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果不其然,輕響過後緊接著就從墓碑後面冒出來一個腦袋。它警惕的觀察著周圍環境一圈之後,輕輕一躍,身體竟然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黑貓的身邊。

它邊繞著黑貓轉圈,邊抬頭嗅著周圍的氣味,一圈轉彎之後,之前還一直處於恐懼狀態的黑貓居然安靜了下來。它的身軀此時已經不再顫抖,炸毛也回到了原位,只是它還是保持著磕拜的姿勢。

那東西轉彎一圈來到黑貓的正前方,一下就站了起來。

這一站,才露出它的原形,原來是一隻肥碩的老鼠!!!

都說老鼠怕貓天經地義,但今天所發生的卻恰恰相反!!那隻老鼠就像早已習慣了眼前的景象一般,站在那裡嘰嘰喳喳的叫了一通后,快速的奔向了大夥休息的帳篷。而那隻黑貓也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它的身後,就像生怕自己越過了前面的老鼠,會引來對方的憤怒一般。

老鼠圍著帳篷轉了三圈,然後快速回到石碑身後消失不見。與此同時,黑貓站在帳篷門口,沖著裡面一頓吼叫,那凄厲的叫聲把沉寂了整晚的夜空硬生生的撕裂了一道缺口。而帳篷里的人就像著了魔一般,聽到叫聲之後,居然也全起了身,並按高矮順序排起了隊。

黑貓回過頭來看了看身後的那些人,沒有發現異常之後,帶頭領著眾人向著灌木叢中走去。

進入灌木叢往前走了差不多十幾分鐘出現了一片不大的水池,在月光的照耀下,水池的水顯得異常的清澈。

眾人在黑貓的帶領下,在水池邊停了下來。而此刻,黑貓竟然發現人群后多出了一隻蒼狼。它也跟眾人一樣,雙眼無神的停在湖邊。

黑貓一聲戾叫,大夥與那隻蒼狼整齊劃一的圍著水池喝起了池水。大家就像是饑渴了很久的野獅,發現了新鮮的食物一樣,咕咚咕咚的喝著池水。不一會,眾人的肚子就明顯的鼓了起來。

等到再也喝不下的時候,眾人又開始吐,吐完之後自動自覺的再去喝,周而復始,一直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當黑貓再次發出戾叫時,眾人連同那隻蒼狼把肚子喝滿之後就不再吐,而是跟著黑貓又開始往回走。

當他們走到之前老四昏迷倒下的地方時,大夥就開始往外吐,只是這次他們邊吐邊轉圈,直到把肚子里的水全部吐完之後,他們就都軟軟的倒在了自己所吐的圈子裡。

也就在此刻,那隻隱匿起來的老鼠再次從墓碑后出來,當它來到場中時,發現竟然多了一隻狼。它向黑貓投去了詢問之色,黑貓見狀,馬上跪伏在地瑟瑟發抖。

而老鼠也並沒有追究,它在場中猶豫片刻之後,來到了那隻蒼狼身邊,嘰嘰喳喳的叫了兩聲。

詭異的畫面再次出現!!蒼狼竟然顫慄著把自己的肚皮向上完全暴露在老鼠面前。


在動物的世界里,他們的肚皮是絕對不會輕易的露給別人的,因為那裡是它們全身防禦最軟弱的地方。

而老鼠似乎對蒼狼的舉動十分的滿意,只見它抬起前爪,在蒼狼的肚皮上輕輕地一劃,蒼狼的肚皮頓時被一份為二,露出了裡面的內臟與白花花的腸子。《畫墓》該章節已被鎖定 此刻蒼狼似乎已經失去了痛覺一般,錯!!從它不住顫抖的身軀來看,它是有意識或是能感覺到的。並且它的雙眼中也透露出一種怪異的神色一眨不眨的看著被劃開的肚皮。

老鼠像是早已習以為常一樣,用它那雙鋒利且靈活的前爪割斷蒼狼的一節腸子,拿起放在鼻子邊緣不停的嗅著。反覆幾次之後,它最終把蒼狼的腸子放到嘴裡咀嚼起來。

老鼠食腸的整個過程用了差不多二三十分鐘,但整個過程中,蒼狼始終沒有表現出一丁點的反抗,自始至終都是保持著同一個姿勢。就像是心甘情願的把自己的內臟奉獻給要吃它的這隻老鼠一樣。

老鼠飽餐之餘,順手把剩下的腸子扯出,沖著跪伏在地的黑貓叫了一聲后,它的一雙前爪還輕輕的撫摸起已經撐的鼓鼓的肚皮,用兩條後腿一步三晃的向著墓碑走了過去。

此時老鼠的一舉一動像極了一位酒足飯飽的人類,居然直立行走!!當它走到那些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眾人身邊時,猶豫了有半秒鐘,然後頭也不回的消失在石碑之後。

跪伏在地上的黑貓等老鼠離開以後很久才試探著抬起它的頭,當它發現老鼠已經離開之後,才迅速的來到眾人身邊,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黑貓沖著其中一人低聲叫了一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他居然瞬間睜開了雙眼,並且努力的使自己的身子平躺著,還有意識的把上身的排扣解了開來,露出了裡面雪白肥胖的肚皮。

黑貓看著那人的肚皮,並沒有立刻動手,它輕輕的舔舐著自己的前爪,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它終於決定動手。就在它的爪子剛要接觸到那人的肚皮時,突然從石碑後面傳出一聲戾叫。

與此同時,黑貓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瞬間就定格在當場。緊接著就見它的身體猶如觸電一般,渾身上下抖動的就像篩篩子一樣。


石碑後面的聲音又一次傳出,黑貓就像如釋重負一般,瘋狂的向灌木叢中逃了過去。

在衛生院的老四心中一直都不是很踏實,他不是不知道這些兄弟們的本性,他們那麼輕易的答應帶自己分,很可能只是用的緩兵之計。等到古物挖出來之後,他們很可能就就地分贓,到時候自己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所以老四在衛生院待了一夜之後,第二天,天還沒怎麼亮,他就往發現石碑的地方趕了過去。

老四遠遠的看見帳篷還在,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心裡還在想:這幫孫子沒有跑,看來歲數大了,性格也跟著變的穩重了啊!

可是當他掀開帳篷一瞧,那裡還有一個人的蹤影!!一股無名之火立刻躥上了頭。他發瘋似的衝出帳篷,往石碑處跑去。沒跑幾步,就看見了詭異的一幕,幾人全都倒在地上,其中一人還四仰八叉的露個大肚子躺著。

那些躺著窩著的人還好,最令他毛骨悚然的是,邊上那頭被大開膛的蒼狼。

老四直覺告訴自己,這是出大事了。昨天他不就是現場這些人的狀態嗎?於是他把那些人拖到了帳篷里后,迅速的跑回村寨叫人幫忙。

那些村民見到這些人的怪相還好,以為是吃錯了什麼東西所致。但當他們見到那隻被開了堂的蒼狼,他們的臉色立刻大變。一行幾人竟然直挺挺的朝著蒼狼的位置磕拜了下去,嘴裡還念叨著老四聽不懂的話。

直到臨近中午時分,那些村民才祈禱結束。祈禱結束的村民找來樹枝,架起了一個簡易的方形木堆,把蒼狼的屍體放在上面,一把火就給燒了。

燒完蒼狼的村民也不搭理老四,直接的就要回村,老四怎麼攔也攔不住。最後才從一位村民嘴裡得知說,他的這些同伴觸怒了真主安拉,所以才會得到真主的懲罰。

原來,這裡人都信奉***教,安拉是他們心目中最高的神。而他們認為兇悍、殘忍並且有著超高智慧的狼是保護安拉的守護者。雖然狼有時候會襲擊村莊里的家畜,但他們都認為是安拉的指示,他們從來不會殺害蒼狼,也絕不會容許別人殺它們。

這些村民看見被殘忍殺害的蒼狼,和那些昏迷不醒的外鄉人。他們第一反應就是這些外鄉人殺死了蒼狼,引起了安拉的憤怒,所以這些人才會昏迷不醒。於是他們立刻向安拉祈禱,讓他能原諒世人對他犯下的過錯,免得安拉再遷怒與他們。

而忠於安拉的村民是不會幫助觸怒真主的不潔之人的,所以村民才會頭也不回的回去。

苦勸無果的情況下,老四也只好跟著這些人回到了村裡,另想他法。

他又找到了帶領他們過來的那位商人,雖然說老四不是什麼仗義的人,但總不能讓自己的同伴就躺在外面吧!!於是他就以金錢作餌,最終通過商人找了幾人把昏迷的幾個同伴順利的送到了衛生院。

這些人並沒有像老四那麼幸運,在衛生院的幾天里,不管用什麼方法,就是弄不醒他們。因為病因不詳,還被當地當做疑難雜症請本地的一些專家來看,可是專家來了一批又一批,這些人不但沒有好轉,反而生命氣息越來越弱。

這樣詭異的氛圍下,衛生院里開始有人傳說這些外鄉人是得罪了真主,得到了安拉的懲罰。再加上之前村裡人有人認為他們殺了那隻蒼狼,所以這事也就這樣坐實了!!就這樣越傳越廣,知道的人也越來越多,到最後,這些人直接就被丟棄到了衛生院的一個小房間里,沒人管沒人問,任其自生自滅了。

老四是知道,這些同伴絕對不是得罪什麼安拉真主的,這就是中邪的徵兆。

心急如焚的老四最後決定,還是回國尋求幫助。可是他們這些人出境的時候是沒有經過正規途徑的。所以想走正規途徑回去是不可能的!!

但要是按來時那麼回去的話,帶著這些昏迷不醒的人,是萬萬不可能的。最後老四決定留下一筆錢給商人讓他幫著照顧。自己偷著回去搬救兵。

而老四心目中的救兵就是「不走空」黃谷。

老四之所以想起他,是因為他見過老黃谷驅過一次邪。當老四找到老黃谷說明情況時,老黃谷是不相信的!!最後老四拿自己的孫子發誓,老黃谷才相信。因為老四就那麼一個孫子,老黃谷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跟著老四就來到了烏茲別克。

老黃谷到了衛生院,看到了只剩一口氣吊著的眾人,不由得眉頭緊鎖起來。

在了解情況了之後,老黃谷提出要親自去現場看個究竟。當老四領著老黃谷到了事發地時,老黃谷不禁暗自搖頭。

從風水學來講,不管是陰宅還是陽宅,都不能建在有枯窮相的地脈之上。而老黃谷看眼前這一片,完完全全就是枯窮相中的極品。


所謂枯窮相:周圍沒有高大翠綠的樹木,土石暴露,怪石嶙峋,最主要一點,這裡沒有山水,根本沒有守氣護沙,更沒有聚氣名堂。到處光禿禿的,四周還是一片低矮的灌木叢,把人葬在這裡的,絕對就是想讓墓主斷子絕孫啊。

越是這樣煞氣重的地方越招不幹凈的東西,因為這裡陰氣、煞氣、怨氣俱全正是他們修行必備之氣。在這裡修鍊的邪祟往往都是比較陰毒兇殘。

還有一些風水俱佳的寶地也特別容易招惹邪祟,那是因為上佳的風水寶地有靈氣,那些有道行的邪祟在這樣的地方修鍊,往往更容易修成正果。它們往往也比較溫和,基本上不會傷人,最多就是捉弄人。

老黃谷看完,心中已經有數,讓老四去找柚子葉、鍋底灰和無根水。

前兩樣很快就找到了!!這無根水就把老四給難住了!!萬般無奈之下,老黃谷只能鋌而走險,教給老四一招,讓他用冷水燒開,接水蒸氣替代。這招老黃谷是跟著他的師父學來的。當時他的師父帶的無根水被自己打翻,一時又沒有無根水用,所以就用水蒸氣代替。

這樣做只能對付一些道行淺,怨氣不重的傢伙,要是碰上厲害的主,非純無根水是達不到應有的效果的。

老黃谷之所以要找柚子葉、鍋底灰和無根水也是因為他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祟。如果是妖(民間稱之為大仙)的話,把身上塗滿鍋底灰,那麼妖就看不見你。

如果是鬼魂的話,就需要用無根水泡柚子葉,然後把水擦滿全身,這樣鬼魂就聞不到你的氣味。

一切準備停當之後,老四漲著膽子陪著老黃谷又一次來到事發地點。前半夜平安無事,後半夜,老黃谷終於看到了是什麼東西在作怪。原來是一隻灰仙,也就是成了精的老鼠。這次他們看到的是老鼠精讓貓去洗腸,貓洗完腸后就乖乖的露出肚皮心甘情願的送上了洗了幾個小時的腸。把一旁看的老四差點就尿了褲子。

第二天兩人回到村子,老黃谷又讓老四去製作了十二根纏著紅布的錐形木棒。兩根紅燭,幾十米的紅線,還有一些鹽巴,糯米。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老黃谷帶著準備好的東西,獨自一人又去了出事地點,臨走時他吩咐老四去向村民打聽那座孤墳的來歷。

而老四也很好的扮演了外交大使的形象!!周圍十里八村的村民除了孩童以外,能說話的他幾乎沒有放掉一人,但最終也沒有打探出在出事點有墓穴的記載或傳聞。

老四悶悶不樂的找到不走空老黃谷時,剛好看見他手裡拿著最後一節紅繩嘴裡碎碎念的嘟囔著什麼,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

老四遠遠的一撇,看見早上準備的那十二根纏著紅布的錐形木棒此刻正以一種奇怪的排列圍著墓碑插在地上,只留有拇指長的一截露在了外面,並且每一根木棒也都被老黃谷用紅線串聯了起來,而老黃谷現在所站的位置正是十二根木棒之前唯一沒有繫上紅繩的位置。

老四的到來很快就引起了老黃谷的注意,他嘴裡也不再念叨,幾步就來到老四的面前,告知他千萬不要踏入紅線範圍以內。

老四深知這是老黃谷要捉妖所布置的玄妙玩意,他十分好奇!!活了這麼大歲數,只聽別人說過,從沒見過降妖捉鬼的他,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一次詢問的機會!!於是他就問了起來。

不過老四這次卻碰了個軟釘子!!老黃谷連一點點要告訴他的意思都沒有,只淡淡的說了一句:想知道晚上跟著來就是。

一聽說晚上還要來,老四整張臉上立刻變的怪異起來。那些至今還躺在衛生院里奄奄一息的傢伙們不就是被那個老鼠精給迷的么!!

還有,昨天晚上那隻貓,說出來簡直駭人聽聞!!如果要是這老黃谷制不了那隻老鼠精,自己不是也要像那隻貓一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吃了嗎?

想到這裡,老四下意識的退了兩步,立刻表明立場,晚上他絕對不會跟來的。

而老黃谷也不和他爭,只淡淡的表示,來不來恐怕由不得你了!!

兩人在村民家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之後,老黃谷從系在腰間的小包里拿出一個有巴掌大小的龜殼,龜殼上刻滿了奇奇怪怪的紋路。

老黃谷把老四叫到跟前,讓他把衣袖挽到肘關節以上,把龜殼放到了上去,然後雙手捏成奇怪的指訣放到龜殼上。

老四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見老黃谷一臉嚴肅,再加上最近接連發生奇怪的事,他也就沒有問,隨老黃谷折騰了。

約莫過了有三四分鐘,老黃谷把手放下,把龜殼放到了包里,也不說話,頭也不回的就走到了床邊,倒頭就睡。

莫名其妙的老四見老黃谷那高深莫測的模樣,心中泛起了嘀咕,他都有些擔心,這位是不是被邪氣侵入身體了,把腦子給沖壞了!!

當他看向剛剛給龜殼罩住的肘關節時,腦袋「嗡」一下,一種酥麻感瞬間傳遍全身,雞皮疙瘩也瞬時起了全身。

看著自己的肘關節,老四就像中了魔法被變成了一尊石像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張嘴巴也不聽話的合不起來了。

原來老四看到被龜殼罩住的肘關節上,突然多出來四個蠟黃且有點偏黑的斑點。這斑點什麼時候有的?他完全不知道,最要命的是,他胳膊上的斑點並不是一般的斑點,而是屍斑。他對這玩意太熟悉了,以前盜墓的時候可是沒少見過!!

可是活人身上出現屍斑,這可是從來沒有聽聞過的呀!!老四知道,這與之前他在綠洲中昏迷肯定有關係!!那麼為什麼那些人沒有醒來!!而自己卻醒了過來呢!!

其實這裡面還有大夥都不知道的原委在裡面!!俗話說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黑貓被鼠精控制久了,多少也就沾上了一些本事。

而那天晚上,老四的昏迷其實是被黑貓迷惑所致!!黑貓的道術低下,甚至連入門都不算,所以被大夥一頓亂掐,誤打誤撞的就給救了過來。

而其他人之所以一直昏迷不醒,那是因為是鼠精親自施法所致。

老四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老黃谷身邊的,他知道,現在只有眼前這位老大才能救自己。於是就不停的哀求老黃谷,讓他施法對自己施救。

老黃谷不知是真的睡著了,還是裝睡的,反正他怎麼叫,就是叫不醒。老四的那顆心吶,就像被放在火上燎燒一樣,但他也沒有辦法,只能等著老黃谷醒來再說。

一直等到晚上九點多,老黃谷才悠悠轉醒。看見老四睜著一雙銅鈴大的雙眼在看著自己,詫異的問了一句幹什麼!!

老四指著手臂上的屍斑質問老黃谷,說是他給弄上去了!要他負責給弄沒了!!

老黃谷嘿嘿一笑說道:解鈴還須繫鈴人,我可沒那本事解!!要想解就跟著自己去現場。

其實老四心中明鏡一樣,自己身上的屍斑根本不是老黃谷弄的。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老四隻得捏著鼻子跟著老黃谷再次來到布下陣法的墓碑處。

老黃谷拿出一隻紅燭遞給老四,讓他站到場中唯一沒有用紅線連接的截氣釘處,聽候自己的指示。他自己抬腳走近陣法中央,踩著詭異的步伐,那模樣就像鄉間跳大神的神棍一樣。不但如此,嘴裡念念有詞的不住的圍著一個地方轉圈。


不一會,原本夯實的堅土上竟然被他踩出了一個臉盆大小的窪坑。老黃谷從腰間的包裹里拿出了一個看似有些年代的凈水瓶小心翼翼的放在坑窪的中間。然後把紅燭放在了了坑窪的邊緣。

紅燭在民間一直都被廣泛運用,特別是家有喜事,或者祭祀上仙或者祖先是都會用到的一種代表祥福的聖物,與供香有異曲同工之處。兩者之間的差別在於一個包含甚多,一個純粹。

眾所周知,在一般的寺廟道觀中,他們供奉給上神的就是供香,特別是信徒的供香對於修行者那真可謂是大補中的大補。甚至有得供奉者三炷香,勝過苦修三年之說。

老黃谷之所以使用紅燭而不是供香,是因為他這次主要就是想引出鼠精,並沒有一丁點想讓此處的鼠精得到好處的意思。而且他布置的這套陣法也需要紅燭來引發。

老黃谷見老四已經就位,當即在連著截氣釘的紅繩上撒上鹽,一切就緒之後,老黃谷看了看懸挂在夜空中的殘月,知道動手的時候馬上就要到了。

夜幕如墨,清風不動。

老黃谷從腰間包裹里拿出了一張黃紙符夾在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之間。就見他的左手掐訣,右手在空中微微一抖,夾在兩指間的紙符居然憑空的著了起來。

一旁不遠處的老四看到這一幕,整個人完全懵了,今天老黃谷所做的一切完全顛覆了他對他的認知。

然而讓他驚愕的事還在繼續,就見老黃谷左臂平胸,手上指訣不變,微微壓在右臂之上,與此同時,他的右手往紅燭方向一指,他手中燒的正旺的符紙像是有靈性一般,不疾不徐的飄到了紅燭上面,瞬間就把豎在地上的紅燭給點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