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果然,該來的遲早是要來的!

「其實是因為我治好了張神醫孫子的病,這些錢都是他給我的報酬!」

韓婧婷是自己的老婆,陳軒也沒打算有任何的隱瞞。

只可惜,韓婧婷對於陳軒的解釋卻並不買賬。

「先不說你昨天已經拒絕了張神醫,就算你真的去了,那連張神醫都治不好的病,你又怎麼可能治得好?」

「我當然能治,一個惡性黑色素瘤而已,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聽到陳軒的解釋,韓婧婷一陣無語。

「惡性黑色素瘤是絕症,全世界都沒人能攻克,你竟然敢說你輕而易舉就能治好,陳軒你真當我傻是嗎?趕緊給我實話實說!」

韓婧婷柳眉倒豎,顯然是真生氣了。

陳軒一陣無奈,他說得明明都是實話,可奈何韓婧婷壓根兒不信。

「好吧,我攤牌了,其實這些錢都是我投資得來的。」

「投資?」

「沒錯。其實這幾年你給我的零花錢我一直都有存着,而這些錢我全部都買成了比特幣!這幾年比特幣的價值翻了好多倍,直到昨天,我才把所有的比特幣全都高價賣掉兌換成了現金。」

陳軒說完,心情忐忑地看向韓婧婷。

畢竟,這個理由未免也扯淡了一些,只怕對方……

「你早這麼說不就沒事了嗎!剛才竟然還敢編謊話來騙我,長能耐了是吧!」

陳軒:「……」

「對不起,剛才都是我不對,以後不會這樣了!」

陳軒主動認錯。

韓婧婷冷哼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大床上。

藉著席夢思的彈性,韓婧婷那傲人的身前掀起一陣波瀾,看得陳軒一陣眼花繚亂。

「老實交代,你總共賣了多少錢?」

「其實也沒多少,總共也就五百多萬而已。」

韓婧婷想到什麼,「所以,除了給我的那兩百萬之外,其他的錢你全都拿來買了車?」

「額,沒錯……」

這一下,韓婧婷徹底沒話說了。

對方靠自己的商業頭腦一下子賺了五百多萬,韓婧婷本來還有些對他另眼相看的,結果沒想到這傢伙轉眼就把錢全給敗壞光了!

什麼商業頭腦,這簡直就是豬腦子嘛!

看到韓婧婷不再懷疑,陳軒長鬆了口氣,還好糊弄過去了,要不然那一個億的事情,自己還真不好解釋。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韓婧婷便開車去了公司。

剛到辦公室門口,她便看到一大堆東西亂七八糟地堆在那裏,全都是她的物品!

韓婧婷推門,便看到自己的位置上此刻已經坐了一個人。

韓雅茹!

看到韓婧婷,韓雅茹嘴角冷笑。

「你來的正好,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銷售部的一名普通員工,你的辦公桌在那裏!」

韓婧婷看去,頓時皺起了眉頭。

韓雅茹給她安排的位置剛好就在空調風口下方,大夏天都能凍死人,時不時地還會往下滴水。

那裏本沒坐人,韓雅茹卻故意把韓婧婷安排過去,顯然是在故意穿小鞋!

「韓雅茹,你不要太過分!」

「過分?我怎麼不覺得?」

韓雅茹滿臉得意,「告訴你,現在我才是這銷售部的總監,我讓你坐哪裏你就得坐哪裏,不想坐的話你可以辭職啊!」

「你……」

韓婧婷氣得雙拳緊握。

她向來不願受氣,可如今情況特殊,她若再辭職一家人只怕更沒活路。

更何況,她韓婧婷還沒那麼容易就認輸。

把這個銷售總監的位置從韓雅茹手裏奪回來,才能解她心頭之恨!

韓婧婷不再廢話,轉身抱起門口的東西便要起身離開。

可東西實在太多,嘩啦一聲散落一地。

「韓總,我來幫你吧!」

那些員工上來就要幫忙。

韓雅茹卻是厲聲大喝:「幫什麼幫,你們都閑得沒事做了是嗎!還有,這銷售部現在就只有一個韓總,那就是我韓雅茹。誰要是再喊錯了,就給我滾出公司!」

此話一出,那些員工們嚇得不敢吭聲。

韓婧婷面容冰冷,一個人默默地將地上的東西撿起。

看到昔日統領銷售部帶着他們所有人南征北戰的韓婧婷,如今竟然落得這步田地,眾人心裏都很不是滋味。

一上午的時間,韓婧婷都沒閑過,韓雅茹幾乎是把整個銷售部的工作全都壓在了韓婧婷一個人的頭上,幾乎讓韓婧婷忙得喘不過氣來。

不僅如此,頭頂的冷風更是吹得韓婧婷渾身冰涼,差點感冒。

韓婧婷知道韓雅茹的心思,對方就是想用這種方式逼自己離開公司,她好永遠坐上這個銷售總監的位置。

韓婧婷絕不會讓對方如願以償。

一直到晚上快下班的時候,韓婧婷忽然接到了韓雅茹打來的電話。 陽宗湖療養基地。

湖邊的木屋處,嚴經緯斜靠在椅子上,看著正在湖中不停練武的撫仙,星雲,杞麓,以及南痴。

「神帥,南痴的進步,也太快了吧?」

天璇站在一旁,有些吃驚。

「有兩個原因。」嚴經緯淡淡道:「一個原因,南痴的心境就像一張白紙,太純了,他一直跟隨在南陽劍痴身邊,從小沒有任何經歷,不懂人心險惡,內心澄澈,所以練武之後心無旁騖。還有一點,他的體質原因,他不屬於我們普通的人類,種族不同,看他對功法適應這麼快,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他的來歷,恐怕很深。」

「天璇,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變化!」

嚴經緯眯著眼睛道。

天璇有些疑惑,不過神帥沒具體說,她也沒有細問。

「轟!」

不一會,破軍開著車急匆匆的趕到了湖邊。

「神帥,有急事!」

「什麼事?」

「邊境有動靜!」破軍沉聲道。

「嗯?」

嚴經緯立即站起了身子,天璇也眼神一凜,快速坐上車,車子自己朝著陽宗湖療養基地的指揮中心而去。

指揮中心,這裡有各種各樣的儀器設備,以及各種高端人才。

「接通,我要和天樞視頻通話!」

嚴經緯命令道。

「是!」

很快,視頻接通,視頻那邊,一名威嚴的軍人出現,看到嚴經緯后,他眼神中帶著恭敬,快速敬禮!

「屬下天樞,參見神帥!」

「天樞,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嚴經緯沉聲問道。

他對於天樞,是十分信任的,天樞是他當初選中的第一個將軍,實力超群,以天樞的實力,足有資格坐鎮邊境,嚴經緯這些日子放心的在昆州市,就是因為有天樞坐鎮邊境的關係。

「神帥,我們的人監測到敵寇軍隊,正在集結!」天樞開口道:「我們的探子傳來消息,說敵寇一方,準備鬧出一點動靜。」

「嗯?他們還沒被收拾怕么?」嚴經緯微微皺眉。

「神帥,我聽說,好像敵寇軍隊那邊有個超級強者加入,所以,讓他們自信心膨脹,想要鬧出一些事!」天樞沉聲道。

「呵呵,膽子不小!」

嚴經緯冷笑一聲,說道:「好好盯緊,一旦有任何動靜,立即通知我!」

「是,神帥!」

不一會,視頻通話掛斷。

「神帥,敵寇膽子也太大了,一年半前咱們殺到他們指揮中心,將他們殺得片甲不留,現在恢復了點元氣,竟然又起了心思,簡直找死!」天璇有些憤怒。

「神帥,有天樞大哥坐鎮,不用擔心!」破軍也開口道:「一旦有什麼動靜,天樞大哥會立即聯繫我們!」

「這樣!」

嚴經緯吩咐道:「破軍,你通知開陽,讓他加班加點,製造最先進的超強武器,把庫存的武器和彈藥,全部送往天樞手中。」

「是,神帥!」

破軍領命,快速離開。

「我本以為,已經徹底嚇破了他們的膽,但沒想到,人性啊!」嚴經緯冷笑著搖頭。

「神帥,有天樞大哥和新配備的超強武器,他們若敢犯境,定然將他們全誅!」天璇臉色凌厲道。

「嗯!天璇,你派人盯著一點,我總覺得,這次犯境,有些奇怪!」嚴經緯皺眉道。

「是,神帥!」

在嚴經緯剛剛離開指揮中心的時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