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朋友,那是她多麼期盼的字眼啊!沒有人知道她孤寂的內心多麼羨慕別人擁有朋友,她也多麼希望自己能有一個朋友,那一剎那間,她乾涸的心靈彷彿下起了一場難得一見的春雨,涓涓泉水,奔湧出來。

觸電般的感覺,是如此的奇妙,幸福洋溢在心田。

然而轉眼間,冷甜甜想起了什麼似得,心田間突然電閃雷鳴,眼神又重歸失落。

朋友,我配擁有嗎?如果他知道我的真實面目之後,他還會當我是朋友嗎?如果我是一個正常人,該多好!能夠擁有很多朋友,擁有很多知己,擁有自己的閨蜜,還可以去追逐自己的愛情,自己的幸福。

然而,可惜,我不是。

我的出現只會傷害我身邊的人,我,不配擁有。

「我也希望我們是朋友」冷甜甜微微嘆息一聲,心裡自語。


兩位老者看出了冷甜甜開心過後的失落,眼角有些悵然,「天奇小友,我家小姐朋友少,以後我希望無論發生什麼情況,我希望你都一直是我們小姐的朋友」。

冷甜甜抬起頭,望著天奇充滿了期盼,彷彿在期盼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個自然」,天奇絲毫沒有察覺到周圍三人的任何錶情變化,很隨和的答應了,可是卻讓冷甜甜觸動了心底最深處的心弦,餘音久久,響徹心田。

「天奇哥,謝謝你」,冷甜甜很真誠,很感動的道。

「嗨,這有什麼好謝的」天奇擺擺手,還以為冷甜甜是在謝他請了他們吃飯呢,所以沒在意。

「對了,我能不能問你們一問題啊?」天奇表情有些嚴肅的問道。

冷雲子和冷辛子對視了一眼,有些疑惑的問道:「不知天奇小友想問什麼?」

「你們天邪教里的聖姑到底是什麼身份啊?」天奇望著冷甜甜,饒頭道。

冷雲子和冷辛子大汗,還以為天奇會問一個什麼嚴肅的大問題呢。

不過他們也很好奇,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居然連天邪教的聖姑都不知道是什麼身份。

「聖姑就是天邪教教主之女的稱呼」。

「咳咳」

「差點嗆死我了」,天奇喝了一杯茶,卻全都咳出來了,凳子都沒坐穩,差點摔了一個底朝天。

我靠,我居然和天邪教的教主之女做了朋友,那可是一方聖地之主的女兒啊,猶如高高在上的月亮,高不可攀的象徵啊,卻沒想到我伊天奇走了狗屎運,認了這麼一個高貴的朋友,真他媽爽啊!

「天奇小友,你沒事吧」,冷辛子見狀,問道。

「沒事,一點都沒事」,天奇扶好凳子,坐了下來,招了招手,心裡卻樂呵呵。

不得不說,天奇確實是沒見過什麼大世面,覺得聖地是十分遙遠的,就連自己能進天靈學院這件事情,天奇都總感覺是一個夢。

天奇和三人交談甚久之後,作別了,不過天奇很高興,總算是交到一個也在天靈學院修靈的朋友了。

而天奇卻不知道的是冷甜甜更高興,因為她總算是有朋友了。

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在天靈學院門口……

「聖姑,不用我們再陪你幾天嗎?」冷辛子和冷雲子臉色陰沉的對著冷甜甜道。

「兩位叔叔,不用了,我能照顧自己的」,冷甜甜微微一笑,道:「而且你們不是跟天靈學院的長老們說了我的情況嗎?他們為我安置了一處比較偏僻的住處,無需太要緊,而且他們會想辦法治好我的病的」。

「可是……」冷雲子還有有些不放心。

「好了,冷叔」,冷甜甜認真的道:「我這裡不要緊,我反而更加擔心天邪教內部,邪家的人對我們冷家越來越不滿了,到處屠殺生靈,偷偷獲取人的精血,就連我父親都管制不住他們,而且邪家的兩位太上長老的行為變得十分詭異,功力大增,就連父親都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父親懷疑他們在修鍊什麼邪功,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真擔心父親會有危險」。

「該死的邪家,最近越來越猖狂了,而且邪家貌似多了許多陌生的人影,真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冷雲子也怒火滔天,搓緊拳頭,狠狠的道。

「恐怕此時,教主已經被他們囚禁了」,這時,沉默寡言的冷辛子突然嘆息道。

「什麼?我們離開時,父親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會被他們囚禁?」冷甜甜的臉色倏地變成雪白,慌張的拉緊冷辛子的衣袖,急忙問道。

「其實教主大人早已察覺到邪家野心了,所以他才會借這次天靈學院開學的機會,讓你逃離那個地方,免得牽扯進去,現在的天邪教恐怕已經淪落到邪家的人手裡了」。

冷辛子的猜測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他們離開天邪教之後,天邪教的殺戮已經完全明目張胆了。

「那父親豈不是會有危險?不行,我得回去」,冷甜甜慌了神,淚如雨下,她擔心自己父親出事。

「大小姐,你不必太擔心,畢竟教主對他們還有利用價值,他們暫時不會對教主怎麼樣的」,冷辛子勸解道。

「大小姐,你就安心養病吧,我和冷辛子悄悄的回去,拼了老命也要把教主救出來」,冷雲子也道。

「那隻能拜託兩位叔叔了」,冷甜甜恢復理智,淚眼汪汪的祈求著,兩位老者看著都心酸,這孩子實在是受了太多的苦。

而且如今,天邪教的罪責也全都落在了她稚嫩的肩膀上,本來就是病怏怏的小身板,卻還要肩負起別人的譴責,想著都讓人潸然淚下。 第三百章雨涵宮殿

這日,冷雲子和冷辛子離去了,冷甜甜也正式成為了天靈學院的學生。

而幾天過後,天靈學院招收學員的最後期限也到了,天靈學院也正式開學了,大門的陣法門已經開啟,這是一張無形的門,但是不是天靈學院的學員或者長老,不能通過,除非得到守門員的許可,非常的神奇。

如果有人硬闖大門的話,只會激活護院陣,遭受護院陣的反擊,而且還會引起警報,院內的長老們都會知曉,所以從古至今,還沒有外人敢硬闖天靈學院。

這一日,天奇離開了客棧,打算到學院找一座山峰,作為自己的修鍊場所。然而剛到學院,便有一年輕的學員找上了天奇。

「請問你就是伊天奇,伊大哥吧」,那青年學員長得眉清目秀,十分帥氣,一上來便猜測出了天奇的身份。

「嗯,你是?」天奇有些疑惑的望著他,不明白為何他知道自己的名字,貌似自己在天靈學院里沒有什麼朋友啊,頂多只有一個,那就是幾天前在客棧遇到的那位名叫冷甜甜的女子。

「哦,我是秦大哥的朋友,他聽說伊大哥你來內院了,甚是歡喜,他便叫我們留心一下,好當面感謝上次的救命之恩」。

「為此,他還畫了一張伊大哥你的畫像給我們看呢」。

那位年輕男子還拿出一張畫出來,遞給天奇看,畫上所繪製的正是天奇的肖像,栩栩如生。

只是天奇心裡更加疑惑了,自己根本不認識一個姓秦的朋友啊。

天奇皺眉暗思,莫非是在北魔獸山脈遇到的秦雨涵等人?而他口中所說的秦大哥就是秦宇?不過貌似他們的實力並不怎麼樣啊,都沒有達到元靈境界,也就沒有達到進入內院的資格。

天奇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問道:「請問你口中所說的秦大哥,莫非是秦宇大哥?」

那男子點了點頭,道:「正是秦宇大哥,如果不是秦宇大哥親自發話,我們也不會太在意」。

天奇聞言,看來這秦宇大哥實力不是很強,卻混的很不錯啊,還有一幫這麼好的兄弟。

「還勞煩這位兄弟帶我去帶路」,天奇正愁人不生地不熟,沒有什麼朋友呢,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那男子十分樂意的帶著天奇朝天靈學院深處走去,半道上,天奇從男子口中知曉了不僅秦宇在天靈學院,就連秦雨涵和羅家三人都在天靈學院內院,論實力他們確實沒有達到進入內院的資格,不過天奇旁敲側擊,也總算是明白了這其中的緣由了。

原來他們這群人的*不簡單,學院大長老是秦家的秦風,學院的二長老是羅家的羅通,內院雖然招收學院的條件非常苛刻,但只要家族中有人成為了學院的長老,這個家族的年輕一輩都可以直接進入學院修靈。

故而他們能在天靈學院內院修靈。

天奇不由得發出感嘆,真是貨比貨得扔,人比人氣死人,自己走過千山萬水,闖過無數鬼門關,方才求學至此,進入內院。而他們這群人,只要一亮身份,什麼事情都搞定了。這實在是天壤之別啊。

越過普通修靈者居住的山峰,來到一處雲蒸霧集的小型山脈腳下,抬頭仰望,此山脈雖然較小,可是小的側峰頗多,成百上千,都圍繞這一座主峰,主峰之上,有一處殿宇,上面寫著三個大字:雨涵宮。

主峰上的殿宇雖然不是很宏大,但是相對於其他修靈者所建的簡單竹屋,這簡直就是一處天宮。

天奇見到殿宇上面的三個大字之後,忍不住撇撇嘴,怎麼念起來感覺怪怪的。

那男子仰望了一眼主峰上的那座殿宇,眼神沖充滿了無盡的羨慕嫉妒恨,神色頗為複雜。

「那就是雨涵宮,是秦雨涵妹妹啟靈那天,大長老特意賜給她的」。

「怪不得我覺得這座殿宇的名字念起來有些古怪,原來是秦雨涵那個丫頭的修鍊所,不過她那個太爺爺也太疼愛她了吧,送她這麼大一座殿宇」。

「天奇大哥,這你就不懂了,雨涵妹妹之所以能得到大長老這般疼愛,必然有著她有恃無恐的資本」,天奇旁邊的那位年輕男子搖了搖頭道。

天奇好奇的問道:「不知此話怎講?」

「人家雨涵妹妹在啟靈的時候,顯示的修靈天賦是天靈大陸百年少見的淺紫,所以大長老才會如此看重雨涵妹妹」。

「淺紫?」天奇聞言點了點頭,道:「確實是不錯,不過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直接送她一座大殿宇」。

「淺紫天賦的人,只要不佳阻難他的修靈之路,以後絕對會成為天靈大陸頂尖強者的存在」,那男子如實道。

天奇撇了撇嘴,並不十分贊同那男子的話,天奇小的時候就聽老一輩的說過,烏月城曾出來過好幾個淺紫天賦的強者呢,怎麼卻從未聽說過這天地間有哪位強者是烏月城出來的啊?

天奇忍不住道:「淺紫是不錯,可是我在我家的時候,還見到過深紫天賦的人」。

天奇口中所說的不是別人,正是戀兒。

「啊?不會吧」,天奇旁邊的那位男子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

「這天靈大陸里怎麼還有深紫天賦的人?絕對不可能的,深紫只是一個傳說而已」,那個男的始終不信。

「我知道為什麼了,天靈大陸里,啟靈魔球千差萬別,標準根本不統一,我想定然是你們那塊地區測試所用的啟靈魔球所選標準過低,或者質地不過關」,那男子思索片刻,解釋道。

天奇聞言,也覺得這個男子所說的並無道理,一般來說,真正標準的啟靈魔球,價錢至少在數十萬金幣以上,而自己家買來的那個啟靈魔球大約只花了一萬金幣而已,質量定然有問題,不然老一輩的也不會說以前,烏月城曾測出過好幾個淺紫天賦的修靈者,可卻沒有一個真的成為了一方強者。


天奇這才明白為何天靈學院外院招收新生的時候,許多本以為自己的天賦達到了要求的修靈者卻最終因為天賦不合格而被刷下來。

天靈大陸里的啟靈魔球都是以天靈學院的啟靈魔球為標準製作的,而天靈大陸這麼大,各個地區的啟靈魔球會出現一些差錯,也是在所難免,無可厚非的。

哎,看來自己見得世面不夠,總是以自己老家那點認知去了解整個天靈大陸。

天奇黝黑的臉色略微一紅,有些尷尬,自己所了解的只是偏居一隅的知識而已,如今自己成了天靈學院的學員,從某種意義上說,已經走出了烏月城,走出了菲利帝國,需要了解整個天靈大陸的事情,而非只關注於眼前。

天奇此時不僅渴望得到力量,同樣渴望開拓自己的眼界,用知識豐富自己的羽翼。

「這位朋友所言極是」,天奇只能訕訕點頭,而後不再討論這件事情,跟著眼前的那位年輕人上去。

竹海過後,露出兩道人影,正是天奇和那位接引天奇的朋友,天奇抬頭仰望,打量了一眼周圍。

主峰之上,雨涵宮金碧輝煌,仙光瑩瑩,靈氣氤氳欲滴,俯視大地,有一種身處仙境之感,窮盡極目,令人神清氣爽,加之周圍百花盛開,香氣撲鼻,堪比天宮後花園,美不勝收。

此地景色的確極佳,但是天奇卻覺得這裡過於華麗了,不適於修靈,修靈本身就是一場人生苦旅,講究的是清靜二字,這裡與之有點背道而馳了。

當然,這只是天奇個人的看法而已。

ps:今天收藏稍稍增加了,雖然增加的不多,但是紫羅真心表示感謝,謝謝! 第三百零一章秦宇的心思

天奇剛到主峰頂,便遠遠看見雨涵宮殿大門口早已站著幾個人影,天奇定睛一看,正是秦宇等人,天奇深為感動,嘴角忍不住劃過一絲弧度。

「天奇大哥!」秦雨涵遠遠看見天奇之後,忍不住拉著羅雨欣,歡快的跑了過來,滿臉歡喜。

一年多沒見,秦雨涵這個小丫頭又長高了不少,都跟稍稍年長一些的羅雨欣持平了,身體也漸漸開始發育了,微微隆起的胸脯上自然的垂著兩個小辮子,白皙的小臉蛋上掛著一個大大的笑臉。

而羅雨欣依舊非常的文靜,嘴角掛著一絲淺淺的彎月,與天奇打了一個招呼。

天奇對著他們點了點頭,而後把視線朝後移了移,只見秦宇和羅家兩兄弟也十分歡喜。

「自從上次與你分別之後,這丫頭天天念叨著你,聽說你進入了內院,她就催著我去找你,這不,總算是把你盼到了」,秦宇拍了拍天奇的肩膀,笑道。

天奇知道秦宇所說的只不過是客套話,不過天奇的內心還是很感動,從他們在大殿門口等自己就可以看出,他們當真是記著自己的那份救命之恩了。

說起救他們之事,此時天奇反而覺得有些愧疚,當時他之所以會出手救他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看上了秦雨涵的那株黃玄根,可是天奇沒想到的是別人卻牢牢記住了自己的這份恩情。

「天奇在這裡人不生地不熟,能遇上你們幾位兄弟,甚是歡喜,天奇在這裡多謝幾位兄弟關照了」,天奇對著秦宇眾人拱手道。

「唉,天奇兄弟,你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還這麼可是就是見外了」,秦宇一邊拉著天奇大殿裡面走,一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