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朱明瑤也是十分心急,道:“我們也是被人叫出來的,誰去叫的大姐?”

汪毅一直在前線救火,哪裏記得清那些,含含糊糊說不清什麼。見他這個樣子,幾個女眷更是失了主心骨。木香問道:“木槿,他們有幾個人,你認識嗎?”

“有三個人,其中一個叫馮瑞。”

“馮瑞!”汪毅這時也反應過來了,難以置信道,“他竟然敢勾結外人謀害小姐!”

路平年紀不大,遇事卻比汪毅冷靜得多:“汪校尉,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找到小姐,不能讓他們先追上,至於馮瑞爲何會跟着咱們到了這裏,又有什麼企圖,不如等抓到他們再說。”

“你說的對!”馮毅終於找回了主心骨,連忙跟陸平一起把人召集起來,火也不救了,趕緊去追朱明玉。

朱明瑤盯着還未熄滅的火苗,爲朱明玉擔心起來,大姐帶着她就出了這樣的事,難道跟自己親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嗎……

朱明玉也不敢回頭看,使勁往前跑,忽然前面出現一堵牆,她進了死衚衕,左看右看,連扇門都沒有,牆是不算高。朱明玉半點沒猶豫拿出一直隨身帶着的匕首,插在牆上,提着裙子迅速翻上了牆頭,在牆頭上還不忘伸着胳膊拿回匕首。不過在她從牆頭跳下來腳落地的時候,聽見咔嚓一聲,聲音來自她的腳腕。

朱明玉把腳扭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難道自己要命絕於此嗎?朱明玉坐在地上環視四周,漆黑一片,今夜連月亮都沒有,但是前面那綠油油的兩點是什麼?

周圍有着明顯的血腥味和騷臭味,眼看綠光離自己越來越近,還有低吠的聲音。朱明玉知道了綠光是什麼,咬緊牙關,捂住臉準備迎接對方的攻擊。

被狗要一口總比被那幾個人抓住的好,這大概就是普通人家,養只狗看家護院也很正常,希望這隻狗不要太大……

忽然一個男聲傳了過來,在朱明玉耳中猶如天籟,因爲那人說:“豆包,過來。”

小劇場:

朱明玉:作者君你給我粗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芒果君:冒着被女主角打死的危險推薦好友天醉子的作品《惟美食與輕不可辜負》,講述辦公室愛情的輕喜劇~喜歡大家喜歡。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3 走運

豆包沒立刻過去,而是湊過來衝着朱明玉警示的叫了兩聲,朱明玉屏息使勁往後靠,生怕它一個不注意咬自己一口,不過豆包威懾過她之後就屁顛的跑了。

對方打開了火摺子,朱明玉卻不想擡頭,剛纔的聲音她聽出來是誰了,雖然性命無憂了,但怎麼會碰上他了?

“來了還怕被認出來。”華傲冷冷道,心裏有些納悶,她怎麼找到這裏的?

看來華傲以爲自己是追他而來,想到自己原身曾經喜歡過這個高傲自大的小屁孩,就讓朱明玉有些抓狂,不過他這麼想也好,免得自己解釋原因。

朱明玉擡頭看了眼華傲,也看清了那隻叫豆包的狗,它長得有些像哈士奇,此時正狗腿的趴在華傲的腳邊,打滾賣萌,華傲說話的時候不時摸摸它的頭,它賣萌更歡實了。

華傲真是避自己如蛇蠍啊,連過來幫個忙都不肯。朱明玉不由得感慨,秦克己這樣,華傲也是,中二少年真是自大得讓人討厭啊!

想歸想,朱明玉也沒指望他會良心發現自己不是拿喬而是受傷了。於是扶着牆,她慢慢站了起了,腳腕疼的讓她直流汗,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現在有多狼狽,一走神,腳下一滑,差點又栽倒。

朱明玉趕緊伸手牆,不過還沒碰到牆,就感覺自己被人托住了後背,胳膊也被拉住了,她轉頭一看,竟然是關洵。

終於有個君子出現了!朱明玉感動得想流淚。這有老婆當了爹的男人就是不一樣,比起那些小屁孩有風度多了。

“多謝。”

關洵攙着朱明玉走出來,道:“沒事了。”

雖然只是三個字,朱明玉卻是倍感心安,總算是脫離險境了。她看了眼豆包,對它做了個兇狠的表情:小樣兒,以後別落到我手裏!

感覺到朱明玉的敵意,豆包不甘示弱的也衝她呲了呲牙,哼了兩聲,不過被華傲一逗弄,又變成了一副諂媚相,讓朱明玉愈發鄙視。

朱明玉這才注意到院子裏似乎沒別人了,只有兩個人一條狗,倍感詭異,他們兩個怎麼在這裏?自己不是又撞破了什麼不改她知道的事情吧?

沒等她問,關洵就開口了,道:“回京?”

“嗯,路過這裏。”朱明玉並未解釋自己遇險的事情,一看關洵就不是熱絡的性子,恐怕不喜歡人嘰嘰喳喳說個沒完。對於這個幫過自己幾次的人,朱明玉保持着充分的敬意。

“還沒謝你幫我把信送到。”

關洵問道:“客氣,你住哪兒?”

“悅來客棧,麻煩關公子送我回去,感激不盡。”在這裏她怕是沒辦法清理這一身狼藉,不知道木槿有沒有被抓到,朱明玉有些擔心,便想回去看看情況。

關洵二話不說,直接帶着朱明玉出了門,送她回了客棧。不過他只送朱明玉到拐角處就讓她自己過去了。臨走前關洵給朱明玉留了一瓶藥,讓她連服七天,每日兩次。

朱明玉忍着腳上的傷一瘸一拐進了客棧,去找朱明玉的人還沒回來,其他人都在大堂坐着等她。剛纔着火的不過是柴房,煙比火大,現在已經撲滅了,地上有一層積水,掌櫃和夥計正在打掃。

看到木槿安然無恙,朱明玉總算是放心了。

而最先看到朱明玉的也是木槿,她一直盯着門口,希望朱明玉能從那裏出現,看到朱明玉後精神一鬆懈,小姐二字還沒說完,就暈了過去。

姜嬤嬤聞言擡頭一看朱明玉回來了,忙着唸了幾聲佛號,過來扶朱明玉。見木槿倒下去,朱明玉又趕緊安排讓木棉和木香不用管自己先扶木槿回去。

朱明瑤一直沒上前,確定朱明玉真的出現了,也顧不得她一身燻人的味道,抱着她就哭了起來。

“大姐……”

朱明玉被嚇了一跳,忙道:“我沒事,你看我這一身髒的,你的衣服還要不要了?”

朱明瑤也感覺到了,終於鬆開了朱明玉,有些嫌棄道:“大姐這是掉進豬圈了嗎?”

“不是豬圈,是狗窩。”朱明玉又對姜嬤嬤道,“嬤嬤,我的腳扭了,您讓掌櫃找個大夫來。”

姜嬤嬤啊了一聲趕緊去讓掌櫃請人,又讓小二去燒水,因爲在朱明玉出事後汪毅便向掌櫃亮明瞭身份,把客棧裏的人都遣散了。聽了姜嬤嬤的吩咐,掌櫃的半點沒敢耽誤就出去了。沒多久兒,大夫就被掌櫃從被窩裏挖了出來。

大夫看了下朱明玉的傷口,道:“這腳腫的可夠厲害,不過沒傷到筋骨,好好休養就沒事了。”之後留下一瓶跌打損傷的藥就離開了。

姜嬤嬤還是有些不放心,道:“明日趕緊回京,請御醫來看看。

朱明玉剛想說御醫哪有那麼好請,就聽姜嬤嬤繼續道:“這可不能瘸了。”

朱明玉默默按下自己的話……

這時,汪毅帶着人也回來了,沒抓到馮瑞,不過抓到了跟馮瑞一起的人。本來汪毅是垂頭喪氣的進來的,沒找到朱明玉,這回去怎麼向王妃交代呢?別說這職位難保,項上人頭也不穩啊!

沒想到一進門就看到朱明玉好好的坐在那裏,驚訝的汪毅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連忙跪下請罪,後面的護衛跟着跪倒一片。

朱明玉此時並不想問責怪罪於誰,雖然今日之事汪毅確實處置不當,但既然敵人有心算計,那麼自然不好躲過,況且汪毅並不是她的家奴,要降罪也輪不到她。

汪毅拉過後面的一個人,將功補過道:“小姐,這就是和馮瑞一起算計您的人,讓我們給抓回來了。”

朱明玉還沒說話,姜嬤嬤就道:“汪校尉,小姐折騰了半夜,這審問犯人的事情就不要勞動她了。”

早安,顧太太 汪毅忙稱是,帶人下去了。沒一會兒,熱水也燒好了,朱明玉上藥過後翹着腿艱辛異常的洗了個澡,要不是有木棉和木香在一旁幫忙,這麼高難度的動作她自己是沒法完成。

不過洗過澡朱明玉還是覺得身上有味道,倒了不少花水也沒見管用,讓她很是鬱悶,她是出門沒看黃曆嗎?怎麼真倒黴。

折騰了半夜,朱明玉這回倒是很快就入睡了。

小劇場:

豆包: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朱明玉:聽不懂,說人話。

華傲:豆包能說人話嗎?我來翻譯下,今日推薦好友甜甜甜的作品《萌妻甜又甜:全球豪娶少夫人》,真是甜到倒牙。

閨蜜變成了老公 豆包:汪汪汪~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4 新的謎團

第二天一早,朱明玉就被叫了起來,汪毅後來根本沒睡,終於等到了天亮,就吩咐手下收拾行裝,要儘快出發。 寵婚撩人:首席寵妻成癮 不過朱明玉醒來卻是先要見見那個被抓住的人。

那漢子雖然人高馬大,卻是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跪在地上頭都不敢擡,一邊說着一邊給朱明玉磕頭,“求貴人饒命。”

朱明玉有些奇怪,看這人一雙手粗糙不堪,不像殺手,倒像是常年賣力氣的人,問道:“你叫什麼?家住哪裏?”

“我,我叫大林,就住在五里外的林家村。”

汪毅對此並不相信,喝道:“住嘴,你再不從實招來,別怪我不客氣。”

“有個人出錢僱了我和我弟弟,我們真的不知道是要綁架貴人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貴人饒了小人這條命。”

見大林砰砰的磕着頭,一點不含糊,沒一會兒地上就一片血印了,朱明玉有些看不下去道:“別磕了,你老實回答,我不會爲難你的,你們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遇到那個人的?”

“我和弟弟通常在鎮上等活兒,午後忽然有個人找上我們,說是做半日護衛,那人出手闊綽,承諾每人二兩銀子,還當場就給了一半,我們這才應了。

朱明玉接着問道:“那人什麼樣子?”午後?那時他們還沒到這裏,沒人脫隊,究竟是誰提前在這裏做了準備,看起來似乎不是臨時起意。

“那人帶着個斗笠,是個大鬍子,他後來帶我們來了客棧,還讓我們換了衣服,讓我們跟着馮瑞走。昨日我們一看他是要做些傷天害理的勾當,就趕緊跑了,不過我沒跑多遠便被這位軍爺給抓住了。”

朱明玉信他們確實不知整件事的計劃,不過爲了二兩銀子,明知事有蹊蹺還是應了,也是可氣又可憐。

“麻煩汪校尉派個人把他送回家去。”

“小姐,這個人不能放了啊!”

“送他回去吧。”朱明玉倒不是完全因爲心軟,而是覺得五里並不遠,送他回去也好看看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大林聽到朱明玉讓人送他回去,自是感恩,又磕了幾個頭。汪毅見朱明玉心意已決,便派了陸平和另外一個侍衛送大林回去。朱明玉強調了下,要讓他們找到大林的弟弟問一問。

趁着他們去工夫,朱明玉吃了個早飯,想起關洵給的藥,昨日忘了吃,這吃完飯便拿出一粒吃了。姜嬤嬤看到了,忙問道:“小姐,您吃的是什麼?”

朱明玉昨日並未與她們把自己的經歷和盤托出,省略了遇到關洵和華傲的事情,只說自己不慎跑進了個狗窩裏,扭了腳,這藥自然也不能說是關洵給的。

“是雙雙給我的,能驅驅我身上這味兒。”朱明玉皺眉道,聞到關洵給的藥有一股讓人覺得沉靜的香氣,她便想到了用這個搪塞。

一聽是程雙給的,姜嬤嬤便放心了,倒是正在幫朱明玉塗跌打損傷藥的木香看了一眼朱明玉手裏的藥丸,手上的動作頓了一下,不過朱明玉沒注意到。

過了半個時辰,陸平他們還未回來,汪毅有些着急了,來回踱步,最後忍不住問道:“小姐,要不要再派人去看看?”

朱明玉也覺得他們該回來了,剛要開口,人就回來了。

汪毅搶先問道:“怎麼這麼慢?都過了要出發的時辰。”

朱明玉忍不住皺眉看了一眼汪毅,這才讓他閉了嘴,這個汪校尉可比他哥哥可差了不少,沒遇事還看不出來,這一出了事兒就麻爪了。

“汪校尉,我想聽聽怎麼回事。”

有了朱明玉的話,陸平便道:“屬下去了林家村,大林確實一直住在那裏,還有鄰居爲證,他弟弟小林昨夜就沒回去,除了這些,不過有一事兒很奇怪,村裏人都說最近來了不少陌生人,在後山那裏轉悠,我們便去了趟後山,那裏並無奇怪,山上的土看起來並沒什麼特別的。”

朱明玉問道:“你帶了點土回來嗎?”她覺得沒準是礦山。

“帶了。”陸平掏出一個荷包,要倒出給朱明玉看。

“我不看了,回去再說。”朱明玉看了一眼那個荷包,上面的花紋和針腳很眼熟啊。

朱明玉看了木棉一眼,忽然笑了,對上她的目光,木棉趕緊往後錯了兩步,站到了木香後面。眼下自然不是逗木棉的時候,朱明玉輕咳兩聲,道:“汪校尉,可以出發了。”

見朱明玉上了車,汪毅還有些緊張,心裏憂愁着回去要如何交代。朱明玉因爲腳傷身邊要多個人照顧,姜嬤嬤不放心丫鬟,便和木棉一起和朱明玉乘一輛車,朱明瑤坐到了另外一輛車裏。

這次上路後明顯走的快了很多,在車裏,朱明玉閉着眼休息,不過卻沒多少睏意。她在想昨日的事情,她對馮瑞沒什麼印象,不過能進王府做侍衛的,來歷背景自然經過徹底的調查,和馮瑞勾結的又是什麼人?聽大林的描述,看起來那人易了容,不想被人認出來,既然不想被認出來,就是自己認識的人了。

以爲朱明玉睡着了,姜嬤嬤和木棉都靜靜的,連動作和呼吸都明顯放輕了。朱明玉覺得她們這樣字很辛苦,便裝作睡醒的樣子睜開眼,問道:“嬤嬤,快到了吧。”

姜嬤嬤把朱明玉蓋着的毯子給她往上提提,道:“進城還有一段呢,小姐再眯一會兒吧。”

“不睡了。”朱明玉笑嘻嘻的看着木棉問道,“你就沒什麼要跟我說的?”

中宮 木棉臉上一紅,道:“奴婢不知道小姐問的什麼。”

朱明玉笑得意味深長:“我看陸平不錯,本想給你牽個線,既然你沒這個意思就算了吧。”

聽到這話,木棉一愣,咬着嘴脣不知道要說什麼,還是姜嬤嬤推了木棉一把,道:“小姐逗你呢,都聽不出來,還不趁着這個機會求小姐給個恩典。”

看來姜嬤嬤也知道陸平和木棉的事情,只有自己發現新大陸一樣,朱明玉佯裝生氣道:“竟敢瞞着我,回去就把你嫁掉。”

小劇場:

朱明玉:女生外嚮啊!

木棉:小姐不要說了,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朱明玉:哦,今日繼續推薦,好友柒月柒新作《悍女爲妃:王爺,約法三章》,現代武打女星穿越古代,名字只是標配,實際上不小白不狗血,希望大家喜歡。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5 回到王府

沒過兩個時辰朱明玉他們的馬車就到了城門,汪毅亮出恆王府的腰牌自然很快就被放行,不過還沒走多遠,就停下了。姜嬤嬤撩簾問道:“怎麼停了?”

朱明玉也納悶呢,還沒來得多想,車裏就鑽進來一個人,本來還算寬敞的車廂顯得擁擠起來。

看清來人後,朱明玉一愣,道:“表哥,你怎麼來了?”

沒錯,來人正是據說還未回京的雲出白。

雲出白笑容燦爛道:“聽說你要回來,我連王府門口都沒進就來接你了,怎麼樣,夠意思吧!”

“那真是多謝表哥關心了。”朱明玉纔不信他是專程來接自己,十有八九最近不知道又跑到哪裏去了,現在不想獨自回去面對王妃的怒火,準備拉上自己做擋箭牌。

朱明玉的腳腕剛又抹了遍藥,還沒套上襪子,被雲出白看到,大驚小怪道:“怎麼崴腳了?爬牆還是掉坑裏了?”

還真被他猜到了,朱明玉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便道:“表哥這些日子去哪兒了?”

“你可不知道呢,滇西那邊的風光有多好。”

朱明玉壓根不信他的話,不過還是附和道:“表哥去過很多地方嗎?”

這可算是說到了雲出白的心坎裏,他略帶矜持的自豪道:“大江南北哪裏沒有我的足跡,回頭哥帶你去見識見識。

朱明玉認真道:“我可記下了,表哥以後不要反悔。”

“我說話什麼時候不算話了,”雲出白嘀咕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精明瞭。”

恆王府位於可以直達皇城的御街上,當年明景帝帶兵就是從這條路長驅直入,攻進皇城的,這條寬闊筆直的大路是後來加寬的。御街上住不是皇親就是權臣,這也是明景帝的意思,方便他隨時召見他們。街兩旁種得並不是北方常見的樹木,而是一溜水杉,這些也是天和初年種植的,距離現在有一百多年的時間,已經長得十分茂密,直入雲霄。

終於到了恆王府門口,雲出白搶先就竄了下去,朱明玉被木棉扶着下了車,看着兩旁肅穆的石獅和鎏金的牌匾,朱明玉覺得既熟悉又陌生。

雲出白見朱明玉站在那裏不往前走了,用胳膊碰了碰她,道:“怎麼,不認識門了?”

跟他就沒辦法溝通,朱明玉無奈,剛想說他兩句,一轉頭,他已經跑到了後面那輛車,吩咐着人怎麼安置東西和車馬。原來怎麼沒覺得他這麼熱心呢,再一看,做那些是假,湊到木香身邊套近乎是真。

木香對雲出白保持着相當的尊敬與距離,他湊過來,她就往一旁躲,實在沒轍了,木香便來找朱明玉了。

“小姐,奴婢扶您進去吧。”

“嗯。”朱明玉看了一眼裝作若無其事的雲出白,要是他知道要娶華嫿還勾搭木香,她一定不放過他,她的人,不能給人做小。

見朱明瑤站在原地沒動,朱明玉伸出手,對她笑笑,道:“四妹,我們進去吧。”

朱明瑤這才快走兩步到朱明玉身邊,點點頭牽住她的手一起走進去。感覺到朱明玉小刀子一般的目光,雲出白這次倒是識時務的跟在後面進了王府。

恆王府佔地極大,曾經是前朝最後一任顧命大臣的府邸,後被分割分別賞給當年的開國功臣,宅子是御賜自然不能轉手倒賣,有些人家絕了香火,宅子便空置了下來。到後來恆王出宮分府的時候,建武帝便下令把周圍的散戶遷走,宅子重新修繕,一起給了恆王。

恆王年輕時對建築很感興趣,得了這片地後,自己規劃,重新規劃設計了自己的王府。恆王還有個愛好就是養馬,王府有一片很大的地方被他開闢爲馬場,經常辦馬球比賽。

朱明玉在大門外下了馬車就坐上了轎子,下了轎,剛站穩,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被一個人抱在了懷裏。

這個感覺很熟悉,朱明玉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恆王妃。恆王妃比朱承業還要大上幾歲,不過保養得宜的她看起來比朱承業要年輕。朱明玉第一眼看到王妃就有種親切感,是來自這個身體的記憶。她本以爲王妃會是個矜貴的樣子,沒想到一見面卻有些顛覆了她的印象,王妃是個很有活力的人。

“你這孩子,真是不讓人放心。”雖然這麼說着,但王妃的語氣裏滿滿的都是擔心,鬆開朱明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道,“長高了,不過瘦了些。”

今天早上出發的時候,汪毅就派了先鋒快馬去報信,朱明玉遇到這件事,他若是還隱瞞不報那纔是準備掉腦袋。

朱明玉笑笑道:“姨母,我沒事。”

“已經請了御醫,等下過來,可別落下毛病。”恆王妃看到了和朱明玉一起女孩子,對於朱家的人,她自然知道的很清楚,而且朱明玉在信裏也提到了,要帶她一起來。

朱明玉看出朱明瑤的不自然了,這樣沒辦法,恆王妃雖然看起來平易近人,但是身上那種久居高位之人的氣場卻不容忽略,便道:“姨母,這就是我四妹。”

朱明瑤這是第一次見恆王妃,有些緊張,道:“民女朱明瑤參見王妃。”

對於朱家人,恆王妃是沒什麼好感,不過還沒小家子氣到遷怒一個孩子,況且這還是朱明玉第一次帶朱家人來,看來和她相處的不錯,便在朱明瑤還未跪下前就親自伸手托住她的胳膊道:“免禮。”

旁邊的文嬤嬤立刻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朱明瑤,朱明瑤有些忐忑,覺得王妃是不是不喜歡自己?

雲出白已經假裝自己是透明人了,一言不發,希望王妃沒看到自己,但恆王妃豈會忽略他,道:“先去你院子裏等着,別以爲沒事了。”

這口氣與對朱明玉的時候完全不同,讓她明白了什麼是春風般的溫暖和寒冬般的凜冽。朱明玉回頭默默看了一眼雲出白,他已經完全沒有方纔在車裏時的灑脫恣意了,蔫頭耷拉腦的道:“是,娘。”

恆王妃連個眼角都沒再撇給雲出白,就拉着朱明玉進屋了。文嬤嬤拉着姜嬤嬤去安排朱明玉的隨從和東西,朱明瑤知道王妃和朱明玉有很多話要說,便跟着姜嬤嬤她們下去了。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86 轉變

在沒見恆王妃之前,朱明玉有很多事情想向她求證,但真的見到了王妃,朱明玉反而覺得不急在這一時。恆王妃顯然很高興見到自己,自己何必說那些糟心事讓她心煩憂慮呢。於是朱明玉便撿了在朱家的趣事與恆王妃說,提到了她回去後遇到了陳柔,還交了程雙這個好朋友。

朱家的事,不用自己說,恆王妃也能知道,況且原來的朱明玉並不喜歡談朱家的事情,多說反而會讓王妃起疑。

恆王妃微笑着看着朱明玉說着這些,這孩子這次回去忽然長大了不少,朱家的事她哪裏會不知道,但她就挑着那些輕鬆的事情說。 極品贅婿 不過大半年未見,她竟然長大了許多。對於朱明玉的做法,恆王妃不是不明白,卻是有些感慨,難道真是自己之前的教法錯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