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本想著撈一大筆錢,後半輩子也不愁吃穿,誰知道最後錢撈不著,還得和林爸爸離婚。

繼母臉色一變,又要朝著林爸爸撒嬌,聲淚俱下的跪在林爸爸面前。

「老公,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不能不要我,我只有你了,要是連你也不要我了,我該怎麼辦?

你不是答應過我,要給我一個家,要永遠保護我嗎?你不能說話不算話。」

林爸爸看著面前哭得梨花帶雨的女人,也許從前的他會心疼,可是啊,這一些事情足矣讓他徹底看清楚這個女人是什麼人。

「馨兒,我們離婚吧。」

對她,他沒有太多的話可說。

責備?現在也沒有必要了,畢竟事情已經發生,誰也挽回不了什麼。

絕愛悲戀:霸道總裁溫柔妻 過去她要錢,現在她竟然要毀掉林均的前途,而許傑還要對譚洛汐下手,這樣的母子他徹底寒了心。

「老公,我求求你,我們不離婚好不好。」

繼母並非是真心悔過,她只是想一件事,要是現在離了婚她就完了。

原本以為房子是給她們的,房子現在升值不少,她就算沒錢了拿去賣也是可以的。

可是上一次林均才告訴她,房產證上是林均的名字,司厲霆打得一手好牌。

要是寫林父的名字,離婚的時候還要給她分走一半。

除了房產之外,平時錢都給了她,她又分出了大半給許傑。

可以說現在離婚,除了她手頭還有幾萬的存款之外,就只剩下她買的包包以及各種奢侈品了。

她已經到了中年,想要重新找一個有錢的男人也很難,畢竟有錢的人不去找小姑娘,至於找她徐老半娘嗎?

沒錢的男人她肯定是看不上眼的,畢竟跟著林爸爸,還有林均這棵大樹可以依靠。

平時出去做美容逛街打牌,她都可以在周圍的朋友堆里炫耀林均這個兒子。

離了婚,就是奪走她的一切,她怎麼可能會離婚。

她的心思被司厲霆洞悉,司厲霆也懶得再聽她哭哭啼啼的假話。

「現在就離婚,你拖延一分鐘,我就砍掉許傑一根腳趾,腳指頭砍完就砍四肢,四肢砍完……」

果然還是司厲霆的話管用,繼母趕緊回頭,「不要,司總,求求你,你不要傷害小傑。」

「你離不離?」

「離,我離,馬上就離。」繼母淚如雨下,她還有第二個選擇嗎?

成為人上人,他們是雲端高陽,手中握著所有人的生死大權。

你覺得太誇張了?這是人權社會。

呵,這個社會遠比你想象中可怕。

他這樣有權有勢的人,要是真心想要動一個人,那人會在一秒鐘消失,你連屍體都看不到。

繼母一沒有背景,二沒有靠山,她拿什麼和司厲霆斗。

她看向林均,奢望著林均能夠最後幫她一次,「小均,阿姨知道對不起你,這……」

她對林父所做的事情,林均早就忍夠了,他連繼母的一個字都不想聽。

「相識一場,我不希望鬧得很難看,希望你能給你自己留一點顏面。

言盡於此,我只提醒你一句,我家爺向來說一不二。」

司厲霆看著腕錶,「還有四十秒。」

繼母流著眼淚,「就算我答應離婚,他病成這個樣子,怎麼和我去民政局?

我答應你,一定和他離婚,等他好一點再出院離婚吧,萬一他病發怎麼辦?」

表面上繼母是為了林爸爸好,其實她是想要拖延時間,等她這幾天在他身邊伺候他。

他那個人心軟耳根子也軟,她說說好話,當事人不願意離婚的話,司厲霆也不可能來逼她。

林均到底是他的親生兒子,不可能不管他的,繼母打得一手好算盤。

「這個不用你操心。」

他拍了拍手,兩個穿著工作制服的人進來,對著司厲霆鞠了一躬,「司總。」

「給他們辦理離婚手續。」

繼母沒想到司厲霆會陰到這個地步,連民政局的人都請了過來,擺明不會給她任何機會。

「離婚還需要寸照,戶口本,結婚證,離婚協議,我們什麼證件都沒有帶。」她還在做垂死掙扎。

「這位太太,你不用擔心,證件都有呢。」

他拿出一個塑料袋,裡面正好放著戶口本這些東西。

一人拿著相機過來,「至於寸照更簡單,太太,你站著別動。」

現場照相,人家自己帶好了設備,直接在電腦上操作,很快就洗出了照片。

民政局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該帶的公章全都帶齊了,不到五分鐘,立馬辦好離婚證。

「司總,你看看。」

司厲霆看了一眼,「辛苦了。」

「為司總效力,是我們的榮幸。」

司厲霆將離婚證遞給繼母和林伯父,離婚協議上清楚的寫著所有財產歸男方所有,女方凈身出戶。

雖說兩人也沒有什麼財產,為了以防萬一,司厲霆沒有給她任何翻盤的機會。

繼母哀怨的看著他,「司總,現在婚也離了,你該把我的孩子還給我了吧。」

「還你孩子?你在說笑?」

「司總,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說過,我這人最是護短,過去你們帶給林均的痛苦,就想要一筆勾銷?

他所付出的東西在你眼中看來就這麼沒有價值?」司厲霆冷笑一聲。

「司總,你究竟要對許傑做什麼?」

「你放心,我不會要了他的命,只是讓他還債而已,誰讓他狗膽包天,想動不該動的人。

給你半天的時間,回去收拾東西,滾出那個不屬於你的家,至於你兒子,什麼時候換完賬什麼時候送他回來。」

繼母本以為她離婚司厲霆就送許傑回來,誰知道他根本就不會。

她這個婚不是白離了?

「司總,你果然厲害!」

「厲害?呵,要不是看在你是林伯父前妻的份上,你以為你能輕鬆離開?我給你最大的寬容就是你可以拿走屬於你的東西,不屬於你的,你要動一下,我就動你兒子十下。」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天地良心,那一夜的穆南樞就覺得很奇怪,明明顧柒在水裡泡著的時候挺大。

她究竟使用了什麼材料,可以收縮到那個地步?

畢竟像是穆南樞這樣的科學家,對於不懂的東西他都是很好奇的。

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想要去探探研究一下究竟是什麼東西。

偏偏顧柒在這個時候醒來,別說是顧柒了,換成是任何一個女人也會懷疑吧。

穆南樞算得上正人君子,不然他早就對顧柒下手。

顧柒的這個舉動讓他腦里亂了一瞬,就在這個時候顧柒開口。

「我沒事,時間不早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好,那我就不打擾你。」

南宮離離開,穆南樞不咸不淡問道:「他碰過你了?」

眼中迸發的冷光讓顧柒心驚,她連連擺手,「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樣。」

「碰了你哪?」穆南樞的聲音冷得顧柒打著寒顫。

「那天我宿醉醒來,我困得睜不開眼睛,還以為是小浣熊進來。

我就讓他給我捏了捏身體,僅此而已,我和他再沒有任何接觸。」

見穆南樞的眼中仍舊冷漠,顧柒舉起了手指。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這輩子只對你動心過,異性中也只和你同床共枕。」

穆南樞手指輕輕移到了她的臉頰,然後捏住了她的下巴。

「小柒兒,是不是我對你太過放縱了?」

他的眼神中內閃爍著冰冷的光芒,顧柒心中一緊,她怕。

「小樞樞,我們真的沒有做什麼……我可以以我的人格發誓。」

「你是在提醒我,其實你們做了什麼?」

顧柒哭兮兮,「在你心中我的人格就這麼不值錢嘛!」

「你知道我對於不乖的人會做什麼?」穆南樞手指遊離。

顧柒都要嚇死了好嘛,她可沒有忘記之前穆南樞是怎麼對待那個富婆的。

「喂饕餮。」

「說起來,你在家裡呆了許久,我還從來沒有帶你去見過。」

他嘴角突然勾起一笑:「我是不是應該讓你見見?」

在他那古宅之中,有一處地方是不讓顧柒靠近的。

就在她去的刑房後面,陰森森十分恐怖,她再大的好奇心也沒有過去。

「我,我和它們不熟,不太想見。」

「也罷……」

見他眼眸低垂,顧柒以為自己僥倖逃過一劫,她鬆了口氣。

便在這時,穆南樞將她一把抱起,朝著洗手間走去。

萬千寵愛耀星辰 將她放到浴缸之中,脫去她的高跟鞋。

顧柒脫下旗袍后的身材簡直讓人血脈噴張,只見穆南樞開始放熱水。

顧柒含羞帶臊,「小樞樞,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啊。」

她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只見穆南樞拿出手機發了什麼。

浴缸裡面水放得差不多,穆南樞對她道:「乖乖泡著。」

「好嘞,我一定將自己洗得香噴噴的。」

顧柒心中以為穆南樞總算是開竅,要對她大開色戒了。

她開心的在浴缸里擠了很多泡泡,一會兒要不要洗一個鴛鴦浴呢?

哎呀呀,真是羞死人啦,她一個女孩子是不是不應該這麼豪放的?

顧柒越想越嗨,彷彿馬上就要起飛。

似乎這種事情也沒有以前那麼難接受了,畢竟她已經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她真的挺喜歡穆南樞的,比起想象中還要喜歡。

如果是他的話,她不介意將自己交付出去。

此刻站在窗邊的穆南樞收到了來自一個飛蟲送來的小藥瓶。

取下小藥瓶,他緩步走向浴室反鎖上了門。

顧柒在裡面擺了一個誘人的姿勢,「來啊,快活啊……」

這個鬼精靈。

「小樞樞,水溫正好,快進來嘗嘗我祖傳的搓背法,我好久沒有給你搓背了。」

穆南樞蹲在浴缸邊緣,他認真道:「小柒兒,你知道我喜歡你對吧。」

「嗯,我知道。」

「所以我不喜歡我的東西染上別人的氣息。」穆南樞淡淡道。

顧柒開始覺得氣氛有些不太對勁,她將自己的腿慢慢收了回來。

「小樞樞,你什麼意思?」

穆南樞手指輕輕撫過她的臉,「真是漂亮的一張小臉蛋呢。」

顧柒下意識後背發涼,「小樞樞,你不要毀了我的臉。」

「放心吧,我那麼喜歡你,我怎麼捨得毀了這張臉呢。」

顧柒怎麼都覺得他說話的口吻有些怪異,讓她覺得害怕。

她想要往背後退去,不過她就在浴缸,又能退到什麼地方去呢?

「小樞樞,你,你要做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