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東瞅瞅西瞅瞅,舞依炫就快把木薇給想成是木葵了也沒看見,看來木葵是有消息了,出去等著她了。這一想法一萌生舞依炫立馬就坐不住了,一定是和「天下第一閣」有關的消息!大發了!

舞依炫這就坐不住了,「小璃子,我得出去一下。」

鳳沐璃看著身邊的女子上躥下跳的,看來是有什麼好事了,「怎麼了,是發現天下的消息了?」炫兒來參加盛典最大的原因就是這個,除了這個就是鳳沐心了,鳳沐心已經解決了,這剩下的就是天下第一閣的事情了。

「木葵在外面等著我了。」舞依炫焦急的很,完全迫不及待。

「我陪你去吧。」鳳沐璃看來也是沒什麼事了,至少現在沒什麼大事,對於皇后嬪妃和眾皇子的眼神和議論那都不是事兒。

舞依炫也安定下來,朝著四周看看剛才她太高興了,忘記這是哪了,小聲地說,「你是皇子就別亂跑了,我知道你不在意但是還是要顧及一些的。」這裡多少人盯著鳳沐璃她是知道的,不說全部但是至少有半數以上。

「你就好好坐著吧。」舞依炫按住了他,舞依炫找找人,「木蘭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一轉頭就發現了她回來了。

「人家回來好一會了。」唐希插到。

木蘭微微捂住肚子,「好像是不大習慣這裡的食物,有點肚子疼,估計是之前吃壞了有可能。」木蘭說完前半句才發現面前的東西自己都沒碰過又趕緊補上一句。

「那現在還好嗎?」舞依炫看著木蘭是有些憔悴。

木蘭笑著說,「好多了,你找我有事兒啊?」她生怕小舞看出什麼端倪。

鳳沐璃倒是多看了木蘭兩眼,驚得木蘭都不敢抬頭了。

舞依炫說道,「就是想讓你陪我出去一下,木葵有事兒找我。」鳳舞依炫看向鳳沐璃,讓木蘭陪著一起這樣總行了吧。

木蘭巴不得趕緊離開,「恩,可以。」

木葵幾個人已經走到朝陽閣門口了,「我說完了,聽懂了嗎?」

這麼慢要是她再聽不懂估計她就得找玉無雙去看看了,「恩。總的來說,不錯。希望沒留下犯罪證據。」

藍若愚自信滿滿,「放心吧,要不是我老姐和我住在同一屋檐下估計永遠也不知道她的房間其實被我試驗一下。」不過現在不一樣了,粲哥來了,等他老姐嫁出去了他就不用愁了。

「快回去吧,不然就該被發現了。」

「恩,這就回去。」看來木葵姐只打算幫他瞞著了,藍若愚立馬腳步輕快了,等等等,藍若愚,「姐,我才想起來,這後面的男的好像是北國太子。」剛才光顧著說他的的事了,他來的時候似乎這兩人有點貓膩。

腹黑校草的傲嬌甜心 「我現在就和藍家人去聊聊。」

藍若愚一聽立馬就急了,敬個禮一本正經道,「我懂,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該插手。」

木葵無奈搖搖頭,這孩子!兩個人就這麼進去了,赫連曦也緊隨其後。

赫連曦不自覺的看了看前面的冷艷的女子,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不過很快他們三個人就站到了旁邊,剛剛跨過門檻,準備順著後座溜回去,卻發現這大門這邊倒是氣氛不對勁了。

一身黑衣男子站在了前面,緊跟著就是一位男子和一位女子。後面的便是隨從了。雖然這陣仗不大,但是這為首的三個人卻是給了全場可怕的寂靜。尤其是兩位男子! 152

先一步的男子自有一種傲視睥睨的感覺,但是更多的是給人一種壓抑,不是他們的壓抑而是男子本身的壓抑。男子自行開了口,「君國東方莫君。」

「是君國的帝君!」

「竟然是君國的帝君,他竟然親自來參加這次的盛典了!」

「天哪!」

君國的人鮮少露面更不要說帝皇家了。

錦皇似乎也是被嚇到了似的,可是畢竟還是一國之君到底是穩得住的,站起身來,走下高座,當然太后一干人等自然也是免不了一齊站起來,這皇帝都站了起來他們哪裡還有坐的份,而堂下的群臣一齊其他也是起了身。

錦皇走上前,帶著喜色,「君皇駕到真是錦國的榮幸,今日相見朕亦是不甚歡顏。來人,備上座。」幾個小廝匆匆地去搬好座席,乃是錦皇的座席的近下方。

這都道君國神秘,男女無一不是精雕細琢之人,今日一見果不其然,這後面的隨從哪一個男子也不比這殿上大半數的人差,個個俊美如斯。

而這君國的帝皇東方莫君更是了不得了,如果說唐希長著一張雌雄莫辯的臉的話,那麼這位便是有著為天下女人為之嫉妒的一張容顏,風華絕代。舞依炫腦海中只有這麼一個詞兒,就是風華絕代,他就像是妖精一樣漂亮到讓人覺得不真實。

舞依炫覺得這個東方莫君真的不適合穿這黑色的衣服,這個人似乎天生就應該穿上最亮色的。

緊接著那君國帝皇並沒有直接去上座,而是稍稍向側面挪了一步,很明顯是想讓身後的灰衣男子亮相,有點眼力見的人都知道這是並駕齊驅的人,和這君國帝皇,和這錦皇。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還是什麼所有人都是看不清這灰衣男子的樣貌,往往這樣人們偏偏努力的想要看到,不少的人都伸長了脖子去看究竟是何方神聖,舞依炫想著要是這些脖子夠長估計都能打結到一起了。不過她也是好奇,但奈何海拔不給力。

「小璃子你給好好看看後面的那個男的你認不認識啊?」

舞依炫看了看鳳沐璃一眼就放棄了,這傢伙還真是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啊,真是不可愛!要不說鳳沐璃牛掰呢,眾人均起為他獨坐,慢慢悠悠地喝著手上的茶水,一口一口地細細斟酌,完全和這個世界脫節了。

舞依炫想著也看不到什麼了就先坐著吧,反正還是能夠聽見的。舞依炫也大模大樣的坐了下來,閑來無聊也就端詳起了鳳沐璃。

舞依炫覺得她家的小璃子和那君國帝皇不相上下,或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舞依炫覺得她家的小璃子倒是更加的好看,驕矜的模樣倒是讓舞依炫再次冒出那個想法,鳳沐璃就是神魔的結合體,亦正亦邪。

舞依炫的痴迷自然也得到了鳳沐璃的回應,男子磁性的聲音繞在舞依炫的耳邊,「炫兒,覺得我好看嗎?」

舞依炫不假思索的點點頭,就和被勾了魂似的。

鳳沐璃很是滿意不過又啟唇道,不過卻被前面的聲音突然打斷了…

「在下明鏡。」

嘩得,舞依炫突然聽不見了周遭的聲音很是懷疑她的耳朵是不是壞了,她可不是因為這對方是名滿天下的明公子而是這朝陽閣內確實是靜下來了,靜的她都可以在這裡辨析出每個人的氣息。可想而知…

錦皇這次也是真的傻掉了,這便是明公子?

每一個人似乎都不敢相信一樣,這便是明公子?

就像是做夢一樣,這一晚來到錦國皇宮的人無一不感到榮幸備至,在這裡居然見到了兩個似乎永遠都不可能見到的人,一個是君國的帝皇,一個是明公子!天哪,這真的是天方夜譚的事情,沒有了之前的七嘴八舌,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瞠目結舌。

除了鳳沐璃之外,舞依炫倒也是一臉的懵住了,她也是很敬佩和這位明公子的,但始終沒有和大多數人一樣震驚。「小璃子,這是真的吧!」這大家都不動著實讓她有點摸不著頭腦。

鳳沐璃丟個沒出息的眼神,「…」鳳沐璃自然不是不驚訝,而是他更加的好奇這兩位怎麼會在這裡?

明鏡清潤的嗓音丟了出來打破了水面,「錦皇陛下,不知我們是否可以參加這次的宴會?」明鏡不免有些無語了,這畫面還是有些無奈。而他自然也感覺到了旁邊的東方莫君扯出了一絲嘲弄,不是對別人正是對他這個好友。

錦皇似乎也回過神來,「自然自然,明公子乃是五國的聖人也是錦國的貴賓。」

「還請君皇和明公子上座。」

說著錦皇有注意到了這明公子身邊的紅衣女子,那一抹紅色衣裳真的難以讓人忽略但是又因為有了兩位珠玉在前這女子倒是不免有些被遮蓋了。但是錦皇還是多了一分在意,鳳沐璃也多了一分在意。

「這位是?」錦皇看向明鏡但是餘光卻是掃著那女子的。

明鏡那清潤的嗓音再度響起,「我的朋友。」

紅衣女子戴了面紗,也同樣是大紅色的,撩人朦朧,但也透著強勢的氣勢人,讓人對這女子也是半分小看不得。

只見女子會了明鏡的意后,向著錦皇略微福了身子但是仍然看出有著江湖兒女的樣子,「小女,唐蕭。」女子聲音極為動人,幾分女兒家的柔美,幾分江湖俠女的豪情,幾分大家閨秀的溫婉,幾分歷經滄桑的沉澱,偏生這幾種根本混搭不到一起味道到讓這個女子佔全了。

錦皇也點點頭,「既然是明公子朋友自然也是貴客。還請各位上座。」

這般下來三人也點頭客氣地坐在了上座,離著錦皇最近的地方。

伴著幾位的入席下面的人也都落座了,但是沒有幾個人的心情是平復的。錦皇身邊的小廝也早就讓被迫暫停的歌舞開始了,可是這些人那裡還會看的了歌舞啊,全部都和看稀世珍品的一樣再看上邊的幾位。

尤其是盯著明鏡的,這君國的帝皇自然是看不夠的人但是架不住人家這看不清的臉啊!都說明公子的臉沒有人看得清得,他們可都想要看看倒是是怎麼個沒有看到請法,但是他們更想是看得出一二來。

因為據說流傳著這麼一個故事,據說和明公子交好的人或者說得到明公子指點和恩惠的人將會受到不可估量的事情,而這些人都是對明公子的容貌起碼有著六七分的認識。

據說明公子說道,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已經不在了,所以他也就沒有面世的必要了。

據說明公子說道,若是與他有緣的人自會看得清他的面貌。

據說明公子說道,……

總之眾說紛紜。

但是這上面莫屬各位姑娘家激動一把了,本以為這其他幾國的皇子已經好看優秀極了,沒想到這君國的帝皇更是絕無僅有的人,更何況在這地位上已經壓上一籌了,那些個皇子什麼能不能當成皇帝還是未知數,但是這東方莫君是鐵板釘釘的事了,這麼說這皇妃也比王妃來的高不是嗎?

但這些姑娘是這般想的,可是這君國一向是奇怪得很,更是神秘,那是個未知的地界,問人卻也是一無所獲的。姑娘們也是謹慎的,畢竟關係到終身大事,所以是做個人上人的皇妃還是個王妃也是要一番思量的!

舞依炫是個好事的主兒,這幾位一向是極少,不應該說是根本不現身的人居然齊齊地出現在這錦國之內,難道不足以引起懷疑和深思嗎?舞依炫看了看旁邊的鳳沐璃,相比他一定是和她一樣的相法。

不過現在這鳳沐璃的眼神似乎沒在前面的那幾位身上,反倒是看向了後方,「小璃子你在看哪裡?」

舞依炫想要捕捉些什麼但是鳳沐璃撤的太快了她壓根沒抓到,只見鳳沐璃抬手怕了拍她的頭,「你不是要去找木葵嗎?」

舞依炫這才想起來,顧著看熱鬧了倒是把這件事兒忘了,關係到她的錢財的事兒,咋就給忘了呢?這是個錯誤要改正狠狠地改正。「木蘭啊,咱們走吧!」

舞依炫轉過頭來,卻發現木蘭這孩子竟然還痴愣了起來,這還不是最大的發現關鍵是這唐希也是,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前面,至於無雙嘛她也就笑笑不說話。

她不得不說前面的幾位的確是誘惑力很大,木蘭不是愣住卻不是看向前面倒是奇怪!

這唐希本就是個自戀的傢伙這看到更加的妖艷的男子竟然也會看呆?答案當然是不可能,按照他的習慣早就開槽了,這會兒竟然愣住了,不可思議,舞依炫果斷的判斷不是看向那個君皇的。

不過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木蘭,木蘭?」

「啊,怎麼了?」木蘭被舞依炫的手晃了好幾下才反應過來,倒是讓舞依炫更加的疑惑了。

但是舞依炫也沒問,「走吧,咱們一起出去找木葵吧。」

「好的。」

木蘭應下聲,舞依炫拉著木蘭貓著腰,就差沒爬行了,因為這場上實在是太安靜了。不過也好,因為大家的安靜是針對那幾位空降的人,所以也就沒什麼人注意到他們。兩個姑娘也就悄悄地穿行在席座間。 154

鳳沐璃倒是沒開口,也只是靜靜地看著唐希。

唐希笑看鳳沐璃說道,「我就是以防萬一,哥的身體還是得適時地預防一下的。」

唐希不知道自己的笑顏是多麼的扎眼,和他不熟悉的人瞧不出一二,但是鳳沐璃豈會看不出,這該是他最假的一次笑容了。

「有時候現實不會那麼殘忍。」鳳沐璃還是忍不住說點什麼。唐希,只希望你還來得及。鳳沐璃看向了門口,那個活躍的小身影,雖然帶著面具但他就是能夠感受的出來她身上流露的喜悅,他等到了這個人! 末世全能劍神 隱隱地,嘴角習慣性的上揚。

唐希只當鳳沐璃是在安慰他,也沒有多想,看到鳳沐璃的笑意,他不用看也知道是因為誰,這會兒他覺得這笑意那麼的刺眼。眼光不自覺地又抬起看向了上座。不會的,不會的,一點不會的…

「無雙,給我看看啊!」唐希聲音突然加重了。

玉無雙撇撇嘴,騰出一隻手,只見上面油乎乎的,他倒是不嫌棄但是唐希肯定嫌棄啊,就這麼自然地在自己身上蹭了蹭,看的鳳沐璃在他拿出手的時候就扭過了頭。玉無雙兩指掐上唐希的脈搏,「你最近是不是耗費了很大的內力!」

玉無雙一掐脈就知道了,不用他回答,繼續號著脈,「看來你自己狀態不佳啊。」收了手,又拿起吃的往嘴巴里送,「內力耗損了就好好調息,怎麼身體還越來越差了?失眠而且鬱積很多。你也是習武多年了,怎麼這會子什麼都忘了?」

「我這號一會兒的功夫,你可是半點調養都沒有。」玉無雙怎麼著也是和唐希從小混到大的,愣是傻子也看出這傢伙有不小的心事了,「你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他手裡的食物也被放下來,滿眼的擔憂。

玉無雙一旦放下草藥和食物就說明有更重要的事情讓他去關注了,唐希也是安慰,「我能有什麼事兒?你還是好好想想你的事情吧,你和你家老爺子的約定就快到期了。」還是那一副乖張的樣子。

玉無雙就知道這傢伙一定是裝的,剛才眼裡的哀傷一定是他眼睛進沙子了看錯了,「你好毒啊!」玉無雙狠狠地拍了一下唐希的肩膀,隨即奸笑滿滿,不過唐希也沒看到,畢竟他拍完就把嘴巴給塞住了,鬼才瞧得出來!

唐希搖著扇一臉的臭屁,「多謝誇獎!」

幾人的互動殊不知早就被上座的人看得通透,「唐九公子,唐希。」那人也只是默默地念著名字,反覆的念著,一遍又一遍。

明鏡和東方莫君坐在一起,錦皇也只是和這二位寒暄幾句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因為真的找不到話題啊!錦皇還是想要和東方莫君聊一聊兩國友好的事情可是偏生人家不搭茬,錦皇也就不趕這趟子了。幾句話之間就結束戰鬥,這東方莫君說的全部還沒錦皇一句來的字兒多,也是尷了個尬。

錦皇在東方莫君這兒找不到什麼共同話題就調轉槍頭到明鏡這裡,一開始錦皇就很想和明鏡說上幾句,但不是明鏡不重要,而是這位明公子他真的看不清啊,寥寥的輪廓而已五官也是模糊不已,這和這種人聊天也是要有個準備的過程的。但是其實錦皇不知道的是他已經比在座的很多的人看的都要清楚了。

明鏡倒是較為文雅謙遜了,倒也和錦皇聊得也多了一些,但是錦皇還是有些接受無能也就沒再繼續了,想著他得好好鍛煉一下這種境況了,改明就讓手下的人也帶一個什麼東西套在頭上和他說說話,恩,就這麼干!

錦皇和明公子說完就一副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的樣子,倒是讓略微近些的使臣著了急,錦國皇帝和明公子是不是達成了什麼共識,咋聊完之後一副嚴肅的樣子?各國的使臣也尋思著宴會之後和明公子搭個訕!

東方莫君端了杯水,剛剛準備喝起,就聽見耳邊傳來,「真的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過來了!」東方莫君一聽就知道是明鏡在用傳音入密。

「你不是也來了嗎?」

「其實多年以前我就是很反對你這麼做的,但是事情發生了我也阻止不了。你有沒有想過不如就此放手吧,而且茫茫…」

明鏡還沒說完東方莫君就打斷了,「你覺得我會嗎?」濃濃的深意,明鏡知道他是聽不進去的,他也是在警告他不要再勸阻他。明鏡也知道是沒有用的,對於東方莫君他來說等待已經是一種折磨了,但,對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她是我的好友了,你也是,我不希望看到你們任何一個人再受傷了。」明鏡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這次東方莫君沒有再說任何,卻是唰的起了身,「錦皇,吾先拜別了。」說完錦皇還未回答便帶著一幫侍從堂而皇之地走了下去。

明鏡也只是搖頭嘆息。是劫難終究是要渡的!

又是引得一番眾人的隨動,這君國的帝皇還真是雷厲風行啊,這屁股坐熱了嗎?這麼快就走了!

東方莫君一路霸氣前行,他不想聽見任何的勸說,他捨棄了那麼多不會因為三言兩語就放棄的。現在他不用再等待了,只需要在這個陌生的國家找到那個人就好了。

舞依炫幾人已經退到了朝陽閣的外面,這閣內的動靜也是不小,一手扯著木葵的衣服,弄得木葵哭笑不得,這是怕她跑了嗎?

小腦袋伸了出去,體型不夠長就讓木蘭拉著點,賊亮的眼睛直視著迎面而來的東方莫君,(*@ο@*)哇~真的是長得太好看了吧!舞依炫再一次看也是覺得那麼的驚艷,看著不斷放大的東方莫君,不由自主地就脫口而出,「長得真好看!」

已經踏出朝陽閣的東方莫君,本來要與之擦身而過的東方莫君突然停下了腳步,他似乎聽見了那麼悠遠的話,是錯覺嗎?沒來得及想太多,東方莫君就立即回頭了。

不過很可惜他沒看見說話的女子,這君皇出去雖然錦皇不用親自送行而且也是很突然的,待到錦皇反應過來忙不迭地派眾卿家起身恭送,以及宮女太監出門站在兩側以此迎送。所以舞依炫她們就被人群衝到了裡面角落。

東方莫君目光焦急的掃視一周也不見,抿唇之下,修長的腿已經邁了出去。幾位侍從中留下了一位,昂首挺胸地再次走進朝陽閣,手中還拿著一個盒子。

侍從行禮后說道,「錦皇陛下,吾皇因為水土不服而先行離開,為了不驚擾諸位就先行一步了。還請錦皇以及和使臣海涵。」

說完只見那侍從把手上的盒子打開,盒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裡面的東西倒是不少。「這是我國的稀有藥材,龍舌草,千年紅參,雲粉,龍鱗粉等等。這些草藥均是我國的一點心意還請錦皇笑納。」

這真的又是一個重磅炸彈,有人會說為什麼這個侍從怎麼不解釋一下這些藥草的用途和療效呢?如果真的有人問了,其他人心底只有一個問題,你是怎麼混到這裡的?

因為這些藥材都是千金難求的,只是其中一味就是很多人願意傾家蕩產來換取了。這些藥材均是稀有無比的,但是大概這五國之中鮮少有人不知道的,所以這其中的好處自然亦是人盡皆知的。

如果真的不了解的話,那麼請參考鳳沐璃那邊桌位的玉無雙童鞋的表情和肢體。

「唉呀媽呀,嚇死了我了!」唐希給玉無雙這手拿兩個大雞翅的姿勢噌的一下站起來嚇得不輕。但是拍完胸脯唐希立馬就抱住玉無雙,這是要造反那!

「是龍舌草!」玉無雙的兩個雞翅已經被扔到了後面兩個小太監的太監帽上邊掛著了。

「是啊,是啊,冷靜冷靜。」該死的。

「是千年紅參。」玉無雙整個眼球要剝離了。

「對對對,你先坐下。」唐希現在只想裝作不認識玉無雙,可是還得攔著他。

「是雲粉!」玉無雙這個人要癲狂了,是雲粉,是雲粉,是雲粉啊啊啊啊啊啊啊…

「沐璃?」過來幫幫他,他真的攔不住啊!他的手都快被勒斷了。怪不得這小子平常吃這麼多,感情就是用在這個時候是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