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朝陽溝怎麼樣?”

“楚齊妹妹隔上一兩天就過來一次,練習鬼門十三針,現在城隍廟的鬼差數量也再緩慢增加,畢竟要選擇忠於城隍的鬼類,需要慎重些。

姚會長把陰陽協會治理的井井有條,吸收了大批新鮮血液入會。也在年前正式開張,趕上人們祭祀先人,所以生意不錯。花婆婆對你不辭而別很生氣,還說下次見到你,非叫你把婚事辦了。”

“呃——”我頓時語塞。

“現在看表面還算平靜,就是不知道那個墓淨司或者沈城上頭那人是否派人過來了。”

“嗯,一旦發現,就按計劃辦。”

“非得那麼做?”

“那也比大家受連累強。別說了,就這麼定了!”我語氣強硬。這個計劃是我交代給婆雅的,整個朝陽溝只有她一個知道。

“誰?滾出來!”婆雅語氣突然冰冷。

嗚嗚嗚——

從屋頂上慢慢探出半個圓滾滾的東西。那鬼叫聲就是從這半圓形的東西里發出。

“小鬼,你想魂飛魄散不成?”婆雅彎刀一提,對準那東西。

那圓滾滾如同一滴粘稠的水,終於扛不住重力,啪嘰一下,拍在地上,隨後站起,化成一個人形,接着跪下,哀求道:“大人饒命啊!”

“婆雅,讓這小鬼說。”

婆雅收起彎刀,護在我身前。

“多謝大人,俺見大人神俊非常,便想求一事——”

“啥事?”

“大人,俺的屍體被泡在這的三樓,還請大人,幫我把屍體入土。”

“這裏的屍體都是社會捐獻,你當初答應,爲啥又反悔?”

“大人你有所不知,俺是個流浪漢,熬不過夏天的毒太陽,熱死在橋下,屍體就被帶了過來,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自己的屍體在死後有一個家,不再漂泊——”

兩個半小時,縛靈符咒消散。又半個小時,我和婆雅一起,把那個流浪漢的屍體找出來,湊吧湊吧只裹了一個兜子,被我倆埋在了衛校的後山。

“謝謝,謝謝大人。”這時,那流浪漢遞過來一個小包。

嘩地一聲,後山彷彿被撕開一樣,露出一個口子,漸漸,陰氣泄露,接着,一個寫着大大“引”字的燈籠伸出來。那流浪漢的魂魄便不由自主地往裏飄。

“大人——”

這流浪漢還想在口子裏衝我鞠躬,我卻早就躲起來,偷偷看他。直到那口子消失,我才呼出一口氣。

擦,差點忘了,這臨時開啓的陰間入口,隸屬於墓淨司。還好我反應快。

走出衛校。

“婆雅,你今天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快回城隍廟,那裏暫時離不開你!”

婆雅嘟着嘴,滿臉的不開心,但半晌之後,還是點點頭消失。

我搖頭苦笑,但心裏惦記花圈店,快速折回。

————————————————————

ps:最近不給力了,求票啊!求訂閱!大家有的話,還請多多支持老魚! 那老流浪漢遞給我的小包,在疾走時發出嘩啦啦的脆響。

我打開一看,盡是五毛,一塊不等的鋼鏰兒和少許的被揉得不太像樣的小額紙幣。

我把小包重新包好,放進大衣兜裏。徑直朝極樂花圈店的方向加快腳步。

後半夜的濱州城,驚得出奇。

而此時,那偏安城市一角的極樂花圈店更是驚得要命。

臨近門口時,我竟然沒有感受到大牙的存在,頓時心生疑惑,又見花圈店亮着點,便急忙推開店門。

店裏一片狼藉,倒是跟我出去時沒好到哪裏去。這使得我的心頭一緊。

再一轉身,我的右手邊,沈老闆竟然倒在血泊中。

我急忙走上去試他的鼻息,還沒死透。

“沈老闆,沈老闆,醒醒——”我輕喚了幾聲。

或許是聽見我的聲音,或許只是單純的迴光返照,沈老闆還是睜開了雙眼,似乎是在努力的辨識一下,他才張了張嘴,吃力地說道:“二,二十,你可算回來,回來了。”

“沈老闆,你先被說了,我帶你去醫院。”

“不,我,我就快不行了,你就,你就聽我把話說,說完。”

我不再堅持,因爲沒有大牙的氣息,我同樣着急,想要知道這裏在我走之後,又發生了什麼。

“是不是那個抓妖人又回來了?”我冷聲問道。

“不是。”沈老闆喘了口氣,又說,“你走後沒多久,提貨的客人也離開了,俺正準備放下捲簾門等你。可就在這時——”

沈季同說,原來就在那時,進來兩個男人。一個是狐妖,另一個是曰本人。

那個狐妖,就是沈季同媳婦的同族,也是一隻黑狐。

而那個曰本人,只記得叫做幸德英樹。

這二人是路過時,見正關門的沈初夏長的漂亮,遂起了邪念,言語輕浮,動手動腳,這才引來老闆娘發飆,不想卻被那黑狐認出,老闆娘正是三十多年前,逃出黑狐一族的叛徒。

有了這個重大發現,那個黑狐妖嘴裏嘀咕着發達了,開始玩命攻擊,最後打傷了老闆娘。沈季同不畏死地撲上去,結果被那個曰本人一刀捅中小腹,接着昏死過去。

昏迷前,隱約瞧見一隻大黑狗撲向了曰本人。

事情大致就是這個樣子,說完,沈季同艱難地擡起手掌,我連忙把手遞過去,讓他握住。

“二十,叔,叔不行了,你本事大,叔求你救出你嬸子和初夏妹妹,求——”

“我答應你,沈老闆,放心吧。”我放下沈季同的手,盯着從他頭頂冒出來的遊魂說道。

那已經成了小鬼的沈季同明顯不太適應,盯着自己的屍體半天,才驚訝道:“俺,俺這是?”

“鬼。”我看向沈季同,嘆口氣說,“算是孤魂野鬼吧,你被人殺害,屬於橫死,陰間是不收的。 饞妻難哄 只有找人超度之後,纔會引你入陰間。”

“二十,那俺,俺能去殺了那些人了?” 鳳儀九天:武幹孽凰 說話間,那沈季同蒼白的臉竟然有幾分猙獰,似乎有變。

我驚訝地看了一眼沈季同,暗忖,這也太快了點了!

不由擔心道:“沈叔,你別急。我去找那些畜生去。”

話未落,那沈季同竟然真得變了,只見他的雙眼冒出紅光,獠牙伸出,並且越來越長,十指骨節拉長,指甲變黑變長。

“沈叔!”

“嗚——”

我見沈季同要發瘋,連忙掏出自有書,收了進去。

從小鬼進階到厲鬼,有很大一部分就會變得嗜殺啖人,此時瞧沈季同的扭曲模樣,若是任由其發展,恐怕最後就會迷失自己,徹頭徹尾地淪爲該殺之鬼物。

不得已,我只有先把他收起來。一切等救出老闆娘和沈初夏再說。畢竟,沈季同如此瘋狂,還是愛妻女太深的緣故。

聽他所說,大牙最後趕了過來,可如今不在這裏,會不會也被抓走了。

我見左右無人,閉上眼睛,念道,天地有五行,五行成六態,鬼氣佔金土,妖氣水火伏——

唸咒時,左手快速結出勘鬼印,低喝一聲,出來!

頓時,一隻大腹便便的小鬼朝我拜下:“小的給老爺磕頭了。”

“起來說話。”

那胖鬼稱是站起,說道:“還請老爺吩咐。”

“這裏剛纔發生爭鬥,你可瞧見了?”

胖鬼連忙點頭,說看得清楚。

“最後情況你說一下。”

“回老爺,這間的老闆娘和那小妞都被人擄走。那條大黑狗吃了一個暗虧之後,立馬追去。”

知道大牙沒事,我心頓安。接着又問出黑狐妖離開的方向,這才放走胖鬼。拉下捲簾門,便朝街口奔去。

此時,天色漸漸由黑轉灰。

我找到一輛趴窩等活的出租車,叫司機帶我朝東走。

這一路,我默默感應大牙氣息。

司機打了個哈欠,問我,到底是哪?

我只說朝東走。

司機頓時一腳剎住車,衝我瞪眼,意思我是在調理他。

我拍出一千塊,說,繼續開!

那司機一見有錢,頓時眉開眼笑,說道,先生,你說咋開,就咋開!

我沒吭聲,繼續感應起來。

大約開出去半個多小時,我突然捕捉到一絲。迅速指着已經開過的地方喊道:“倒回去!”

哎!

跳下車,面前正是一家叫做古墓密室逃脫的店面。

大牙的氣息隱約就在裏頭。

我扣上衣服後的帽子,半遮臉環視四周,破壞掉兩個門前攝像頭之後,迅速撬鎖。畢竟有經驗,撬不到十秒,門開。

輕輕推開大門,就是大廳。經過等候的茶座和賣爆米花飲料的吧檯,再繞過售票處,便是一扇石板門攔在我面前。

大牙的氣息,就在裏頭。

我深呼一口氣,一腳踢開石板門,走了進去。

我擦,整個場景頓時一遍,裏面黃磚鋪砌,一口棺材橫在當中。對面又是一扇大門,門兩邊各有兩個兩米多高的狗頭人身的雕像杵在那。

棺材的左邊,有幾件陪葬品樣式的東西。大牙正坐在棺材上發愁!

聽見聲響,他霍地扭頭,衝我露出牙齒,笑道,這東西,有點兒難搞!

——————————————

ps:繼續求票,大家在看書的同時,也把手裏的砸過來吧! 聽見大牙說難,我頓生疑惑,難道這裏面的大門用蠻力也破不開?除非是——

大牙隨後解釋,說道:“這裏鎮壓着泰山石——”

我心裏暗罵一聲,果然不出所料。看來要想救出老闆娘和沈初夏,就只能乖乖穿過這間密室才行。

“你玩過這東西?”大牙問。

我搖搖頭,說,只是聽過。

“看看這個,有啥用?”大牙突然拿起身旁的一根長杆丟給我。

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杆子,只是外面造型漂亮些。一頭接口處有螺紋,這間密室裏必然還有一截。

我皺了皺眉,問大牙,這東西在哪找到的。

大牙跳下棺材,指着左牆說道:“從牆縫裏摳出來的。”

“這麼半天,就找到一個?”

“還有,左邊從後數第二個罈子裏,有一個記號。守門的右邊雕塑腳下也有一個記號。還有,第三個記號在右面牆壁的壁畫上,就在那個小人身上。最後一個記號,在你腳下。”

我連忙把腳移開,原來腳下的黃磚上有一個羅馬數字三。接着,我按照大牙所說的地方一一找去,分別是,罈子裏的是羅馬數字七。雕塑腳下是數字八。最後壁畫上小人身上有一個數字五。

這些數字有什麼用?

我解釋給大牙聽,然後問道。

大牙搖搖頭,說道:“你們人類這麼聰明,還用的着用我?”

我看了大牙一眼,乾脆叼起一根菸。

“老闆娘和沈初夏進去多久了?”

“怕有半個小時了。”

“看來得塊點了!”

我呢喃一句,開始思索這幾個數字:三、七、八、五。又代表什麼呢?

既不是等差數列,也跟奇偶沒關係。不管把數字順序如何打亂,都是毫無規律可言。

難道是密碼?

先到這,我急忙喊大牙,問道:“這裏有什麼地方需要輸入密碼嗎?”

大牙搖搖頭,說,沒看見。

“一定有!再仔細找!”我叮囑一聲,迅速從左到右找起來。大牙就從右到左。

找了一圈,我倆均無發現。

大牙拍了一下棺材,罵道:“他孃的,若不是估計泰山石,早就一拳轟爛他這破門了!

都找遍了也沒有,該咋辦?”

“不對,還有一個!”邊說,我邊認真打量剛纔大牙拍擊的棺材。這口棺材被做成法老形狀,頭部與上身漆金色,下身綠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