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本是在普通不過得抓賊行動,在有些人的刻意渲染下,反倒成了浩浩蕩蕩得武力遊街示眾。

林朝歌被王溪楓護在最里側,臉色掛在一抹雲淡風輕的笑,嘴角控制不住微微上揚,鬧吧!這事鬧得越大。對她越有力。

「我們不妨上樓歇腳一二,總比在樓下無意被人踩到也好」默不作聲的瀟玉子忽然出聲,心裡在打什麼主意,林朝歌又豈能不知,哪怕就算知道又如何。

「小言言認為如何,晚些時候在去用飯倒也不遲」。

「就算你不說,我跟林言也正好打算上樓歇歇腳。」王溪楓不甘的再次出聲,反正他是半點兒不喜歡瀟玉子此人在他家林言面前刷存在感,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林朝歌點頭應下,王溪楓自也是同意的,何況現如今整條街都因這突然出現的小偷,給攪得亂糟糟得宛如一池渾濁污水,到不如上樓喝茶聽曲來得游哉。

林朝歌抬頭望了遠處,碧浪的天空如水刷洗過來得明亮透凈,沒有一朵白雲在上邊點綴,就像一顆皎潔無雙的藍水晶。

長安店鋪高院總愛將自家養的名貴花蕊,或是花開正艷的繁花一排排擺在門口讓過往行人欣賞,若是得了一句誇獎,那是得樂上一整日,當然,前提未經主人同意私自摘花,這在長安城中可是屬於犯法的大罪,輕著賠錢道歉,重則吃幾天牢房。

「林言,你小心。」一身驚呼,等王溪楓反應過來,人還未完全推開林朝歌,從三樓高空碎下一盆在普通不過的棕色仕女花盆轟然碎了一地,濃稠鮮血混著半濕泥土。

污了一地,又帶著格外凄涼之美。

林朝歌在三樓花盆墜落之時,瞳孔猛縮,手腳冰冷得不知何處安放,一向聰惠的大腦也在這短短一瞬間停止了運轉,卡殼了。

離得較遠,一條腿剛邁進茶肆中的瀟玉子只來得及聽見身後王溪楓焦急的吼叫身,隨即響起的是花盆碎地,緊接著人也轟然倒地,手握摺扇的手還在輕輕晃動,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就在電光石閃之間,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王溪楓還愣愣的保持著飛身推開林朝歌得動作,腦海中浮現得是她那張轉過來時茫然不解的臉,卻在下一秒永遠到在硬咯的青石板磚上,聲響之大得令他恨不得取而代之。

「殺人了,有人殺人了!」一名膽小的路人驚不住嚇,軟了雙腳癱在地上,指著林朝歌倒下的屍體瘋狂大叫。

一聲激起千層浪,一波不平,一波又起。

王溪楓瀟玉子雙雙回神,身旁跟隨叫太醫的請太醫,抬擔架的抬擔架,上樓找人的找人,一時間忙得手足無措。

王溪楓紅著眼眶,一直緊緊牽著林朝歌的手,自責不已,恨不得被砸到的人是他,而非她。

如果自己今天沒有心血來潮帶林言出街,就算出街后也不走這條街,死活不同意跟瀟玉子一塊走,或是沒有站在這家茶肆下方看熱鬧,哪怕他們位置對換一二,或是稍稍錯開一倆步,事情是不是就不會演變成這種鏡面,後面的事情是不是也不會發生了。

忙到確認人無事後,已是在第二日清晨。

二人待在隔間,周圍無人伺候左右。

「方才太醫說人無礙,等人醒來后,好生調理,很快便會醒來。」瀟玉子上下嘴皮碰撞。

知道此刻無論自己在多說什麼,皆是蒼白無力的辯解,銳利的眼睛半眯,修長手指輕扣桌面,今日這一切莫過與來得過為湊巧,先是小偷鬧街,后是三樓無心曬花,砸了人。

人,手下以及查證過,家世清白,為人端正守禮,在這幾日之前更沒有跟任何人有過過密接觸,更不認識無心被他花盆摔下,砸到之人。

這一切的一切絲毫都能連得起來,彷彿又有何處說不同的關鍵,瀟玉子自嘲的認為,裡頭定有關聯,環環相扣,算計得一步不落。

「是你,都是你的錯,要不是你,林言也不會出現這種事情!現在更不會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王溪楓憤怒著瞪人紅目,眼眶周圍紅了一圈,都說男兒有淚不輕談,只是未到傷心處。

「今日若不是你,林言又豈會遭遇此事,如果不是當街遇見你,我跟林言根本不會走那條街,更不會發生意外」聲嘶力竭的吼出身,彷彿用盡全身力氣,雙手緊緊捏成一個拳頭,眼眶在控制不讓眼淚留下了而瘋狂打轉。 對主出言不遜之人,茶生正欲上去扔人,被瀟玉子伸手阻止,冷肅著冰臉,拂袖而過;「你以為林言受傷本王心裡就好過不曾,你若沒有真本事護她,還是儘早離她為好,免得日後再次遭受無妄之災。」

「你以為你是什麼身份,有什麼能力除了選擇一個好胎一無是處,有什麼本事給她安全感!」聲聲字字句句錐心之問,問的不止是他還有反思自己。

浪漫滿屋:情定美男蛇 今日離得最近的王溪楓本可以推開林朝歌,錯開花盆砸落之地,誰曾想他反應動作慢了一拍。等他飛趕過去之時,木已成舟,回天乏力,他又豈能不恨他,以至於遷怒他人。

「今日之事你本可以推開他,免她遭受苦難,可你呢?以及你身旁的侍從在做什麼。」話頭說盡,人差點因憤怒燒紅了僅有幾分的清明理智。

「我沒有,我只是沒有反應過來,要不然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她受傷!」

「借口,在沒有護住她的時候,你現在找到一切都是為自己無能開脫的借口!」

廳內二人漲紅或煞白了臉爭吵得臉紅脖子粗,為之誰之錯爭論不休。

此刻躺在紅漆雕空搖步床上,虛弱蒼白薄紙的人宛如沒有生息一般,頭上圈著一層層白布,駭人白布下印著一團猩紅。

若非胸膛起伏呼吸斷斷續續,簡直宛如一個死人,腦海中黑乎乎一片,不時伴隨的鮮紅濃稠的赤紅血液,不遠處是吵吵鬧鬧不止不休的聲嘶力竭,據理力爭,吵得腦子就像有一個電鑽在她腦子裡瘋狂打轉。

隔間人還在為之吵鬧不已,陰涼在不知不覺增加,正在煎藥的太醫連忙趕到,阻止再三勸說莫要擾了病人靜養。

王溪楓跟人吵得臉紅脖子粗摔門離去,屋內同樣氣得不清的瀟玉子雙手扶與身後,來回走動欲發心頭之火,瞳孔幽深一片,回想此刻安靜如瓷娃娃躺在床上靜養之人,轉頭那一刻,心口莫名漏了一拍。

不知不覺中,他都不知道林朝歌此人在他心裡占居了如此之重的位置。現如今想在放下,已是難事,不知這在他漫長人生中是好事還是不幸。

茶生恭敬站在一旁,大半個身子隱在黑暗中,影影綽綽看不真切。

窗外鐵蘭花開得正艷,陽光普照,光華無度,肥大的芭蕉扇葉油亮如初,掛在枝頭上的海棠花灼灼其華。

王溪楓生氣摔門離去后並沒有離開,拐個彎往林朝歌靜養的屋內走起,短短一段路程。內疚,怨恨,無能為力等一系列負面情緒將他死死壓住,喘不過氣來,臨到門口,伸手推門的動作又再次縮回,連自己都開始痛恨自己的懦弱無所作為。

瀟玉子前面罵得對,他就是一個懦夫,一個沒有長大的人,他本可以推開林朝歌,卻因自己大腦當機了一瞬間誤事,以至於造成今日這個無可挽回的後果,他只是不願承認罷了。

腦海中一幕幕回放林朝歌滿身是血,眼神無助的倒在自己面前,畫面足漸同上次雨夜中冰冷的屍首蒼白無色的臉相互重疊相加。以至於令他差點兒分不清夢境與現實,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迫切的想要見到人,哪怕只是安靜的陪他也好過自己一人胡思亂想,冷汗漣漣浸濕純白裡衣,在瀟玉子面前強忍住不落的淚,終是在隔著一道門扉之隔哭得泣不成聲,抱著笑過捲縮一團,將臉深埋進去,斷斷續續的哭聲就像一個無助的孩童。

「王爺,王小公子方才去了內屋」茶生恭敬轉述著方才暗衛遞過來的轉訴。

「嗯,無事先離去,本王想靜靜」。

「諾」。

從事情發生后的每一分一秒,瀟玉子整個人無助的躺在太師椅上,手邊小几上擺放著一本翻看無幾頁的策子論,眼底一片淺色倦意,距離林朝歌被花盆砸下之事以過了一天一夜,看著太醫端著一盆又一盆刺目猩紅的血水往外倒,場景宛如在同陰曹地府黑白無常搶人,他的心就同提在嗓子眼上忽上忽下,生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手腳一片冰冷。

寅時三刻,當最後一旁清濁血水端出來后,所幸人命是救回來了,只是太醫縮著腦袋,跪在地上支支吾吾之話,明顯是當人醒來后,會留下後遺症,不過這些都不是他需要擔心的問題,人救回來便好,不奢求。

「林朝歌啊林朝歌,難不成本王真的是入了你的魔障不成」嘴角輕扯出一抹冷笑,自嘲不已。

昏迷不醒中的林朝歌在一次遇到了那個本因完全消逝的虛擬青色影子,一如既往蒼白無血的臉,唇瓣,一頭及腰青絲鬆鬆軟軟的披在後頭,不同與上次半遮半掩宛如美人云端隔物,露出一張與自己容貌相似十成十的臉,不同的她眉心一點硃砂紅,美的不可萬物。

「好巧,你又來了」林朝歌對人揮手打招呼,沒有絲毫不好意思,可那人卻當完全沒有看見,徑直飄飛向某一處,林朝歌不甘心,想著自己現如今也是屬於靈魂一類,那還怕什麼,跟著飄就對了。

「喂,你等等我,你飄得太快了,我都差點跟不上你」飄在最後面的白色遊魂嘟著嘴,不滿的沖著自始至終距離自己十米之隔的青色靈魂。

「你飄這麼快做什麼,為什麼都不停下來陪我說一會話,不然會很無聊的」。

青色影子聽到,只是停下來半刻,等白色遊魂快將近時又快速飄走。

林朝歌不知道自己跟著這抹青色影子飄了多久,從天黑到天亮,天亮到天黑,跨過萬水千山,賞盡百花齊放,萬物凋零之美,經過寒冬臘月,炎夏酷暑,那青色影子還在一直飄啊飄,身後一直距離保持十米之遠的白色遊魂始終鍥而不捨的追趕,就想著時刻超越過她,嘴裡閑著無事,或是無人談話頭,嘴裡不時蹦出好幾個自言自語,反正她壓根就沒有想到前面那人會回答,只不過一路飄來的風景是真美。美不勝收,千姿百態各不相同。

等再次飄過一處高山流水,鳥語花香。

「你該回了。」破天荒的,前面青色影子一個轉身站定,沖著身後追隨的林朝歌道。

「回,我回哪裡去,你不跟我回去嗎?」林朝歌指了指自己,歪頭不解,說實在的她還真不捨得離開,夢裡什麼都有,唯獨都是夢。

「回你該回的地方。」青色影子惜字如金,目光清冷的注視著想在一步悄悄靠近的林朝歌。

「我回我該回的地方,那你又要去哪裡,不跟我一塊回去嗎?」蹙眉不解。

「此次是我們最後見面,我便要去投胎了」青色影子露出一抹罕見的笑,相同的一張臉卻笑出倆種截然相反的味道。

「可………」你當真捨得那個長安城縱馬遊街,簪花作詩的少年郎嗎?林朝歌還想在問什麼,對上瞭然的清冷目光,話頭就像卡在嗓子眼上,扣不出來。

「初見之時,我不是說過往事隨風,一切煙消雲散,我對他的執念自然也能放下,驟然心有不甘,卻無怨無悔」。

「那你會不會恨我搶了你的身體,後悔一杯孟婆湯下肚,忘了那人的音容笑臉,如果可以,我想將你的身體還給你,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林朝歌飄浮著飛撲想要抓住那人,語帶焦慮懇求。

無奈整個靈魂撲了個空,眼眶裡澀澀的,卻始終沒有眼淚留下,她這才想起來他們現在都是靈體,別說眼淚,就讓相互觸碰都做不到。

青色影子搖了搖頭否定。

「可我想把你身體還給你,我只是想回家,我一點也不想待在這個舉目無親的世界,還有這裡好黑,好暗,好痛苦,我好害怕!」林朝歌閉目,滿眼浮現的都是林蕭臨時之前的一幕,就像噩夢蝕骨而存,日夜折磨著她虛弱神經,她承認她是個懦夫,遇到危險時只想著逃跑,一點兒都不想明白,哪怕白日在如何故做堅強,夜深人靜之時總會抱著膝蓋無聲哭泣。

「你既然來到這個世界,佔了我的身體,說明我們有因分緣果在內,接下來的路。」青色影子伸手撫摸著林朝歌發頂,抱歉不已。

「萬事珍重,我幫不了你太多,僅有的不過是比普通人多出的一世記憶。」嘴角輕扯一抹苦澀。

「那你能不能帶我一起走,我們一塊離開這裡好不好,我不想要復仇,我不想要你的人生,我求你好不好,我求求你帶我一塊離開,或者永遠不要讓我醒過來,我們就一直這樣不好嗎?萬水千山我陪你去看。」林朝歌現在就像一根漂浮無定的枯木突然抓到一根稻草,瘋狂,猙獰著求一個解脫。

她不想復仇,不想醒過來面對現實,她就像當一個縮在烏龜殼裡的懦夫,哪怕自欺欺人的也不願醒來。

「抱歉,我不能。」搖頭否定。

「你鑽牛角尖了,今生是你的人生,而非我的,莫要在一味執迷前事不放。」似安慰又似勸說。」何況,你前身肉身已經毀」. 「」不,我不相信你肯定實在騙我,你就像讓我繼續留下為你收拾爛攤子對不對。」林朝歌抓著頭髮絲瘋狂大喊大尖,現實中不敢傾向的負面情緒,幾乎一瞬間在夢境中暴腦視吼而出。

周身停留景物完全靜止,停留在他們綻放最美的一瞬間。

青色影子知道她此刻無論在多說什麼,在失了心智之人面前,等同無用功,手一揮,本是奼紫嫣紅的畫面徒然轉為一間狹小的八十平米小出租屋,牆上貼著大片粉色薔薇壁紙,陽台養的仙人掌開出了白色大花。

傲嬌男神你好壞 屋內此時熙熙攘攘的站了好幾個帶白色口罩的黑色外套的男人,門口還挺著一個巨大保鮮膜,裡頭滲著絲絲縷縷臭味。

二人就這麼堂而皇之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沒有半分異樣,依舊忙碌著。

「這人已經死了差不多一個星期,加上天氣熱,連這屍體都發臭長蛆了」。

「這小姑娘家家的也才二十多歲,聽說還是個大學生,真是可憐啊!」

「好像聽說是因為電腦漏電死的,年紀輕輕的,怪可憐的娃!。

漂浮半空中的林朝歌聽著屋內外人在相互談話,是了,這是她現代的房間沒錯,桌上還擺著一桶自己才吃了半口的老壇酸菜牛肉麵,此時已經長滿霉點,惡臭連連。

「你的前身在接手我的軀體時已經去世。」青色影子飄到裹著厚厚一層保鮮膜的屍體上,「如此,你可還想回來」。

「我…我…我不相信。」林朝歌抱著疼痛得好似爆炸的頭,雙目赤紅,面白如紙,覺得這一切都過於玄幻,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知識範圍。

她死了,她在現代的肉身死了,死的時候正好靈魂出竅,搶了原主的軀體。

「哪怕你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也動無法改變。」

「天快亮了,你也該回去了。」青色影子話落,還沒等林朝歌反應過來,又是一陣天旋地轉。

躺在床上的林朝歌內側手指動了動,微不可見快速掩下,耳邊聽著側屋人刻意壓低的嗓音,腦海中一直回蕩著青色身影最後留下的一句話;「記住,這不是我的人生而是你的人生。」林朝歌知道原主她這是要去投胎重新開始。

「回王爺,小的也不知道林公子用了葯后一直沒有醒來」。

林朝歌再次把卷進炫目混頓中內,不無可悲又忠心的希望,但願下一世,她能遇到她愛慕,同樣也愛慕她的少年郎,長安當街縱馬,坐落日升日落賞進春夏秋冬之美,倆人一屋三餐四季,等人徹底消失回去轉世投胎,林朝歌才發覺前面是自己魔怔了,今生是她的路而非她。

九月份的熱風捲動珠簾,掃過銅花掛鉤上的珍珠蕙子流蘇,相互碰撞發出清脆悅耳之音,屋內燃著清雅至極的安神之香,混合著小几上插著的幾朵帶露丹桂。

「回王爺,小的也不知道林公子用了葯后一直沒有醒來。」隔間戰戰兢兢呼呼啦啦跪了一地人,鬢間,股間冷汗漣漣。

「沒有醒來,只能說明你們是個庸醫,林言都已經昏睡了一個星期。」翻手間打碎一進貢的汝陽青花瓷杯,刻意壓低的聲線無不在宣誓著來人滔天憤怒。

「朝堂養你們這群人有何用之有,連人都救不活,完全就是沽名釣譽之輩的庸醫。」王溪楓已經接連罵了這群太醫好幾日,該熬藥的依舊熬藥,該抓藥的在抓藥,多少湯湯水水,祖傳秘方進了林朝歌的肚子,臉色是紅潤了不少,可這人卻沒有半分要醒過來的意思。

「說話啊!平日不是都吹噓自己華佗轉世,怎麼現在一出問題一個個就成啞巴了不成。」凜冽杏眼冰冷掃過跪在地大氣不敢出一個的一群人了,心頭火氣沒由於越盛,若非這些人都是在朝堂當差,吃官飯的動不得,他早就將人一個個拉下去杖斃三十,治個庸醫之責。

「回小國舅,老夫幾個觀裡頭那位公子的脈象並無半分不妥,只是這遲遲不醒來,老夫幾個倒是真的未知。」其中一名年紀較大的太醫顫顫巍巍出聲道。

不說還好,一說,他火氣更大,正欲再次出言諷刺幾句若非你們醫術不精,人又豈會醒不過來。

門外正好走進一人,朦朧淺色金邊在他周便渡上一層淡淡金邊,美的如美似幻。

「你們先下去。」剛從外邊走進來的蕭玉子皺著眉頭,實在對這群太醫心生不喜,幾日前便信誓旦旦保證人無事,可時至今日躺在屋內之人卻沒有半分清醒的意向,無不讓人懷疑其低質水平的真實性。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有找到季神醫了嗎?」王溪楓望著一群人連滾帶爬離去,面色怒黑,等見道瀟玉子身後跟著的柳陽,緊皺的眉頭這才舒緩幾分。

人回來了,代表定是無事。

「季神醫已在府中安排住下,等下便來。」這接連幾日,倆人都沒有睡得一個安穩覺,生怕這人在夢中就跟第二日那日忽然沒了生息,害怕得整個人跌倒在地,眼中一片惶恐,天塌下來莫過於此,急吼著剛入睡的太醫過來,所幸只是虛驚一場,卻嚇得二人當場臉色蒼白無色,手腳冰冷得一時之間緩不過來。

心生害怕,也在自那日開始后,二人開始輪流陪在林朝歌身邊,以防萬一出了什麼事。

眼皮子沉如千斤重的林朝歌匆略聽側屋之人說了幾句,一陣困意襲來,再次沉沉睡去。

晚間,年過六十,雙鬢花白精神奕奕的季神醫搭著金絲軟枕,給人把脈,閉目不語,久久不說話,急得本就是急性子的王溪楓差點兒想打斷出聲詢問,內心坎坷不安,卻也知大夫在診斷過程中最忌旁人打擾。

忍了許久,室內安神香燃盡在添,搭著脈搏的手停了許久,王溪楓這才鼓起勇氣道;「季神醫,內人可有什麼不妥」。

季神醫搖了搖頭,對於他口中稱呼的內人二字則是微愣半秒,瞭然。

「那她為何遲遲不醒,可是?」王溪楓捏著拳頭,身子站得筆直蕭然,已經做好了最後的打算,就算林言一輩子醒不過來,他也要陪她一生一世不離不棄。

等來的又是一個搖頭,王溪楓滿頭霧水不可解。

「季神醫有話不防直說,實不相瞞本王二人早已做好最壞的打算。」瀟玉子橫了眼再次打算出聲的王溪楓,恭敬道。

話言明了,在支支吾吾反倒顯得是她不是。

「實不相瞞,說來倒也奇怪老夫行醫多年,唯獨此等脈象實屬難見,明明脈搏呼吸一切正常,這人早應醒來,卻不知因何沉睡不起。」季神醫擼了下自己保養飄逸的關公美須,蹙眉搖頭。

「季神醫可知是何緣故。」王溪楓插話道。

「依老夫觀來要麼是不願自夢境美景醒來,現實中無所留之物,藉此意外故求一睡,或是被夢中污穢之物勾了魂,長久以來人便會完全沉迷夢境,肉體衰弱死亡」。

「這個老夫都只是在古醫籍上見錄記載過,生怕倒是頭一次所遇」。

屋中二人聽言,心下一個咯噔,手心緊張得直冒冷汗,現實生活中沒有所依戀之人物事,豈不是代表他們二人對她而言不過可有可無,林朝歌,當真是好狠的心。

二人連忙介面道;「如此,季神醫可有解之法」。

「待會老夫開一單,你們派人前去抓藥,服食三日,若是三人後還不醒,恕老夫無能為力。」 封神問道行 話點到即可,在場之人又豈有誰不知。

派人恭敬的請季神醫到安住的別院下去休息,獨剩下二人在屋內無聲望,不發一言。

「我去看下林言的葯煎好了否。」王溪楓張開滿嘴苦澀,有種落荒而逃的味道。

瀟玉子渾身冰涼的癱在椅子上,尾指輕輕顫動,三日後人若是醒不過來,那麼代表著永遠。

呵,當真是可笑,他的人豈能如此窩囊。

林朝歌是在第二日午時醒過來的,睜開眼,眼前是倆張放大的,泛著通紅血色的眼,淡淡青色在眼圈下塗抹。

「林言,你終於醒過來了,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你再也醒不過來了。」王溪楓抱著人就往懷裡拱,眼眶通紅一圈。

林朝歌乾裂的嘴唇半開半合想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卻沒有說出口。

反倒是一旁的瀟玉子見人醒過來后,給人倒了一杯溫熱的蜂蜜水,推開樹袋熊一樣的王溪楓。

喝了點水后的林朝歌這才感覺整個人好受一些,火燒燎原的嗓子得了水的滋潤,方才恢復許多,抬目所及,屋內布置是她在長安王府的房間。

「我睡了多久」。

「你這個小沒良心的,你可知你整整睡了九天,明日就是第十日,你要是在不醒過來,我都想撬開你腦袋了」。

「小言言才剛睡醒,需得靜養,有些事等晚些時候在說也不遲。」瀟玉子凝視她良久,溫和而笑,大掌輕撫過林朝歌面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