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最後的出口,完全由電磁設備控制的「密集陣」瞄準著狹窄過道,那是一種專門攔截空中導彈的子彈風暴,每分鐘的射速達到萬發以上,而且威力足夠射穿坦克。

更有兩排帶著面具的無信者,渾身上下散發著莊嚴的氣息,整齊排列肅立,透過面具的眼洞能夠感覺到目光正在注視著你。

「這些無信者,素質都很不錯。」

不滅金剛目光掃視一圈,之前還有些小看那個無信者教派了,沒想到他們真的有點東西,訓練出的戰士足以和裁決所中的執行官相媲美。

「那是必然。」

古凡淡淡說道:「越是惡劣的環境,越是能逼出強者。」

如果沒有這個無信者教派的話,恐怕南方戰區已經被怪物掃平了。

正所謂亂世出英雄,無信者教派雖然有著各種偏執極端的規定與教條,但毫無疑問他們卻是末世中的重要支柱。

眾人很順利的進入了天水一線。

周圍的環境立刻變得不同,充滿未來電子氣息的風格消失不見,被湖泊圍繞的山脈上樹木被砍伐大片,一座座木屋林立而起。

許多下等人正在忙碌著。

他們身上破衣襤褸被汗水浸透,有些拿著斧頭用力揮砍著周圍的巨木,有些則幾人扛著木材運輸著,建造出的撿漏木屋則就是他們的宿舍。

「下等人沒有使用電的權利,他們大多數都在山上按照命令搭建木屋,也算有個窩。」

紅豆在一旁解釋,隨意搭建的木屋雖然撿漏,但總要比在末世中險象環生好得多。

再走了一段路。

一些氣喘吁吁的下等人,推著三輪車進入了某個剛剛開採出的石洞,拿著礦鎬與各種工具熱火朝天的忙碌著,四通八達的洞穴被挖掘出來。

山脈之中另有玄機。

「其實,天水一線被湖泊圍繞的山脈內部,已經快要被挖空了。」

「這裡面有一個巨大的山脈基地,那裡是上等人與常民生活的地方,更是無信者教派培養戰士的訓練場。」

紅豆不是第一次來,在她的指引下眾人很快到了一個設立在山坡腰間上的一個巨大山洞,那就是進入到天水基地的入口。

入口重兵把守著。

空曠的山洞延伸下一截截平整的階梯,風格也逐漸變得肅穆,四周都用鋼鐵支撐包裹著,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

這才是,真正的天水一線基地!!

出示了電子卡,眾人踏上山洞的階梯,兩側每隔一段路程還能看到有戰士把守著,一直蔓延到山洞基地內部。

白熾燈將周圍環境照亮。

一大片整齊排列的生活區出現在眼前,每一個常民都分配了房間,配置幾乎完全相同。

這些常民除了每天的工作之外,還要按照無信者教會的要求,進行身體上的鍛煉,學習格鬥技巧,而達到某一個標準的時候,就會送入真正的戰士訓練場。

「看,那邊有教官批量訓練格鬥。」

紅豆一指,眾人朝著那方向看去,一個裝著透明玻璃的巨型房間中,狩獵者教官正在督促那些「常民」進行體能訓練,一次性教導50個人左右。

他們揮灑著汗水,擊打著沙袋,訓練各種戰鬥技巧,努力把身體逼到極限。

達到標準那之後……則會進行進化測試,成為進化者的可能性也會更大。

流水線。

這是一條,生產戰士的流水線。

「這裡,很像咱們裁決所。」

不滅金剛再次感嘆,天水一線對於戰士訓練很有一套,只不過他們選拔的方式很不人道。

「那邊是餐廳,食物都是統一配備。」

「上等人,可以花費資源點,使用高級食物。」

紅豆又是一指,生活區域的餐廳也很規範,更像是一個嚴肅的食堂。

這裡不像是獵人酒吧那樣,可以隨意吃喝,同時享受各種美食,天水一線基地中每天的食物都是固定好的,統一分配,按份售賣。

「這個基地,總讓我覺得缺少了人情味。」

幸運星努了努嘴,覺得很是不爽,一切都太規範化了,感覺這裡就像是龐大的機械工廠。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紅豆也是苦笑了一聲:「無信者教會管理的地方是這樣的,所以有許多狩獵者喜歡呆在自由一點的聚集地,雖然那些地方遠遠沒有那麼安全……」

眾人刷了卡。

惡魔霸少的逃寵 機械化的分配了一個宿舍,上下鋪分為兩層,一共有六個床位,讓眾人體驗了一把軍事化管理。

這裡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嚴肅。

這……就是無信者教派!

……

…… 夜深。

天水一線基地充滿鋼鐵質感的宿舍內,燈光在夜晚進入節約模式,散發著昏暗淡淡的光芒。

紅豆替鐵子更換了繃帶,近乎被切斷的雙手在狩獵者強悍的自愈能力下已經開始恢復,但一回過頭卻發現古凡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古凡呢……」

紅豆臉色疑惑,按照道理來說,天水一線基地守衛森嚴,特別是夜晚的時候更是禁止出入。

幾乎沒有人可以在這個時間段瞎逛游,但古凡卻像是神不見尾的幽靈一樣,說消失就消失了。

幸運星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躺在了上鋪,卷了卷老舊卻潔凈的褙子:「誰知道呢,老大願意去哪就去哪,我們管不到。」

其他幾人也是。

他們都對古凡的安全漠不關心的樣子。

紅豆更加疑惑了,甚至心中還有些憤怒,哪有對自己隊長漠不關心的成員,隨即說道:「天水一線禁宵的時間段,被無信者發現是很嚴重的……」

老火槍擦了擦自己強化霰彈槍的黝黑槍管,抽了一口嘴裡的雪茄,無所謂的笑道:「你的話是挺讓人擔心的,我真怕老大出去把天水一線的人殺光了。」

紅豆一時啞言無語。

這都是一群什麼人,越是接觸就越是發覺他們的詭異,行事風格完全與其他小隊不同。

擔心古凡一個人把天水一線滅了,開什麼玩笑??

這裡可是無信者教派最重要的基地之一,而且據說天水一線還有聖者級的人物存在,那可是高高在上只能仰視的強者。

「不滅金剛,你說說看。」

幸運星似乎對老火槍的話稍感興趣,裹著被子歪頭道:「老大這次要幹什麼,今天進基地的時候,可是把那一批贓物都交出去了。」

「這不是明顯在告訴人家,墮落小鎮的人是我們殺的,關鍵是天水一線的人還把我們放行了。」

幸運星嘖嘖稱奇,天水一線的人也暗懷鬼胎,指不定想著怎麼對付狂獵小隊呢。

不滅金剛耿直憨厚的說道:「管他呢,老規矩,人擋殺人佛擋殺佛,在此之前你還是老老實實睡覺吧。」

紅豆瞪大了眼珠。

原來這群人什麼都知道,而且交出去當做「保護費」的物資也是贓款,就等著麻煩自己找上門來的。

無所畏懼。

真正的無所畏懼。

紅豆知道這個特殊的小隊很強,但卻不知道他們真正有多強,到底什麼樣的絕對力量,才能讓他們放縱自負的呆在天水一線基地,甚至敢與整個基地對抗??

……

……

與此同時。

天水一線外部山區之內。

雖然已是深夜,但仍安排了大量下等人進行勞作。

他們不分晝夜,每天只有短暫幾個小時休息,剩下的空隙都要進行不間斷的高強度工作。

「今天的飯食。」

「你們有十分鐘時間,然後趕緊去工作。」

一個帶著面具的無信者督促著,下等人身前發放了某種食物,那是一種黑乎乎的混合物,摸起來有些黏稠,散發出的味道令人嘔吐。

末世中的人,沒資格挑剔,想要活下去只能吃了。

黏稠物塞進嘴裡,臭味布滿口腔,咀嚼的時候居然還會發出「嘎嘣」的清脆聲,硌到牙齒的同時,一名下等人從嘴裡掏出長條狀的物體。

那是一隻昆蟲的節肢大腿。

「蟑螂!!」

「這東西是用蟑螂做的!!」

那名下等人大驚失色,混合物中參雜的東西居然是蟑螂,心中的噁心頓時衝上喉頭,差點沒讓他嘔吐出來。

「呵呵,新人。」

「你不吃,就給我。」

另一個呆了有些時間的下等人見怪不怪。

總是有一些新人,見到這下等人的專用「伙食」會大驚失色,但末世里能吃到這些已經不容易了,想象最初的那幾個月,蟑螂可都是好東西。

帶著面具的無信者看了下時間。

十分鐘已過,毫無感情的說道:「別磨磨蹭蹭的,快去幹活。」

新來的一批下等人還沒來得及忍受嘔吐吞吃下這些混合物,無信者就開始催促起來,幾個反應慢的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但下一秒劇烈的疼痛卻從身上傳來。

啪!!

一聲清脆的鞭響,打的某個下等人皮開肉綻。

他們就是沒有權利的奴隸,無信者手中握著皮鞭,狠狠抽擊在那些下等人身上,黑色的污穢物灑落一地,還有人哭嚎了起來。

「第一次,漲漲記性。」

「以後動作慢了,就會挨鞭子,懂了么?」

一名無信者站出來,目光陰狠的掃視周圍一圈,最後注意到頗有骨氣的男人身上,他雖然挨了幾鞭子,但眼神卻透露著不服輸的倔強。

「嗯?」

「你想反抗?」

無信者遞給同伴一個眼神,每次有新人都需要殺雞儆猴。

清脆的鞭響混合著皮開肉綻的聲音,那男人的眼神也逐漸「軟」了起來,再硬的漢子挨了幾鞭也受不了,一條條血痕將皮膚硬生生撕裂,慘不忍睹。

「下等人,就別有脾氣。」

「受不了也可以,離開天水一線自己生存,逐出基地。」

阿克萌德 無信者拿著鞭子,來到那男人身邊,冷笑著威脅,說到最後那男人終於怕了,千辛萬苦才趕到天水基地,就這麼被逐出去豈不是死定了??

啪!!

「服不服??」

無信者又是一鞭,那男人被打的吐血,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道身影護住了他。

那是一道看似柔弱的身影,她擋在了男人身前,大聲喊道:「別打了!!」

那是……沈夢溪??

擋在那個男人身前的,正是古凡之前遇到的沈夢溪,她抱住了受傷的男人,用自己的後背承擔了這一鞭。

「哦?」

「還有強出頭的?」

無信者以為這幫人服了,卻沒想到還有更硬氣的,再次高高舉起鞭子想要繼續抽打。

「服!!」

「我們服!」

「別打了,再打他就死了,沒人幫你們幹活了。」

沈夢溪身體柔弱,但聲音卻鏗鏘有力,他攙扶著男人起身,卻沒有繼續反抗。

「這還差不多。」

無信者上下打量一番,冷哼一聲:「他這樣確實幹不了活,但你既然強出頭,就帶著他的那一份一起幹了吧。」

……

…… 噹。

噹噹噹。

礦鎬敲擊的聲音從山洞內部傳來。

天水一線洞穴基地,還在不斷挖掘更深的地洞,古凡眾人之前見到的區域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隱秘的禁區未向外人開放。

塵埃瀰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