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李世民嘿嘿笑道:“放心??不用夫人自己走路??”

原來??李世民早就在江都備下了許多車馬??從江都不經運河??也完全可以從另一條路抵達洛陽

李玄霸卻不耐煩起來??大聲吼叫道:“你再不登岸??我就把你兒子的頭捻下來??”

醜兒看到李玄霸凶神惡煞的樣子??忍不住大哭起來

高秀兒一邊哄着兒子??一邊冷冷地說道:“我兒子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子秋一定會殺盡你李家滿門老幼??”

李玄霸大怒??揮掌要扇向高秀兒??卻被長孫無忌攔住??勸道:“三公子??算了??某答應過保她們母子平安的??”又對高秀兒說道:“大嫂??只要你能夠幫助王爺勸服子秋兄歸順??小弟以全家性命擔保??可保子秋一生榮華富貴??”

“子秋沒有你這個兄弟??”高秀兒冷冷地回了一句??抱着兒子上了岸

長孫無忌搖了搖頭??長嘆一聲??也跟着上了岸

車馬離了江都折向西北??天黑前到達了**縣??這裏已經全部是長山軍的地盤??李世民十分謹慎??並不進城??而是在城外選了一間規模比較大的客棧住下

**原來也是北上洛陽的要道??只是隨着運河的開通??這裏日益變得蕭條起來?? 幸運小妻,老公超完美! 偌大個客棧生意並不好??只有他們這一支商隊??不過店家倒是十分熱情??酒菜熱水一樣不缺

李世民卻是萬分小心??所有的酒菜都要由一名手下試用??過半個時辰以後沒有任何問題??其他人才繼續食用??只是安全得到保證了??但吃的卻都是冰冷的食物

李玄霸剛剛吃了兩口以後??忽然又大聲咳嗽起來??腹中疼痛難忍??捂着肚子滿地打滾

李世民大驚道:“不好??有毒??”

長孫無忌卻擺了擺手??說道:“二公子??酒菜應該沒有問題??咱們大家都吃得一樣??怎麼沒有問題??趕快查一查??三公子還有沒有吃過其他東西??”

高秀兒淡淡看了一眼??說道:“吃的東西肯定沒有問題??是他自己有毛病??”

李世民大怒道:“你胡說什麼??我三弟天生神力……”

高秀兒搖了搖頭??說道:“我說的是實話?? 至尊狂神 信不信由你??”

長孫無忌其實也好幾次見過李玄霸咳出血來??聽了高秀兒的話??不由心念一動??連忙問道:“大嫂莫非精通醫道??”

高秀兒並不理他??伸手搭住了李玄霸的脈搏

李世民一愣??連聲喝道:“你要幹什麼??”

長孫無忌卻攔住他:“世民??讓大嫂看看吧??”

李玄霸面如金紙??額頭上滲出黃豆大的汗珠??痛苦難當??李世民見狀也不再多說??只是一隻手卻緊緊地握着障刀??如果高秀兒敢有什麼異動??他便會毫不留情地一刀刺下去

高秀兒搭着李玄霸的手腕??時而臉色凝重??時而暗暗點頭??良久??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站了起來??說道:“難怪??”

李世民連忙問道:“難怪什麼??”

高秀兒面無表情地說道:“他確實生來力大??如果長到十八歲??也不失爲一員勇將??可惜??可惜??”

李世民頓時焦躁起來??大吼道:“你這臭女人??有什麼話不能快說嗎??”

高秀兒卻根本不怕他??繼續慢條斯理地說道:“世上之事??欲速則不達??可惜他長期服食一種藥物??每服食一次??他便能力量倍增??卻不知是藥三分毒??這麼多年下來??他早已經諸毒攻心??雖華佗再世??也無力迴天了??”

李世民“啊”的驚呼一聲??忽然衝到高秀兒面前??大聲說道:“快說??你是騙我的??”

高秀兒不屑地說道:“我有必要騙你一個小毛孩子嗎??實話告訴你??如果今天晚上不吃冷食??他還不會這麼快發作??只是此次發作以後??他的毒性又深了一層??不過??如果從今天起??他不再服食那種藥物??應該可以活到十六歲??”

李玄霸今年不過十二歲??按照高秀兒的說法??也只剩下四年的壽數??更關鍵的是??按照高秀兒的說法??加速李玄霸毒性發作的竟然是由於李世民的小心謹慎

畢竟是自己的孿生兄弟??李世民不由急得在屋子團團亂轉??半晌方纔拱手說道:“大嫂??小弟過去多有得罪??還望大嫂不計前嫌??救我兄弟則個??”

高秀兒搖了搖頭??說道:“請恕我無能爲力??不過??只要他今後多行善事??少造殺戮??或許能得上天憐憫??多延幾日壽數??如若執迷不悟??早晚要遭雷劈??”

聽了高秀兒的話??李世民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但旋即又咬牙說道:“哼??你最好祁禱我三弟沒事??否則??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我定要讓你母子爲我三弟陪葬??”

他說得狠厲??高秀兒卻渾若未聞??自顧自地哄着兒子??長孫無忌卻是雙眉緊鎖??半晌方纔嘆了口氣??而李玄霸在地上嚎叫了一陣??痛苦漸少??慢慢坐了起來

就在這時??客棧外面又傳來一陣人喊馬嘶??有人在外面大聲問道:“夥計??還有空房沒有??” 李世民年輕雖小反應卻極其迅速不等店裏的夥計開門便搶先說道:“夥計這裏我們全包下了”

但他的話還是遲了一步十幾商人打扮的漢子已經風塵僕僕地闖了進來爲首的一個胖子笑呵呵地拋出一大錠銀子大聲說道:“夥計有什麼好酒好菜儘管上”

說話間又有幾十個人走了進來其中還有一個俏麗的婦人那個婦人坐下以後衆人才安靜下來

李世民皺着眉頭走了過去拱手道:“這家客棧我們已經包下了敢問諸位這是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

那個胖子依舊滿臉堆笑說道:“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我們是來自洛陽的商隊剛剛從江南迴來這位小哥你看天色已晚這麼大的客棧還有不少空房何不行個方便總不能讓我們露宿在外吧”

這裏仍然是長山軍的地盤李世民不想暴露身份因此不能用強但還是皺眉問道:“既從江南迴洛陽怎麼不走運河而要走這條几近廢棄的商路”

胖子哈哈笑道:“不瞞這位小哥我家夫人乘不得船這纔不得已棄舟登岸不知小哥幾位要到哪裏去”

李世民自然也是到洛陽去的一路上免不了還會相遇卻不好十分隱瞞而且聽這些人說話確實是洛陽口音不由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也是去洛陽的不願坐船情形倒與你等相似既如此大家互不干擾你們聲音小點”

胖子連連拱手稱謝:“那是那是”

李世民卻不知道這支商隊卻是張出塵帶人假扮的

北方戰亂從洛陽逃到江南的人也不少張出塵毫不費力就組織起一支操着洛陽口音的商隊只是這些人大多武藝平平還沒有能力對付李世民他們而已

不過張出塵知道阿富他們三個人都被一個黑瘦少年一擊重傷也知道身邊沒有那個少年的對手所以她也沒打算硬取而只是躡着李世民一行的蹤跡卻暗中送信給李靖希望能夠設法阻截住他們

……

第二天天亮兩支“商隊”都整裝待發李世民卻指揮着車馬轉而向西南那名胖子走上前滿臉詫異地問道:“這位公子聽你們口音也是洛陽人怎麼朝西南邊去了”

李世民不假思索地答道:“我們在歷陽還有筆生意要做暫時不回洛陽”

歷陽已經屬於廬江羣轄下而胖子的目標是去洛陽南轅北轍他們自然不好繼續跟着了看着李世民的車隊漸漸駛出客棧胖子狠狠地跺了跺腳拱手道:“夫人怎麼辦”

廬江郡雖然名義上也在長山軍管轄之下但那裏並沒有長山軍駐紮實際控制權仍在前朝舊臣手中張出塵的命令在那裏也不一定好使

張出塵輕輕撩起面紗看着遠方說道:“秀兒妹妹還在他們手中咱們不可用強但不管他們走哪條路都繞不過潁川走咱們去汝南去等他們”

李世民非常小心自己率領車隊轉向西南卻仍留下了一名眼線得知那支商隊果然向北邊洛陽方向去了李世民不由鬆了口氣說道:“大家原地休整一個時辰待他們走遠咱們也啓程北上吧”

長孫無忌卻出言阻止道:“萬萬不可淮南、汝南、汝陰、淮陽四郡都有長山軍重兵把守咱們從這裏北上免不了要從那四郡經過如今玄霸病重稍遇強敵便難以抵擋不如繼續向西從襄陽經南陽北上”

李世民沉吟道:“這一路可繞得遠了恐怕劉子秋那廝等不了這麼長的時間已經要大舉進犯洛陽了”

長孫無忌卻笑道:“再過五六天想必劉子秋就該得到他妻兒被你我所擒的消息了他還能坐得住嗎”

李世民對自己這位大舅哥的能力最爲信任當即說道:“好就聽你的遲則有變咱們立刻向西日夜兼程務必以最快的速度趕回洛陽”

……

向西的道路並不好走有時還需要翻山越嶺幸虧李世民帶來的都是軍中精銳馬匹也是千里挑一的好馬衆人都是曉行夜宿有時候甚至要睡在荒郊野外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十天以後終於抵達了漢東郡

李世民雖然年少但自幼習武身體強健除了面色憔悴一些卻也撐得住

只是苦了長孫無忌他是個讀書人雖然六藝中也有箭術的練習終究不是主業走到漢東的時候他終於不堪重負徹底病倒了

另一個病倒的是李玄霸李玄霸自從在吃了冷食引起毒性發作就始終處於病痛折磨之中這一路顛簸病勢越發沉重那張黑臉竟泛起了金黃色

李世民焦急起來命人把高秀兒帶過來說道:“夫人不是精通醫道嗎還請夫人幫他們兩個醫治一番”

“我早說過那個黑小子無疑救了”高秀兒搖了搖頭又指着長孫無忌說道“他只不過水土不服、路途勞累並無大礙只要休息三五日悉心調養就能緩過勁來”

李世民急着趕回洛陽哪肯耽擱不由大怒道:“你個賤人莫非是在騙李某不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們母子的性命都在李某手中休想使什麼緩兵之計”

高秀兒冷冷看了長孫無忌一眼說道:“醫者父母心他雖然不配做子秋的兄弟但我寧可讓子秋光明正大地替我們母子報仇也不會在看病的時候動什麼手腳我只求問心無愧你若是不信我也無話可說”

李世民咬了咬牙說道:“那好咱們先進漢東城暫避三日再走”

哪知道他們還沒有到漢東城下就見前面無數百姓如潮水般涌了過來李世民不明白出了什麼事慌忙拉過一個百姓問道:“前面怎麼了”

那個百姓戰戰兢兢地說道:“快逃吧前面不能去了吃人魔王就要打過來了”

“吃人魔王”李世民一驚說道“誰是吃人魔王”

那個百姓急於逃命想要掙脫奈何被李世民的手下死死拽住又看他們攜刀帶劍只得說道:“殺人魔王叫做朱粲擁兵十多萬在漢、淮之間四處剽掠每到一處吃光糧食就吃女人和小孩吃光了女人和小孩就吃壯漢你們也快跑吧不然被他們抓住就慘了”

李世民其實膽子很大就算面對千軍萬馬他不會退縮但聽說朱粲要吃人也不禁打了個哆嗦喃喃說道:“怎麼辦怎麼辦”

長孫無忌從大車上掙扎起來說道:“世民不要慌不管他吃不吃人既有大軍來犯咱們總不能硬闖只好隨着這些百姓先退避三舍吧”

馬蹄聲聲塵土飛揚賊兵來得很快逃難的百姓頓時就像被施了定身法再也邁不動步子停在原地瑟瑟發抖結果讓被裹挾其中的李世民一行也動彈不得了

追上來的這隊賊兵是支五百多人的騎兵爲首的一員賊將縱馬過來揚起馬鞭對着路邊的百姓便劈頭蓋臉地抽了過去嘴裏還罵罵咧咧:“逃我叫你們再逃都聽着女子和孩子站左邊男人站右邊”

這隊逃難的百姓不下萬人面對五百名賊寇騎兵居然像一羣溫馴的綿羊真的遵照命令向兩邊分開只聞一片哭聲卻不見有人反抗但這樣一來原本被夾在中間的李世民一行就暴露了出來

如果按照賊兵的要求女人小孩去左邊男人去右邊那李世民就失去了對高秀兒母子的控制高秀兒母子的生死並不放在他的心上但卻關係到能不能以此要挾住劉子秋李世民費盡心機才抓住她們母子二人又怎麼會輕易放棄

李玄霸也明白李世民的心意咬着牙說道:“二哥我這裏還有最後一顆丸藥待我吃下去料理了這夥賊寇”

高秀兒聞言心中一動問道:“什麼丸藥可以讓我看看嗎”

李玄霸尚在猶豫李世民卻催促道:“三弟便給她看看也無妨”又說道:“這是早年一位過路的道長送給我家三弟的每吃一顆力量便會暴漲一分”

高秀兒接過丸遺在鼻子底下聞了聞又點了點頭說道:“這丸疑以激發潛能但如果久食必然自傷其身他體內的毒性日積月累原來就是從這顆丸藥來的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如果不吃這顆丸藥還可以多活一年半載如果再吃一顆丸藥只怕活不了十天”

李玄霸顧不得腹中疼痛掙扎着一把搶回丸藥大聲說道:“十天就十天二哥我先和他們拼了”

李世民連忙說道:“不可待某再想想辦法”

說話間那隊賊兵卻已經朝他們衝殺過去

就在危急之時忽聽“嗖”的一聲響一支利箭從半空劃過正中那名賊將的額頭賊將翻身落馬賊衆一陣慌亂 只見不遠處五十多騎馬飛馳而來馬匹神駿騎士英武箭去如電轉眼間又有幾十名賊兵墜入馬下

李世民見狀稍稍鬆了口氣問道:“無忌有救兵來了咱們要不要助他們一臂之力”

長孫無忌雖在病中頭腦卻異常清醒說道:“來者是敵是友尚難以斷定世民咱們只要靜觀其變既可”

李玄霸已經將丸藥送到了嘴邊見到這邊的變故又想起高秀兒的話終於還是放丸藥收了起來重新塞進懷裏

這時賊兵經過短暫的慌亂髮現對方不過五十多騎時又振作起來舍了這些百姓“嗷嗷”怪叫着迎了上去兩隊騎兵狠狠地撞在一起只見那五十多騎當中爲首一人手執陌刀上下翻飛所過之處賊兵無人落馬有如天神一般

李世民自幼習武又常年呆在軍中見了那人的神勇不由讚歎道:“想不到世間有如此勇武之人若能爲我所用何愁天下不定”

事關自己母子的生死高秀兒也緊張地注視着戰局的發展看到那人持刀砍殺的神勇她的身子忽然顫抖起來那人戴着一種很奇怪頭盔將整個面貌遮掩得只露出一雙眼睛但他偉岸的身形、矯健的動作是那樣熟悉尤其堅定的眼神曾經無數次出現在高秀兒的夢中不正是劉子秋嗎

高秀兒也算是經歷過無數次變故很多大風大浪都過來否則她也不會甘冒奇險爲了不讓村民遭受無謂的犧牲而主動犧牲自己和兒子所以儘管內心按捺不住的激動她表面上還是強作鎮定穩住心神朝周圍看了一眼

李世民和他的手下都被戰局吸引住了就連長孫無忌和李玄霸這兩個病人的目光也集中在戰場上誰也沒有注意到高秀兒的變化當然高秀兒依然被他們圍在中間想要趁機逃走是不可能的

高秀兒一邊緊盯着劉子秋的每一個動作一邊尋思着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又如何讓他明白自己的處境

……

原來劉子秋離開長安以後並沒有經過洛陽南下他已經安排在弘農發起一場大戰那裏必然會集中雙方大量的軍隊如果從那裏經過很難保證行蹤不被泄露

另一方面劉子秋也已經知道淮安、淮陽、汝南、汝陰四郡已經被李靖等人攻克如果李世民在江南得手劫持了高秀兒和那個孩子李靖肯定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他相信憑李靖的智慧一定會作出周密安排李世民等人幾乎不可能通過這四郡返回洛陽

既然不可能通過那四郡返回洛陽那最大的可能就只剩下南陽了於是劉子秋出了潼關以後突然掉頭南下直接進入了上洛郡境內然後經上洛到淅陽、南陽一路上多方打聽並沒有發現什麼從南邊來的商隊經過仔細一問才知道原來襄陽一帶被朱粲攻佔商隊早就不敢從那裏經過了

劉子秋知道朱粲這個名字根據史料記載這傢伙是真敢吃人肉而且行事不講道理是個有名的狂賊得知這個消息劉子秋反而緊張起來如果李世民真的劫持了高秀兒並且選擇了這條道路那高秀兒就是凶多吉少了

想到這裏劉子秋不再遲疑索性也不再僞裝成商隊帶領手下換了戎裝直接闖進了襄陽郡襄陽郡內一片荒涼沿途村鎮的百姓不是被朱粲抓進了城裏就是逃往他鄉

劉子秋找不到人探聽消息只能一路向東先到漢東郡內打聽打聽情況卻不料朱粲的手下吃光了搶來的糧食又開始揮師東進攻打漢東城

漢東守將聽到朱粲的軍隊打過來了頓時嚇得屁滾尿流不作任何抵抗就棄城而逃城裏的百姓懼怕也拖家帶口紛紛向安陸郡逃竄

劉子秋幾乎是尾隨着這羣逃難的百姓過來的正趕上朱粲的先鋒部隊五百多騎兵正要將這些百姓驅趕回城於是便率領部下衝殺過來要解救這些百姓

……

這些賊寇雖然是騎兵實際上也是一些被朱粲挾持的百姓根本不懂騎射之術哪裏是劉子秋這五十多名精銳護衛的對手他們雖然以寡敵衆轉眼間還是被劉子秋一行如砍瓜切菜般殺個七七八八縱有幾個見勢不妙想要撥馬逃走也早被亂箭射落馬下

那些百姓雖然獲救猶自戰戰兢兢

劉子秋在馬上大喊道:“鄉親們不要怕賊寇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軀只要大家拿起武器照樣可以和他們打一打如果大家只是一味逃跑又能逃到哪裏去”

百姓中間發出一陣騷動他們當中也不乏熱血之士只是缺少領頭之人有些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想要奉這個英武大漢爲首反攻回去奪回家園

最主要的是剛纔這隊騎兵不損一兵一卒就全殲對方五百人馬的輝煌戰果給了他們信心他們相信跟着這個大漢一定能夠取得成功擊敗朱粲那個吃人魔王

李世民就在人羣之中聽到百姓們的議論忽然覺得機會到了不由跳上大連也高聲說道:“鄉親們某乃唐王之子願意率領大家揭竿而起共抗強敵”

百姓們看他年少倒沒幾個人把他放在眼裏但劉子秋卻聽清了他的話不由心神一斂策馬走了過來拱手說道:“原來是唐王世子還未請教大名”

如果李淵做了皇帝太子只能有一個如果李淵一直只是個王爺世子也只能有一個不管李世民心有多大那個位置都只能是他哥哥李建成的卻與他無關李世民年紀雖小志向卻大這是他心中永遠的痛

聽了劉子秋的話李世民臉上的神色便有些異常但還是拱手還禮道:“壯士誤會了在下李世民只是唐王次子”

劉子秋笑了笑說道:“原來如此小民見過李二公子”

李世民呼他自稱小民想必是個鄉野山人收服他的心思更重了連忙說道:“壯士無須多禮在下從江南迴轉洛陽不想得遇壯士實乃一大幸事還未請教壯士姓名”

劉子秋笑道:“鄉野之人哪來的什麼名字父母都叫我大牛二公子也叫我大牛便是”

他這句話聲音頗爲響亮周圍的人聽得清清楚楚高秀兒心頭“怦怦”亂跳暗自思量要想個什麼辦法讓劉子秋知道自己就被他們蔵要這輛大車上纔好

那邊長孫無忌也皺起了眉頭他總覺得大牛這個名字很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聽說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這時李玄霸忽然又劇烈咳嗽起來剛纔他全神貫注在看着前面的戰局心情未免有些焦急血流加速導致毒性再次發作如今又萬分難受起來

高秀兒心念一動忽然大聲說道:“你們快來看看他好像快要不行了”

畢竟是孿生兄弟在幾個兄弟當中李世民與李玄霸的關係最爲親近聽說李玄霸快要不行了李世民心中焦急也顧不得劉子秋就在眼前縱身撲向那輛大車

劉子秋突然在這裏遇見李世民早就懷疑李世民他們在江南得手瞭如今大車上傳來一個女子他早聽得明明白白正是高秀兒的聲音

知道高秀兒就在那輛大車上劉子秋又驚又喜喜的是高秀兒還活着只要活着自己就有希望救出她驚的是長山村固若金湯竟然還讓李世民得手了李世民身邊這五十多名護衛當中恐怕有高手暗藏其中

“二公子你們隊伍當中莫非有人受傷我大牛早年跟一位姓孫的神醫學過幾天醫術不如讓我給他看看”劉子秋來不及多想一邊策馬追了過去一邊朝身後悄悄做了個手勢

吉仁泰重傷未愈仍在長安城中休養跟在劉子秋身後的是達愣不過和吉仁泰一樣達愣也跟隨劉子秋多年很多命令不需要動口只要一個眼神一個手勢他就知道該怎麼做看到劉子秋的手勢達愣一提繮繩帶着五十多名勇士一齊跟了過來

李世民手下卻也有警覺之人其中一個面色黝黑的中年漢子忽然伸手攔道:“站住你們要幹什麼你們不許過去”

劉子秋已經衝到了前面忽然哈哈笑道:“李二公子你讓人攔住我的兄弟這是什麼意思”

李世民一心想把眼前這個武藝高強的“大牛”收歸己用不由擺了擺手說道:“你們要幹什麼我與這位壯士一見如故情若兄弟爾等還不快快讓開”

衆護衛趕緊退過一旁李世民這才快走兩步縱身躍上那輛蔵着李玄霸、長孫無忌和高秀兒母子的大車劉子秋也策馬來到大車旁邊達愣等人則漸漸靠了過來

長孫無忌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大聲喊道:“世民我想起來了” 李世民有些莫名其妙:“想起來了??你想起了什麼??”

長孫無忌忽然指着劉子秋說道:“你、你就是劉子秋??”

劉子秋此時也已經下了馬??走到了大車邊上??看了一眼抱着孩子的高秀兒??又看了一眼面如金紙的李玄霸??這纔對長孫無忌說道:“無忌兄弟??別來無恙啊??”

面對劉子秋炯炯有神的目光??長孫無忌長嘆一聲??羞愧地低下了頭

李玄霸卻突然把什麼東西往嘴裏一塞??大吼一聲從車上躍了起來??雙拳揮動??擊向劉子秋的胸前

在長山村的時候??他原本奪得了一把橫刀??只是剛纔見識了劉子秋痛擊那隊賊寇騎兵的情景??他自知刀法不是劉子秋的對手??索性憑蠻力取勝

事起倉促??李世民的手下見狀紛紛拔刀??奈何達愣他們早有準備??只聽一陣“嗖嗖嗖”破空聲響??數十支鐵矢轉瞬即至??頃刻間便將那五十多名護衛盡數射死

原來??這些騎兵每人都備有兩張騎兵弩和一張手弩??剛纔劉子秋的手勢就是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果李世民護衛的性命??達愣早就將命令悄悄傳了下去??動刀難免傷及無辜??用弩弓是最好的選擇??雙方人數相當??一人對付一個??幾乎沒有給李世民的護衛以任何反抗的機會

那邊??劉子秋也是雙拳齊出??與李玄霸重重地撞在一起??頓覺雙臂發麻??不由暗暗讚道??這個少年好大的力氣

劉子秋當然知道在歷史上並沒有李元霸這個人??李世民的弟弟叫李玄霸??早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夭折了??卻沒想到李玄霸的力氣竟然跟小說中的李元霸一樣??大得出奇

李玄霸不僅力氣大??動作也迅猛無比??躥上躥下??哪裏還像一個病人??他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套路??純粹走得是剛猛的路子??每一招都直取劉子秋的要害

劉子秋知道他力氣大??並不和他硬拼??只是見招拆招??在他周圍遊走不定??李玄霸數擊不中??氣得哇哇大叫

李世民見自己的手下轉眼間盡皆喪命??心頭大駭??第一次有種手腳冰涼的感覺??但他並不肯認輸??趁着劉子秋正與李玄霸大戰之機??忽然抽出障刀??衝向高秀兒

這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飄來一朵烏雲??遮住了太陽??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李玄霸數擊之後??體力漸漸不支??動作也漸漸緩慢??劉子秋見時機已到??身形忽然一晃??欺到李玄霸的身前??一拳擊在李玄霸的胸前

李玄霸本已毒發攻心??全憑那顆丸藥才激發出最後的潛能??捱了劉子秋這一下??頓時就像氣球被紮了個洞??整個人都癱軟了下去

忽聽李世民大喊道:“劉子秋??你再不住手??我就殺了你的女人和兒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