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柳月一連站了一個時辰,也沒有過多的發現,只是在一名女孩經過的時候,她多看了幾眼。

「讓她也去吧。」柳月說話的時候,那名女孩已經經過了測試,準備派往下一關測試點了。

立刻,那名女孩被帶到柳月面前,「是她嗎?柳月姐。」內門弟子問道。

柳月點了點頭,目光放在女孩身上,女孩十六七歲的年齡,長得乖巧甜美,柳月從她身上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

「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柳月問道。

「回考官姐姐的話,小女名叫李慧,天虛國人士,家中世代以種植藥材為生。」女孩有些怯弱地說道。

柳月點點頭,再次看了女孩一眼,說道:「你的資質不錯,去冰塔門口等著吧。」

「謝謝考官姐姐。」女孩精神一振,連聲說道。女孩的身上,再次吸引了周圍羨慕的目光。

整個招新工作持續了整整十天。

前來應徵的五十多萬人,最終有約十二萬人被錄取,這是雲霧宗有史以來一次性收納新弟子人數最多的一回。這些新人,清一色的都是鍊氣期的小輩。

柳月一共挑選出了25人,這25個人優先進入冰塔進行測試,進入冰塔的機會,人人都有,未被柳月選中的,當然就要排號等候了。

夏婉琪帶著眾長老一番篩選,為丹堂、制繪堂、煉器堂等各個堂口都選擇出了一些人。這些人,都不是新弟子,修為最高的,已經達到魂實初期,是從各地小家族、散修中慕名應徵而來。

所有的堂口中,唯有礦務堂例外,礦務堂沒有從外來新弟子中補充一人,全部成員都由老弟子充當。

對於所有新入門的鍊氣期弟子,雲霧宗按照統一的課程教導,他們在三年後,將會進行再次選拔,重新分配到不同的堂口。

冰塔之外,已經聚集了數十名內心忐忑的新弟子,冰塔每次可以最多進入十人。

整個冰塔分為五層,第五層最高,威壓最為強烈,一層大廳則最弱,所有的弟子會首先進入第一層,即便是第一層的大廳,韓冰也設置了相當於魂實中期的威壓,二層則達到了化元初期,三層化元後期,四層更是達到化聖,而最頂端的第五層,在化聖期冰系威壓的基礎之上,增加了一絲幽冥焰的力量。

柳月從冰塔內走出,她剛剛親自體驗了一把冰塔的效果。冰塔的測試由柳月帶著兩名助手親自主持。

她的出現,周圍立刻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注視到了她的身上。

「按照剛才的號碼,前十人進入一層大廳,裡面的壓力很大,但是不會有生命危險,能夠走到大廳中心陣盤位置堅持十息以上的,會自動傳送送第二層,在第二層同樣如此。開始吧。」柳月說道。

抽到號碼一到十位的幾名弟子頓時神色緊張,在他們看來,這是一次決定一生命運的機會。

柳月看了幾人一眼,聲音柔和了一些,輕聲道:「不用緊張,這只是一次測試,心態越平和越好。只要能夠在第一層大廳中堅持一柱香的時間,就可以成為我的弟子,得到冰系功法的傳授。」

聽了柳月的話,眾人臉上露出堅定之色,第一個人一咬牙,向著塔門方向走去,有了他帶頭,其餘九人也連忙跟上。

「柳月姐,其實,就算是我,也想進去試一下。」柳月身邊,一名前來當助手的內門弟子望著那十個人的背影,感嘆道。

柳月微微一笑,沒有說話。這種測試,只適合鍊氣期的弟子。

「聽說能夠進入冰塔第五層的人,將會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是真的嗎?」另一名助手問道。

柳月點點頭,說道:「師尊是這麼說的,但是,第五層有化聖期的冰系威壓,而且裡面摻了一絲幽冥焰的力量,這些人,不會有機會的。」 伴隨著一聲痛苦的慘叫,一名弟子剛剛進入冰塔第一層大廳不到十息的時間,便被彈射而出,遠遠的落在大門20丈外。

「失敗了?」有人緊張地問道。

「應該是的。」

正在大門外等候進入的新弟子中,有一些已經臉色發白。

柳月右手一揮,一道靈力打出,落在那名被彈射而出的弟子身上,輕嘆一聲,說道:「不合格。」

「十一號。」助手高聲喊道。

有人站了出來,是一名女孩,柳月忍不住再次多看了她幾眼,她就是那名來自天虛國的李慧,在柳月看來,在這群人中,此人的資質應該是位列前茅。

「你就是十一號?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進去吧。」助手說道。

叫李慧的女孩點點頭,目光緊張地望了塔門一眼,一咬牙,舉步上前。她剛剛走到距離門口三丈,門內突然再次傳來一聲慘叫,又一名弟子被拋出。

一柱香時間過去,第一批進入的十人,只剩下兩人還在裡面,後續不斷的有新弟子補充進入。

兩名助理忙著記錄各自的成績,而柳月卻是暗自吃驚,那名叫李慧的女孩,已經到達了第二層。

天道峰,韓冰此時盤膝坐在密室中,他的身前,放著一隻丹鼎,這丹鼎,是慕青鶯帶來的,元階丹鼎,在落日星,也算得上是頂級的法寶了。

在韓冰的身旁,各種藥草堆了一地,他正在研究煉丹,在丹鼎的旁邊,還有一些黑色的藥渣,這些都是煉製失敗的產物。

嘭地一聲,丹鼎內煙氣一閃,火光驟停。

韓冰搖頭嘆息一聲,又失敗了。只是一些低端藥草的提純都如此困難。看來想要成為煉丹師,不是那麼容易的。

韓冰對於幽冥焰的掌握,已經小有所成,但那都是在攻擊和防禦技巧上面的,在控火煉丹方面,他還完完全全是個新手。

好在雲霧宗有大片的葯園,這些低端的藥草儲量甚大,所以他也不心疼。他已經在這密室中連續研究了一個多月,即使是外面宗派的弟子招新,他也沒有現身。

冰塔大門外的場地中央,柳月靜靜站立,25名由她初次挑選的弟子已經盡數進入塔內,到現在已經過去數個時辰,塔內依然有7名弟子在其中。

所有進入過塔內的北子,一共有11人達到了一柱香的標準,可以有資格成為柳月的弟子,修習冰系功法。

柳月的神識,鎖定在第四層,這裡居然同時出現了三名弟子,這倒有點出乎她的意料。另外四人,則分佈在第二層和第三層中。

第四層中的三人,一女二男,女孩,正是她之前就比較看好的李慧,男孩同樣年齡不大,三人臉上同樣的露出堅定之色。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不管是在二樓、三樓還是四樓的弟子,都已經出現明顯虛脫的狀態。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在這整整一個時辰里,腳下沒能向前挪出哪怕是一步。

成績最好的李慧,也終於在距離四層中心傳送陣數尺的地方停滯不前。

一聲悶哼,一名弟子被強行傳送出冰塔,在他之後,其餘幾人也並沒有能力再堅持更久的時間。

「還是沒有人能夠進行第五層么?」等到所有人都出來之後,柳月輕嘆一聲,轉身對身邊的助理說道:「帶他們去好好休息,從明天開始,冰塔向所有新入門弟子開放。」

「明白。」助理恭敬道。

柳月說完,飛身而起,直奔天道峰。

天道峰密室,韓冰丟下手中的藥草,來到大廳。

「選拔得怎麼樣了?」韓冰問柳月。

「回師尊,弟子初步篩選了25人,經過冰塔的測試,有11人合格,其中三人進入冰塔第四層。」柳月道。

韓冰一愣,這個結果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本次雲霧宗弟子招新,總共應徵者接近五十萬,共錄取十萬人,雲霧宗已經人滿為患了。」柳月再次說道。

韓冰略一沉吟,說道:「此事我再與夏婉琪商量。」

「師尊,現在已經成功地選出了適合修鍊冰系功法的弟子,是否要在雲霧宗開設冰系分支了?」柳月問道。

「是的。」韓冰點頭道,「這個我事先考慮過了,就在雲霧宗的東南邊劃出一片山林,為師將在那裡布置一道結界,結界內部會布置長年冰封之地,適合冰系弟子修鍊。這些通過考核的弟子,就都收到你的門下吧,從今天起,你就是冰封堂的堂主。」

「師尊要不要考慮收下那幾名進入第四層的弟子?」柳月問道。

韓冰略一猶豫,搖了搖頭,說道:「為師暫時不想收徒,除非他們真的能夠進入第五層。」

「弟子明白了。」柳月聽了,臉上一陣輕鬆,從心底,她還真怕韓冰再次接收別的弟子。

「等到冰封林地建成了,你可以搬過去住,這樣方便指導弟子修鍊,同時那裡的環境也會適合你自己的修鍊。」韓冰說道。

「師尊,柳月不想搬過去,只想呆在這天道峰,與師尊為伴。」柳月略一猶豫,輕聲說道。

韓冰看了柳月一眼,沉吟少許,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隨你吧。」

柳月走後,韓冰發出一道傳音玉簡,少傾,夏婉琪出現在門口。

「宗主找我?」夏婉琪一臉笑意走進來。

「夏宗主,現在雲霧宗的弟子突然增加了這麼多,宗內場地怕是不夠用了。」韓冰說道。

「我正為此事頭疼呢。」夏婉琪呵呵一笑道。

「你代表雲霧宗,去與青雲鎮交涉,要求擴張宗派用地,把雲霧宗的山門範圍擴大兩倍。」韓冰說道。

「我會的。」

「嗯,雲霧宗的這一批新弟子,一定要儘快培養起來,讓他們形成戰鬥力。」韓冰繼續說道。

「我和眾長老商議過,也都是這個意思。」夏婉琪點頭。

當天下午,韓冰便來到雲霧宗東南邊的山林,這裡枝矮林稀,平常很少有人過來。但是為了這一次的新弟子入門,早在一個月前,這裡的山間石壁之上,已經被開鑿出了不少石室,石室之內布置有簡單的陣法,靈力相比於外面要強上一些。

在選取了一片合適的山林之後,韓冰盤膝而坐,略作調息,開始布置冰封林地的陣法。 重生之窈窕薯女 這種在一定區域內改造氣候條件的陣法,需要消耗施法者不小的精力,而且,也只有化聖期以上的修士才有這個能力。

韓冰的噬魂杖在頭頂緩緩盤旋,每盤旋一周,便會從其上發散出一道淡淡的熒光,熒光向四周緩緩擴散,最終消失在遠處的地面。

隨著熒光不斷的積累,漸漸的,一道半球型的光幕緩緩成型,光幕範圍極大,覆蓋了以韓冰為中心的四周幾座山林。

這是韓冰為冰封林地所設置的結界範圍,結界穹頂高達千丈。

布置完結界,韓冰略作停歇,再次雙手掐決,噬魂杖祭出,隨著他的動作,周圍的空氣靈力一陣燥動,結界內,氣溫開始下降,在他頭頂的光幕上,突然出現一片雪花,雪花一出現后便飄舞著落下。

隨著第一片雪花落下,緊接著,成千上萬、數以億計的雪花遍布整個結界穹頂,這是韓冰在自己的領域技能基礎上衍生出來的技能,一旦啟動,只要結界內靈力尚存,那麼,雪花將持續飄落。

一天一夜過去,韓冰依然坐在原地,結界範圍內的地面上,已經有了厚厚的冰層,冰層上面,是積雪。此時整個結界的溫度已經極低。

韓冰有些疲憊地睜開眼,感受著結界的環境,半晌后,搖了搖頭,這裡寒冰意境是夠了,可是空氣中的靈力實在稀薄,想要短時間內提升弟子的修為,實在不可能。

猶豫許久,韓冰頗為肉痛的從納戒中拿出極品靈石,開始在結界內布置一道巨大的聚靈陣法。

普通的六品聚靈陣法,擁有576處陣眼,但是韓冰要在結界中布置的,顯然要根據地形調整陣眼的布局,每一個陣眼的推衍計算,都需要消耗不小的靈魂力量。

這一次的聚靈陣法布置,足足花了他三天時間,當最後一處陣眼被成功布置后,整個冰封林地內發出一聲歡愉的嗡鳴。

空氣中的靈力濃度,立刻提升了數百倍不止。

韓冰癱坐於地,臉色蒼白,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他沒有打算給其它系的弟子修鍊處設置同樣的聚靈陣法,倒不是因為他偏心,而是靈石消耗不起,眼下,他也只能先保證冰系弟子了,畢竟,冰系功法的修士,在戰鬥力上是要強於同級別其他修士的。

韓冰回到天道宗的時候,天色已晚,他一道閣樓,就來到密室之中,就在剛才,他突然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因為靈魂力量消耗過大的緣故,體內那一直被自己壓制的冰魂怨煞之氣,居然有了暴發之勢,一旦被它控制了心智,後果將不堪設想。

打坐中,韓冰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身體不時的輕微顫抖,以此可以看出,此刻在他的體內正在進行激烈的博弈。

雲霧廣場,柳月剛剛從幾名弟子口出得知了冰封林地的事情,立刻便趕往現場。

「就是這裡,柳堂主。」幾名弟子指著眼前的結界說道,這結界,他們已經嘗試過,根本就進不去。

柳月看了結界一眼,臉上同樣疑惑,她以前也從未見過這種結界。 柳月猶豫中,小心地邁開腳步,走向結界,在她的身體接觸結界的一瞬間,一股親和的感覺襲卷全身,她渾身一陣,一步之下,整個人進入結界之中。

「進去了?」

「真進去了。」

外面的弟子目光獃滯地看著柳月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前。

而在柳月面前,卻展現出的是另外一副震撼的景像,這裡真是冰系修士的極樂之地。整個冰封山脈的靈力濃度,居然比之她在密室內,也差不了多少,這正是她覺得最為震撼的地方,要知道,自己的密室內可是韓冰親自為她布置的六品聚靈陣法。

柳月飛身而起,迅速地在整個冰封林地內搜索一圈,她的臉上,呈現激動之色。略一猶豫,她身體一衝,出了結界。

「柳堂主,怎麼樣?」已經在外等待多時的弟子們立刻圍了上來。

柳月難抑心中的興奮,開口道:「裡面是冰封林地,是師尊專程為冰系弟子打造的修鍊場地,外人是進不去的。」

「宗主專程打造的?那——裡面的情況怎麼樣?」有人好奇道。

「還可以。」柳月一滯,說道,她也不想讓眼前的這些弟子心裡不平衡。說完,她飛身而起,向著天道峰疾速前進,留下身後一堆人眼巴巴地望著她的背影。

「師尊!」柳月徑直衝進了韓冰的閣樓。

韓冰的密室之門並沒有關,她一邊喊著一邊走了進去。

「什麼事?」韓冰雙眼緊閉,說道。

「師尊?您怎麼了?」柳月感覺出韓冰的氣息忽強忽弱,極不穩定,連忙擔心地問道。

「沒事,你出去吧。」韓冰輕聲道。

柳月將信將疑,輕輕地走到韓冰面前,看到他滿臉汗水、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頓時一驚。但也不敢再出言打攪,只得在他身旁蹲下身子,拿出手巾幫他擦汗。

當柳月的手碰到韓冰額頭的時候,韓冰的身體明顯地一顫,呼吸都瞬間粗重了幾分。

柳月動作很輕微,盡量不去影響他。

「師尊,需要柳月為您去取什麼丹藥嗎?」少傾后,柳月見韓冰依然沒有好轉,小心地問道。

韓冰沒有說話,柳月不敢再出聲,她的手巾擦過韓冰眼角的時候,他的眼睛突然睜開。

柳月看到這道目光,身體猛地一顫,一抖之下,手巾掉落,她的手獃獃地揚在空中。韓冰的這一道目光,與平日里她所見到的截然不同,而且,似曾相識。

她的腦袋中嗡的一下,時間彷彿靜止。

韓冰突然就一把抓住了她揚在空中的手,快得她都沒有能力去反應。

柳月一驚,本能地想要抽回,一扯之下,韓冰的手如鐵鉗一般,她沒有扯動,不過極短的時間過後,她便不再掙扎,只是愣愣地望著韓冰,她終於想起來了,這道目光,曾經在數十年前的普華山脈里遇到過,當時,韓冰住在孤村的茅屋裡。

少傾之後,柳月的目光由最初的獃滯,漸漸地變得柔和起來。

而韓冰的目光,則是血紅中帶著一絲灰白之氣。

他的手用力一拉,柳月輕吟一聲,立刻便被他拉到懷裡,韓冰低頭便吻在了她的嘴唇之上。

嗚——

柳月雖然有些驚慌,身體僵硬,卻是並沒有怎麼掙扎,她閉上眼睛,任由韓冰的舌頭探入。密室內一片安靜,只有接吻的聲音。

時間過了很久,韓冰的眼神中的血紅,緩緩退去,漸漸露出一絲清明之色。

某一刻,他的嘴突然停止了動作,雖然倆人的姿勢依舊不變,但動作卻是真正地停止了。

柳月睜開眼睛,入目便看到近在咫尺的韓冰的目光,當她發現韓冰的目光清澈如水時,她身體一顫,臉上頓時浮現兩抹緋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