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李虎坐在車上,對李白道:“我們就隨便在香江逛逛,等到事情說完,就送你們回酒店。”

李白應了一聲,道:“那我就開始說了,事情是這樣的……”

李白說的不快不慢,但是說的內容卻總是可以抓住重點,李虎一直都在認真的聽着,沒有去打斷李白的話,大約半個小時過去,李白說完了。

李虎此時看向李白,道:“也就是說,這次的遊輪遭遇海盜,純粹是對方的陰謀啊。真是太可恥了!”

“昨晚我們龍騰駐香江分部派出去十名古武者前往救援,結果沒有一個能夠回來,全部成了第六研究所的俘虜!”李虎雙目通紅,情緒很是激動,那些人都是他的朋友,可是現在卻全部被帶到了大洋彼岸,成爲了人家放在實驗室裏的試驗品!

“這件事情,我也很無奈。”李白嘆息一聲。

“這件事與你沒有關係。”李虎勉強衝着李白笑笑,道:“反倒是我應該感激你,保護了船上的人。”

“謝謝你的配合。”李虎說道,車子此時也停了下來,正是李白他們住的酒店門口,李虎送李白下車,然後等到李白進了酒店,他才重新上車。

“這樣的強者,爲何龍騰卻無法招攬呢。”李虎有些無奈的嘆息一聲,如果這次前去執行任務的人是李白的話,對方的陰謀會這麼輕易得逞嗎? 當李白他們在酒店裏修整了一天,踏上了回家的飛機時,系統升級也終於完成了。

“滴滴滴,恭喜宿主,系統已經升級爲高級形態。”

【成就係統】

宿主:李白。

等級:高級。

成就點數:七十六點。

技能欄:九陽童子功(第七層初期)、凌波微步(圓滿境界)、金剛不壞神功(第七層初期)、暴劍術(圓滿)、小李飛刀(圓滿)。

能力欄:鋼琴大師能力、神醫能力、籃球之神能力、賭神能力(殘缺)。

武器欄:憤怒之劍、傲慢之劍。

李白看着全新的屬性板塊,感覺還算不錯,對於自己掌握了些什麼東西,都有了很全面的瞭解,看着第七層的《九陽童子功》,李白默默嘆息一聲,等到第八層,他就功法大成,可以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想想還是有點小激動的,李白看着系統空間裏,那裏還有系統升級之後的獎勵,一個大大的紅色的禮包。

“打開大禮包。”李白十分期待的看着大禮包,希望可以給自己帶來一些好東西吧。

叮咚!

“系統升級大禮包打開,恭喜宿主獲得七宗罪之好色之劍,恭喜宿主獲得功法升級丹一枚,恭喜宿主獲得千年雪蓮一朵,恭喜宿主獲得劍術《獨孤九劍》,恭喜宿主獲得以上獎勵。”

李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獎勵,差點激動地從飛機上給跳下去,別的先不說,單單是一柄七宗罪武器的出現,就讓李白欣喜若狂,這東西可是不容易得到的啊。

還有那《獨孤九劍》的劍招,這可是比那個《暴劍術》厲害多了,學會了這劍術,李白想想都覺得帥,關鍵還是夠強大!

千年雪蓮和千年人蔘是一樣的效果,只不過對於已經是先天中期的李白而言,千年雪蓮已經不必再分成多份去使用了,他決定將這多千年雪蓮給蘇柔和趙雯用了,好讓兩女快些突破到先天境界。

至於最後逇那枚功法升級丹,這纔是真正的好東西。

“功法升級丹,服用之後,可以讓宿主的任意一種功法直接提升一個境界。”

李白看着這功法升級丹,內心之激動,簡直溢於言表,只要服下這功法升級丹,他的《九陽童子功》便可以達到第八層的大成境界,也就是說,他可以……嘿嘿嘿了。

“系統,把功法升級丹給我用了!”李白想都不想,便將這功法升級丹給用在了《九陽童子功》上了。

“滴滴滴,恭喜宿主《九陽童子功》已經修煉至大成境界,請宿主再接再厲。”

大成境界的《九陽童子功》!

“系統,我現在已經功法大成,是不是可以嘿嘿嘿了?”李白頗有些期待的問道,系統真是待他不薄啊,剛剛上大學,就解放了他的身心,真是太給力了。

“宿主,請把話說明白一點,什麼是嘿嘿嘿?”

李白的臉色頓時一黑,他發現自從系統升級之後,這系統好像比以前更加人性化了,居然都學會調侃宿主了。

“就是嘿嘿嘿啊,你懂的。”李白無語的說道,那種不可描述的事情,明目張膽的說出來,會被和諧的!

……

飛機在京城機場降落,李白他們本意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但是謝寧再三邀請,衆人還是決定先到謝家去做客,然後再回家。

機場外,一身休閒裝的謝雲看到李白等人出來,立刻笑着迎了上去,和李白擁抱之後,笑道:“李白啊李白,聽說這次你又出風頭了。”

李白咧嘴一笑,道:“這樣的風頭,還是少出比較好一些。”人怕出名豬怕壯,這種事情,李白是寧願自己沒有遇上的。

“走吧,京城會所,我已經訂了地方,先去吃飯。”謝雲笑着帶着李白他們上了一輛房車。

“這麼奢侈。”李白看着房車裏的裝飾,鄙夷的看了謝雲一眼,道:“真是太腐敗了。”

謝雲給李白倒了一杯紅酒,笑道:“我這已經足夠低調的了,你是沒有見過那些真正腐敗的,不過你馬上就要到京城大學來上學了,到時候就能看到了,不過說起來,我還真是難以相信,你這小子居然成了今年的高考狀元,還是滿分狀元!”

謝雲有些羨慕的看着李白,道:“你是不知道,我家老頭知道了你實力這麼強,學習還這麼好,整天在家裏教育我,讓我回學校回爐再造,可是害苦了我。”

“哈哈,怪我咯。”李白哈哈一笑,道:“今晚我們住在哪裏?我打算在京城買個房子,你幫我參謀一下,最好可以直接入住的,這次在遊輪上贏了不少錢,應該夠用了。”

“我知道,謝寧之前早就和我打過招呼了,房子我已經給你找好了,就在京城大學附近,交錢就能入住。”謝雲早已經將這些事情給處理妥當,就差李白過來交錢了,其實他也可以幫忙付錢,但是畢竟資金太大,他的身份又太敏感,還是不要這樣做比較好。

於是乎一行人原本是打算先去謝家的,臨時又改路去了那位於京城大學附近的高檔公寓,地方很大,有四間臥室,李白四人住下,倒是剛剛好,不過用謝雲的話來說,多一個臥室,有些浪費了。

李白深有同感的點點頭,現在他已經功法大成,再也沒有了限制,多一個房間,當然是有些浪費了,不如在裏面加一個超大型的圓牀,嗯,這個想法不錯。

……

中午,李白在謝雲的帶領下來到了京城會所,這裏是京城最大的休閒娛樂會所,能來的都是身份尊貴之人,有謝雲在,李白自然是很輕易就辦到了一張會員卡。

對於這次來京城沒有能夠見到謝家長輩,李白是一點都不意外的,畢竟謝家長輩全部是居於高位的大人物,就算他現在再怎麼厲害,也只是一個晚輩,目前還沒有資格見謝家長輩,不過謝雲的父親謝峯卻時託謝雲送了一幅字給李白。

“少年英雄,呵呵。”李白看着那行雲流水般的行書,笑了笑,道:“謝雲,叔叔真是眼光甚好啊。”

李白本以爲會是“精忠報國”之類的字,沒想到卻是“少年英雄”。

“你還真是不要臉。”蘇柔白了李白一眼,道:“你也就是個少年,英雄還是算了吧。”

李白冷笑一聲,用一種十分莫名的眼神看着蘇柔,今晚,他會讓蘇柔知道現在得罪他的後果!

正當李白等人坐着交談時,忽然有人推門而入。

“謝雲,在這裏會客,怎麼也不叫我一聲,真是太不夠意思了。”來人長得五大三粗,渾身肌肉,他已經進來,看到蘇柔幾女,眼前頓時一亮,笑道:“好你個謝雲,有這麼多美女在場,也不給我介紹一下,不知道哥哥我還單身呢嗎!”

李白皺眉看着來人,這傢伙誰啊,對謝雲如此不客氣,而且還想要打蘇柔她們的主意,真當我是死的嗎!

謝雲同樣神色不悅的看着來人,道:“陳柏輝,這裏都是我的朋友,你放尊重點。”

陳柏輝笑笑,對於謝雲的警告毫不在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趙雯的身旁,道:“美女,認識一下,我叫陳柏輝,最喜歡你這樣漂亮又成熟的女孩子了。”


李白一把將趙雯拉過來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後輕輕拍了一下趙雯的小手,這纔看向陳柏輝,冷聲道:“我不管你是誰,你老子又是誰,或者你媽是誰,現在給我滾出去,不然等下你就爬出去!”

這個傢伙也真是把自己當成什麼厲害的角色了,如果不是看在謝雲的面子上,他早就動手了。

陳柏輝聞言冷笑一聲,忽然坐得端正了一些,淡淡的說道:“你真當我不知道你是誰?以爲自己廢了殷俊那樣的垃圾,就可以在京城橫着走了?”

李白聞言目光微微一凝,他本來以爲對方是個愣頭青,可是看樣子,對方分明是吃準了他在這裏,故意過來挑釁他的!

“陳柏輝,你想幹什麼!”謝雲面色也跟着冷了下來,這個時候陳柏輝是擺明了過來找李白麻煩的,他身爲李白的朋友,自然不可能是袖手旁觀的。

陳柏輝看了謝雲一眼,道:“謝雲,我今天過來不幹什麼,就是想要看看這個李白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屢次三番的拒絕龍騰的好意!”

“原來你是龍騰的人。”李白冷笑一聲看着陳柏輝,道:“我給你時間,午餐結束之後,不論你能找來多少人,儘管去找,午餐過後,我來會會你們龍騰的年輕一代,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耍勇鬥狠,也讓你看看我有沒有資格拒絕龍騰!”


陳柏輝聞言面色一冷,神色陰冷的望着李白,道:“年輕人,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這是在挑釁整個龍騰!”

“我說你們龍騰年輕一代都是垃圾,如果不服,就找人過來吧,讓我看看你們有什麼資格驕傲!”李白也不想鬧得太僵硬了,但是這個陳柏輝給臉不要臉,那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

“好,很好!”陳柏輝二話不說,起身就走。 “李白,你真要這麼幹?”

陳柏輝走了,謝雲有些震驚的看着李白,他知道李白很強,但是李白就算再強,也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幹掉龍騰的全部少壯派啊。

“他們自己找苦吃,我就代替他們的長輩好好教育一下他們。”李白無所謂的笑笑,他現在功法大成,實力已經是先天后期境界,再加上有《獨孤九劍》在手,說真的,他還真的不怕這些人。

“唉,我也不好說什麼了,到時候實在不行,我也只能給我爸打電話了。”謝雲有些頭疼,那個陳柏輝也真是的,如果不是他一進門就要調戲趙雯,李白恐怕也不會這麼的生氣。

“老公,我相信你。”趙雯雖然有些擔心李白,但是她還是選擇了相信李白的實力,當然,李白也從來都沒有讓她失望過。

李白呵呵一笑,忽然俯身在趙雯的耳旁說了一句話,趙雯聞言頓時驚喜的看着李白,驚呼道:“真的嗎?”

李白點點頭,看到蘇柔用一種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於是又悄悄對蘇柔說了一句話,蘇柔聞言臉色頓時漲得通紅,低聲罵道:“真不要臉!”

李白有些無語的看了蘇柔一眼,道:“那我晚上……”

“去我房間吧。”蘇柔低聲說道,臉色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在這件事情上,她已經比陸傾城要落後了,不能再落後於趙雯了。

趙雯倒也不爭不搶,笑眯眯道:“我不着急,慢慢來。”

謝雲和謝寧兩人有些奇怪的看着正在說悄悄話的三人,謝雲對謝寧低聲道:“你看李白的樣子,真是很自信啊。”

謝寧淡淡的笑了一聲,道:“陳柏輝他們只是過來自討苦吃而已罷了。”

“爲什麼?”謝雲聞言一愣,道:“陳柏輝他們龍騰七子的實力你是知道的,最弱的都是先天中期,李白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戰他們,還是太難了吧。”

謝寧看了謝雲一眼,很是平靜的說道:“在遊輪上,李白麪對實力接近先天圓滿的第六研究所的強者,一刀差點要了對方的命!”

謝雲聞言目瞪口呆的看向李白,這個傢伙,這纔多大的年紀,居然這麼狠!

……

精誠會所的門口站了很多人,這些人穿着光鮮亮麗,看起來非富即貴,很是惹眼,不過比起這些圍觀之人更加惹眼的,卻是站在京城會所門口的那七個人,這七人號稱龍騰七子,但是大家更喜歡叫他們七瘋子。

“不知道是誰招惹了這七個瘋子,看樣子對方來頭不小啊。”有人低聲對身旁的同伴說道,他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這七人一起出現的場面了,或者說,現在京城誰還會敢一口氣招惹到這七個人?

人羣中,殷婷婷十分好奇的看着京城會所門口站着的龍騰七子,她今天和朋友出來聚會,沒想到卻是碰到了這樣的事情。

“真是有些好奇,到底是誰招惹了這七個人。”殷婷婷本來都打算走了,卻鬼使神差的留在了這裏,想要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


忽然,有人低聲道:“那不是謝雲嗎?難道這七個瘋子是來找謝雲的?真的瘋了?”

圍在京城會所門口看熱鬧的衆人看到陳柏輝走到剛剛從會所裏出來的謝雲面前說話,俱是嚇了一跳,這七個瘋子該不會時來堵謝雲的吧,真的是瘋了不要命了。

衆人不知道謝雲到底對陳柏輝說了什麼,但是衆人卻看到陳柏輝七人開車走了,不一會兒功夫,有消息傳來,有人約了陳柏輝七人在京城郊區的白雲觀一戰!

不過三分鐘之後,京城會所的門口便走空了一大半的人,衆人的目標也非常的明確,那就是郊外的白雲觀!

……

郊外的白雲觀平時人煙稀少,景色也很不錯,但是這個時候卻是無人有心看風景了,因爲謝雲來了。

謝雲和謝寧兩人在京城無人不識,但是跟着謝雲他們一起過來的李白幾人,卻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沒別的原因,男的帥女的靚。

“這幾個美女是從哪蹦出來的,今天該不會是因爲爭風吃醋搞出來的事情吧。”有人用驚豔的神色看着蘇柔幾女,很是驚奇。

“管他呢,看下去不就知道了。”有些人已經開始暗暗思考他如果等下去要聯繫方式,到底有沒有成功的可能了。

陳柏輝不管別人,他看到李白過來,冷笑一聲,道:“我本以爲你會趁機逃跑,沒想到你真的敢來!”

李白走到人前,面對陳柏輝七人,淡淡一笑,道:“就你們七個人嗎?不太夠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