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 林天說着微笑了起來。

這一個微笑,讓刀曉生莫名的覺得後背有些發涼,不過,他這會兒也在祈禱,同時眼睛死死盯着林天的方向。

在那一瞬間,他看到地表破裂開來,他的兩條強大的毒蛇,已經朝林天咬了過去!

那是劇毒,即便是咬到神仙也是神仙難救!

“你啊,總是喜歡暗算這一種陰謀,又增麼可能真正變的強大起來!”聲音落下,林天一腳猛地踩踏下去。

一瞬間,兩條七彩蛇就飛了起來!

這突然飛起來的七彩蛇可真的不簡單,在被這麼一腳給踩踏出來的瞬間,竟然還要朝林天的胸口咬過去!

林天將手裏的地獄火劍一掃過來,一下子那兩條七彩蛇直接就被劈砍而兩段了!

刀曉生愣住了,他這會兒心裏面痛苦無比,沒有人比他這會兒更加地痛苦,那兩條七彩蛇,可是跟了他幾十年了!

甚至說的更加直白一些,從刀曉生決定進入江湖開始就跟着他了,那兩條七彩蛇是刀曉生很多時候的朋友,雖然他利用他們。

如今,兩條七彩蛇被殺,他有一種感覺,他的命只怕也到了。

刀曉生其實這時候還是不甘心,可是他已經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林天強過他太多太多,他的一切都被林天給看在眼裏,都被林天給算到了。

“你這小子,比起你的父親來說。可真的是強出來了太多……”刀曉生這會兒也不掙扎了,臨死之前還誇了林天一句。

“是嗎?可你知道嗎?我的父親真正實力有多強!”林天想到父母。

那個他未曾見面過的父親,他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其實就是林天也不知道!

他的父親可是千年一遇的奇才啊!

比起父親,林天只是運氣好,而且更多的時候都是依靠身旁的寶物,如果是他的父親,只怕完完全全靠的就是自身的實力了!

林天道:“好了,我也沒有時間跟你廢話了,你選擇……”

林天雖然恨刀曉生,可是卻也不是那麼極致地恨他,對於刀曉生,林天有一種感情,一種羨慕刀曉生這一生無拘無束,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感情。

所以,他想要給刀曉生一個痛快!

刀曉生看着林天,也感覺出來了林天的意思,他沒有任何的矯情,十分直接,一巴掌將自己的腦門拍碎了!

刀曉生,一代江湖的蟲王,令多少高手聞風喪膽的一個高手就這麼自殺了!

林天多看了他一眼,心裏面到道:“如果你不是那麼可惡,如果你不是非要走這麼一條道路,或許,我和你會是好朋友!”

其實,林天的骨子裏室友一點邪氣的,他喜歡有一點邪氣的朋友。

但是刀曉生的話,就太過邪氣了!

而後,林天看向了還被困在火焰裏面的歐陽飛雲。

然後走了過去,道:“你小子,還不錯,我就先不殺了你了!”

一笑,這一笑,讓歐陽飛雲愣住了。 歐陽飛雲有極其不好的預感,他咬着牙道:“林天,你想要幹什麼?”

“沒想要幹什麼,只是想要借你這個人一用。”林天繼續微微一笑。

而後,林天單手揮出,手一揮,那些圍繞着歐陽飛雲燃燒着的火焰,立即全部熄滅。

歐陽飛雲微微一怔,而後眯起眼睛道:“你不怕我就這麼逃走嗎?”

“逃?你怎麼逃?你又拿什麼來逃,呵呵……”林天冷漠一笑。

這是對歐陽飛雲赤裸裸的輕蔑,是對他絕對的輕視。

但是,歐陽飛雲不得不承認,林天就是那麼強,就是有這麼一個能力!

“你到底想要利用我做什麼!”歐陽飛雲問道,他的眼神裏已經佈滿了怒火。

“你先不要着急,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林天還是很平靜地微笑。

這笑,讓歐陽飛雲的心更加慌亂了。

此時,林天收到了山腳下衆人的反饋,全都在詢問這裏的情況如何了,林天簡單答覆道:“我這裏一切都好,你們可以先上來了。”

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很快,下面的衆人迅速回到了天王府的位置。

看着天王府彷彿崩塌的模樣,所有人都一臉的震驚,雖然沒有看到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可大概可以想象的到這裏曾經發生過什麼。

“太恐怖了……”有不少人低聲驚呼了出來。

“是啊,這就是我們神將的實力!”他們一個個十分自豪。

不一會兒的時間,賀之北,宋運輝和郝仁義全都來到了林天的身旁。

“你怎麼樣?”賀之北趕到後,第一個開口問道。

“我還好,沒什麼事!”林天輕輕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用緊張。

而後,林天繼續道:“你們讓大家好好休息,我們在這裏好好等着。”

“等着?”郝仁義和宋運輝對視了一眼。

林天緩緩點頭道:“對,等着,等着更強的人過來,還有更多的江湖人過來。”

話正說着,葉婉清飄然出現。

“婉清。”林天立即快步走了過去。

雖然約好和葉婉清在京城見面,可卻沒想到葉婉清會來到這裏。

“你真的是好壞,知道這裏危險,故意不提前跟我說你在這裏嗎?”葉婉清的言辭之中帶着淡淡的生氣之意。

“我……”林天剛要開口,葉婉清就緊緊抱住了他,道:“不管如何,你沒事就好,這是最重要的!”

其實葉婉清也都知道,林天但是擔心他出事,則會纔沒有讓她來,沒有提前知會他。

“好了,你先到一旁好好恢復一下。”李天已經感覺出來了,葉婉清經歷過了一場惡戰。

葉婉清也沒有矯情,點了點頭道:“賈永壽已經死了,他自作自受。”

賈永壽的死,林天沒有太大的意外,他受了重傷,身旁又沒有厲害的醫生,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回來。

林天朝那一把飲血刀走了過去,那一把刀就在刀曉生的身旁。

看了一眼那一把刀,林天猶豫了一下,並未立即給葉婉清送過去,而是收進了小葫蘆裏。

bsp;??而後他道:“你們在這裏等着,我有事去處理,一會兒就回來。”

說着,他走到歐陽飛雲的身旁道:“你最好老實在這裏呆着,有任何的動作,我都會第一時間趕回來!”

歐陽飛雲敢怒不敢言地看着林天,他咬了咬牙道:“林天,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你……”

“啪”一巴掌,直接就給打在了歐陽飛雲的臉上,直接就出現了五指的印記。

歐陽飛雲怒恆一聲,道:“林天……”

話還沒說完,林天已經又一巴掌上去,道:“回答我的話!”

歐陽飛雲吭哧了一聲,沒敢再對林天吼叫,而是老老實實點了點頭。

林天這才滿意離開。

什麼是實力,這就是實力,一句話,就可以讓曾經的對手老老實實。

而後,林天立即迅疾撤離。

林天並未離開太遠,而是在附近的一個地方找了比較隱蔽的位置,進入到了小葫蘆裏。

八荒跟了上來,就跟在林天旁邊的位置,這是他們兩個人的默契,不用交流就知道要跟上去來保護。

林天進入到小葫蘆裏爲的是要把飲血刀和冰月劍煉製在一塊。

飲血刀天生有魔性,而且很容易會侵蝕人的腦袋,林天不想將來葉婉清使用那麼一把刀的時候,連自己都給忘記了。

他準備將飲血刀給煉製到冰月劍上面。

這冰月劍是當初在武城拿到的,偏於陰柔,更適合女孩子使用。

準備好材料,林天即刻開始煉製。

有了先前煉製地獄火劍和清泉劍的經驗後,煉製這樣的兩把劍,對於林天來說就不是非常艱難的事了。

此時,在外面的地方。

宋運輝和郝仁義,賀之北正在商談着眼前的情況,他們不明白林天去幹什麼了,又爲什麼讓他們留在這裏。

一直到的大概快半個小時後,終於有情況發生了。

底下,先前是留着一批人在看守着的,這會兒,那裏已經有消息傳上來,歐陽雄帶着滅天教的人過來了。

滅天教一共來了三百多人,其中不乏幾個渡劫期的高手。

宋運輝他們全都緊張了起來。

“這就是讓我們等在這裏的原因嗎?”宋運輝問道。

“看情況是這樣的……情況可真的是有些糟糕了!”郝仁義道。

賀之北道:“大家先不要慌亂,我們要相信我們的神將,他既然讓我們留在這裏,定然有他的安排!”

說着的,賀之北也看了歐陽飛雲一眼,歐陽飛雲這會兒已經慢慢得意了起來。

原本他很緊張,十分慌亂,可這會兒,眼神裏流露出來的全都是囂張和狂妄!

“呵呵,有意思了!我看你們還怎麼跟我鬥!”

其實,平日裏的歐陽飛雲不會這麼鋒芒畢露,他這會兒會大聲地喊出來,最爲主要的原因是要嚇到其他人,好可以從眼前的地方離開。

確定了離開的想法後,歐陽飛雲動身了。

他大步往前面走出去道:“我看你們誰敢攔我,攔我的人,只有思路一套!”

這話,極其囂張,絲毫不將旁邊的任何一個人放在眼裏。 神武團的人雖然嫉惡如仇,雖然看不慣這一幕,但是,他們沒有人敢站出來。

這也不怪他們,他們考慮的沒有那惡魔多,現在所想到的是怎麼來對付下面的那麼多滅天教的人!

那可是好幾百人啊!

而他們現在已經損失了一小部分兄弟,大部分兄弟都還在接受治療。

已經打了一場出乎意料的硬戰,接下來,還要再打一場!

雖然她們實力很強,可是,他們也是尋常的修煉者,並非每一個人都是林天。

此時,籠罩在他們身上的只有愁緒和擔心。

被歐陽飛雲喊了一下,他們心裏面擔心的更加多了。

只有一個人的腦子是清晰的,這個人是葉婉清。

葉婉清飄然而至,直接身形一個晃動,就來到了歐陽飛雲的身旁。

“啪”葉婉清也是一巴掌扇了上去,十分之響亮。

響亮的耳光聲讓不少人震驚地瞪大了眼睛,而這一個耳光聲也讓他們清醒了不少。

她們看着歐陽飛雲,突然之間明白過來,林天留下這麼一個人,爲的就是要對付歐陽雄的滅天教。

這時候,歐陽飛雲的臉色就變的很糟糕了,他這會兒也不敢再囂張了。

突然之間,他出手了,一個匕首直接朝葉婉清的腹部直接刺了過去!

速度很快,用上了他的全力。

他現在的想法很簡單,想要離開,很難,但是如果能夠傷了葉婉清,再把葉婉清當做人質,那麼要離開這裏就沒有那麼艱難了。

突然之間,情況發生了變化,他的那一把匕首被葉婉清給一掌轟開。

而後,葉婉清掌力繼續涌出,直接將對方給轟飛出去,摔在了一旁的樹樁上。

“咔擦”一聲,對方的身體直接出現了問題。

葉婉清道:“你們先過去看住他,讓他老實一些,我想林天很快就要回來了。”

聲音剛剛落下,一個身影呼嘯而至,正是即使趕回來的林天。

林天手裏握着一把血紅色的長劍,十分漂亮好看,他一個身形晃動就來到了歐陽飛雲的身旁。

歐陽飛雲還沒有看到林天的面容,就感覺自己的手位置情況有一些不對勁。

下一秒鐘,他低頭,而後就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手。

歐陽飛雲哼哧了一聲,這一聲之後,他怒視林天,恨不起衝上去一掌轟殺林天。

“想殺我?只怕你沒有那麼一個本事!”林天一腳將歐陽飛雲踢飛出去。

而後低頭看了一眼手裏的冰月劍。

這一把劍已經融入了飲血刀,飲血刀沒有化作一個珠子,不過,特性卻是融入在了其中。

眼下的冰月劍,很不簡單,吸收月亮的精華能力更強,而且還能夠將魔性的東西趨於溫和下來。

這一劍下來,要是在平時,絕對會將歐陽飛雲的大量鮮血給吸過來,可眼下卻是不會了,只會是將歐陽飛雲的身體裏的靈氣給吸收了過來。

眼下的冰月劍,能夠吸收精華,只吸收精華,不會在血一類太過魔化的東西給吸過來。

林天很滿意這樣的

一把劍,這一把劍十分適合葉婉清。

林天轉身,走到了葉婉清的面前,將手裏的冰月劍遞給葉婉清道:“來,這一把武器你試一試。”

“給我的?”葉婉清有些吃驚。

林天點了點頭道:“對,我特意爲你煉製的!”

這個想法林天很早就有了,不過,卻是這一次來真正實現。

之前,林天拿到那一把冰月劍的時候就已經在琢磨了,要怎麼才能夠給葉婉清製作一把很強大的武器。

而後想到了飲血刀,畢竟當年,飲血刀也是跟了葉婉清很長一段時間的武器。

這兩把武器煉製而成,雖然還算不上神器,可以是偏於強大的武器。

接近於神器了,能夠在關鍵時候給予葉婉清不簡單的保護。

“你剛剛就是……”葉婉清已經反應過來了。

林天點了點頭道:“是的,我不想你將來出現危險的時候,而我又恰好不在你身旁,我願意時時刻刻在你身旁,只是有些時候身不由己。”

葉婉清直接上前,抱住了林天。

這些可都是林天的心裏話!

事實上,林天也想過,等所有的事情解決後,將那一把地獄火劍給葉婉清,可是他又擔心葉婉清會操控不了,畢竟那一把地獄火劍一方面太過於強大,另一方面有些認主人。

此時,對於地獄火劍來說,林天就是主人,輕易換掉一個主人,地獄火劍大概率不會開心。

“謝謝你,林天。”葉婉清說着,在林天的臉頰上落下一個吻。

這是她收到最好的禮物。

而後,林天走到郝仁義他們三個人面前,他道:“你們三個人可能不會知道,我在這裏就是故意等着滅天教過來,不等着,將來會有更多的麻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