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本傑明乾脆站起身,準備離開。

「本傑明法師……在你看來,我可能不是一位合格的國王。」終於,國王嘆了一口氣,不得不開始挽留本傑明,「不只是你,其實外面很多人都在這麼想。父王一直對我很失望,我的兄弟姐妹瞧不起我,教會派來的主教也沒把我當成一回事。」

本傑明轉過身,靜靜地注視著國王。

國王搖搖頭,繼續道:「其實我也知道,我可能不是這塊料。我是最年長的王子,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結果不論幹什麼,都比我弟弟妹妹慢上一拍。他們自立為王的時候我很不甘心,被沖昏了頭腦,所以才想到利用教會的力量,把國土從他們兩個手裡奪回來。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愚蠢的一件事,我沒辦法否認。」

本傑明接著對方的話道:「人都做過蠢事,重要的是如何去彌補它。」

「我知道。」國王也站起身,點頭,「當時的我太年輕了,還不到三十歲,以為父王起碼還能再活個十年,我可以再玩上十年,玩夠了再學著成熟起來。只是……父王並沒有留給我這個時間。」

本傑明反問道:「那現在呢?」

「現在,我不想再讓自己失望下去了。」國王用手撐著桌子,緩緩道,「父王生前最常說的就是要小心教會,要是他知道我做了些什麼,一定會很生氣。本傑明法師,我不想每天在夢裡面對父王失望的眼神了,請你幫助我。」

聞言,本傑明終於走回來,重新在椅子上坐下。

「如果您真的有這個決心,或許我真的能幫上一點忙。」他露出一個微笑,「國王陛下,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本傑明與國王的會面沒有持續太久。大概半個多小時后,他們便先後離開了餐廳。

他們達成了一個隱秘的聯合。

「我可以幫你解決掉教會,但相應的,你也得付出回報。我要建立一所真正的魔法學校,土地、人手、資金……這些東西都必須由你來提供。」

在本傑明剛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國王有些愕然。不過他也知道,自己沒什麼別的選擇。本傑明無意侵染政權,答應這個條件,總比被教會一步步蠶食要好。

因此,國王點頭同意,甚至沒有討價還價。

而在這之後,他也開始向本傑明提供教會的情報。本傑明也是這時才了解到,教會究竟做到了什麼地步。

他們已經在各個地方都布置了隱秘的據點,方便監察法師的動向,眼線多如牛毛,相當可怕,只要周邊出現了類似法師的人物就會馬上開始調查,緊接著就是暗殺的計劃。

不過,這都是前幾年教會建立出來的東西了。眼下,法師已經漸漸退出大眾視野,教會的心思也從上面漸漸轉移開來。

那他們的心思在哪?

在滲透卡瑞特斯上面。

在各地建設秘密教堂,從當地選拔人才,培養成合格的神父。同時,他們將越來越多的信徒扶持到具備政治權力的位置上去,強化他們的影響力。

不同於弗瑞登那邊的計劃,他們在這裡很耐心,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重生之千金來襲 沒有充足的準備,他們絕不輕易浮出水面。

至於擴大信徒……他們一直在暗中傳教,國王也不清楚他們的進展。邁爾斯則提出了一個估算的數量——國內目前起碼已經有六千名隱藏的信徒。

聽到這個數字,本傑明感覺又一股壓力涌了過來。

相對於整個卡瑞特斯的人口來說,六千人確實不算什麼,也就是千分之幾的概念,但……這種事情和打仗不一樣,靠的也不是拳頭,而是每個人都具備的人際影響力。打個比方,一個明星如果有幾十萬的粉絲,就可以無視其他人的意願,每天在電視上傷害觀眾的眼睛了。

因此,這也是一群不容忽視的存在。

本傑明離開餐廳之後,便往城外走去,準備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安珀城,通知手下的那些法師們。

——了解到卡瑞特斯的情況,他們終於可以開始行動了!

「你準備怎麼做?」邁爾斯跟在他身後,突然問道。

本傑明聞言,轉過身,一臉無奈:「你什麼時候跟上來的?」

豪門禁愛:冷酷總裁雙面妻 「國王讓我幫助你。」邁爾斯聳了聳肩,道,「如果你想要搗毀教會的據點或者暗殺什麼人,我覺得我還是有用的。」

本傑明卻停下腳步,眯起眼睛審視著對方。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只聽得他緩緩道,「看國王的樣子,應該也不可能吸引到什麼追隨者。你到底為什麼要幫國王做事?」

國王也就算了,這次會面過後本傑明還是願意給出一份信任。至於眼前這個傢伙……他實在搞不清對方到底想要什麼。

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去干一件事。

「我只是在執行任務。」邁爾斯卻答道,「國王曾經幫過我一次大忙,所以我答應他會幫他做三件事情。」

「僅此而已?」

邁爾斯點頭:「僅此而已。」

本傑明還是感覺有些奇怪。身懷一個如此特殊的體質,背後肯定有什麼故事,但……對方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問。

無論如何,邁爾斯如果可以出力,教會倒是能變得好打很多。

「你能直接把負責卡瑞特斯這邊的主教幹掉嗎?」本傑明問道。

「我試過一次。」邁爾斯卻聳了聳肩,無奈地道,「那個鬼十字架太多了,護盾一層又一層的。我可以一刀砍掉十幾層護盾,但是幾百層……還沒砍完,聖騎士就差點把我給包圍了。」

「你不是身手很厲害,還怕什麼聖騎士?」本傑明聞言,有些幸災樂禍地道。

「厲害有什麼用?幾十個穿著盔甲的聖騎士擠上來,一點閃避的空間都沒有,再厲害的身手也發揮不出來。」邁爾斯攤手,接著道,「當時,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那之後,主教顯然也加強了警惕,沒辦法近身。所以,你不能指望我直接把他幹掉。」

本傑明搖了搖頭。

算了……他也沒指望過別人,隨口一問罷了。

「你到底打算怎麼做?」見本傑明沒說什麼,邁爾斯只好再次開口。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本傑明反問道,「你要是真的很閑,就去襲擊教會在每個城市的秘密據點,能殺幾個就殺幾個,也給我減輕點負擔。」

「……」

邁爾斯無言以對。

「你不是想幫忙嗎?我的計劃你應該幫不上什麼忙。你跟著我也沒用,還不如去多殺點神父。」本傑明卻接著道。

「……你說真的?」

本傑明卻點頭,一臉認真地道:「是啊。教會在卡瑞特斯的眼線有點多,我們如果想開展行動,最好有些東西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一場大規模的暗殺行動,這簡直就是為你量身定做的計劃啊!」

「……好吧。」

邁爾斯無法反駁。

雖然這話聽上去挺有道理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有種被嘲諷了一番,然後被隨便塞個任務打發走的感覺。

「既然你不反對,那就趕緊行動起來吧。」本傑明則露出一個親切的微笑,對著邁爾斯揮了揮手,「時間不等人,我也有事情要忙,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下次聯繫時再見,加油,祝你好運哦!」

「……」

就這樣,邁爾斯被本傑明成功打發走了。

「呼……神神秘秘的傢伙,終於走了。」微笑著目送對方離開,本傑明搖了搖頭,轉過身,繼續快步朝著城外走去。

雖然那番話是有打發對方的意思,但他可沒有說謊。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中,確實沒什麼能用到邁爾斯的地方。

他打算再修訂一版《自由魔法宣言》。

此刻的卡瑞特斯,並不是武力衝突可以解決的存在。更何況,教學會聰明了,躲在暗處,想衝突也未必能衝突起來。因此,本傑明還是要從思想和輿論工作入手。

只是,這一次,《自由魔法宣言》面向的群體將不再是法師。

卡瑞特斯的法師已經失去了鬥志,躲進山裡,本傑明也很難找到他們。失去這一大力量的支撐,沒辦法,本傑明只能爭取其他群體的支持。

因此,就像草原里做的事情一樣,他要在普通民眾間傳播魔法的知識。

本傑明的思路很簡單,找不到卡瑞特斯原有的法師,那他就自己再培養一批出來。

此時此刻,魔法是惡魔的力量這種說法還沒有流行起來,在他們的努力宣傳之下,普通人至少會對魔法產生好奇,試著嘗試。而這一嘗試,新的法師不就誕生了?

等到魔法在民間流行起來,人人都有機會學魔法。這個口子,教會還能堵得住嗎? ?本傑明在當天晚上趕回了安珀城。

利用魔法道具相互通知后,他和其他法師們悄悄出城,一百多個人在城外的一片荒地集合,交流今天他們打探到的消息。

當然,說是交流,其實主要還是本傑明給大家講述他剛打聽到的情況。法師們也在安珀城努力地打聽消息,但教會的消息封鎖得頗為嚴實,他們沒什麼進展,也就相當於熟悉了一下城裡的環境。

只能說,幸好本傑明見到了國王,否則,他們現在恐怕還在原地打轉。

「……現在卡瑞特斯的情況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不過,大家不用太擔心。我們昨天已經獲得了一位大人物的支持,只要小心行事,別被教會發現,他們是搞不過我們的。」

本傑明並沒有將國王說出來,因為在他心中,國王的幫助只是一個輔助的外力,其實並不能幫到他們多少。

在介紹完情況之後,法師們的反應還是比較好的。畢竟,他們在外面打聽了半天卻沒什麼收穫,心裡也會有些著急。而現在本傑明給他們帶來了方向,至少他們不用再迷茫下去。

至於教會在卡瑞特斯的勢力……看錶情就知道,他們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這裡的眼線比弗瑞登多多了,本傑明只希望這份壓力能夠讓他們在各自行動的時候更加小心,不要被教會抓到了尾巴。

之後,本傑明便開始部署下一步的行動。

「這次也是一樣,為了能將《自由魔法宣言》流傳出去,我們必須在全國各地擁有據點。因此,我們又得開始分頭行動。你們現在五個人一組,每個人負責一塊區域,這半個月就以熟悉環境為主。記得一定要非常小心,教會在每個城市都有眼線,這裡情況和弗瑞登可不一樣。」

法師們紛紛點頭,每個人走上前來,從本傑明手中接過一張保密的紙條,上面寫著本傑明分配給他們的區域。

——他們將繼續他們地下黨模式,因此,最好還是彼此互不知情,只有本傑明了解全局這樣最安全。

至於他們的中心據點,本傑明乾脆就選擇了安珀城。從國王得來的情況來看,每個地方都差不多,教會的據點無處不在,還不如就圖個方便。

本傑明也會帶著幾個法師,在安珀城定下來,開始編寫《自由法師宣言》的2.0版本。

就這樣,又說了些鼓勵的話,本傑明解散了大家。法師們來開會是帶著行李的,開完會,便直接分頭散開,趁夜奔赴各自負責的地區。

「本傑明大人,我出發了,到地方再給您發消息。」

「沒問題,本傑明大人。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教會居然在這個鬼地方這麼囂張,我們一定要讓他們好受。」

「本傑明老師,我走了,希望一切順利……」

望著夜色下那些堅定的背影,本傑明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這些法師原本與卡瑞特斯無關,他也給不了他們什麼報酬。但是,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地追隨本傑明,選擇了這樣一條路。

他們還能為了什麼呢?

為了一個理想。

——世界上,再也沒有教會的理想。

「也可能他們只是天生喜歡搞事罷了。」系統卻忽然冒出來,非常破壞氣氛地插了一句。

「……你可閉嘴吧。」

本傑明搖了搖頭,在心中說道。

看著其他法師們紛紛離開,他也轉過身,帶著和他一隊的法師,重新回到安珀城,準備開始《自由魔法宣言》2.0的編纂工作。

這件事情還沒那麼好做。第一版面向法師,大部分法師都有一定的魔法基礎,文化素養也還可以,所以本傑明也用不著講究什麼。但第二版面向平民,整本書定為成一種無基礎純入門的宣傳手冊,那就有點困難了。

不說別的,這個世界的平均文化水平還可以,但也不是每個人都認字。就算是那些認字的,你把一句話寫複雜了,別人也未必看得懂。

因此,從1.0到2.0,他們需要一次顛覆性的改動。

「不認字的話……那就只能畫圖了吧?」

旅店的房間里,本傑明帶著幾個法師聚在一起,討論如何編寫新版的宣言。弗蘭克用手扶著腦袋,一邊說著,也是露出一副焦頭爛額的模樣。

「畫圖其實是個辦法,不過……咒語該怎麼念,這個畫圖要怎麼表達啊?」本傑明肯定了這個提議,但又提出了新的問題。

「嗯……」幾位法師再次陷入沉默。

本傑明也不由得撓了撓頭。

在他看來,2.0的宣言不需要像什麼科研論文一樣高深莫測,反而,像那種街頭十塊錢一本的《如來神掌》就好。因此,他也在往畫圖的方面去想。可對於魔法而言,咒語又是極為重要的一個部分,出點差錯,效果都會大打折扣。

他一時間想不出什麼辦法,只好找幾個人頭腦風暴一下。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

「其實……真的一個字母都不認識,這樣的人還是不多吧?」瓦利斯一邊用手指敲著桌面,一邊道,「大不了,我們就放棄那部分人,用字母來標註音節,力求讓大部分人看懂。」

本傑明卻搖了搖頭:「最好別這樣。教會本來就已經滲透得很厲害,我們還自動放棄一部分人,這是在把這部分人往教會手裡送啊!」

瓦利斯嘆了口氣,說:「那也我想不出什麼辦法了。」

本傑明沒有氣餒,再次看向弗蘭克:「那你呢?前段時間你不是一直在研究禁咒,進展頗多,還順利克服口音上的問題學會了三十多種魔法。你想到了什麼辦法嗎?」

弗蘭克揉了揉太陽穴,緩緩道:「我們……可以試著用圖像來標註聲音?」

「那要怎麼做?」

弗蘭克好像是找到了點思路,但也不是很確定:「就……打個比方吧,有些人不知道『蘋果』這個詞怎麼寫,但他們知道這個詞怎麼念,也知道是什麼意思。這樣的話,我們在書上畫一個蘋果,然後用它的圖像來代表它的讀音。就這樣,一行畫上幾個蘋果幾個梨的,雖然不夠準確,但勉強可以把一句咒語湊出來。」

聽完,其他人獃獃地望著他,一言未發。

「有這麼不靠譜嗎?」弗蘭克無奈地問道。

「……這樣真的能把咒語念準備嗎?不會到頭來,沒一個人把咒語念對,結果都說我們是騙子吧?」瓦利斯沉默片刻,這麼說道。

「不,咒語的準確度其實是有一定偏離範圍的。」弗蘭克解釋道,「像我,現在還是念不準咒語,但我找到一些咒語里的關鍵音節,只要把它們念對,其他部分有一些偏離,最多影響到魔法的威力,但還是能夠用出來的。」

聞言,本傑明倒是露出幾分驚喜的眼神。

「你試試看,把入門魔法整理出一份圖像注音表出來。」他拍著弗蘭克的肩膀,有些期待地說,「文字都是從圖形慢慢發展過來的。說不定,你會借著這個機會發明出一種新的象形文字出來!」 ?本傑明的準備工作大概用了一周時間。

法師們順利抵達各個城市,扮成獵人、農戶、商販……悄無聲息地遍布了整個卡瑞特斯。一個禮拜的時間或許不夠混成萬事通,但起碼可以融入當地的生活,慢慢熟知城市裡的一切,不被教會所察覺。

消息也從各地用魔法道具傳過來,目前都挺順利的,本傑明也鬆了一口氣。

像這一步,他最怕的就是手下的法師們一個不小心,露出什麼蛛絲馬跡被教會發現。真要出了這種事,就算不把他們所有人暴露出來,也至少要「失聯」好幾個法師。

不過,此刻的教會,大概心思也不在這上面。

雖然並沒有消息傳開,但邁爾斯剛知會過一聲,已經有七八個神父首領被他暗殺。現在教會內部有些不安,國王也說,他這幾天看見那位主教的臉色難看了很多。

對此,本傑明卻表示:「怎麼才七八個?不行啊,你知道我在弗瑞登的時候連著殺了多少個嗎?」

「……你厲害。」

邁爾斯無言以對。

不論如何,這種神父的接連死亡還是給教會帶來了不小的壓力。聽說,教會那邊已經開始懷疑本傑明來到了卡瑞特斯,所以在剩下的據點設下專門針對他的陷阱。可惜,這次執行暗殺的並不是本傑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