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最後一字之音方才傳入楊稀伯耳中之際,人影便已殺至,第一道金針之速連他的身尾亦沒摸著,便撲了個空。

這以快打慢之法,原本向來是楊稀伯對別人所使,沒想到如今自己竟同陷這尷尬之中。

不過楊稀伯卻不急不慢,當那氣刃橫斬而來之際,楊稀伯不閃不避,硬接一記。

鐺…….

脆響驚天。

氣刃如若斬在那玄鐵之上。再看那場稀伯,滿面笑容,絲毫無礙,驚得眾人目瞪口呆若,難不成這楊稀伯身上有何護身至寶?

可他周身明明無絲毫無氣外泄。

當眾人見得他那頸脖之上慢慢顯來的鱗甲之時,即刻便明白是怎麼回事。

龍鱗本就是一種上乘的護體神器,楊稀伯融合龍魂之後,雖未得真龍獸身,便那強悍的強體已能趕得上真龍之身的六七成強悍,一般氣刃和神兵利器難傷他分毫。

這楓峌亦是首次見得這等護體之術。心中驚駭不已。

不過他始終是這鷺仙島的翹楚之流,面對這一切,絲毫不慌張,一擊不中,立時抽身飛退。

此時楊稀伯的面上已呈紫色一片,額頂雙角突出,再無繼續變化之意思。

這就是楊稀伯近來所悟出的秘術,半獸化,如此一來。不但可以藉助獸身之力,還可避過獸身過大,行動不便的劣勢。

「現在才退,亦不閑太晚!」楊稀伯那身軀微微一晃。氣勁陡然一炸,那人影便如閃電般狂射而出。

勁風翻滾,如浪一般朝兩旁狂卷。

這等破空之勢,放眼仙界亦不多見。眾人看得大呼過癮。想不到先前還處在頹勢的楊稀伯,此刻竟化被動為主動,朝那倒飛的楓峌貼身而上!

楓峌驚急之下。將那氣兵橫於胸前,只見那楊稀伯手中立時多出一柄寶戟,光芒暴漲,一瞬間便與那氣刃交擊一處。

真龍寶戟猛然一刺,氣鳴之後,那氣刃應聲而散,楊稀伯翻身便以乾做棍,猛地怒砸在那楓峌的肩部。

鋼猛氣勁橫衝直撞,湧入那楓峌經脈之中,后都雖說眼疾手快,凝出護體氣罩,不過亦被那巨大的衝擊力震得朝地面狂墜。

轟隆一聲,地面陡然下沉,裂紋遍布。

在這一刻,整個鷺仙島的高度都朝下墜了一些,方才再次升起。

如些剛猛一擊,著實嚇壞了眾人。

君霓此刻才知軒嘯方才一問的真實意思。

不過這一點點的傷害對鷺仙島來說,真算不得什麼。君霓面色沉重,第一次對楊稀伯另眼相看。

從三人上島開始,君霓便認為楊稀伯與衛南華雖是軒嘯的大哥與二哥,便其實一直活在軒嘯的陰影之下。

因為軒嘯展露出的實力猶如那太陽一般,讓他人暗淡無光。尤其是楊稀伯,她認為楊稀伯不過是個花花公子,論起實力來又怎會比得過她親自培養的弟子?

不過現在她卻並不這麼想了,軒嘯這等逆天之人世間少有,全然不能拿楊稀伯與衛南華和他相提並論。但若只將他二人混在天才之中,他們便算得天才中的天才,同樣是逆天無比。

楓峌就算要拿下這一場,那也得付出一些慘痛的代價。

九針高飛而起,在陽光的照耀,無分先前,同時朝那楓峌砸落之地疾射而出。


眼見九針真奔楓峌要害之處時,驀地一滯,掉過頭來反朝楊稀伯射來。


只見那九針立時脫離楊稀伯掌控,迎面射來。楊稀伯面色大變之時,眼珠疾轉,將自己的身體舒展開來。

那九針竟不偏不倚從他腋下、臉龐等地方掠過。

不想楊稀伯竟以這種等同於自殺的方式避過九針反擊,眾人見后不禁嘖嘖稱奇。

楊稀伯舉手投足間盡顯大家風範,讓那涉世未深的女弟子們頓時傾慕之心。

不過也正是由於他這不顧后勢的躲閃,讓他整個身體立時暴露在那楓峌的眼前。

現下他如若砧板上的魚肉,任他楓峌宰割。

轉眼間,二人已是近在咫尺,氣刃已然架在那楊稀伯的脖子之上,只要楓峌雙手發力,下一刻楊稀伯的人頭立時便會掉落在地。

衛南華緊張無比,差些叫出聲來,可軒嘯卻一如即往地冷靜,難不成楊稀伯還有後手不成。



君霓見狀面色大變,縱聲叫道:「給我住手!」

楓峌聞言之時,只得咬牙帶著滿臉不甘,翻身騰升。

而楊稀伯則是穩穩落地,沒有絲毫的狼狽,便在當是那方才不知去了哪兒真龍寶戟,破空閃現,被楊稀伯握入手中,這也成為了眾人心中的疑問。

本來以為那君霓叫停,是為了不讓楓峌傷到楊稀伯。可君霓一語卻讓弟子們大感意外,只聞君霓側目望著軒嘯,言道:「軒公子,你看這局算作平手可否!」

軒嘯笑罵了聲,「鬼丫頭!」立時言道:「島主說算作平手,那便是平手吧!」

楓峌落地之時不依不撓,沖君霓言道:「師父,我明明就可取勝,為何要算作平手?徒兒不服,想與楊公子再行比過!」

「混帳!」君霓嬌喝一聲,驚了眾人大跳,亦不給那楓峌留半分情面,訓斥道:「你是在懷疑師父不公嗎?」

君霓心中想的卻是,這一戰算作平手變產極是牽強,楓峌先前那殺意十足,若真對楊稀伯造成任實質性威脅,別說軒嘯與衛南華。單是楊稀伯自己便可讓他身首異首。

那突如其來的真龍寶戟便是最好的證明。

別人不知,但君霓的眼力卻看了出來,楊稀伯以極其微妙的方法將真龍寶戟送入凡界之中,手速之快,連軒嘯亦是等那真龍寶戟到了凡界之時,他方才生出感應。

君霓動作就算達到極速,在他下殺手之前,必是神魂俱滅,絕無僥倖。

但這楓峌似乎絲毫不領情,反而覺得君霓刻意偏坦外人一般。

而眾多弟子似乎也和楓峌想得太致想同,希望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不是君霓不能解釋,而是這道理懂了就是懂了,不明白說的再多也不會明白。

君霓索性將兩眼一閉,不再理這群看似聰明的弟子們。

要知道同境修者之所以有強有弱,最大的原因便是對局勢的掌控,若連這個中關鍵都沒有掌握,實力再強亦會被人玩得團團轉。

這楓峌想給楊稀伯一個下馬威,卻不知道後果極有可能是他的小命。

眾弟子見君霓閉口不語,還以為她是妥協,卻不知道那是君霓已經放棄勸說他們。

軒嘯低聲道:「丫頭,何時變得這般小氣,年輕人有些好勝心是好事,不必太過在意。」

君霓哼了一聲,言道:「軒公子,望你手下留情啊!」

軒嘯模糊不清地應了一聲,朝那楓峌言道:「小子,你不是想與我大哥再戰一場嗎?不著急,機會多的是,我二位兄長既然都已露了面,是不是將你的師兄妹們一共請出,與我好生切磋一番!」

此言一出,眾人還道是自己聽錯了,仔細一回憶,軒嘯的第一字第一句都出現在他們的腦海中,立時驚叫不已。

「這小子是口誤吧?」

「他想以一敵五,這與找死有何區別?」

「師兄不懂了吧,以一敵五,就算輸了,那也在情理當中。」

正是這聲驚理當中,讓眾人立時醒悟過來,軒嘯的實力也許並沒傳說中那般驚人,他只是試圖以這種方式來掩蓋自己的乏力,倒不伯為一個最佳的辦法。

而正在這時,人群之中又走出兩女一男。那雙眼之串儘是玩味的神色,既然軒嘯想丟臉,他們定然不會讓他失望。

想借他五人過關,只怕沒這般容易。

楓峌陰冷一笑,對身後的姣霞言道:「師妹你有傷,暫且休息一會,讓師兄師姐們為你出一口惡氣,我們也可見識見識,何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未完待續。。) 軒嘯的笑容較之從前有些改變,自從他此次回到西成山脈之後,楊稀伯與衛南華便已經發現。

具體又有何不同,他二人一時半會兒又說不出來。

直到現在,他們終於發現那問題出在何處。軒嘯的笑容比原來少了一分邪氣,顯然更為自然,讓他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這種感覺往往只會在秦法然這類超凡脫俗的修者身上才能見到。當他二人想通后,立時又驚又喜。

君霓美目瞧來,眼波流轉,有些喜悅,又有些痴怨,本以為放下的感情,在這一刻似乎又被勾起了苗頭。

最可惡的是,竺之罨死了,來了個軒嘯,讓她不但在其身上找到了竺之罨的感覺,還有一種當年連竺之罨都沒有的氣質,一時之間還無法以言語形容。

眾人思索之際,軒嘯終於踏出第一步。

除姣霞尚未加入戰圈外,以楓峌為首的四名弟子心中陡然一震。

在外人眼中,軒嘯不過是邁了一步罷了。

但在這四名弟子的眼中,軒嘯如若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拔地而起,一時間讓他們面對這萬丈高山的巍峨氣勢,任誰,亦會難以壓抑心中那驚駭之情。

四人呼吸齊齊一滯,手腳僵直,被軒嘯氣勢緊鎖,但凡敢動上一動,下一刻便會人頭落地。


鷺仙島長居世外,何時出現過這般濃厚的殺意?在他們的眼前突然化作漫天鮮紅,屍山血海憑空生來,讓眾多弟子目瞪口呆。

不時,那廣場之中,已癱倒大片,不乏有弟子吐得死去活來。

唯數不多的人立在場中,看似無礙,實則心中早就炸開了鍋。他們不知軒嘯對眾人使了什麼古怪的招式。為何會有這等威力。若非他們實力過人,只怕是與地上痛苦叫喊的弟子別無兩樣。

君霓嘆了一聲,暗道:「鷺仙島多年底蘊,不想在他面前如此不堪,看來不入塵世並非修行上乘之選啊……..」

僅君霓與為數不多的幾人知道,軒嘯這看似簡單的一步,暗藏諸多玄機。

首先,這踏地之聲,雖然聽來輕柔無比,但在那腳掌著地的剎那間。軒嘯陡然發力,以瓏月的音爆之術,將這跺地之聲以音波之形蔓延而開。

眾人的心神在那一瞬間受制。軒嘯再以魂族獨有幻術之力影響眾人思緒。

最後便是他慣使之術,山勢。

如此簡間一步,卻一點不簡單,軒嘯的實力已非這一眾弟子可比。

接下來軒嘯每踏一步,那四名弟子都如同被一把鋒利的刀狠狠地刺向心臟一般,讓他們連知己也分辨不出這是什麼感覺。

不過四人之外尚有那姣霞,身為女子。卻有股子不服輸的氣勢,她也是在場眾人當中唯數不多的不受影響之人。

當軒嘯行至正中之時,她已運氣將自己六識封閉,雙眼未睜嬌聲大喝。掌影狂拍而至。

驚雷之聲接連炸響,軒嘯分神之時,那受制的四名弟子身子一輕,立時大時。朝那姣霞道謝之時,殺招瞬來。

刀影劍氣,掌風拳勢。在那一瞬間不分先後朝軒嘯怒轟而至。

五人同時出手,那聲威何等驚人,流雲飛霞衝天而起,絢麗驚人。

頓時,眾人連軒嘯的死活都顧不得,驚嘆這絕世美景。

方才倒地的諸多弟子在這時亦回過神來,連先前發生了何事都不清楚。

元氣狂旋,如雲般霸站著場中,瘋狂撕扯著,咆哮如雷。

楊稀伯與衛南華的神色已足以證明那不見蹤影的軒嘯並無大礙,偶有幾人見得他二人這神情均是不解,難道五名島主座下弟子同時出手,都對付不了一個軒嘯?他現在是否活著都成問題。

以姣霞、楓峌為首的五名弟子位列五角,將那一團元氣構成的雲霧圍住。

幾人神色各異,雖不能感應到軒嘯的氣息就在當中,但他們似乎對自己的實力沒什麼信心一般,都相信軒嘯並無大礙。

便在當時,元氣雲團不斷縮小擠壓,與空氣廝磨之聲刺耳無比,轉眼便見得那人影顯出。

那而那元氣已然化作一團光球,於那人手心之中旋轉,發出那讓人無法直視的白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