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天成心裏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林天成的這個林伯伯不是親的,只是一村同宗,叫林成龍,以前和林父是死黨發小,也是師兄弟。

當時林母也是十里八鄉一朵花,兩人都看上了林母,不過林母選擇了林父,後來林父和林成龍就面和心不和了。

林父病入膏肓,林成龍一家人興師動眾上門,恐怕是來看笑話的吧?還有對方中午不過來吃飯,未必是有應酬,估計是嫌棄不幹凈吧?

凌墨晴雖然乖巧懂事,不過看見林父林母老會打量自己,就有些不自在,於是對林天成道:「天成,你房間是哪個?我進去打個電話。」

林天成還沒開口,林母就領着凌墨晴走了。

林天成坐着和林父聊天,沒聊多久呢,就聽見了敲門聲。

…… 一個多月之後機械運了進來,余家墩將先前的工人召回來,幾乎有七成的人都回到了工廠。

余家墩不著急大規模生產,他先要試試水。

於是派出工人們進到林場內。開始開採木材。

他還組織了十幾人成為了護衛隊。

帶著自製的武器巡邏整個林場。

一個月過後,一切都平安無事。

就在余家墩以為一切太平的時候,一個工人被野獸咬傷的消息傳來。

余家墩著急忙慌的帶著人趕到了現場,只見那工人捂著手,他的手臂已經被野獸抓爛。

值得慶幸的是護衛隊及時趕到他的手,並沒有被野獸咬下來。

雖然需要休養一段時間,但沒有胳膊打短腿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余家墩一臉陰沉著看著眼前的工人。

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做出行動了。

放任野獸橫行下去,會傷到更多的工人。

余家墩為受傷的工人支付了醫療費之後,就將他送到了醫院。

今天沒有出人命,也沒有缺胳膊短腿,余家墩所需要承擔的治療費用並不會太多。

如果出了人命或者缺胳膊短腿,到時候余家墩要支付的錢可就多了。

余家墩想要申請槍械,但申請槍械何其之難。

在大漢國全面禁槍的環境之下。

余家墩幾乎難以申請到槍械使用。

此時的余家墩也終於明白了,大不列顛那群人為什麼要拋棄開採場了。

他們在擁有獵槍的情況下還鬥不過野獸們。

更別說余家墩他們不能夠擁有槍了。

……

就在余家墩陷入苦悶之際,一艘巨大的游輪駛向了新阿姆斯特丹港口。

整個游輪攜帶者的有大量的工業設備。

而站在游輪甲板上,旁邊有十幾個黑冰衛護衛者的人正是劉封。

由於與大不列顛簽訂了和平條約,大漢國對外沒有了戰爭。

而對內遠在東北三省的清朝如夕陽西下,暮氣日盛。

劉封先前為了平定外部的戰亂,他選擇把清朝和蒙古三公放任不管。

畢竟他們被新冰雪國和大漢國夾著,想跑也跑不掉。

現在外部敵人已經平定,劉封選擇派出陸風和樊無期,分別進攻蒙古三公和清朝。

劉封相信在他從蓋亞那行省歸來之時。整個大漢國已經完成了終極統一。

這一次遠行,劉封不僅僅是為了旅行散心。更重要的是為了研究如何開發蓋亞那行省。

蓋亞那行省作為大漢國第一塊在南美洲的領土,對它進行開發尤為重要。

只有在蓋亞那進行了,徹底的工業化,劉封才能藉助蓋亞那行省,組建強大的軍隊,進而影響整個南美洲的局勢。

當然劉封也可以不用組織軍隊,利用蓋亞那行省那強大的經濟實力也可以使其成為整個美洲的交易中心。

利用強大的經濟實力。影響整片板塊。

而且劉封還可以將大量的大漢人民遷移到蓋亞那行省,以填充當地的人口缺失。

大不列顛在蓋亞那的上百年統治,他們將當地的人口削減到了只有一百來萬人。

而蓋亞那行省擁有不小的土地面積,這些土地之上往往都是無人區。

放任其形成無人區,實在是太浪費了。

劉封必須要好好的開發這塊土地。

劉封此行帶的設備全部都是機床和一些重工業的設備。

為了蓋亞那可以實現工業自主化,劉封可費了不少心思。

「夾板上風涼,陛下不如回到房間休息吧。」劉封的身後響起一道溫柔的聲音,此型劉封不止一個人來了,他還帶來了陸元霜和宋文月。

遠行旅遊,他當然要帶上自己的女人。

劉封擺了擺手:「元霜,馬上就要到了新阿姆斯特丹港口了,朕還是頭一次踏上南美的土地,心中頗為興奮。」

陸雲霜也是頭一回,做了好幾個月的輪船。

「臣妾也是頭一回遠離家鄉如此之遠,心中頗為忐忑,陛下這裡真的離大漢國有好幾千里遠嗎?」

劉封點點頭。

「這裡離大漢國最起碼有七八千里遠,差不多頂得上孫猴子的西天取經了。」

「不管在哪裡,只要陛下在我們身邊,我們就安心。」宋文月說話間,將披風披在了劉封的肩膀上。

宋文月輕輕地攬住劉封的腰間,她對於劉封能將他帶來心懷感恩。

原本以為外出時,只有陸元霜可以跟隨呢,沒想到她宋文月也可以由此殊榮。

陸元霜見劉封和宋文月親熱,她剛想離開。

「別走了!」

劉封輕輕一使力,便將陸元霜和宋文月全部攬入懷中。

「你們兩個都是朕的女人,朕不偏不袒。」

劉封感嘆,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恐怕也只有在這樣的歲月才能夠辦到這種事情。

若放在後世,怕是要被人。詬病到死。

「陛下!」於亮匆匆趕來他剛想稟報,卻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於是他趕緊退下去。

可劉封卻喊住了他。

「有什麼事你就快說吧!」劉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確實多少有些埋怨。

埋怨於亮不會看時候,此時正值風月春秋,被人打擾難免有些苦惱。

「陛下,再過半個小時我們就抵達新阿姆斯特丹港口了,還請陛下示下。」

劉封此行不光光是為了旅行還是為了普及工業化。

他帶來的這些設備都是搞工業的基礎設備。

「就按照計劃行事吧,先在東部地區建立起一批工廠,以及冶鍊行業,隨後逐步的平鋪鐵路和建設公路網,逐步的將整個蓋亞那地區打通。」

冶鍊行業是劉封最為看重的。

只有將蓋亞那地區的鐵礦石以及諸多礦產資源提煉出來,冶鍊成鋼鐵,才能夠被送往工廠進行下一步的加工。

利用冶鍊出來的鋼鐵製造出各種的設備,進而將工業在蓋亞那地區平鋪開來。

而劉封要建設的蓋亞那鐵路網也需要到大量的鋼鐵。

「陛下,臣剛剛接收到情報,在蓋亞那地區的東部,有一塊巨大的礦產,被旁邊的弗朗機人佔領了。」

劉封知道蓋亞那地區兩邊要麼是弗朗機人,要麼是卡斯特利亞人。

要不是擁有海岸線,蓋亞那的交通都成困難。

蓋亞那靠近邊境線上有不少的礦產被弗朗基人和卡斯特利亞人佔領。

劉封想要把礦產拿回來,就要和弗朗機人或者卡斯特利亞人開戰。

這正是大不列顛的險惡用心。 沈承軒看完,便道:「初心,你平常英語都能拿一百三十多分,數學也有一百十幾分,這次退步了哦。」

面對沈承軒的說教,沈初心一副極為羞愧的模樣,「對不起爸爸,我下次一定會努力的!」

一班競爭壓力大,第一名譚梅軒的數學成績高達一百四十多分,離滿分就差幾分,其他科目也不低,她這個成績,已經是一班末尾的幾個了。

想到這裏,她放在身側的拳頭就忍不住再度握緊。

沈初雲走進門的動靜引起了父女兩的注意,沈承軒對着沈初雲微微一笑,「初雲你回來了,初心在給我看成績單,你的也給我看看吧。」

沈初雲還沒開口,一旁的沈初心就忍不住插嘴:「爸爸你忘記啦,姐姐請了假,參加的是補考,成績要比我們晚一天出來呢。」

這句話提醒了沈承軒,「那就明天給我看吧。」

沈初雲看了一眼沈初心,總覺得她今天心情很好,遇到她也沒對着他翻白眼。

這讓沈初雲有些在意,照理說,一班輸給了九班,她應該會看自己特別不爽才對。

不過沈承軒在這裏,沈初雲還是順勢上了樓。

一直到第二天沈初雲的成績單下來了,她看了一眼各科的分數,眉頭輕輕皺了起來。

一旁的林然湊過來,看見沈初雲的成績,也忍不住發出驚訝的聲音,因為沈初雲這次的成績,比她還差。

除了語文之外,其他的科目不是六十幾就是五十幾,甚至還有一科是四十幾的。

可以說,這個成績,在最差的九班也只能排中下了呀!

因為有些男生不會寫就基本上只會靠選擇題和判斷題蒙,也就這個成績了。

但是沈初雲的成績他們是知道的,他們不會做的題目,沈初雲全都會,甚至還能舉一反三,他們都覺得沈初雲甚至比一班的人成績都厲害呢。

林然的叫聲也吸引了周圍人的注意力。

潘琦是第一個湊過來的,他定晴一看,頓時發出一聲怪叫,「卧槽,這是女神的成績?真的假的!我沒瞎吧。」

他說着,還擦了幾遍眼睛再度去看。

他這一叫,把霍景毓也叫醒了,只見他不悅地皺眉,一雙眼睛帶着殺氣瞪向潘琦。

他這次交的依然是白卷,各科基本上都是零分,當然成績這種事情他根本不會在意。

但是當他看見沈初雲的成績單時,黑眉微鎖,不過很快就舒展開來,也沒再往桌上趴,只是側頭往窗外看去。

而趙媛媛一看見沈初雲這次的成績比她還差,頓時笑了起來,「哎呦,你平日裏不是很厲害嗎?正式考試就考成了這樣?平常不會都是作弊的吧?」

「所以我說啊,有人平日裏裝的跟個什麼樣,是騾子是馬,還得拉出來溜溜,看看這不是丟大臉了。」

「趙媛媛,都是女孩子,你說話會不會太難聽了。」林然忍不住開口,怒目瞪了一眼趙媛媛。

潘琦也開口,「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大清早的陰陽怪氣地,真晦氣。」

「你!潘琦你說誰陰陽怪氣!」趙媛媛氣得臉色通紅,剛想大發雷霆,卻在接收到霍景毓陰沉的視線時,話全都卡在了喉嚨裏面。

霍景毓冷冷地撇了趙媛媛一眼,冷聲道:「吵死了,滾!」

趙媛媛被霍景毓一吼,頓時渾身一抖,眼圈頓時就紅了起來。

但是霍景毓卻不會憐香惜玉,他側目看了趙媛媛一眼,再度沉聲,「怎麼,我說的話聽不懂嗎?滾!」

趙媛媛哭着跑了出去,沈初雲靜靜地看着這一幕,什麼話都沒說。

現在她在班裏都不怕趙媛媛或者其他人來刁難自己了,因為基本上林然她們這些人都會護着她。

她只是默默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成績單,陷入了沉思。

她先前對過答案,自己的成績絕對不會差,但是這個成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