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束紅嵐還未來得及驚訝,眼前又是一陣白光炸起。

「轟隆!」

空氣爆炸了。

歐陽術猝不及防,慘叫著被炸飛。

一襲白衣似雪身姿挺拔的男子背影,突然出現在了束紅嵐的面前。

束紅嵐愣住了。

「我,我這是在做夢嗎?」

她傻傻地望著面前的背影,這和當日烙印在心中的那個男子離去的背影,一模一樣。

「此彈有護體和發送信息以及空間傳送的力量,送你彈頭的時候,就想著當你遇到不得不同歸於盡的危難,我能以最快速度趕回你的身邊,真沒想到啊,這彈頭那麼快就用上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讓女子瞬間紅了眼眶。

軒轅誠轉過身,俊美的臉上有著溫暖的笑容:「放心,現在有我在,沒人能夠傷害你了。」

「誰欺負你,我就炸誰!」 束紅嵐覺得自己在做夢。

或者說,她已經被炸死了,然後這是她死後的幻覺。

軒轅誠怎麼會對她這麼好,好得不真實。

「軒……軒轅公子?」束紅嵐語氣低弱,好像怕驚擾到什麼。

當心中極度嚮往的男子就這樣從天而降,說出「誰欺負你,我就炸誰!」這種浪漫的話語,她反而變得手足無措,小心翼翼起來,生怕這個美夢會突然破碎。

身前的白衣男子聞言微笑地點頭,柔聲道:「我在。」

束紅嵐嬌軀輕顫,痴痴望著眼前的男子。

軒轅誠這時候已經轉向,走向遠處的歐陽術。

歐陽術看到來者后,從地面上爬起,殘破的身子流著膿血,嘶吼道:「軒轅誠……原來是你!你竟然為了區區一介舞女……」

「嘭!」

「噗哇……」

歐陽術話還未說完,身前就炸開了血霧。

他的身子再次遭到重創倒飛。

「神日宗的事情,我昨日已經聽桐靈說了……」軒轅誠腳踏陰陽雙魚虛影,一步步走向面目猙獰的歐陽術。

「就算是陽光下,也總有光芒找不到的黑暗,對於這種藏污納垢的地方,必須得用爆炸去凈化!」

軒轅誠單手一揮,空氣震動間,極陽之力傾瀉而出。

轟隆!

歐陽術所在之地爆了。

但也在這時,一道璀璨無極的劍芒突然撕裂了爆炸的能量,直衝而來。

軒轅誠剛剛想要躲避,卻發現周圍的虛空已經被固定,渾身上下動彈不得,只能站在原地承受這一道劍芒!

「哈哈哈……軒轅誠,就算你再厲害也是化神巔峰。我可是掌握了空間力量的返虛大能,就算傷殘極重,殺你也是易如反掌!」

「殺了你再逃走,老子今日就算受再多罪,也是賺了!」

歐陽術哈哈大笑,劍芒落下,在軒轅誠的身上撕扯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鮮血染紅了白衣。

「哦?還有護體仙器?」歐陽術雙眼熾熱。

若不是護體仙器,軒轅誠此刻已經被斬成了兩半。

歐陽術沒有浪費時間,沖向軒轅誠,手中的劍刃再次爆發恐怖的鋒芒。

「軒轅誠!」束紅嵐不顧一切地跑向軒轅誠。

這時,軒轅誠周圍的空間,竟然劇烈顫動起來,那是空氣粒子的劇烈運動,它們在與被禁錮的空間作鬥爭!

「什麼?!」歐陽術心頭突然浮現不妙的預感。

就在他衝來的時候,突然發現被空間禁錮範圍之外的粒子,已經開始劇烈顫動起來,緊接著就是無盡的光芒爆裂。

轟轟轟!!

「啊……!」

歐陽術再一次被炸得慘叫著倒飛,滾落地面。

這時候,他的一條手臂已經被炸沒,鮮血不停流出。

軒轅誠那被禁錮的空間,也被他利用粒子振動強行破開,一步步走向歐陽術,每走一步,歐陽術的身體就有一處地方爆炸,慘叫之聲不斷。

染血白衣隨著爆炸的氣浪狂舞。

軒轅誠那俊美的臉上,有著如刀刻般的冷峻和平靜,彷彿他面前的敵人不是比他高一個大境界的敵人,而是一直即將被他踩死的螞蟻。

「我真的沒想到,靈劍州竟然還有如此骯髒醜陋的宗門,多虧了束紅嵐和桐靈,才為我掀開了黑暗的一角……」

等軒轅誠走到歐陽術的眼前時,歐陽術已經被炸斷了四肢,渾身經脈斷裂,完全沒有了抵抗的能力。

「昨天我才開始偷偷調查」軒轅誠的目光漸漸沉了下來,「單單從地牢一些受害者的腦海中得知的罪行,你們就已經屠殺了近十萬無辜的人群,迫害了上萬無辜的女子……」

「呵呵,好一個神輝降世,大日正義的神日宗。借著龐大的勢力和力量,強加罪行,顛倒黑白,玩得真的可以。整個宗門上上下下都是無惡不作之人,將那麼多垃圾湊在一起,真的不容易啊……」

軒轅誠搖頭感慨著,地面上的男子依舊在慘叫著。

歐陽術的細胞在爆炸,神魂也被一點點地炸裂,承受著極致的痛苦。

顯然,軒轅誠不想讓歐陽術死得太痛快。

歐陽術的臉上有著絕望和無盡的痛苦,不停在地上慘嚎著,卻無法得到真正的解脫。是的,他現在生不如死,感覺比被殺了上百次還要痛苦。

軒轅誠要將他之前殘害其他人類的痛苦,一併償還!

直到歐陽術被虐得奄奄一息,實在是活不了的時候,他才停手。

軒轅誠轉身望了一眼一襲紅霓裳,如遺世獨立仙女般的束紅嵐,又望了一眼龍息山外火紅艷麗的滿城楓葉,輕聲笑道:「那就紅色吧。」

束紅嵐心中驀地一顫。

「轟隆!」

瞬間地動山搖。

紅色的火焰爆炸,在只剩半截的龍息山上爆發。

歐陽術最後一聲慘叫剛起,就被爆炸轟得粉身碎骨,融化成了青煙。

軒轅誠目光沒有一絲偏轉,依舊停留在極遠處的滿城楓葉,神色淡然地一步步走向前方。

束紅嵐美眸滿是那個朝她走來的男子,心跳忍不住地加速。

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

這一幕,真的好帥!

很快,束紅嵐就意識到現在不是犯花痴的時候,急忙向前,有伸向軒轅誠胸口那道巨大的劍傷,連她都不知道已經的手已經顫抖不止。

「軒轅公子,你的傷……」

「沒事,小傷。」

軒轅誠磕了一枚靈丹,笑著說道。

「對不起,都怪我,若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受傷。」束紅嵐低下了頭,滿臉的愧疚和自責。

「在說什麼呢,若不是你,我還除不掉這種修仙界的毒瘤,其實我還該感謝你呢。」軒轅誠柔聲笑道。

此言一出,束紅嵐的臉更紅了。

清風拂來。

兩人衣袂飄飄。

女子的紅霓裳和男子的染血白衣,在山頭互相映襯,倒也生出了幾分和諧相生的自然美好。

束紅嵐張了張小嘴,想要說些什麼,然而卻發現除了感謝的話,其他話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我覺得你有點眼熟,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半晌,女子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說完她就後悔了。

哪有人會用這麼土鱉的話來搭訕啊?

況且他們都見過多少次了,還眼熟個屁啊!!

太傻了,太難堪了!

完了,完了,完了……

束紅嵐臉色漲紅,秀白雙手緊攥,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是啊,真巧,我也覺得我們彷彿在哪裡見過。」

軒轅誠微笑著回道,還極為贊同地點了點頭。

預想中的取笑或者是同情的笑容沒有出現,束紅嵐愣住了,她看得出來軒轅誠的表情似乎是認真的,好像在說一件真實的事情。

不僅會體貼人,還挺會演戲的呢……

束紅嵐心中感動不已,一雙動人雙眸忍不住再次望向男子,迎著男子溫潤柔和的眼神,心跳再一次加速。

軒轅誠卻在這時繼續道:「紅嵐姑娘,你是否記得修仙聯合大學,仙靈塔第八十二層的事情?」

「仙靈塔第八十二層?」束紅嵐喃喃開口,心頭突然湧現奇怪的感覺。

軒轅誠卻十分認真地望著束紅嵐,又加了一句:「束玉。」

束紅嵐的嬌軀輕輕一顫,雙眸第一次出現了迷離之色。

「好熟悉的名字……總覺得在哪裡聽過,但是,但是我為什麼記不起來。」女子捂著腦袋,神色痛苦。

軒轅誠急忙向前將對方的手拿開。

「想不起就別想了,你就是你自己。你之所以產生某種熟悉感,或許是因為你的前世和束玉有些關係,僅此而已。」軒轅誠柔聲安慰道。

是的,束玉和束紅嵐從長相來看,十分的相似。

也正因為如此,軒轅誠才會說和她好像在哪裡見過。

「束玉和我的前世有關?」束紅嵐雙眸漸漸明亮,纖秀柔軟的雙手反握住軒轅誠的手,激動道,「你對束玉很熟悉?是道侶嗎?我難道是束玉的下一世?」

「呃……」軒轅誠一時語噎。

他自己還沒完全確認束紅嵐和束玉兩者間的關係。

沒想到,束紅嵐竟這麼快就接受她是束玉下一世的設定。

這是什麼節奏?!

束紅嵐罕有的扭捏了一下,霞飛兩頰,鼓起勇氣道:「上一世,我們的情緣斷了。所以這一世……這一世你來續緣么?」

軒轅誠震驚了,這腦洞到底飛到哪裡去了。

道侶?續緣?

他只是幫忙超度了束玉的戰鬥神念,讓束玉再入輪迴而已啊!!

「那個,不是紅嵐姑娘想的那樣,事情是這樣的……」

軒轅誠向束紅嵐介紹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束紅嵐聽後有些失望,但同時望向軒轅誠的目光也更為熾熱了。

「軒轅公子,真的很好很溫柔呢,解救了當時身困仙靈塔的我,結束了永遠戰鬥的日子,讓我重新獲得了自由和幸福……」

束紅嵐抿著紅唇,眸光盈盈道:「你對小女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前世無以回報,唯有來世再報。這一世,我正好有這個機會報答……」

軒轅誠:「……」

女子明亮的大眼睛內,滿是那個白衣翩翩的男子。

軒轅誠知道,束紅嵐本來是很自卑的,但她同時也很有勇氣,第一次主動與自己交談的是她,如今第一次提出要報答的也是她。

或許,束玉的經歷,給了她不少的勇氣吧,讓她終於有勇氣做出一些決定,做出一些以前根本不敢想的改變。

束紅嵐凝望著軒轅誠,認真道:「軒轅公子,你這一次也救了我,你已經救了我兩世了,今生就讓我做牛做馬報答你吧。」

「呃……」面對這灼熱的目光,軒轅誠也有些扛不住。

話說束紅嵐怎麼就篤定束玉是她的前世了?明明我還沒確認啊,她這樣擅自確認了身份是怎麼回事?這擺明了是想主動出擊了啊!

軒轅誠在心中瘋狂吐槽著。

不過,他卻罕有的不覺得反感,反而有些期待。

「軒轅公子,你不願意嗎?」束紅嵐眼眶有些泛紅,再一次將腦袋低下,完全沒了在舞台上靈劍州第一舞姬的自信,低聲道,「是不是嫌棄我出生低微,修仙資質也不是很出眾……」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軒轅誠急忙搖頭,隨後似是想通了般,又笑著詢問道,「四九仙宗還卻一個舞蹈教習,不知你是否願意來四九仙宗任教?薪酬之類的都好談。」

束紅嵐小嘴微張,彷彿被幸福砸中了腦袋,傻傻望著軒轅誠。

半晌。

「怎麼了,不願意嗎?」

「願意!我願意!我超願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