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有的則說應該向東突圍投靠新羅馬。

但是真正聰明的幾個人知道現在大勢已去。雖然北高麗還有兵力巨大的軍隊,但是這些軍隊對付南高麗尚可,對付中國根本沒有任何希望。

如果中國與南高麗夾攻,北高麗政權的徹底滅亡只不過是旦夕之間的事情。

這些人知道自己如果還想掌權和生存,此時必須要做出和北高麗皇帝一刀兩段的行為。

因此這些人自稱革新派,發動了政變。

革新派指揮著自己手下的人民軍首先屠戮盡了南下,北上,東去三個派別無數的官員軍官。

接著革新派強闖皇宮,屠戮皇帝宗族裡所有的人。並且以平陽城電視塔昭告北高麗全國,自己已經誅殺『暴君』與其『佞臣』,從此以後與華夏修好並會富民強國。

革新派愚蠢的以為只要掌握了一定資本,再用上皇族和政敵鮮血就能討來華夏的青睞和信任。

結果是他們發現自己完全看清了華夏數千年文明的權謀之計。

在革新派發表電視宣言后沒多久,於正心祖國就言辭批判了這些所謂革新派血腥暴力政變,殺害北高麗國家領導人,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

並且於正心祖國表示,北高麗皇帝位於華夏的遺孤已經請求派出『維和部隊』進如北高麗維護社會秩序保護北高麗生命財產安全。

革新派聽了於正心祖國的宣言大驚失色。

知道對方這是把所有髒水都潑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還極為吝嗇的不給於自己任何的好處。非但不給好處,而且還要藉機要把自己當做亂臣賊子剿滅。

更可惡的是,不知那北高麗皇帝尋花問柳生下的私生子,雖然不過七八歲,竟然也人模人樣的向人民軍念了寫成稿子的詔書。

這位小皇帝宣布,所有人民軍基層官兵不論之前政變里做過什麼,都在這一刻受到了特赦。

但是條件是所有官兵都要聽從自己的命令,並且不允許做出任何騷擾平民的違紀事件。

違者則以叛匪論處。

所謂革新派看著小皇帝結結巴巴念著稿子的模樣,知道自己軍心不保了。

因為之前剛剛自己在電視上說與要與華夏修好,此時再命令手下的人民軍調轉槍口,怕是會引起大混亂。

而且小皇帝的詔書,更是分離了革新派高層與底層的士兵。

革新派里再次出現了分裂。

不少中低級官兵自稱保王黨,佔了幾個城鎮貼了些歡迎新王回朝登基的條幅。

有的底層士兵已經被時局搞得頭暈眼花,扔了槍脫掉軍服回老家乖乖種田了。

有的搞幾輛坦克裝甲車佔一兩個鄉鎮做起了自衛團。

有的舉著槍去朝南高麗投降。

有的弄了些破軍艦想要去新羅馬帝國。

有的還是忠心耿耿的跟著革新派,決心血戰中國軍隊。

當然當穿著維和志願軍制服的軍隊進入北高麗時,革新派的武裝很快瓦解了。

這主要是因為革新派雖然在一陣瘋狂屠戮后掌握了國家大量的兵力,但是其分裂后勢力縮水巨打。

加之其沒有完整的工業後勤體系,絕大多數現代化的裝備都無法使用。

革新派被滅后,小皇帝又開始奶聲奶氣的敬告各路武裝力量前來平陽城朝見,並且將兵權移交給朝廷。

自然,有很多武裝力量的領導者已經過了一把軍閥的癮,因此自然不想理睬這沒有任何威懾力的兒皇帝。

維和軍於是殺雞儆猴了幾個軍閥,剩下的軍閥們立刻來到平陽城面見新皇帝。

新皇帝年幼,坐在自己老爹那大王座上顯得很嬌小。

但是這些軍閥們卻不敢在朝堂上造次,因為小皇帝身後站了十幾個攝政大臣和維和志願軍軍官。

這些來自華夏的大臣和軍官可不是男友皇帝那般人畜無害。

軍閥們雖然在新皇帝面前下跪俯首稱臣,但是他們卻不可能這麼容易的服從新的北高麗朝廷。

槍杆子里出政權,這一個個的軍閥現在整個北高麗有超過將近十萬的軍隊。

這些軍隊曾經是北高麗的『人民軍』以及所謂『赤衛隊民兵』,但是經過之前的混亂,這些是不已經成了軍閥的私兵。

軍閥們知道這些兵力就是自己的資本。 旁邊的海妖其實是非常心動的,她相信唐浩現在也是心動的。可是此刻,任何人都看不出他心動了。她真的很佩服唐浩,這樣的心態,在任何一個談判中,都能夠佔據絕對的主動。

這一次,霍雲估計要把他一輩子都賠進去了。

唐浩平靜的看著霍雲,不以為然的笑道:「不就的將來,那是多久?」

「說實話,我不知道,也許一個月,也許十年。」霍雲誠懇的說道。

「其實你這是一個不太靠譜的承諾。」

「製造完美的精英戰士,是我一輩子最快樂的事情。」霍雲笑道:「所以我一定會努力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如果你能幫我殺了船長,我就可以使用異科集團里的設備,我相信會大大縮短製造出精英戰士的速度。」

「讓我想想。」唐浩還是一副平靜的樣子。

「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霍雲殷切的看著唐浩。

唐浩笑了笑,做出了送客的目光。

霍雲會意,立刻站了起來,跟唐浩道別,走出了房間。

感覺霍雲走遠了,奚雲崇拜的看著唐浩:「老大,我真佩服你。」

「你覺得真能夠製造出精英戰士嗎?」

「我覺得他能,其實霍雲還是一個比較坦誠的人。」海妖笑道。

「你覺得我對他太苛刻了?」

海妖笑嘻嘻的說道:「他把一輩子都交給老大了,就放他一馬吧。」

唐浩聞言,微微笑道:「好吧。」

「那我去叫他。」

「下午再告訴他吧。」

「好。」

海妖給唐浩的茶杯里斟滿了茶水,然後說道:「老大,倪慶聯、老馬爾蒂、拉迪斯蒂諾、拉蒂小姐都到了。」

「嗯,我中午去和他們吃午飯。」唐浩說道。

「老大,我覺得你這招很棒,這一次一定能讓鬱金香家族措手不及。」海妖笑道。

「這也許就是他們的宿命吧。」唐浩平靜的說道。

「得罪老大的人宿命都不會太好。」海妖笑嘻嘻的說道。

唐浩笑了一下,端起茶杯。

「咚咚。」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吧。」海妖對著門口說道。

門開了,奚雲走了進來,她已經卸掉了妝容,又變成了那個美麗性感,而又一身正氣的奚警官。

海妖跟奚雲打了個招呼,便出去了。

奚雲坐下,對唐浩說道:「我爸和我二叔到了。」

「嗯。」

「他們在近郊的一棟莊園里。」奚雲繼續說道。

「我晚上去見他們。」唐浩說道。

「好,我現在就告訴他們。」奚雲就要打電話。

「別打電話了,你過去把我的計劃告訴他們吧。」唐浩說道。

奚雲聞言,立刻收起了手機,點了點頭。不過她並未要離開,沉默了一下,看著唐浩說道:「那個叫霍雲的老人就是韓復吧?」

「嗯。」唐浩沒想到奚雲這麼快就知道了,看來這位奚警官的洞察力比原來長進了不少。

「我想親自問問他。」奚雲說道。

「他在我左邊的第五個房間,你去吧。」唐浩說道。

「你不跟我去嗎?」奚雲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不去。」

「那好吧,我去了。」奚雲說著站了起來,看了唐浩一眼,走出了房間。

唐浩一邊喝茶,一邊靜靜的等著。

十分鐘后,奚雲回來了。看得出來,她很高興。

奚雲坐下,笑著說道:「這個案子終於結束了。」

「嗯。」

「沒想到還真能死而復活。」奚雲說道。

「不過以後很難再有了。」唐浩說道。

奚雲眉頭一蹙,失望的說道:「其實有點可惜了。」

「如果人都能夠復活,那麼也是很沒意思的事情。」

「也對,都能復活,那人就都不能死了,那地球還不就爆炸了。」奚雲笑道。

「你現在可以去了吧。」

「嗯,那我就先去了。」奚雲笑著站了起來。

「去吧,讓他們看看你的能力。」唐浩笑道。

奚雲聞言,不好意思的笑道:「哪是我能力,是你能力。」

「都一樣。」

奚雲聞言,甜蜜的小了一下,說道:「再見。」

「嗯。」

奚雲笑著走了,唐浩端起茶杯,靜靜的喝了一口,目光中微微露出一絲欣慰。奚警官終於有了奚家大小姐的樣子。

中午十一點半,一輛普通的福特轎車駛進了一座莊園。

這座莊園位於距離扭腰十五公里的郊區,這座莊園是一座帶著歐洲風格的莊園。雖然不是太大,但是卻非常的安靜舒適。

福特車停下,從車上下來兩個人。走在前面的是一個身材挺拔,沉穩帥氣的年輕人。跟在年輕人身後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他顯然是保鏢的角色。

不等兩人進入別墅,從別墅里出來四個人。三個老人和一個女人,其中兩個老人是歐洲白人,另外一個是黃皮膚的東方人。

這四個人中,屬那個年輕的歐洲女孩最為惹眼。金色捲髮,天使般的美麗面容,凹凸高挑的身材,全身上下,無處不透著火熱性感。

「唐浩先生,好久不見了。」年輕女孩快步迎了上來,給唐浩來了一個親密的擁抱。

「唐先生,好久不見。」

「唐先生,你好。」

「唐先生,你好你好。」

兩外三個老人也都跟唐浩打招呼,他們就是剛剛從歐洲趕過來老馬爾蒂和老迪斯蒂諾,還有從南美趕來的的倪慶聯。

那位還抱著唐浩不願意放手的火辣女孩,就是歐洲最古老家族之一的拉蒂家族的主人——波波拉蒂小姐。

「你們好。」唐浩笑道。

拉蒂小姐這才鬆開了唐浩,笑著說道:「唐先生,我很想念你。」

「我也是。」唐浩對這位信奉上帝的拉蒂小姐印象不錯,她是個正直善良、而又美麗火辣的女孩。

拉蒂小姐高興的傍著唐浩,和老馬爾蒂、老迪斯蒂諾,還有倪慶聯一同陪著唐浩進入了別墅。

雖然拉蒂小姐是主人,可是她還是讓唐浩坐在了主位。

午餐正式開始,大家都許久未見唐浩了,一個個臉上都帶著笑容。在他們的心裡,唐浩可不單單是兵神,還是他們的恩人。特別是老迪斯蒂諾、老馬爾蒂和拉蒂小姐,如果沒有唐浩,他們的三個家族也許都不存在了。

雖然唐浩把他們找來是來協助藍十字家族的,但是唐浩並未急著在吃飯的時候說這件事。大家只是談了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吃過了飯,五個人坐下喝茶。

唐浩對四個人說道:「我讓大家過來,是想跟大家商量一家事。」

「唐先生,有什麼需要,你只管吩咐。」拉蒂小姐立刻說道。

「我想請各位和藍十字家族合作做生意。」唐浩平靜的說道。

在四人之中,倪慶聯早就知道了這件事,其他三人並不了解內情。

拉蒂小姐很爽快的說道:「這很簡單。」

「我想大家支持藍十字家族到扭腰來做生意。」唐浩說道。

四個人一聽這話,都稍微沉默了一下。他們當然都知道扭腰是鬱金香家族的地盤,支持藍十字家族到扭腰來做生意,就等於是跟鬱金香家族對抗。這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我沒問題。」拉蒂小姐第一個表達了意見。

「嗯。」唐浩對拉蒂小姐笑了笑。

「我也沒有意見。」倪慶聯也同意了,深淵集團的董事長本來就是唐浩,他想怎樣就怎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