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月玉衡來到了下面去視察所以並沒有管秦壽,等到他回來了以後已經是中午的時候秦壽才醒過來,而他是被餓醒的讓秦壽實在是有點難受了,說到吃他就想起了浮風。

「也不知道她們怎麼樣了?」

秦壽一邊吃自己的還要一邊的喂到自己的女兒,而此時的下魔界因為暫時能夠擋住外魔的人所以還是比較太平的。

「壽壽怎麼還不回來啊?」

浮風一說到這裡就很是想要哭,而狼女就在旁邊安慰著她。

「放心吧哥哥很快就能夠回來的。」

浮風聽到了狼女的話以後就躺在了她的懷裡尋求安全感,至於聖了因為見不到自己的女兒也是有點鬱悶了,清夜見到了也是非常的不忍心。

只是他們都知道外面的魔族還不一定就會進來的,聖了他們也是不敢怠慢下去,好在她們因為幫助了七七他們所以七七就讓一部分的鬼物來支援了。

秦壽吃完了飯後就打算從山頂往下面走去,奶娃兒自然是跟著一起了秦壽倒是感覺有時候自己的女兒要更加的有用。

秦壽根據月玉衡的提示就走到了指定位置。

「原來這裡還真是挺大的。」

秦壽這才是真正的見識到了整個天魔山脈的面積,自己前幾天走過的路不過是一半而已,而在秦壽剛到就看到有兩隻魔物在守衛,秦壽裝作若無其事的走了進去。

「恩?居然不會動嗎?」

秦壽都感覺這就是月玉衡做出來的雕像,但其實是因為能夠走進去的人都會從這個入口出來,所以那兩個守衛也就只是一個擺設了。

秦壽還沒有走很遠就看到了一個轉盤,此時月玉衡就在自己的房間裡面看著秦壽的闖關,因為這裡面還會有關卡是需要他的參與的。

「天魔我知道你在看著,不過勸你不要太欺負人。」

秦壽對著空氣說了一句話,然後走上了轉盤,這上面擺放著九宮格,上面還是很多的盒子,秦壽看完了遊戲的規則后沒有想到會那麼的簡單,只是要猜出哪個盒子裡面是有魔晶體的而已,但是要是猜錯了就可能要跟魔物打上一架了。

秦壽對於這種輕微的動腦還是很有信心的,所以他開始觀察這所有的盒子都有什麼特徵,但是放眼望去每一個盒子上面的圖案都是不一樣的,放著盒子的九宮格上面也是有圖案的。

秦壽突然的發現了一個規律也就是九宮格上面的圖案是能夠最終的合在一起的,所以秦壽只能是在自己的腦海裡面拼湊出來那個圖案的樣子了,因為他必須是在原地不能動的。

奶娃兒看到秦壽的樣子竟然入神了所以就一直的盯著自己的父親看,而月玉衡也看出來秦壽已經想到答案了,這一開始的遊戲自然不能特別的難了。

本來是從山下的遊戲開始但是因為太難所以沒有人能夠做到通關,不是直接的逃走了就是死在裡面了,這裡面就是跟魔梯一樣的感覺,最後是最簡單的遊戲最開始的卻是最難的,所以秦壽陰差陽錯的選擇了從簡單開始了。

秦壽最後找到了那個唯一裝有魔晶體的盒子,在他腦海中最後組成的圖案是一條蛇,而那個盒子就是蛇的眼睛。

通關了以後秦壽就看到突然的出現了一個道路,剛才他進來的時候是完全沒有的,他倒是開始佩服起月玉衡的所有設計了,簡直就是用心良苦而秦壽不知道的是這一套的遊戲下來也能夠組成一個圖案,而那個圖案還是一條蛇。

要說蛇魔族在中魔界裡面是一種高貴的象徵,這跟蛇姬不一樣的是一個魔族一個是妖族的,月玉衡雖然是天魔但是他並不是中魔界裡面最厲害的,他的上面還有一個蛇魔族的統領叫做姬雪,她的能力就是能夠自由的控制天上能不能下雪。

所以蛇魔族出現的時間只有冬天,這個時間正好是他們休息的時候,他們生活的地方還是比較偏遠的所以月玉衡也很難的找到他們,其實只要是找到姬雪就能夠很快的修復通道。

秦壽這邊就來到了第二個遊戲的地方,他看到了自己的不遠處放著很多的看起來像是木樁的東西,上面放著一個圓盤而秦壽的手邊放著射箭的工具,這件事情對於秦壽來說簡直就是太有利了,因為他本身就是會射箭的。

秦壽廢話不多的就拿起了工具就射出了第一箭,但是讓秦壽沒有想到的並沒有中在靶子上面,秦壽就看到自己射出了以後箭就自動的繞過了木樁。

「看來並不是那麼簡單的啊。」

秦壽又嘗試了一次后結果還是那樣的,後來秦壽就發現了自己在射箭的時候那邊的木樁是會動的,而只要是他的弓箭拿到什麼的位置上木樁就會移動相應的距離,所以秦壽就是要做出最快的反應,還要想到時間差。

秦壽做好了所有的準備他依然是前兩次的射箭姿勢,而在箭快要到終點的時候秦壽馬上的調整了自己手中弓箭的位置讓木樁下降到最適應的位置上,終於秦壽射中了。

「真不知道這是怎麼想到的。」

秦壽對於後面的遊戲環節有點擔憂了,要是自己沒有完成所有的遊戲那麼魔晶體就會拿不夠,那麼通道就不能徹底的修建好了,所以秦壽的任務還是挺重的。

月玉衡自然是不會幫助他的,怎麼說也是兩種種族,上一次的時候兩個人就已經兩清了而且天魔又是那麼喜歡玩的人自然是不會這麼輕易的放走秦壽的。

來到了第三個遊戲區,突然變得很大的面積了,而秦壽看了半個小時以後才發現這個是一個華容道,這樣的遊戲對於秦壽來說是自己的弱項了,這個跟迷宮不一樣反正這是秦壽想的。 秦壽有點頭疼的嘗試著他也是想要自己能夠突破自己,但是嘗試了很多次永遠是走不出去,因為面積很大所以秦壽在移動的時候是很困難的。

「我去這是打算讓我鍛煉手臂的力量嗎?」

秦壽抱怨道,因為他能夠感覺自己每一次的移動都像是在移動一輛汽車的重量,所以秦壽沒有多久就已經是汗流浹背的了,秦壽喘著粗氣一點點的走著,而且現在是太陽正足的中午所以秦壽能夠感覺到自己快要中暑了。

「哎呀。」

秦壽最後決定還是午睡一下在起來破解,怎麼說要是自己倒下了那麼就前功盡棄了,奶娃兒依然是乖乖的不哭不鬧只是需要秦壽幫助她換尿布還有喂吃的。

等到秦壽忙完后就找到了一些能夠睡覺的地方就躺下了,一開始的時候他還沒有馬上的睡著而是一直的注視著天空,他的腦袋還是想著應該怎麼去移動出來,後來秦壽就徹底的睡著了,等到他醒來的時候竟然已經是快晚上了。

「看來是真的累了啊。」

秦壽慢慢的站了起來結果就發現奶娃兒的旁邊好像是有什麼東西,等到秦壽看仔細了以後才發現是解鎖這個遊戲關卡的步驟,這讓秦壽有點驚訝的看著奶娃兒了,沒有想到這麼小的年紀還不會寫字呢就有這樣的智商了。

而月玉衡在遠處看的時候他更加的驚訝了,因為他是全程看到奶娃兒是怎麼解開的,這道題他可是加上難度的所以他自己玩嗨不一定什麼時候能夠解出來呢。

秦壽沒有多想的先是利用這個辦法將遊戲關卡破解了,至於奶娃兒到底是什麼神人秦壽打算回到下魔界的時候跟所有人研究一下。

秦壽倒是不打算在意這些細節了,最主要的還是需要將所有的遊戲都通關了才可以,此時的天魔突然的離開了自己的天魔山,因為中魔界也出現了外魔的入侵。

天魔山是中魔界最後的陣地所以還不會有魔物進攻過來的,而月玉衡還是打算親自的收拾那些外魔。

秦壽來到了下一關發現這裡是兩個東西,左邊是一個很大的沙漏,沙漏的旁邊放著一個魔方,這一關秦壽倒是感覺挺簡單的,但是看到右邊放著相同的裝置。

「看來是需要在一定的時間裡將兩塊魔方都拼裝好啊。」

秦壽倒是感覺還是比較有挑戰的,因為他還不能確定這魔方的難易,雖然都是六面正常的正方形但是在秦壽眼裡月玉衡應該不會做出這麼簡單的遊戲的。

不過秦壽還是馬上的行動起來了,當秦壽開始拼裝的時候沙漏就開始倒計時了,奶娃兒就在秦壽的背後看著。

秦壽用了一半的時間拼好了一塊,可能是因為他太過的緊張了所以進展的速度並不是很快,等到秦壽來到了第二塊魔方的地方發現自己的去路被封死了,也許是第一塊拼好了以後就觸動了什麼機關。

見到時間越來的越少了秦壽頓時腦袋短路了,所以他的第一次嘗試是失敗的,這下秦壽就好好的調整了自己,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愚蠢。

秦壽用自己想到的辦法馬上的就通關了,其實就是將右邊的魔方拿到左邊來,等到一個拼完了以後就馬上的拼另一個,秦壽當時想到了以後就感覺自己的智商有點下降了,好在他馬上的想到了。

秦壽在前往下一站的時候突然的遇到了他第一次在這座山上看到的大腳兔子,本來秦壽是沒有注意的但是他看到這隻兔子一直的跟著自己。

「你為什麼要一直的跟著我?」

秦壽問道,而兔子就有點害怕的退了一步。

「你能不能幫幫我們?」

終於兔子就說出了一個請求,秦壽想著自己是沒有時間的,但是既然人家已經有了困難所以還是去看看是什麼可以幫助的忙。

秦壽跟著兔子來到了他們的大本營可以是這麼說的,而秦壽發覺自己來這裡是正確的,因為這裡正好有一個關卡。

「不知道你們遇到什麼困難了?」

這個時候兔子就拿出來了一張紙秦壽也看完了,其實就是這個遊戲的規則,只是這樣的遊戲秦壽還真是第一次的見到。

具體的來說就是裡面的兔子的性命都在秦壽的手裡了,因為秦壽看到的就是有很多的兔子是被困起來的,而要想要救出他們就需要將一個箱子裡面的鑰匙拿到,只是秦壽看到箱子的位置竟然是懸崖邊上。

「這……這遊戲不是這麼玩的啊。」

秦壽感嘆了一句,而要是秦壽沒有在規定的時間裡回來這些兔子依然會死亡,秦壽都感覺這就是在難為自己,雖然去到懸崖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是想要拿出裡面的鑰匙還要解開上面的密碼要是錯誤了就會瞬間的爆炸。

秦壽知道怎麼樣都是需要得到魔晶體的所以這一關他也一定要闖過去,秦壽二話沒說的就跳了下去,當然有兩儀錘的緩衝讓秦壽落地時候摔的沒有那麼慘。

秦壽看到了上面的解密需要用到的東西,竟然是用兔子身上的毛髮做出一個開鎖的道具出來,秦壽拿著箱子來到了上面。

「你們誰能貢獻一下自己?」

「貢獻一下自己身上的毛?」

其實這件事就是給秦壽出了一個難題,因為兔魔族身上的毛不是隨便就能夠取下來的,其實這些毛髮是能夠用來保護他們的可以直接的變成武器所以不能夠拿下來。

秦壽經過了很久的勸說才讓他們妥協了,秦壽拿下來了以後就發現剛才還柔軟的毛馬上的就變成了鋒利的刺,好在秦壽是在最後的時候將裡面的鑰匙拿了出來,秦壽也是鬆了一口氣。

「月玉衡那個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

秦壽感覺自己回去以後一定要找月玉衡算賬,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現在的天魔正在跟外魔抵抗中,當然是暫時的勝利了,只是這場打鬥驚醒了沉睡的姬雪,秦壽也是感覺天氣突然的變冷起來。 秦壽有點頭疼的嘗試著他也是想要自己能夠突破自己,但是嘗試了很多次永遠是走不出去,因為面積很大所以秦壽在移動的時候是很困難的。

「我去這是打算讓我鍛煉手臂的力量嗎?」

秦壽抱怨道,因為他能夠感覺自己每一次的移動都像是在移動一輛汽車的重量,所以秦壽沒有多久就已經是汗流浹背的了,秦壽喘著粗氣一點點的走著,而且現在是太陽正足的中午所以秦壽能夠感覺到自己快要中暑了。

「哎呀。」

秦壽最後決定還是午睡一下在起來破解,怎麼說要是自己倒下了那麼就前功盡棄了,奶娃兒依然是乖乖的不哭不鬧只是需要秦壽幫助她換尿布還有喂吃的。

等到秦壽忙完后就找到了一些能夠睡覺的地方就躺下了,一開始的時候他還沒有馬上的睡著而是一直的注視著天空,他的腦袋還是想著應該怎麼去移動出來,後來秦壽就徹底的睡著了,等到他醒來的時候竟然已經是快晚上了。

「看來是真的累了啊。」

秦壽慢慢的站了起來結果就發現奶娃兒的旁邊好像是有什麼東西,等到秦壽看仔細了以後才發現是解鎖這個遊戲關卡的步驟,這讓秦壽有點驚訝的看著奶娃兒了,沒有想到這麼小的年紀還不會寫字呢就有這樣的智商了。

而月玉衡在遠處看的時候他更加的驚訝了,因為他是全程看到奶娃兒是怎麼解開的,這道題他可是加上難度的所以他自己玩嗨不一定什麼時候能夠解出來呢。

秦壽沒有多想的先是利用這個辦法將遊戲關卡破解了,至於奶娃兒到底是什麼神人秦壽打算回到下魔界的時候跟所有人研究一下。

秦壽倒是不打算在意這些細節了,最主要的還是需要將所有的遊戲都通關了才可以,此時的天魔突然的離開了自己的天魔山,因為中魔界也出現了外魔的入侵。

天魔山是中魔界最後的陣地所以還不會有魔物進攻過來的,而月玉衡還是打算親自的收拾那些外魔。

秦壽來到了下一關發現這裡是兩個東西,左邊是一個很大的沙漏,沙漏的旁邊放著一個魔方,這一關秦壽倒是感覺挺簡單的,但是看到右邊放著相同的裝置。

「看來是需要在一定的時間裡將兩塊魔方都拼裝好啊。」

秦壽倒是感覺還是比較有挑戰的,因為他還不能確定這魔方的難易,雖然都是六面正常的正方形但是在秦壽眼裡月玉衡應該不會做出這麼簡單的遊戲的。

不過秦壽還是馬上的行動起來了,當秦壽開始拼裝的時候沙漏就開始倒計時了,奶娃兒就在秦壽的背後看著。

秦壽用了一半的時間拼好了一塊,可能是因為他太過的緊張了所以進展的速度並不是很快,等到秦壽來到了第二塊魔方的地方發現自己的去路被封死了,也許是第一塊拼好了以後就觸動了什麼機關。

見到時間越來的越少了秦壽頓時腦袋短路了,所以他的第一次嘗試是失敗的,這下秦壽就好好的調整了自己,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愚蠢。

秦壽用自己想到的辦法馬上的就通關了,其實就是將右邊的魔方拿到左邊來,等到一個拼完了以後就馬上的拼另一個,秦壽當時想到了以後就感覺自己的智商有點下降了,好在他馬上的想到了。

秦壽在前往下一站的時候突然的遇到了他第一次在這座山上看到的大腳兔子,本來秦壽是沒有注意的但是他看到這隻兔子一直的跟著自己。

「你為什麼要一直的跟著我?」

雅緻的修仙生活 秦壽問道,而兔子就有點害怕的退了一步。

「你能不能幫幫我們?」

終於兔子就說出了一個請求,秦壽想著自己是沒有時間的,但是既然人家已經有了困難所以還是去看看是什麼可以幫助的忙。

秦壽跟著兔子來到了他們的大本營可以是這麼說的,而秦壽發覺自己來這裡是正確的,因為這裡正好有一個關卡。

「不知道你們遇到什麼困難了?」

這個時候兔子就拿出來了一張紙秦壽也看完了,其實就是這個遊戲的規則,只是這樣的遊戲秦壽還真是第一次的見到。

具體的來說就是裡面的兔子的性命都在秦壽的手裡了,因為秦壽看到的就是有很多的兔子是被困起來的,而要想要救出他們就需要將一個箱子裡面的鑰匙拿到,只是秦壽看到箱子的位置竟然是懸崖邊上。

「這……這遊戲不是這麼玩的啊。」

秦壽感嘆了一句,而要是秦壽沒有在規定的時間裡回來這些兔子依然會死亡,秦壽都感覺這就是在難為自己,雖然去到懸崖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是想要拿出裡面的鑰匙還要解開上面的密碼要是錯誤了就會瞬間的爆炸。

秦壽知道怎麼樣都是需要得到魔晶體的所以這一關他也一定要闖過去,秦壽二話沒說的就跳了下去,當然有兩儀錘的緩衝讓秦壽落地時候摔的沒有那麼慘。

秦壽看到了上面的解密需要用到的東西,竟然是用兔子身上的毛髮做出一個開鎖的道具出來,秦壽拿著箱子來到了上面。

「你們誰能貢獻一下自己?」

「貢獻一下自己身上的毛?」

其實這件事就是給秦壽出了一個難題,因為兔魔族身上的毛不是隨便就能夠取下來的,其實這些毛髮是能夠用來保護他們的可以直接的變成武器所以不能夠拿下來。

秦壽經過了很久的勸說才讓他們妥協了,秦壽拿下來了以後就發現剛才還柔軟的毛馬上的就變成了鋒利的刺,好在秦壽是在最後的時候將裡面的鑰匙拿了出來,秦壽也是鬆了一口氣。

「月玉衡那個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

秦壽感覺自己回去以後一定要找月玉衡算賬,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現在的天魔正在跟外魔抵抗中,當然是暫時的勝利了,只是這場打鬥驚醒了沉睡的姬雪,秦壽也是感覺天氣突然的變冷起來。 秦壽最終是過了這一關也拿到了魔晶體準備向下一關前進,只是忽然之間就不知道為什麼的下雪了,本來秦壽就覺得只是可能是因為天氣的原因暫時這樣的,誰知道雪是越下越大的最後秦壽只好是先找了一個地方安頓起來。

奶娃兒是第一次的接觸到雪所以很是好奇,但秦壽能夠感受到這個雪比正常時候下的要冷很多,所以秦壽也是盡量的不讓奶娃兒去碰到。

姬雪因為外魔的入侵提前的醒了過來,導致她的睡眠嚴重不足所以很是生氣,月玉衡看到下雪了以後就馬上的讓所有人都做好避難的準備,雖然姬雪是中魔界的人但她本身就是一個性格冷淡的人,所以這裡的魔物她是不會管死活的。

「小雪你怎麼醒過來了呢?」

月玉衡見到了姬雪然後很是輕聲輕語的問道,因為他比對方年紀要大所以就有了這麼一個昵稱。

姬雪全身呈現藍色的狀態這就是她沒有睡醒的特徵,兩隻眼睛也是用著一種惡狠狠的眼神看著月玉衡,睡覺對於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中途被打擾是她最不能夠忍的。

「你……那些人是什麼人?」

姬雪已經感應到了外魔的氣息正是通過雪能夠直接的感應到,姬雪現在很是憤怒所以想要找到打擾自己睡覺的人直接吃掉,蛇魔族就是要通過吃魔物用來提升自己身體的熱量,尤其是姬雪被吵醒了以後想要吃的魔物會非常多才能夠讓她平息自己心裡的不安。

「小雪啊,那些人都是外魔,可是都已經被我趕出去了。」

月玉衡現在感覺自己真是那麼的賣力做什麼,要實現想要讓姬雪滿意就還是需要那些魔物進來,但是現在月玉衡還比較擔心秦壽了,因為姬雪是能夠通過雪知道他的存在的。

「真是掃興。」

姬雪說完后就自己的衝出去了,月玉衡自然是不放心跟了上去,月玉衡也是故意的放進來了幾隻外魔物,本來月玉衡想的的是外魔怎麼樣還是很厲害的姬雪能夠多玩上一段時間的。

「小雪,你?」

但是月玉衡發現自己錯了,因為姬雪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竟然又變厲害了一點,整個吃掉外魔的過程沒有一點多餘的動作,這讓月玉衡有點擔心自己會控制不住失控的姬雪。

姬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將放進來的所有魔物都收拾掉了,「天魔最近有沒有好玩的事情啊?」

其實姬雪被月玉衡帶著的也很喜歡玩遊戲,只是她喜歡的遊戲都是很殘忍的,月玉衡看到的時候都感覺自己能夠活下來就不錯了,結果還沒有等到月玉衡回答姬雪就突然的感應到了什麼離開了,而她去到的地方正是秦壽所在的天魔山。

此時的秦壽見到雪下的小了一點后就決定出來了,而他沒有想到只是短短的這段時間裡面地面上的雪就已經到了秦壽的小腿了,秦壽前進的速度也就變慢了很多,還要時刻的注意到奶娃兒的情況,秦壽就是怕她會發燒或者是感冒就不好了。

秦壽轉過一小片的樹林來到了一片小河旁邊,河床已經是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冰,秦壽也是也能夠兩儀錘敲開冰面準備裝一點水,倒是有一個好處就是很多魚已經被凍死倒是讓秦壽省的在去捉了。

等到秦壽回過神來的時候突然一個全身發藍頭髮也是藍色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秦壽能夠看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

「你沒事吧?」

秦壽突然的關心起來,因為他誤以為這個女人是被凍傷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