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最後一句,溫軟軟近乎用上了懇求的哭腔。

女人死去的蒼白孤獨的面容不斷閃現在她的腦海里,護著懷裏孩子的溫柔動作,還有冰涼的雨幕,讓她渾身發冷。

最後,還有那個帶着傷疤的男人轉去的身影。

她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誰?又是從哪裏來?!

浸濕的眼眶盛滿了眼淚,但是眼眶的主人卻強忍着不讓眼淚掉下來。這份倔勁,到是讓落也琛靜靜地看了幾眼,接着便轉身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溫軟軟抿唇下床,也走到沙發上,端端正正坐着,雙手規矩的放在雙膝上,垂眸聆聽。

低沉醇厚的嗓音平淡的響起,落也琛眼眸幽深的看着前面,目光略沉:「你的母親是個人類,而你的父親是吸血鬼。」

溫軟軟的目光波動,腦袋微垂下,耳邊似乎響起了之前舞會那群人罵她雜種的話,心裏居然覺得有點好笑。

「然後呢?」溫軟軟聲音平靜的問,「後來發生了什麼?」

「不清楚。」落也琛回應道,「你父母的事,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我只知道,你母親因為生下你,失血過多。又為了把你帶離吸血鬼世界,私自逃走。後來你父親找到你母親,把你又抱了回來。」

落也琛凌厲的鳳眼微冷,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那我父親呢?」溫軟軟心裏急切的問,「為什麼我會被送給別人撫養?」

「因為落瓦娜。」落也琛目光森然,眼底透著淺淺的暗嘲,「你父親抱走你后,就把你交給了落瓦娜。而他自己把自己殺死了。」

溫軟軟不知道該說什麼,腦袋裏想快速理清這種關係,很快她就提出了一個疑問:「我的母親為什麼要帶我走?」

「因為你是人類和吸血鬼的混血,如果不是因為落瓦娜,你是絕對不能在人類世界生活。但是,在吸血鬼地界裏,以你的雜種血統,你也不會生活的多好。」

落也琛輕輕勾起一個殘酷的笑容:「所以,等級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是存在的。」

溫軟軟的心臟一上一下,驚覺自己夢裏的那個女人和傷疤男極有可能是自己的父母后,心底里的澀然沒有減少一分。

苦澀從心臟溢出來,一直蔓延到喉嚨,直至充滿了口腔。

「那為什麼落瓦娜閣下要把我送到人類世界,然後又把我接回來,讓你當我的父親?」溫軟軟咬緊了蒼白的唇瓣,出聲再次詢問。

好多的疑點都跟落瓦娜扯上關係,讓她很想知道這個人在其中到底扮演着什麼角色。

落也琛沉吟,神情淡漠,靠坐在沙發上,對溫軟軟微不可見的搖頭道:「到了你該知道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落也琛態度堅決,讓她禁不住的把目光放到眼前的人身上。

眼前的人面容俊美剛毅,氣場強大,舉手投足間,都帶着雍容沉穩的氣勢。

溫軟軟一下子握緊拳頭,心底里有什麼東西在噴發,而且越來越強烈,她的聲音突然很堅決,目光定定地看着落也琛,認真的說:「我想請求你一件事情。」 溪也明白,這是宋宸在向他們展示騰蛇的富足,其實最讓他心動的並不是那麼多的食物,而是騰蛇這邊孩子們的狀況,不管是騰蛇本部落的人還是俘虜在這邊,只要是稍微小一點的都在部落里訓練或者學習。

這其中不少,如果是在水部落的話,都已經跟著狩獵隊出去打獵了,在騰蛇這邊卻能夠享受一個非常美妙的童年,而且似乎身體方面也沒有落下,帶他們參觀的時候宋宸也讓這些孩子們展示了一下訓練的成果。

騰蛇這邊一般四五歲就已經開始鍛煉身體了,只要天氣允許,早上都會有人帶著他們繞著部落跑上一兩圈,然後還有各種力量訓練,宋宸為他們做出來不少新奇的玩意兒,像啞鈴單杠什麼的,同時也是他們玩樂的場所。

再大一點的話就會接觸部落里的武器,當然小時候的話各種武器都會訓練,當到了十歲的時候,才會讓他們選擇自己最擅長的一樣,宋宸叫出來的這群孩子都是十二三歲的,已經接受了兩年,正兒八經的訓練,這期間也都跟狩獵隊出去實踐過,配合著青銅武器方面還是相當可以的。

在水部落面前也沒有什麼好層次的彈射,這邊所有的武器他們都見識過,所以宋宸讓這些孩子放開手來展示,弓箭,標槍,長矛,盾牌一樣都沒有落下,溪發現雖然看起來有些稚嫩,但是各個技巧都做得有模有樣的,甚至都不比聽說這邊的成年人差。

相比較水部落的孩子的童年就沒有這樣幸福了,從小就得經歷餓肚子,稍微大一點就會跟著父母出去狩獵找東西,危險性不言而喻,每年都會有孩子,死在樹林裡面,他們也非常的心疼。

而且也是第一次見到原來還有育嬰室這種東西,一旦成為了孕婦,能夠有相當一段時間是不需要出去幹活的,只用專心帶好孩子就行,在水果里的話,即使是剛生完孩子,也得趕快投入生活之中少一個人幹活,冬天就會有一個人餓肚子。

情況也就好了兩三年,但是今年完全就回了原樣,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過了幾年好日子,現在突然遇到這種情況,整個部落的情緒都不是很好。

參觀完之後吃晚飯的時候都沒有說話,一個人坐在那裡默默思考著宋宸的話,晚上休息的時候也拒絕了宋宸的安排,而是將帶過來的人都叫到了一個房間裡面,看來是想要商討一下了,宋宸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告訴他可以多想一想。

這一夜不僅是溪,宋宸也沒有睡好,畢竟這對於騰蛇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如果能夠和平解決的話,騰蛇部落的實力將會再邁上一個台階,現在的部落設計是按照幾千人做的,接收水部落甚至石部落都不是太大的問題。

睡得很晚自然就不會起太早,當宋宸打開門的時候就見到溪直愣愣的站在自己的屋子門口,反倒嚇了宋宸一跳。

「神使,我們能加入騰蛇部落,但是加入之後到底怎麼安排?能不能和你們一樣有這樣的待遇?以後我們住哪裡?」,一連串問題直接將騰蛇給問懵了,主要也是吸的華夏語,講的還不是那麼好,只能說出來一些簡單的詞,其中必須夾雜著手勢才行,宋宸只理解了一半。

不過最關鍵的還是聽明白了,那就是水部落決定加入騰蛇,後面的我好像自然沒聽進去,但是宋宸也知道,無非就是相關的待遇問題唄,在宋宸心裡只要加入了騰蛇部落,那就是自己人,就像之前的鳥部落一樣,各種吃飯用度和他說自己人是完全沒有區別的。

不過這其中有些東西並不是一兩句話可以說得清楚的,所以宋宸趕忙將商給叫了過來,讓他充當一下翻譯,我們特意叮囑了商和貿這幾天不要離開部落里,翻譯這種事情還是他們倆專業一些。

「不急不急,邊吃飯邊說」,既然已經有初步的意向了,那麼接下來商量起來就非常簡單了,根據溪的問題,宋宸挨個解答了他的困惑,至少給溪吃了一顆定心丸,這種大事宋宸將幾個首領都叫了過來,同時也喊了一些之前屬於水部落的人,讓他們和溪好好講講在騰蛇的情況,反正這些事兒都是公開透明的,宋宸心裡也沒有鬼。

各種待遇問題以後他們講更加合適一些,比宋宸說出來會更加有說服力一點,尤其是以前是水部落人說的話,大家雖然已經各為其主,但是多少還是有一些感情的,對於水部落能夠加入騰蛇和這些人也是非常的激動。

過得好了就會想到自己以前的族人,現在既然有這個機會,肯定是不能錯過,聽著他們的吹噓,宋宸都有一些汗顏,畢竟雖然騰蛇日子過的確很好,但是也沒有好到這個地步吧,而且今年還過了幾個月的苦日子呢,當然是在他們嘴裡就完全忽略掉了。

宋宸也不會傻到自己接自己老底,在一邊默默的裝深沉,雙方的交流還是比較頻繁的,溪他們不停的詢問著各種情況,而且還非常有心機的分開來問。

問清楚之後,能夠明顯感覺到他們長長的看了一口氣表情也放鬆了下來,能夠有機會過上這麼好的日子,對他們來說誘惑力的確不小。

至於其他的問題,只能由宋宸來回答了,兩個部落融合之後,水部落肯定是要將人都搬到騰蛇這邊來,不然這樣的加入完全就沒有意義了,不過考慮到騰蛇目前並不能在周圍獲取到足夠的獵物,也就是說再加入兩百多人的話,光靠打獵很難滿足日常的消耗了,部落里現在的養殖規模還沒有達到那個地步。

所以宋宸決定暫時原本的水部落也不能完全就棄用,那邊也有著不少的資源值得騰蛇說利用,寬廣的水域面積,魚類是要比騰蛇這邊好太多太多,就是以後可以在那裡建立一個分部,當然人手的話不能全是水部落的人了,肯定得以騰蛇這邊為主。

同時屬於水部落的人也得完全編入他說現在的體制,水部落本部這些人自然和騰蛇自己人一樣享有最好的待遇,至於那些俘虜的話,就只能按照新的俘虜對待了,當然對於俘虜們的安排溪也沒有其他的意見。

本來就是讓他非常頭疼的事情,即使前一批俘虜也沒有處理的太好,和騰蛇一比,溪的確感覺自愧不如,現在成熟願意接受自然是最好的情況了。

最讓溪感到驚喜的還是關於他們部落信仰的事情,這也是溪一直心心念念的東西,不過在現實面前,他都沒有多餘的想法了,現在唯一的要求就是部落里的人能夠享受到更好的生活。

結果宋宸說騰蛇部落的圖騰可以將水部落的圖騰融入進去,同時宋宸也和鳩說了一下,鳩早在決定加入騰蛇部落的時候,就沒有關於信仰的想法了,在完全消滅黑暗部落之後,僅有的一點執念也都完全消失了,不過到了騰蛇這邊之後,宋宸對他們也非常的看重,祭祀的時候更是會主動邀請他們站在最前面。

不過之前祭祀的都騰蛇部落的圖騰,關於鳥部落的只有一根權杖,現在聽到這樣的消息,淚水瞬間就充滿了整個眼眶,宋宸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就說明完全沒有把他們當外人對待,甚至所有事都想著他們。

鳩也不是善於表達的人,飽含感激的看向了宋宸,一切都在不言之中,宋宸朝著他點了點頭,在宋宸看來雙方之間也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了。

宋宸的這一系列安排還是非常讓溪感覺到滿意的,從始至終,只有最開始宋宸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讓他感覺到一點點的威脅,從他答應下來之後每一步都非常讓他滿意,甚至還有出乎意料的收穫。

最關鍵的是,一旦答應了騰蛇部落,那就說明之前欠的賬也就隨之一筆勾銷了,雖然宋宸沒說,但這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在宋宸的安排之下,溪看來部落也就是換一個環境生活而已,當然自己的話可能就不會有之前那樣權利了。

是看了看鳩的情況,溪也知道自己肯定不會過的太差,鳩這種自己不要被搗毀了,而投奔騰蛇的,都能混到部落首領級別,更不用說自己這種情況了,水部落可是以完整的建制加入騰蛇的,待遇總不能比鳩還差不是。

不過他也忽略了一點,鳩能有現在的地位,也是個人能力帶來的,一開始也是從基層往上爬,對於溪也有自己的想法,下游那一片溪要更加熟悉一點,可以安排一個人和他配合起來,在那邊發展發展。

和溪想的也差不多,他的地位肯定要比就要好一點,畢竟這也是給石部落做一個例子,現在既然水部落已經答應了,那麼宋宸接下來謀求的就是石部落了,這其中也少不了溪在這幾次戰鬥中的表現,宋宸可都看在眼裡,雖然個人能力的話並不是十分突出,但是卻比較聽指揮,對於宋宸的安排也從來沒有提出異議過,執行的非常透徹。蘇君彥腳步一頓,驀地看向大堂經理:「不打擾到我?」

大堂經理是個人精,看蘇君彥的樣子,就頓時明白了什麼,直接開了口:「對,剛剛蘇太太說,不允許門口那位小姐進門,還說這都是您的意思。」

他垂下了頭,話語像是在邀功,其實是在告狀:「我們五光十色俱樂部,是沒有這個規定的,可蘇太太

《蘇南卿霍均曜》第139章趙慧妍自作孽不可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程苒眼角抽搐:「我給你洗?」

這不太好吧,畢竟男女有別,而且他只是腿疾,又不是手也不能動。

但封墨燁卻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反而還覺得理所當然。

「我們是夫妻,這幫老公洗澡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下次吧,下次我幫你洗,我那個針還要消毒,挺多工序的。」

程苒眼神閃躲,有些害羞,臉頰都微微泛著紅暈。

封墨燁也是跟她開玩笑,她不好意思,他難道就好意思了?

「那你去吧。」

程苒鬆了口氣,轉身準備出去,封墨燁卻突然喊她。

「你難道不用幫我把褲子脫下來嗎?」

他不太方便。

程苒又趕緊回頭走到他跟前,摁住他的皮帶扣,只聽到叮的一聲,她將皮帶解開,然後再是拉鏈。

這手,莫名就有點抖,她臉頰也跟著滾燙起來。

封墨燁看著她纖細的手指一直抖個不停,突然握住她的手,程苒下意識的抬頭,驀然撞見男人那雙炙熱的眸子,好似蘊藏著什麼複雜的情緒,讓人辨不清。

他聲音也比往日低沉:「我來吧。」

程苒趕緊抽回手,封墨燁解開拉鏈,程苒幫他拉褲腳,等弄完她額頭上汗都滲出來了。

她抬手抹了一把,粉底沾了一手,她心裡一驚,完了,脫妝了。

「我先出去,你快洗吧。」

說完,人匆忙跑出去。

封墨燁蹙眉,怎麼慌慌張張的,脫個褲子有這麼緊張?

程苒出去后趕緊拿鏡子照了照,果然脫妝,她迅速拿出化妝品又補了補,這才放心。

真是跟這個男人相處的每一刻都驚心動魄。

等封墨燁出來之後,她已經準備好了針。

施針的時候依舊是小心翼翼,非常認真,因為每個穴位紮下去不一樣,效果跟副作用也不一樣。

要是扎錯了出什麼問題,封家這一家人非把她給吃了不可。

結束后,她將東西放回原處,問他:「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封墨燁嘗試著動了一下,雖然還是沒什麼進展,但是他感覺好像要比之前好多了,至少有點知覺。

這讓他非常驚喜。

「我有點感覺了,是不是意味著有效果?」

「真的嗎?你能感覺到了?」

「嗯。」

程苒臉上蕩漾著笑容:「那太好了,證明有效果,以後我就按照這樣給你治療,如果不出意外,再過幾天,你腿應該就可以下地了。」

這不是她吹牛,對自己的醫術,她還是很有信心。

封墨燁沒想到這丫頭的醫術如此高明,看來還真娶了個寶藏女孩。

他捂著嘴輕咳一聲:「看在你最近對我這麼上心的份兒上,我也應該有所表示。」

「什麼表示?」程苒緊張的看著他,該不會是要說獎勵跟他晚上洞房花燭吧。

封墨燁看著她緊繃的神情,伸手彈了一下她的腦袋。

「你在想什麼呢,我說的是送給你一樣東西。」

程苒下意識摸了摸腦袋,疑惑的看著封墨燁。

「什麼東西呀?」

封墨燁將枕頭下面的一個精美的盒子給她。

「打開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