界的魂變擁有者,固然揮出來的實力,或許遜色於帝級高手,卻也遠在天玄巔峯高手之上,同樣也是一個帝字可以號稱。

一個帝字,那便是代表了巔峯之上的巔峯!

這個道理,辰夜以前不懂,魂變達到了登堂境界之後,他便全然瞭解。

魂變大成之前,四個境界的層次,固然化形之後,本命魂魄可以化形而出,幫助辰夜與敵人爲之一戰,可總體說來,仍然是輔助之效,那種戰鬥,更多的是以辰夜爲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只有達到了大成境界,本命魂魄從某種角度上來講,纔算是獨立的個體,那時候的本命魂魄,除卻xiūliàn與辰夜有關係之外,其餘的動作,若是辰夜放任不管,本命魂魄便會單獨進行。

一個獨立的個體,自然就不會出現所謂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本命魂魄受傷,不會影響到辰夜,反之亦然,即便是本命魂魄重傷至死,也不會讓辰夜便成無魂之體,因爲本命魂魄在消散之前,必定會留下一枚種子。

刀靈曾經說過,若是古帝魂變也達到了大成之境,那麼他就不會隕落,意思便在這裏。

如果辰夜玄氣修爲達到帝級境界,同時魂變也達到了大成之境,那他就相當於,是倆個帝級高手!

多一個帝級高手大戰邪帝,縱然結局也是一個輸字,可無論如何,古帝絕不會和現在一樣,消失的那麼徹底。

若非是這樣,天刀古帝殿天地洪荒塔怎可能會被封鎖下來,怎可能會說,化解邪心種,必須要魂變達到大成之境?便是因爲這個境界,也是代表着帝級之境。

萬沒想到,靈魂界掌控者,居然會是一個帝級高手,難怪當年,以古帝之能,擁有巔峯狀態的天刀和古帝殿,都是不能在這裏把人救走。

靈魂界掌控者是帝級高手,那麼,即使要拼命,也得拼出方法來,胡亂的拼命,只會白白的1ang費了性命不說,也絲毫起不到任何作用。

辰夜大急的聲音,令得瘋魔絲毫沒有半點猶豫,閃電般的掠回他的身邊,問道:“怎麼了?”

柳研也是凝重的看着辰夜,她認識後者這麼久,雖然相處時間不多,卻是知道辰夜的性子,他絕對不是一個遇外事,會如此將驚懼放在外面的人。

辰夜苦笑了一聲,說道:“瘋魔兄,柳研姑娘,我們這一次的對手,很有可能,是一個帝級高手!”

你的紅顏劫是我 “帝級高手?”

其他人或許不太明白帝級是個怎樣的境界,瘋魔和柳研卻是一清二楚的,當下,他們的臉色,也是劇烈的大變。

帝級高手,那可是邪帝等絕代高手一般的存在,那等強悍,連想都無法想像的到,儘管瘋魔見過青帝,可始終,比不上,一個活生生的帝級高手出現在面前來得震撼。

而面對着的是此等高手,即使瘋魔桀驁張狂,柳研天聖之體,此時此刻,都有着一股強大無比的壓力,籠罩着心頭。

“辰夜,他怎可能是一位帝級高手?”

瘋魔還是有些不相信,帝級高手,輕易不會隕落,即便隕落,也是自然隕落,又怎可能被困在這裏?

知道瘋魔心中所想,辰夜默然片刻後,說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而他的帝級高手,並非是玄氣的帝級,而是,本命魂魄達到了相等的層次,你們應該知道,這世間,有魂變之說!”

瘋魔和柳研點了點頭,魂變他們自然是知道的。

辰夜繼續說道:“靈魂界的形成,必須是要靈魂體來構成,一旦靈魂界成,這個靈魂體便是無法離開,即便他是帝級高手,而現在他要做的” 我的女友是富二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