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柳歸本就是屬於那種半天蹦不出一個字眼的,藍霖因為葉振龍等人的離去心情不是太好,而蘇黎也在考慮這兩位打野的首發問題,所以隊伍語音中一片寂靜。

「怎麼打?」

沉默被新人上單沈民打破。

「隨便選吧,選自己拿手的就行了。」蘇黎笑了笑,畢竟是剛剛組合起來的新隊,也沒配合練習過,隊友間互相的英雄選取倒是沒那麼嚴謹。

沈民聳了聳肩,道:「這樣正好,我非常喜歡玩一些技能比較簡單,又不需要什麼手速的英雄。」

說完,他秒選了一個元歌。

「???」

「???」

「???」

幾個隊友全都是懵然臉,說好的喜歡玩技能簡單,又不需要手速的英雄呢???

「你拿元歌走上?」顏銅皺眉問道,元歌走邊路不是不可以,但終歸中路正統些,別忘了對方可是來自極限地下電競場的強隊,敢這麼打,不是鐵定被虐嗎?

沈民笑眯眯道:「怕什麼,像我這種老年殘疾人,就適合玩這種英雄,再說不是還有你嘛,多幫幫我,正好可以襯托出你的偉大,多好啊。」

顏銅無言以對,的確,這種對比,在gank的時候是能給自己加分的。

就在兩人對話期間,其他人皆分別選取好了英雄,分別是中路嬴政,打野達摩,下邊路蘇黎的狄仁傑,以及藍霖的孫臏。

梅林那邊上路雅典娜,中路王昭君,邊路鍾無艷和伽羅,以及打野韓信。

遊戲開始大家都不難發現,顏銅顯得略微有些緊張,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大家都清楚,這局的重要性對於自己來說還好,但對於顏銅卻是重中之重!

付出青春和在父母的目光中來打職業,本就承受了不小的壓力,自然是想取得一番成績,現在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絕不能拱手讓人!

「大家……」

顏銅正想說讓大家穩點,坐等他來抓,然而眼前忽地一「蓬」耀眼地金光閃過,那剛剛降生在泉水的狄仁傑,竟然原地閃現了。

蘇黎一拍腦袋,一臉懊惱地說道:「哎呀,不小心按到閃現了。」

顏銅嘴唇蠕動了一下,想罵人又忍住了,身為一名立志打職業的電競選手,竟然干出這樣的蠢事,他真的不想說。

「要不要去入侵?」

蘇黎又問道。

我入侵你妹啊!你閃現都沒了,一旦露出破綻,百死無生,你還抓!?

這什麼腦袋!?

怎麼想的!!!?

顏銅看向蘇黎的目光,有些不對勁了。 只是他並不覺得蘇黎是故意的,一來無冤無仇,二來以他目前的實力,根本就沒往這上邊想。

倒是上單沈民,意味深長地看了蘇黎一眼。

雙方正常開局。

許是第一次跟蘇黎打下路的原因,藍霖打的很謹慎,唯恐出現差錯,但蘇黎就奔放的多,借著一技能的消耗能力,不時的越過線去點伽羅。

這一局伽羅的輔助可是鍾無艷,當然不會慫,同樣鐵鎚砸來硬剛,藍霖無奈,只好也莽了起來。

「嘿,這小子打下路也蠻凶的。」

「沒凶在路上,你看他有在我倆手中佔到便宜嗎?」

梅林戰隊那邊的輔助嗤笑一聲,反擊的愈發有力。

「打野快來,打不過了!」

蘇黎突然開口到。

「等等,馬上到!」顏銅話音剛落,下路的狄仁傑已經沒了。

「讓你快來的啊。」

蘇黎埋怨道。

顏銅無語,你這死亡速度,尼瑪自己坐火箭也趕不到啊,可終歸是自己的考核,他忍了忍說道:「你開局沒了閃現,打穩點,我來了再上。」

「早來不就沒事了,剛剛那麼好一波機會。」

蘇黎眉頭一皺。

顏銅手一抖,打野的技能差點放歪,你瞧瞧這說的是人話嗎?是有好機會不錯,但自己又沒住在下路,怎麼可能第一時間抵達。

藍霖奇怪地看了蘇黎一眼,印象中,他沒有這麼苛刻才對啊,難道是敵視外來的隊友,故意搞他心態?

相比顏銅的憋屈,上路的沈民倒是悠閑的多,雖然對方上路的實力,的確要比他強一截不止,但他拿的可是元歌,手長的一匹,保命能力又強,所以並沒有怎麼被壓制。

顏銅卻慘的不行,下路再次送了一個不說,還開始嫌棄他刷野速度了。

「你達摩刷野太慢了啊,怎麼還沒4級,臟線懂不,你看中路打了一波都退回去了,去臟一波線早4級來下了,我這波也不至於死啊!」蘇黎說。

顏銅輕吸一口氣,「我忍!」

似是唯恐蘇黎繼續bb,他立即道:「我現在就來下路。」

可嫌棄的聲音還是響了起來,蘇黎瞥了他一眼裝備欄,說道:「也不知道買雙鞋,跑這麼慢,敵人早溜了。」

我呵呵你一臉,我前期把打野刀弄出來,浪費經濟搞雙鞋,就為保你adc?您配嗎?

顏銅在心裡白眼都要翻爛了,但觀戰台上這麼多大佬看著,那該死的蘇黎已經是既定的隊員,他可不是,所以沒辦法,只得說道:「這波回去了我就出,剛剛錢不夠。」

「錢不夠就來抓啊,早抓早就有了。」

蘇黎說。

剛一說完,忽地他眼睛一亮,似乎是找到了一個破綻,連忙道:「藍霖快上,對面伽羅走位失誤!」

藍霖有心想說等等,打野馬上就到了,卻發現狄仁傑居然直接開啟2技能沖了過去,她心中一急,連忙跟了過去。

卻沒想到這個破綻是伽羅有意賣的,狄仁傑才剛開啟2技能主動衝來,鍾無艷瞬間閃現近身了,一連串的技能飛快打出。

伽羅也是啟動了全部技能,在等級和裝備的壓制下,狄仁傑血量狂降,剛剛趕到的顏銅目瞪口呆的看著狄仁傑倒在了距離自己不到一千碼的地方。

三秒,最多再等自己三秒,這一波必殺的!!!

顏銅心中暗恨,不過眉頭緊隨著舒展,相信以觀戰台上大佬們的目光,肯定能看出這波的原因不在於自己,而是……

「呵……看吧,這就是你不出鞋的代價,早出鞋早就到了。」在泉水復活的蘇黎,冷笑一聲。

聞言,顏銅瞠目結舌,這也是卸鍋的理由!?

說實話,他打了這麼多局遊戲,第一次見有人這麼無恥卸鍋的。 蘇黎心中暗笑,出現這樣的情況,當然是他故意這麼做的,為的就是試試這顏銅的心態如何。在比賽中打野是至關重要的一環,無論是gank,還是反野入侵,以及拿暴君主宰,所以打野的心態一定要優秀!

如果這顏銅連這點打擊都承受不來,代表他的修鍊並不到家。

也許是身在局中的關係,顏銅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眉頭一直沒有舒展過,但因為考核的關係,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反而一直圍繞下路刷野起來,唯恐蘇黎的狄仁傑莫名其妙的又死了。

見狀蘇黎點點頭,就這點來說,顏銅還是很合格的。

「現在的局勢的劣勢不大,就是不知道當劣勢擴大的一定地步,他還冷不冷靜的起來。」蘇黎自語了一聲,神色波動,似乎是打算為顏銅軍訓一波。

當然,因為身在觀戰台上的關係,籍天驕肯定看出什麼來了,不過影響不大,搞心態的方法可不止一種。

……

與此同時,曾經蘇黎父母組建的伍悅戰隊,其中的adc選手韓景合的門外,來了兩個穿著黑色風衣的人。

這兩人一高一矮,高的只怕達到了一米九以上,矮的似乎還不滿一米七,頗有點最萌身高差的意思。

「雲隊,就是這裡了。」

其中一名身材矮小一些的男人說道。

另一位男人目光微閃,目光落在了韓景合的門上,看見那斑駁的鐵鏽,和潮濕的房屋邊沿,微閃的目光中升起一抹憐色,但轉瞬又變得堅決。

「李消,你去敲門。」雲隊說。

「恩好。」

話音一落,李消邁了過去,四周的環境並不好,地面潮濕,令李消踮起了腳。

只是正待他敲門的時候,門忽地很巧的打開了。

看著外面站著的兩名黑色風衣男人,韓景合一愣,待看清兩人的面容后,韓景合的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驚愕道:「李消!???」

繼而又看向李消身後的男人,驚呼道:「雲隊??」

「怎麼,看到我們很驚訝嗎?」

李消咧嘴一笑。

韓景合深吸一口氣,愕然地目光慢慢地回歸冷靜,平靜道:「看來你們已經作出決定了,真不考慮一下了嗎?」

「沒什麼好考慮的,而且,你不也早就答應了嗎?」李消說。

說到自己早就答應了,韓景合的拳頭忍不住一緊,聲音也變得低沉了起來,「當初我答應,是雲隊說我們會擁有最好的訓練環境,擁有最強的教練和擊敗光墓,一舉奪冠的希望!」

「難道不是嗎?我們四個在國外接受了最好的訓練歸來,是你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非要守著國內的一畝三分地,說什麼就算受到了國外最好的訓練,拿到冠軍了也失去了意義,因為不是自己掙來的,真是可笑,典型的弱者的思想。」李消嗤笑一聲。

韓景合臉色一黯,這些年的生活,說不後悔是假的,但他相信,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自己也絕不會去國外,特別是……

「你們是不是正式加入cap了?」韓景合問。

「不錯。」

李消說。

韓景合長嘆一聲,「所以那次,與光墓的最後一戰,你們真的是打假賽了,你們這樣……對得起蘇老闆,對得起因為這件事受到牽連的小黎子嗎?」

「別說這些廢話了。」

李消的身後,雲隊上前一步,神情冷漠:「那個冠軍,我們不能拿,拿了,不利於偉大的cap集團的計劃展開!更何況,只是區區一個國內冠軍而已,我們要的是世界冠軍!」

不待韓景合回話,雲隊繼續道:「你收拾一下,明天我們就啟程了,這次高校聯賽的冠軍,我們必須要拿下,這是上面的意思。」

「人選定好了?」

韓景合沉默了一下,問。

「定好了,目前全部落腳在偉大的cap附屬電競俱樂部,逐夢電競俱樂部中,這五個參賽人員全部由我把關選定,奪冠勝率——」

雲隊目光冷峻,「百分百!」

看著自信的雲隊,韓景合沒有說話,他很清楚雲隊的為人,既然他能說出這樣的話,那那五名少年的實力絕對是恐怖級別的。

「奪冠了,然後呢?」

韓景合問。

「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只要記得,我們的一切作為,都是為了世界冠軍做準備!」雲隊說。

韓景合輕笑一聲,說:「然後利用他們打入天美內部,竊取資料找到擊敗黑域的方法吧?別以為我不知道cap打的什麼主意。」

「所以你到底做不做!?」

雲隊問。

「做,為什麼不做,我已經這種境地了,還有什麼不敢的。」韓景合自嘲一笑。

「很好,那麼你準備準備吧。」

雲隊轉過身去,但忽地腳步一頓,問道:「聽說,小黎子這次也參加高校聯賽了?」

說到蘇黎,韓景合臉上不自覺露出了笑容,說道:「是的,還是以G賽區冠軍的身份。」

雲隊沉默了一下,而後說:「這樣,你明天陪我去見一見他,有些事,還是早點跟他說明的好。」

「你想要幹什麼?我已經答應你們幫助cap了,別把他牽扯進來。」

韓景合面容凝起。

「牽扯進來?」

雲隊瞥了韓景合一眼,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做的好事,你想把他拉進逐夢,只不過沒有成功罷了,怎麼,你以為他會打亂我的計劃,影響到我們?你也太高看他了。」

「沒有,我只是覺得他天賦不錯,想扶他一把,畢竟是蘇老闆的兒子。」

韓景合勉強一笑。

再次聽到蘇老闆三個字,雲隊的神色終於起了一絲變化,沒有再多說什麼,直接轉身離開了,李消望著韓景合搖搖頭,也跟著離開了。

「走了?」

這時候,王璇璇從裡屋走了出來。

「嗯。」韓景合點點頭。

「你真的要幫助國外的那些遊戲公司,對抗天美啊?」王璇璇又問。

韓景合默不作聲,只是看了看王璇璇那張憔悴的臉,和潮濕到有些發霉的屋子,輕嘆了一聲。 今天註定是個無眠夜,特別是蘇黎這邊,關於打野的兩場考核已經結束。

看著站在面前的兩位打野選手顏銅和籍天驕,梅林說道:「說實話,僅僅通過一局的表現,來決定出你們中的首發,的確不怎麼科學和公平,但事緊從急,距離開賽只有一天了,所以今晚必須定下來。」

說完,他的目光,從蘇黎、藍霖、柳歸、沈民的身上一一掃過,最後定格在了顏銅和籍天驕的身上,道:「我宣布,首發打野,為顏銅!」

「yes!!!」

顏銅心中狂呼一聲,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

籍天驕一愣,叫道:「為什麼啊,我那一局明明發揮的比他好啊!」

事實也是這樣,他打的那局數據很是不錯,汲取了顏銅的教訓后,他根本懶得理會蘇黎的下路,瘋了一樣的發育拿人頭,可以說五人中,他絕對的數據最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