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曾目華看著她背影,喃呢道:「你要不長的如此好看,本座也不會這麼擔心了。」

但她沒走幾步又回來了,曾目華笑道:「夢兒,你是想清楚了讓本座陪你去嗎?」

她伸手道:「拿來。」

「什麼啊?」

「王員外給的那十萬兩銀票,給我交出來。」

曾目華不情不願掏著袖子抱怨道:「本座真是命苦,還沒等捂熱乎呢,就要給你。」

那銀票還沒等全部露出的,就被她一把奪過,轉身說道:「走了…」幸好他沒用力氣與她對拽,不然非撕成兩半不可,到時就真的悲劇了。

口袋滿滿的銀錢,溫可夢在大街上走路都起了風,她對這不熟悉,四處打聽了許多人,都給她推薦了離她不遠處的和順閣,聽他們說那裡的東西質量參差不齊,你想要什麼價位的都能給你做出來。她原本就打算做一個做工精美的,能配上那大宅子氣派的一塊匾,所以她毫不猶豫選擇了和順閣。

可進去一趟,招呼客人的店小二,似乎很沒眼力勁敲不起她,任何人性子使然,都不可能舔著臉上趕著去買,她半個字也沒吐出,就抬著步子走了。

站在和順閣門口,抬頭一打眼就看到正沖著對面沒匾額的一家不起眼的小門面,但裡面有個背影在裡面鋸木頭,她心想:「想必也能做吧。」她站在門口,清楚看到裡面有個和她年齡差不多的男孩,她出聲說道:「你是木匠嗎?我想做快匾,你這可以做嗎?」

那人停下手中鋸木頭的動作,走到旁邊桌子邊,拿起一本冊子,淡淡開口說道:「怎麼不去對面做呢。」

溫夢知道他們相立,必定是競爭對手,也沒好隱瞞的,說道:「對面都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貨色,我難道還拿著銀子,去看他們臉色不成。」

那人聽后無半點反應,彷彿剛才溫可夢自說自話,這讓她著實有些尷尬。空氣凝結一刻鐘,為了緩解這氣氛,她主動在說道:「不知木匠你叫什麼名字?」

「天佑…」他翻翻找找,將一摞冊子整齊的擺在桌上,說道:「這是樣式,你看看要哪一種。」說著又開始鋸沒鋸完的一堆木頭。

溫可夢過去認真翻越了起來,各種各樣的都有,五花八門的挑的她都花了眼。她之所以擇選不了,是因為這上面畫的都很好看,哪個樣式想想掛在大門上都很配,她來回翻看,不走心的說道:「天佑,你確定你能做出這畫中的樣式嗎?我看有些做工很複雜啊。」

他一聽,薄怒道:「你若不信我能做出來,就趕緊去對面,別在這浪費時間。」

「這也不能怪她不信,畢竟他年齡在那,她就問了一下居然發火了。」溫可夢合上冊子,冷聲說道:「我看你這態度還不如對面呢。」

就在離一步就走出門口時,在裡屋傳出久病之人一樣無力的聲音,「公子,留步。」手抖著打開帘子,說道:「天佑,還不快向這位公子道歉。」

「爹,你出來幹什麼。」天佑連忙扔下手中鋸木頭的工具,跑了過去扶著他。

「不用了。」溫可以本就沒想要這叫天佑的能給她道歉,面無表情的說道。 她剛要準備出這間屋時,天佑不知是為了不想忤逆他爹的話,還是真的覺得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對她說了句,「公子,我性子衝動,剛才我說的話你就當個屁放了吧。」

即然道了歉,溫可夢也不是捉著人錯事不放的人,回頭笑道:「沒事…」天佑與她對視時,不知為何紅了臉,他感到自己的窘態,別開了眼,走到桌前胡亂翻著冊子,氣息帶有慌意,說道:「公子,這上面的我都能給你一模一樣的做出來,你看中了哪一個? 抗日之全能兵王 我現在就給你做。」

這樣一說,溫可夢也順著他的話往桌邊走去,說道:「天佑,要不你給我推薦一下,哪一個適合掛在大門口,不失氣派但也不顯得太過招搖。」和諧的對話彷彿剛才那不愉快的事沒發生一樣。

他翻了幾頁,停了下來,把畫冊遞到她眼前,說道:「公子,你看這樣的如何?其實這款與平常大街上上見得並無兩樣,但它是用珍貴的紅木來做的,但不懂的人根本看不出來,只能看出它的貴氣,卻看不出它那珍惜程度。」

「是夠低調的,裡面住著不能露面的人,這種是最好的。」就在她想時,一個接著一個進來了五個彪悍的男子,那眼睛彷彿長在了天上一般,看著他們一臉的不屑,站成了一排樣子囂張極了,溫可夢皺著眉頭,看到他們身後慢慢走出了剛才和順閣的店小二來,這到讓溫可夢有些明白他為什麼要來這,想必是看競爭對手有了生意,才上門的吧。

店小二冷笑道:「這位公子,小的可為你準備了十多本畫冊來供你挑選,你即使再不滿意,也不用到他家來吧。還是請回和順閣,小的給你在好好介紹,再說這家做的東西,怎麼能跟和順閣相比。」

溫可夢一臉和煦的笑道:「我看還是不必了,這家的東西我很是滿意,已經是定了,若下一次有在需要的東西,我再去和順閣。」

她都說的如此含蓄,要真只是上門搶生意的,聽完這些話后就該滾出去了,不在強說什麼。可接下來的店小二說的話,她知道事情不會那麼輕易了結,「公子,小的說你不聽,那小的身後這五個男人,怕不答應了。」

天佑氣道:「莫非你們和順閣還要強買強賣,不讓客人自己選擇嗎?」

店小二說道:「要不是剛才老子態度不好,他能讓他上你這來,現在不過是想請他回他最初的選擇而已。」

天佑爹捶胸頓足的說道:「你們和順閣簡直是欺人太甚。我們已經步步後退,你們為什麼要緊逼,不給我們留下一條活路啊。」

店小二說道:「老爺子我看你還是不要說話的好,不然一下子喘不上來,死在這可都晦氣。」

「你說什麼,你敢這樣說我爹。」天佑怒氣衝天走近了店小二,上去就想給他一拳頭,還沒等碰到就被他身後的五個男子其中的一個,給擋住了。店小二不屑道:「就你這幅身板,還想打老子我。」說著上去就是一腳,嘴裡更是說些嘲諷他的話。

「天佑…」老爹上去就想去扶他,可奈何他自己連腰都彎不下,只能拼勁全力想下腰,那姿勢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溫可夢出聲道:「店小二,我已經有了決定,你還是不要生事,趕緊滾出去比較好,不然官府的牢房你是想進去坐坐了。」 店小二也不在低聲下氣,反而接下來的那態度比剛才對天佑還要狂妄,指著她的鼻子,說道:「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是給你臉了是嗎?才讓你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敢拿架子。」

溫可夢冷冷一笑,那樣子像要立刻將他給滅了,她將地上眼神充滿恨意難平的天佑扶起,平淡的說道:「沒想到區區一個店小二都如此大膽,光天化日就敢上門打人,你倒是讓我見識了。」

他陰笑道:「誰讓公子不識抬舉,小的也只好如此了。怎麼公子,事已至此還不能讓你改變主意嗎。」

要在這樣僵下去,怕待會就要動手了,可要順了他的意,那豈不是讓這狂徒更加得意了嗎?她思考了片刻,說道:「店小二,我之所以選擇這家店,是因為價格便宜,你要能給我同等價格,那我有什麼理由不選擇眾人都知的和順閣呢。」

店小二臉上藐視加重,他早就猜測到是個窮鬼,真不知掌柜為什麼要讓他來,說道:「行,這件事我做主了,他們家多少銀子,我們和順閣給你同等的。」

「好大的權利…」溫可夢也趁機將桌子上的畫冊翻到那一頁,懟到他臉上,說道:「這個做出才十兩,我現在就給你錢,我今晚就要成品。」

店小二看那畫的工藝和複雜程度,要想做出,成本都絕不止十兩銀子,他臉色難看,說道:「你耍我,十兩銀子連成本都不夠。」

溫可夢放下畫冊,說道:「可這家,給我的價格就是這些銀子,你和順閣要覺得折本,就不要再給我說別的,畢竟我作為要買東西的人,自然要選價格便宜買不是。」

店小二被堵的說不上話,最後也冷冷的下令道:「我們走。」

看他們都離去,溫可夢說道:「天佑,這店小二經常來砸生意嗎?」

他朝門外方向冷哼一聲,說道:「是啊,要不是他們來一個客人他們上門嚇唬一次,這店裡的生意也不至於慘淡到這種地步。」他像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的吐起了酸水。

兩人在說話空隙,天佑的爹毫無預兆的暈倒在地,他急忙跑到他身邊,搖晃道:「爹,你怎麼了?你別嚇孩兒啊。」

溫可夢也著實嚇了一跳,拿起老爹的手給他把起了脈,說道:「應該是心頭上火,氣急才至使暈倒的,趕快送去醫館。」

天佑抹了抹臉上哭的淚痕,背著老爹一刻不停的前去。

……

「許大夫,你快救救我爹啊。」天佑背了一路,早以滿頭大汗,但依舊沒減少他忙慌失措的心。

「別急,我看一下。」那個被人稱為許大夫將老爹放平在專門安放病人的桌子上,仔細觀察起他的癥狀。等的人心急如焚,天佑忍不住說道:「許大夫,我爹到底怎麼樣了?」

看他在認真的把脈,溫可夢上前說道:「天佑,別讓許大夫分心,老爹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天佑聽了她的話,不在言語,心中無比焦慮的等待。

良久,許大夫將老爹的手放好位置,站起說道:「天佑,我不是告訴過你,不可在讓你爹受刺激了嗎?你是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嗎?現在好了吧,出事了。」

天佑一聽,恨恨的說道:「都怪和順閣的人,要不是他們來找事,爹也不會成這樣。我現在就去找他們算賬。」說著就抱著一肚子怒氣,往門外走去。 溫可夢怎麼可能讓一個像愣頭青一樣的男孩去別人地盤。她擋住天佑的去路,說道:「冷靜些,你若去了,除了找揍外,占不得任何便宜。」

許大夫也勸道:「是啊,這位小公子說的極是,和順閣里的人,都不是些好惹的,你爹就你一個兒子,你要在出事,你爹可怎麼辦,今後誰來照顧他。」

「那就讓我爹白受罪嗎?」話里依舊是氣的,可步子也沒再往外走一步。

許大夫也是個心直口快的,為了不讓他去,從側面給他分析道:「天佑,話可不能這樣說,你爹本就身體不好,誰讓你自己不放在心上,還讓他看到那一幕,這不還要怪你嗎。」

其實話說的的確是有理,但要讓天佑怨別人,他心裡不就好過些了嗎?這許大夫一番話,可真是給他一頭棒喝,直接要把他給敲暈了。

溫可夢向老爹方向望去,岔開話題說道:「許大夫,老爹現在如何了?」天佑都被怒氣給埋沒了,才想起他那老爹,趕緊跑上前侍奉在了左右。

「怎麼說呢,總之現在是吊著一口氣,死不了但也好不了。」他嘆息的說道。

「那就沒辦法讓老爹好起來嗎?」溫可夢看那被病痛折磨骨瘦如柴的老爹,心有不忍的問道。

「不是沒辦法,之前我也跟天佑說過,但藥方里幾副藥材不僅名貴,而且一個藥引就要花費天價才能夠買來。這不天佑家開的門面被和順閣處處打壓,哪有錢給他爹看病尋葯。」許大夫也可憐老爹,盡量用便宜的藥材來替他維繫著生命,可要拖下去,病情在加重,神仙也無法救他了。

「錢,她手裡可有的是。」她看著抹眼淚的天佑,說道:「那需要多少銀子,才能救他一命。」

「大概要一千兩。」許大夫一說出口,一臉同情的表情唉聲嘆氣了起來。

溫可夢沒在猶豫,直接拿出一千兩銀票遞到他面前,說道:「許大夫,去開藥方尋葯吧。」

他大驚不可置通道:「小公子,你確定要出錢給天佑爹治病。」

「嗯…」

許大夫拿過銀票,笑道:上「天佑,你爹有救了。小公子給了一千兩給你爹治病的錢。」

天佑看著貨真價實的銀票,眼眶又紅了起來,噗通一聲跪在了她腳下,說道:「公子大恩大德,今生我做牛做馬也一定會報答的。」

在溫可夢還沒出現時,他被和順閣那些人弄的,都開始敵視這個世界上的人了,但今日一個才見面的陌生人拿錢給他爹看病,給了他一個最溫暖光芒。

「快起來。」溫可夢彎腰扶起他,說道:「錢本就是花的,更何況是救了一條命,我也不需要你什麼報不報答的,我只希望你,今後可以穩重一些,讓你爹也有所依靠。」

天佑的年齡與她相仿,可憐他來年紀輕輕就承擔起養家糊口,照顧生病爹的責任,所就多說了幾句,給他提個醒,可別招惹禍事去找和順閣算賬。

天佑神情堅定的說道:「我懂了,可公子這恩情,我也一定要報。」

「天佑,雖我能出的起錢來給你爹治病,可今後你可要好好打算下,該如何填飽肚子吧,畢竟現在和順閣處處針對你們,要想謀生可不好辦啊。」

說完這番話,溫可夢自己都覺得她真是操心的命,現在對只見了一面的陌生人她都想給他安排妥當。 「公子,我的木匠手藝不會比和順閣任何人低,所以等我爹好了,我還是準備重操舊業,但我又怕他們會處處來找事,公子你可否指條明路?」

看天佑一臉慌錯,溫可夢也知他內心的焦慮,她從懷裡拿出銀票,說道:「即如此,我們就跟和順閣杠上了,天佑,我給你錢,好好將門面裝飾下,在多請些打手,要弄的紅紅火火滿城都要知道和順閣對面還有一家木匠,這樣就可看各自真本事了。」

「公子,你已經給了我爹治病的錢,這錢我不能要,我會想到辦法來解決眼前的困境的。」天佑充滿信心的說道。

「拿著吧…」溫可夢塞在他手裡,看他要還給自己,她制止說道:「天佑,我知道你本身是有能力的,要不就當我投資給你,到時你有能力了在雙倍還給我。」

天佑怎麼會不知這是想給他找個理由收下,能不能掙錢都很難說,他就這麼信任自己,他慢慢握緊手中銀錢數目是他這輩子都沒見過的。他心裡無比感激,這一瞬間彷彿長大了一般,眼神堅毅的說道:「公子,我一定會努力,絕不會讓你覺得看錯人,讓你失望。」

溫可夢給了個信任的笑容,說道:「嗯,天佑你有這般信心,那窩也放心了。」

看著她會笑得眼,天佑又一下子紅了臉,心中出現莫名情愫,讓他腦海里不敢在回想她的面容。低頭說道:「公子家住哪裡?等我做好匾額給你送去。」

溫可夢找了一張紙寫了下來,說道:「這是地址,對了匾額上的字要寫孟宅。」

「嗯…」

這裡已經沒她什麼事了,她去了集市,買了許多孩子喜歡吃的零嘴和菜,她心想今晚之後她就要走了,還真是有些不舍。

在去司馬宏軍帳內,衛婉在左思右想該如何勸他出去,還沒等靠近,就聽到裡面的發火聲,她心一顫,有些局促不安,但為了能成功殺了溫可夢,她硬著頭皮掀開了軍簾,說道:「王爺,我有好消息想與你說。」

「是不是找到夢兒了…」他聲音帶著無限希翼說道。

衛婉嫉妒的發狂,幸好今日她就活不成了,這樣想著,心氣也順了不少,她也表現的很喜悅,說道:「是啊王爺,聽樵夫上山砍樹時,正好有碰到溫妹妹。」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找到夢兒的蹤影了,走,我們就去那座山。」說著就抬著急忙的腳步想要前去。

衛婉一看成功說服了王爺心中無比高興,因為還差一步,溫可夢就要死了。

可跪在地上的副將,說道:「王爺,外面不太平,你還請三思啊。」尤其是近日被人給扭斷脖子,死了兩個值班的士兵,這一看就不是好兆頭,在這個時候,王爺要在出點什麼事,他們一個都活不成。

「少廢話,還不給本王去牽馬。要在說,本王現在就殺了你。」司馬宏聽他說的,連在重新想也沒想,這麼長時間,他好不容易才得到她丁點消息,怎麼會錯過。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是是是…王爺,末將這就去。」

駕駕駕….幾十人騎著馬出了軍營,往山上狂奔。

霍將軍氣息有些急,說道:「侯爺,有溫姑娘的消息了。」

定北侯寫字的手一頓,說道:「她現在在哪?」

「聽人說,溫姑娘在附近山上。」霍將軍總覺得這件事哪裡怪怪的,按理說,溫姑娘為什麼要在山上呢。 霍將軍看出不對,更何況是久經和別人玩陰謀詭計的定北侯,他一下子就聽出事情處處透著陷阱的氣息,急迫的說道:「此事有蹊蹺,快去派人跟著宏兒。」

他跟在他身邊幾十年,看他臉色也知是要發生不好的事,說道:「侯爺別急,末將這就去派人。」

吁….司馬宏來到一綿延起伏的大山上,說道:「瞪大你們的雙眼,給本王找仔細了。」

「是王爺…」

那山很大,為了能儘快找到夢兒,他讓所有人都分開來尋找,這也給了在暗處奕風機會,從他出軍營開始,他就一直跟在他身後,看四下除了宏王自己外,身邊無一個親信,他知道此時的他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蹭的一下來到了司馬宏面前,說道:「王爺,我是真不敢相信,你真的還活著。」

司馬宏一驚,臉色一下變得極為難看,低沉著聲音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奕風囂張道:「王爺,都死到臨頭了,就算你知道前因後果,那又有什麼用。」

他冷言道:「你以為本王還是以前的司馬宏嗎?你若敢動手,到時還不知道鹿死誰手誰呢。」

奕風看他神態不見害怕,而且氣勢十足,難道他跟溫可夢一樣,武功都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嗎?但還有一個想法就是他在假撐,想靠這個嚇住他,好逃脫。

「王爺,死到臨頭還敢說大話。」

奕風一個帶著狠辣的眼神飛了過來,舉起手中的劍向他殺了過來,司馬宏露出冷厲一笑,調轉馬頭,輕鬆躲過那刺過來的那一劍。這可出乎奕風意料之外,可他不信他能躲的過他的刺殺,連續出了幾招,可都未傷他半分,司馬宏也不在躲閃,正面跟他出手打了起來,奕風本就夠吃驚的,現在又能跟他多對打,司馬宏出手即快又狠,他腦子立馬亂了起來。他很快就變被動為主動,連連將他打的後退,在招架不住時,他撤手與他相隔數米,說道:「王爺,我到沒想到,你居然會武。」

司馬宏冷笑道:「奕風,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腦子一轉,想到了攻心的好辦法你,說道:「王爺,你到這來是幹什麼?」

司馬宏到覺得奇怪,怎麼話鋒一轉居然問他來幹什麼,沉聲說道:「本王來這與你何關,你就算在拖延時間下去,今日也難逃一死。」

他大笑了起來,那笑帶著濃濃的嘲笑之意,惱怒道:「你是找死。」

奕風停止了笑意,說道:「王爺,在臨死之前,我可有件事告訴王爺你。而且這件事可關係到你皇家面子。」

司馬宏皺眉本不想聽,只想動手殺了他,報那日之仇,可一提到皇家面子,思考了片刻,說道:「你知道些什麼?」

「王爺來這是來找溫姑娘的吧。」

司馬宏咯噔一下,他聽到消息就立馬來了,可沒時間這麼快傳出去,他怎麼會知道,難道說一切都是他在搗鬼。

他可不管司馬宏言不言語,接著說道:「我勸王爺還是別找的好,畢竟現在溫姑娘可幸福著呢,你要真喜歡她,可別再去打擾她的好。」

他猛地抬頭,啞聲說道:「什麼,你什麼意思?」

「她身邊有個英俊瀟洒的男人陪在她身邊,兩人如膠似漆的整日粘在一起…」

他說到這裡,斜眼看了一眼司馬宏,看他由開始的不信到最後的悲傷,他心裡開心極了。 就在司馬宏沉浸在情緒中時,奕風悄然接近,繞道身後一運輕功聚集全身力氣一掌擊中他胳膊上,他毫無防備的從馬上滾落下來,一大口鮮血從嘴裡噴了出來,奕風高傲的身姿站定在他身旁,陰笑道:「王爺,你太輕敵了。」

司馬宏擦掉嘴邊的血,忍著疼痛聲音斷斷續續的道:「你所說的一切無非就是想殺了本王,夢兒沒有跟別的男人如膠似漆,你都在騙本王對不對?」

奕風面帶嘲笑說道:「王爺,你要自我安慰,我也不攔著,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吧,畢竟你就要死了,我就大發慈悲讓你帶著美好的夢去死。」

司馬宏此時豆大的虛汗往下掉,腦海里不斷沖刷著曾目華那張在他人臉,他清楚知道他心愛的女子和他在一起,可笑他雖貴為王爺,可連她的消息都談聽不得。他頭疼欲裂,低沉嘶叫了一聲,如同一手傷的野獸無盡的悲哀傷。

奕風陰笑著慢慢走進,手中的劍也做好要殺了他的準備,說道:「王爺,下了地獄之後,你可別來找我,要找也去找那位要你命的皇上,我只是奉命行事。」

話畢,他怕多生事變快速舉起了劍刺了過去,那一下濃濃的恨意包含著溫可夢給他的,可就在離他胸膛刺穿一步時,嗖的一聲,不知從哪來的一支箭先行刺中了他舉劍的手,劍也隨後掉落在地上。

他慌張趕緊望向箭射過來的方向,一看烏泱烏泱的士兵,他心下一緊,看著臉色慘白已經陷入昏迷的司馬宏,他心裡安慰自己已經中了他一掌,不可能有機會活。這樣想著,捂著傷口就跑了。

「王爺,王爺…」霍將軍將手中得弓箭放在一旁,看司馬宏快要死的樣子,他心中除了害怕還是害怕,趕緊大聲指使人將他馱上馬,帶回了軍營。

還在集市上瞎逛的溫可夢,不知為何她心突然一疼,那種疼像被人硬生生扯下一塊肉來,只那一下就讓她想哭。她摸著胸口心裡發奇,她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司馬宏被人給抬了回來,眾人看到紛紛議論,霍將軍也是在第一時間派人去通知了定北侯,他帶著滿滿的擔心,心裡也怕萬一他就這樣一命嗚呼了,那他的大計不就化為泡影了嗎。腳步生風走到司馬宏床前,說道:「軍醫,宏兒怎麼樣了?」

軍醫們一聽,二話還說直接跪倒在地上,聲音顫巍的說道:「侯爺,我們儘力了,可王爺傷的實在太重,怕是…」

這一下定北侯心涼了半截,怒道:「本侯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把宏兒給救回來。」

他們碰碰往地上磕起了頭,說道:「侯爺,我們醫術低微,真的沒辦法啊,侯爺…」

他大發雷霆,一腳將軍醫踢到在地想,「一群飯桶。」朝外嚷道:「來人,把他們都給本侯綁下去,軍法處置。」

「侯爺,侯爺饒命啊…」軍醫們惶恐的頭像搗蒜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磕了起來。

霍將軍還沒急糊塗,把要帶軍醫們出去砍頭的士兵給攔了下來,趕緊上前小聲說道:「侯爺,要把他們都殺了,不僅會影響到軍心啊,而且眾人怕都知道王爺傷的不輕啊!」這話讓定北侯恢復了點理智,平息下了怒氣,說道:「本侯可以饒了你們,但宏兒你們想辦法救回來,要宏兒出事了,你們都得給他陪葬一樣活不成。」 軍醫們看能活命,就算是短暫的活命也比現在就死的好,這次沒思考趕緊說道:「侯爺,我們一定拼盡全力救回王爺的。」去了床沿給司馬宏又診治開來了。

定北侯越想越氣,咬牙切齒道:「是誰幹的?」

霍將軍低聲說道:「侯爺除了那一位,誰還有這麼大膽子敢在你眼皮子低下干呢。」

他何嘗不知此事嫌疑之人,全身散發出戾氣,重重一拍桌子,說道:「是啊,沒想到競在本侯眼皮子低下讓那位給得逞了。」

「侯爺你先消消氣,現在是想辦法將王爺救回,我們不能自亂陣腳啊。」

霍將軍看得明白,要皇帝的兒子在這真出點事,先不說侯爺大計不能實施,要皇上趁機發難,那更是成了死局,他們就成了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一語讓定北侯知道形勢迫在眉睫,要弄不好他這條命都得賠進去,說道:「封鎖消息,不能讓外面的人知道宏兒被人行刺一事,若要人知道了,怕只會引來不必要的禍事。」

霍將軍為難的說道:「可王爺回來時被許多人看到昏倒的模樣,這消息怕封鎖不住啊,指不定現在士兵們都好奇發生了什麼。」

「那就對外宣稱,王爺因太過勞心邊防之事,本就偶感風寒現病情加重,需要靜養。」

「是侯爺,末將這就去辦。」

他也覺得此計甚妙,不僅能隱瞞住王爺受傷一事,還能讓眾將士更加心悅實誠追隨王爺。

「等等,秘密去尋訪大夫,來給宏兒診治。」

「是侯爺…」

看著床上臉色依舊不見好的司馬宏,定北侯眼神幽深,心中如即將爆發的火山一樣,瀰漫著濃濃的硝煙,心道:「若宏兒能挺過這一劫,皇位爭奪也要加緊步伐了,不能再等到下一次刺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