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雲淡漠聲音剛落,小饕餮瞬間凶芒大盛!

張開猶如黑洞般的大嘴,一陣極強的吸力便將南宮越籠罩,後者還沒反應過來便被小饕餮給一口吞進肚子里。

「這……這……」

周圍所有人恍若雷擊,獃滯的看著那意猶未盡的小饕餮。

這傢伙,將南宮越一口吞了?

女子神色僵硬無比,微微張了張自己的小嘴,眼裡全是濃濃的驚駭與不敢置信!

林雲自始至終就沒停下過腳步,小饕餮一口將南宮越吞了后化作一道黑影來到了林雲身後。

「此人,究竟是誰?妖獸寵物竟然如此變態?」

「看他的方向是真武學院,莫非是真武學院的隱士弟子?畢竟大比之期快到了。」

無數人望著林雲消失的背影,神色極為複雜。

而林雲此刻。

卻是帶著小饕餮進入了真武學院! 「你們看……那……那人回來了!」

當林雲走進真武學院之中后,

立即便有一名弟子瞳孔之中儘是恐懼,就連聲音都瞬間變得顫抖不已。

聞言,四周所有弟子都朝著那名弟子所指方向看去。

可當見到那尊暗金色錦袍身影后,皆是不由兩眼瞪大,神情完全被恐懼所籠罩。

真武學院門口!

林雲的一雙冷眸絲毫不動搖,見到這些恐懼的人,他冷笑一聲,便直接朝著自己宿舍而去。

此時此刻。

這些人察覺到林雲的注意力放在了他們身上后,皆是慌忙低頭,不敢直視此金袍少年。

誰知道這惡魔會不會在一時興起,將他們統統殺光,畢竟如今在整個學院之中,他已經是被傳成了一個惡魔了!

望著林雲逐漸消失的背影。

所有弟子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背後早已被冷汗所浸濕了。

……

林雲帶著小饕餮直接來到了宿舍中!

這宿舍,林雲倒是也沒回來過幾次,不是去龍脈修鍊便是在萬妖谷修鍊,除此之外,在宗門中,甚至只待了兩天時間。

可也就在這時,他停下了腳步,滯留在門前,嘴角,突然帶上了一絲冷笑。

因為他聽到了一陣從其中傳來的聲音。

「這林雲,可真是膽大包天,目無王法!他也配做我們的室友?自從他殺死葉長老后,我們宿舍成天都有人來拜訪,我們還要不要修鍊了?」

「他真當自己很了不起了么!哼,現在我走在外面,人家都會在我名字前綴前加上一句林雲室友的稱謂,他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看他如此霸道!遲早會年少隕落!」

精瘦青年那尖銳的聲音刺穿大門,侵入到林雲腦海之中。

而此時。

王胖子沒有說話,他只是擦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這段時間以來,他們的生活確實因為林雲,無形中受到了很多影響。

可是大多數都是正面的,起碼走在學院當中,再無人敢惹他!

就連長老們知道他是林雲的室友后,都是諂媚討好,哪有這精瘦青年說的這麼難堪?

他知道,這精瘦青年是看不慣林雲,嫉妒林雲,可是他如此說話,又有什麼好處呢?

若讓林雲知道!

他莫非能活的過今晚?

想到這裡,王胖子更是不由身體猛然了顫抖一下。

「一個宿舍的?」

看到王胖子此等情況,精瘦青年卻不由冷笑一聲。

「我承認,林雲是厲害,是強大,但是你看看他囂張的那樣,遲早會隕落在學院當中!」

「馬上就快四院大比了,我倒認識不少其他學院的天驕,我倒是想看看,他能敵得過多少天驕呢?」

精瘦青年越說越激動,旋即嘴角很快帶上了一絲冷意。

「少說點,等會讓別人聽見不好。」

鶴無言皺皺眉,雖然他也不怎麼喜歡林雲,但是畢竟他也算是自己爺爺輩的鶴長老的徒弟。

「這……」

「砰!」

王胖子剛想說些什麼,勸阻這精瘦青年接下來的話語,突然間,眼睛一瞪!

而後他立刻看著原本完好的宿舍門,分成兩半,對著精瘦青年飛了而去。

精瘦青年慘叫一聲!

而後整個直接在空中倒飛,摔得頭破血流,牙齒崩碎!

而他很快爬起身來,可當看到那身影之後,他卻不由得瞳孔一縮!

是林雲!

那個魔頭般的存在!

此時王胖子與鶴無言也不由神情劇烈變幻,望向門外那金袍少年。

林雲一身暗金色龍袍無風鼓動,他面帶冷笑,身上氣勢磅礴,一步一步,身上氣勢逐漸到達了頂峰。

如同一尊人形真龍!

「你……你……你別……別過來……」

精瘦青年身軀止不住的顫抖,眼裡完全被恐懼所籠罩。

「林……林兄……」

鶴無言只感覺自己喉間有些乾澀。

他們沒想到,沒想到這林雲竟然回來了!

林雲卻只是冷笑一聲!

他沒有去管這鶴無言接下來的話語。

眼中彷彿有萬古星辰閃過!

只是一眼!

這精瘦青年便痛苦到了至極,他身上傳來的陣陣劇痛,如同萬蟻噬心。

「饒你一命!若再敢提本尊一句!我讓你比死還痛苦。」

林雲冷笑一聲,魔眸中閃過絲絲紅光,身上威壓瀰漫。

王胖子和鶴無言額頭之上冷汗直冒,心中不斷慶幸。

還好之前沒說什麼壞話,否則,那躺在地上的人,便是他們了!

身後的小饕餮也歪著腦袋跑了進來,看到地上不斷打滾的精瘦青年,眸中凶光一閃,嘴巴中不斷嘶吼。

林雲微微搖頭,小饕餮這才退了下去。

這裡畢竟是學院,若是一味殺戮,勢必會造成學院反彈,那便得不償失了。

這精瘦青年,在他看來,微不足道而已。

心念一動,便能讓他有一百種死法,也算是懶得計較了。

而此時!

見到小饕餮這兇殘樣子,王胖子與鶴無言心中又是不由一驚,這林雲身旁的妖獸,實在是太強了!

「林兄,您好不容易也回來了,這一次,想必是為了四院大比了?」

氣氛此時不由有些尷尬,鶴無言臉上流露出冷汗,這時突然對林雲說道。

「哦?」

就在這時,林雲眯起眼睛,這個關於四院大比的消息,他還真的未曾聽說過。

他輕輕瞥了一眼鶴無言一眼。

「想必您也知道半月前所發生之事吧?」

「嗯。」

林雲輕輕點頭。

如果深情是殺手 「是這樣的,雲霄郡城有四大學院,每一年都要舉辦一場大比,因此來決定學院的排名,但是這次因為這凶獸原因,這次的四院大比,提前了!」

「四大學院之中,咱們真武學院一直都是第二,從來沒有得過第一,一直都被天劍學院壓著!這次的大比,想必也會落後於人……」

鶴無言一邊說著,一邊感受到來自林雲身上的壓迫,臉上的冷汗流下的更多了。

「可這與我有何相干?」

林雲彈了彈身上暗金龍袍的灰塵,聲音淡漠。

快穿之美男快到碗里來 「我們學院想……想邀請你……參加。」

鶴無言咬緊牙關,終於還是將自己爺爺交代自己的話說了出來。

「不感興趣。」

林雲星眸微微開合,嘴中輕輕的吐出了幾個字。

「這……」

鶴無言神色頓時一僵。

天劍學院已經壓迫真武學院太久了,不是說真武學院弟子不行,而是天劍學院的弟子都太過強大。

四年前,天劍學院一人號稱千年難遇的天才,劍道造詣極高,修為更是恐怖,橫掃四大學院天才人物。

醜女爲後 此人橫空出世,據說當初拜入天劍學院門下之時,只有區區武尊一重,一年之後,突破武王,劍道更是達到恐怖境界。

三年之後,以劍入道,破入武帝之境,能與天劍學院長老交手數百招而不敗。

而就是此人,劍道通神,四年讓真武學院無數弟子慘敗而回。

去年,看似能和此人一較長短的葉長空,被一劍重傷,險些喪命!

天劍學院的聲威更是達到了頂峰!

真武學院輸不起!若是今年再次輸給天劍學院,按照真武學院與天劍學院的約定,要將真武擂台之上那把真武天劍奉給天劍學院。

讓天劍學院成為真正的來自真武天劍的正統傳承!

可如今,真武學院好不容易出了一位林雲,據傳是百年難得一出的天才!這讓無數真武學院的高層們,頓時都看到了希望,可這半個月,他們千番尋找,卻都沒能尋找到林雲的身影。

而現在,他竟然說不想去? 此時此刻。

這鶴無言呆立在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他想要厚著臉皮再次開口。

可林雲身上冰冷的氣息,卻實在太過於可怕,寫滿了生人勿近,想要將再次開口說的話,竟是被他給硬生生再次咽了下去。

王胖子在一旁也極為尷尬,小眼睛瞅了一眼呆立的鶴無言與淡漠的林雲,不發一聲。

而也就在這時,一道輕盈的腳步聲響起!

一個身影走了進來。

此人負手而立,滿臉淡然,正是鶴長老。

鶴無言見到自己族中的爺爺來了之後,像是抓住最後一根就命的稻草。

剛剛他暗中捏碎了一道符籙,通知自己爺爺過來。

擦了擦自己額頭之上的細汗,他不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輕輕喘著氣。

他在與林雲交談時,總會被林雲身上那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勢給壓迫,要不是他心理素質與修為較好,恐怕早就直接癱軟倒地。

他彷彿就是九天之上的蓋世帝王,而自己就像一隻在威壓下奮力掙扎的螻蟻。

這便是鶴無言心中的感覺!

「你來了?」

這時。林雲微抬眼皮,星眸之中精光閃爍,臉上無悲無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