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柳成仁聽到這話露出了一絲苦笑,輕聲說道:「是啊,按照陳公子您現在的身手萬千可以不用懼怕任何人,別說是小小的江州市了,就算是整個江南省又有幾個人敢跟您作對呢!」

陳天扭頭看向紀百星的位置,輕聲說道:「紀百星,從今天開始你繼續負責血瞳的事情,但是關於血瞳的一切都需要跟我彙報!」

「好!」

紀百星連忙點了點頭。

陳天扭頭看了楚令尹一眼,然後直接起身奔著包間外面走去。

楚令尹連忙跟著陳天一塊走出包間。

「陳公子,我送送您……」

柳成仁看見陳天要走以後連忙起身高聲喊道。

「不用了,你們兩個就是把我交代的事情辦好就可以!」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邁著步子走出包間。

柳成仁跟紀百星兩人站在原地目送陳天離開。

「陳公子才是真正的高人啊!」紀百星輕聲感嘆了一句。

「是啊,就連你們血瞳的蕭黃都不是陳公子的對手,那咱們江南省又有誰會是他的對手呢?」柳成仁表情激動的點了點頭。

「柳總啊,我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整個江南省都會是陳公子的,到時候你們柳家可算是找到了一個真正的大靠山嘍!」

紀百星伸手拍了拍柳成仁的肩膀,笑呵呵的說道。 聽著那兩人的對話,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風玫很想問問紅娘子究竟是如何覺得這樣的對話不丟逼格的,只不過是稍微比對方丟的少一些而已,也難得還有一個與紅娘子一樣智障的存在,她就不掃興了。

「夠了!」章青定黑著臉一聲怒喝,他怎麼就帶了這麼一個智障出來,丟人都丟到鬼面前來了。

章青定在天師群體中顯然很有威信,他一開口,那個正與紅娘子爭論的臉紅脖子粗的人立即閉了嘴,但是還是不甘心地惡狠狠地瞪了紅娘子一眼。

紅娘子不甘示弱地扒著眼皮向他做了一個鬼臉:「略略略——」

「幼稚鬼!」那人小聲嘀咕著,撇開視線不去看紅娘子。

眾人:「……」

章青定的臉色更黑了。

「反正兇手是誰我已經告訴你們了,現在還請讓一讓,我們要走了。」距離鬼門大開也沒幾日了,她可不想被這些天師纏上誤了事。

「呵~」一直當做天然製冷器的明篁聽到這話突然發出一聲短促的冷笑,他抬眸看向風玫,「池月。」

一聲笑,一個名字,然後就閉了嘴,繼續當他的天然製冷器。

風玫心中一跳,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她戒備地看向他:「幹什麼?」小說娃小說網

明篁沒回答她,甚至連落在她身上的視線都收回去了,而其他天師都同時驚呼出聲:「池月!你是池月?」

風玫:「……」什麼情況?

章青定臉色瞬間嚴肅起來:「池月,純靈至陰鬼體,所過之處萬鬼皆消。因為鬼域有冥界的巡使鎮守,你從不踏足鬼域,只會吸取外面那些孤魂野鬼。」

聽到這裡,風玫終於明顯明篁打的是什麼主意了。果然,只聽章青定繼續道:「是你吞噬了整個鬼域的鬼,是也不是?」

風玫咬牙,瞪了明篁一眼,卻正對上明篁挑釁的目光,她卻突然笑了,看向章青定,渾不在意的模樣:「我說不是,你信嗎?」

「看來我需要聯繫冥界的巡使了。」章青定冷笑,鬼域有巡使,但是並不是時刻都在,他來鬼域的時候已經找了一遍沒找到,但是他有特殊方法能夠聯繫巡使。

池月的身份有些特殊,現在又牽連整個鬼域的鬼,他們天師也不能單方面做出處理。

風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吧,你心中都已經有了自己認定的答案了,還問我幹什麼呢?有些人啊,就是太虛偽。」

「口齒伶俐!」章青定冷哼一聲,「先把她拿下,一起上。」

「一起上?」紅娘子瞪眼,雖然還有些不明白罪名怎麼就定在風玫的身上了,但這並不妨礙她發飆,「明明就是那個小白臉殺光了鬼域的鬼,你們因為他是你們自己人就庇護著,還誣陷大佬!欺負鬼也不帶你們這樣的,實在太過分了!別以為就你們會護短,我們鬼也會的,你聯繫巡使大人啊,巡使大人肯定也會護著大佬的!」

在紅娘子開口時,除了章青定與明篁外的天師已經聯起手來向她們發起了攻擊。 陳天跟楚令尹一塊離開飯店之後,楚令尹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帽子墨鏡一類偽裝的東西,將自己那張精緻迷人的俏臉遮擋了起來。

「陳……陳公子,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謝了您了,如果不是您,我現在可能已經被蕭黃帶走了!算上今天這一次您已經救我兩次了!」楚令尹跟在陳天的身後,猶豫了很長時間才鼓起勇氣跟陳天說了一句話。

「沒事,正好今天碰到了,我肯定不會見死不救。」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打量了一下自己身後的楚令尹,輕聲問道:「你每次出門都需要打扮成這個樣子嗎?」

「當然了,我若是不打扮一下,很容易就被人認出來,不過現在都這麼晚了,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人認出我!」楚令尹踩著精緻的高跟鞋俏生生的跟在天默身後。

「當明星真是麻煩,以後有機會我送你一樣法器,應該可以讓普通人對你的外貌產生一些幻覺,到那個時候應該就不會有人認出你了!」陳天隨意回了一句。

「竟然還有這樣的東西?」楚令尹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當然,只不過我現在沒有找到適合煉製法器的材料,等我找到了會送給你一個!」

「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後我出門就不用這麼麻煩了!」楚令尹開心的宛如一個孩子一般,故意加快了自己的腳步跑到陳天前面,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臉認真的打量著陳天。

「為什麼這麼看我?」

陳天看見楚令尹這幅好奇的模樣,忍不住有些好笑。

「沒什麼,我就是有些好奇陳公子您這樣的人跟我們這些普通人有什麼不同……」

楚令尹俏皮可愛的沖著陳天吐了吐舌頭,眼神之中布滿了對陳天的好奇,如果此時楚令尹的模樣被那些狗仔隊拍到,那肯定又是一個爆炸性的頭條新聞,畢竟一直都是冰山美人形象的楚令尹可從來沒有對著鏡頭做出過如此小女人的模樣。

「我跟你們普通人沒有什麼不同,我也是人。」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但是我覺得陳公子您好像沒有感情,無論面對什麼事情您一直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這一點實在是太奇怪了!」楚令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柔聲說道。

「那是因為有些東西我早就看淡了,你們現在所追求的一切其實在我的眼中無非就是過眼雲煙而已。」陳天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感覺陳公子您才是那個真正的世外高人,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了陳公子,我根本就不知道原來武者竟然可以厲害到跟神仙一樣,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陳天看著天真浪漫的楚令尹笑了笑沒有說話。

陳天跟楚令尹都住在錦繡華墅,而且錦繡華墅距離此時陳天所在的位置並不是很遠,所以兩人並沒有選擇打車回去,而是步行走回家。

一路上,楚令尹一直都在主動跟陳天聊天,但是大部分時間都是楚令尹一個人在說,陳天安靜的聽。

十多分鐘以後,陳天跟楚令尹回到錦繡華墅。

「陳公子,這就是我家,除了工作之外我基本上都會一個人躲在家裡面,你以後要是沒有事可以經常來我家做客!」楚令尹站在自家門前笑盈盈的說道。

「好!」

陳天輕輕點頭,然後直接轉身奔著自家的位置走去。

楚令尹目光閃爍的看著陳天的背景,直到陳天徹底消失在她的視線當中,楚令尹才戀戀不捨的轉身打開房門,回到家中。

……

溫州市,某個高檔別墅區內。

柳子曦身披浴袍一邊擦拭著自己頭上烏黑的秀髮,一邊光著小腳丫走出了浴室。

片刻之後,柳子曦將身上的浴袍脫下,露出那晶瑩剔透的雪白肌膚以及完美到足以讓所有女人都羨慕的性感身材,赤裸著嬌軀在衣櫃裡面拿出一件白色的睡裙。

換上睡裙之後,柳子曦伸手從書柜上面拿起一本寫滿了英文的醫學著作,然後側卧在沙發上面,安靜的看起了書。

柳子曦手中的那本醫學著作即便是國內那些非常出名的內科專家都不一定能看得懂,但是柳子曦的書櫃裡面卻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醫學著作,並不是柳子曦對於醫學有著多麼狂熱的愛好,而是因為在五年前柳子曦的母親得了一種非常罕見的怪病。

這種怪病根本沒有任何癥狀可查,就是突然性的卧床不起,剛開始的時候柳子曦的母親還有些意識,但是到了後來整個人都昏迷了過去,這一昏迷便是整整五年的時間。

在這五年的時間裡,柳子曦幾乎找遍了全國各地有名的醫生,但是無論是國外的醫生也好還是國內的醫生也罷,他們都沒有辦法確定母親到底得了什麼病,所以後來柳子曦才會在每天晚上睡覺之前去閱讀一本記載疑難雜症的書籍,試圖尋找到跟自己母親一樣的病例,但是無奈這麼多年過去了,柳子曦依舊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這也是為什麼柳子曦會經常出現在各大藥材拍賣會的現場,她買下來的那些藥材全部都是用來給自己母親看病的。

「嘭嘭嘭!」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

「誰?」

因為被別人打亂了思路,柳子曦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煩躁。

「柳小姐,是我!」李大千站在門外,輕聲回道。

「請進!」

柳子曦知道是李大千來了,連忙放下了手中的書籍,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準備起身迎接。

李大千推開房門,邁著步子走進房間當中。

「李師傅,您這麼晚了過來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柳子曦柔聲沖著李大千問道。

雖說上次李大千在拍賣會之後輸給了陳天,但是無論如何李大千也是築基境巔峰的高手,平時也會負責柳子曦的安全,所以柳子曦一直都非常的尊重李大千。

「柳小姐,前些日子您不是讓老夫聯繫一下咱們華夏的第一神醫孫雀孫老先生嗎?今天孫老先生剛給我回的電話,他們應該會在明天晚上的時候來給夫人看病!」李大千情緒有些激動的沖著柳子曦說道。

「什麼?孫神醫要過來了?」柳子曦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沒錯,只要孫神醫過來,夫人的病沒準就有希望了!」李大千輕輕點頭,然後繼續說道:「而且孫神醫還說了……」

「還說了什麼?」柳子曦連忙追問道。

「不知道小姐您還記不記得咱們在拍賣會上面碰到的那朵蓮花?」李大千表情凝重的沖著柳子曦問道。

「當然記得,那朵蓮花怎麼了?」

「我跟孫神醫說了一下那朵蓮花的特徵,孫神醫說那朵蓮花很有可能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靈藥,如果能夠把這朵蓮花找到的話,也許會對夫人的病情有所幫助!」李大千低聲說道。

柳子曦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微笑,輕輕搖頭說道:「現在就算是知道了那朵蓮花會對我母親的病情有幫助又能怎麼樣?這朵蓮花已經被陳天拿走了,陳天那麼厲害,我就算是想要搶也不可能搶回來了!」

「小姐,我知道陳公子的實力不是咱們這種普通人能夠應付的,但是想要拿回這朵蓮花可不是搶這一個辦法!」李大千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不用搶這個辦法咱們還能用什麼辦法?難道是花錢買下來嗎?我覺得陳天那種人應該不缺錢吧?」 神道帝尊 柳子曦輕聲回到。

「小姐,你還記不記的當初我跟您說的那些話?」李大千表情有些猶豫的問道。

「什麼話?」柳子曦愣了一下。

「如果小姐您能夠成為陳天的女朋友,那咱們現在所碰到的一切問題不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嗎?」李大千看著柳子曦淡淡一笑,然後繼續說道:「我知道小姐您心高氣傲,如果不是你自己喜歡的人,你肯定不會甘心嫁給他,但是小姐您是不是也得考慮一下現在的情況?」

「如果夫人的病不好,那麼你父親就永遠都不會振作起來,你跟你父親在柳家的地位也會岌岌可危,到了最後,小姐您肯定會被老爺嫁到江州四大家族其中的一個,與其被動的嫁給那些人,小姐為什麼不能主動爭取一下嫁給陳公子呢?」

柳子曦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雖然她也不甘心就這樣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但是李大千剛才說的這些話其實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

李大千看見柳子曦不說話之後繼續勸道:「小姐,只要您能成為陳公子的女朋友,咱們既能把那朵蓮花拿回來,你跟你父親還會多一位脫凡境高手保護,到了那個時候可能就再也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你跟你父親的地位,這可是一舉多得好事啊!」

柳子曦看著李大千思量了片刻,無奈笑道:「李師傅,我覺得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就算我現在甘心成為陳天的女朋友,人家陳天也不一定會喜歡上我啊!」

「這個我覺得小姐你不必擔心,不管怎麼樣,小姐您都是咱們江南省的第一美女,陳天如果對你都不動心,那他還會對那個女人動心?」李大千淡淡一笑,然後表情自信的說道:「雖然陳天的實力不是尋常人能夠想象的,但是他終究只是一個青年而已,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風玫看著紅娘子一邊毫不示弱地嚷嚷著,一邊一點也不含糊地與那些人打了起來,忍不住抬手扶額。

她怎麼不知道這姑娘除了時常犯傻,偶爾戲精外,還如此的容易衝動啊。她們是來打架的嗎?

不過……風玫瞥了明篁一眼,擼了擼袖子。既然已經在打了,不如先把挑事者揍一頓。

心動不如行動。

明篁雖然一直努力維持著面無表情,目不斜視的模樣,事實上一直在用餘光注意著風玫,察覺到她瞟向自己的那一眼,心裡頓時有了種不好的預感。只是還不及他做出更多的反應,那人的白嫩嫩的拳頭已經向他揮來。

他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她是怎麼過來的!

一個後下腰險險避開這一拳,而後快速的,極為不要臉地躲在了章青定的身後。

章青定:「……」這是他徒弟嗎?

只不過他此時已經無法去思考太多了,因為風玫的拳頭追著明篁已經開始往他身上招呼來了。

當然,他並沒有將眼前這嫩生生的,看著輕飄飄的拳頭看在眼裡,只是他總不能站在原地讓對方打吧。

就算讓對方打,也要給對方一點教訓。

抱著這樣的想法,章青定站在原地,忽略了風玫的拳頭,同時出手打算將風玫直接給拿下。

察覺到章青定的意圖,藏在他背後的明篁默默退後了幾步,眸中劃過几絲同情。那拳頭看著揮的漫不經心的,砸在身上可跟大鎚砸的似的,能痛的讓人懷疑人生。希望他這個便宜師傅能夠受得住,總之他才將這身體修養的好一些,可不想再被揍了。懶人聽書

就在他心思流轉間,風玫的拳頭已經落在章青定的肩膀上,章青定臉上的表情有著瞬間的僵硬,緊接著便扭曲了。

痛!真特么的痛!

感覺骨頭都要碎了,這還是拳頭嗎?!

至於要抓住風玫?踏馬的他現在連手臂都要抬不起來了,怎麼抓!

「呀!不好意思,打錯人了。」拳頭落到實處之後風玫才一副發現目標換了人的模樣,卻是眉眼彎彎,極為沒有誠意的道歉。

章青定咬牙忍著痛,心中的警惕卻暗自提到了極致。他這次預料到事情可能有些難解決,所以不僅親自出動,還帶了近十人,個個都是天師組織中的好手。

可是,現在他所帶來的人,竟然都被那個看起來精神有些不正常的紅衣女鬼給糾纏住了,而且還隱落下風。

而相對於同伴那邊,他覺得自己眼前這個才是最詭異的。

就僅僅對方那一拳,在他想要出手抓住她的瞬間,隱隱的他有種自己完全被壓制的感覺。可是事實上她那一拳真的只是實打實的拳頭,沒有攜帶任何其他的力量,甚至她都沒有調動陰氣。

這兩隻鬼的詭異更讓他懷疑鬼域之事是與她們有關了,所以他更不能放她們離開了。

看來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看著章青定的神色一陣變換,風玫覺得沒勁:「麻煩能不能讓一讓?」她想揍的是後面那一位啊。 柳子曦看著李大千猶豫了兩秒鐘,緩緩走到沙發旁邊,若有所思的坐了下去,然後將自己那修長白皙的美腿蜷縮在胸前,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迷茫。

「當然了,如果小姐您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話,那這些話就當是我沒有說過好了!」李大千補充道。

柳子曦一個人糾結了很長時間之後,緩緩開口說道:「我……我可以嘗試一下!」

「好,那咱們明天就找個時間跟陳天見一面,至於您能不能成功,那就要看小姐您的本事了!」李大千看見柳子曦答應之後,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激動。

「恩,反正最後我也是要被我爺爺嫁出去的,我這種人可能從一出生就沒有什麼選擇的權利,與其嫁給那些大家族的廢物們,還不如嫁給陳天這種人,最起碼陳天還算是有些本事!」柳子曦看著李大千輕聲感嘆道。

「其實小姐若是真的能夠嫁給陳公子,對你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