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更不用說這內在的裝修了啊!其中的花費簡直就是無法估量,盤古大觀雖然同樣十分的奢華,可她的花費卻很清楚,再者,這裡畢竟每天只有七十二個座位,光是這一點,在陳升的眼裡,這仙桃源就在盤古大觀之上,畢竟盤古大觀的入門資格可要低不少。

在那宛如仙子一般漂亮的女人帶領之下,一行人進入了一座轎子一樣形狀的電梯內,隨後電梯緩緩上升一直朝著頂樓而去。

「爺爺,你的面子還不小呢,竟然能上頂樓?」

陳美君回過神兒了,盯著陳升賊兮兮的調侃道。

「呵呵,你個小丫頭,少打聽,等會兒吃飽喝足了,都給老子滾蛋,以後你們想要進入這裡,那就要憑自己的能力了啊!」陳升看著陳美君一臉溺愛的說道,在陳家的子嗣,親戚中,他唯一看重的便是陳美君這個孫女,有能力,有機緣,運氣也不錯,甚至還有林逸這尊大佛在背後給她撐腰,只可惜,陳美君終究是女的。

否則,他陳升哪裡需要賣掉自己的四合院呢?

兩分鐘后,當走出電梯的剎那,眾人再度愣住了,彷彿進入了一個仙氣氤氳的仙家洞府一般,在他們的面前,到處都是彩虹,都是陽光,彷彿,整個太陽在都圍繞著頂樓在照耀一般。

「幾位,這是今天頂樓最後的一個位置,請坐!」

仙氣飄飄的女子,優雅的伸出了那纖纖玉手,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呼呼,老公,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在通往天堂的路上啊?」陳美君看著周圍氤氳繚繞的仙氣,以及隨處都能夠看到陽光照在瀑布上呈現的彩虹,一臉激動的笑道。

「呵呵,這麼說也不為過吧!」林逸淡淡的笑道,這裡的靈氣是外面的十倍以上,普通人在這裡絕對會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甚至如果能夠經常在這裡吃飯的話,更會變得的身強體壯,才思敏捷,稱之為天堂不是一點都不誇張嗎?

便是林逸這樣的超級強者,在這裡,都有種如魚得水一般的愜意感覺。

「爺爺,你到底是怎麼弄到金卡的啊?一直聽說人這裡是京城最奢華的地方,我都沒當回事兒,沒想到竟然真的這麼漂亮。」陳美君伸著腦袋,看著陳升激動的問道。

「呵呵,當年無心之舉而已,等會兒東西來了,不要大口吃啊!要慢慢的品嘗!」陳升看著自己的一家四口,認真的提醒道,當年,他便是因為吃的太快,只是知道這裡的食物非常好吃,可要說是個什麼味道,他卻是一點都不清楚。 正當眾人聊的正開心的時候,一名名穿著霓裳羽衣,宛如仙子一般漂亮的女生,紛紛端著一個個白玉製成的盤子,優雅的走了上來,一道道精美的食物放在了眾人的面前。

有的白玉盤子裡面放的是一個香菇,有的放的是一片青草,一個小樹林,只不過不管那香菇還是其他的食物,上面都淋了一層宛如蜂蜜一樣的東西,看起來就讓人食慾大振,至於其他的食物,那一件件簡直就像是精美的藝術品,全部都給人一種新鮮,活著的感覺,就好像是剛剛在叢林中採摘出來,上面還帶著露水一般的感覺。

「我的天啊!不行,我要拍照!這些食物實在太漂亮了。」

陳美君眼睛瞪的圓鼓鼓的的,看著桌子上的食物,激動的大笑道。

「呵呵,這裡不讓拍照的,千萬不要觸怒了這裡的原則!」陳升淡淡的笑道,隨後拿起了筷子,輕輕的夾起了自己面前的食物,十分緩慢的放進了自己的嘴巴里,輕輕的咀嚼了起來,那蒼老的臉上寫滿了濃濃的幸福。

其他人一看,也紛紛拿起了面前的漢白玉筷子,夾起了自己中意的美食,結果,這一吃,全部都像是浸泡在了蜂蜜,溫泉之中一般,那種感覺,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滾開!今天我萬俊請客,你們竟然敢說沒有位置了,難不成想要找死?」

正當眾人沉吟在那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之中時,突然,一道無比憤怒的聲音驟然響起。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吞下了食物,下意識的看了過去。

「嗯?你他瑪德看什麼?給老子滾出來,這個位置,我萬俊要了!」

一迎上林逸的目光,萬俊便眼睛一瞪,凶神惡煞的走了上去,盯著林逸不滿的咆哮道。

「俊少,你應該清楚這裡的規矩,還請不要讓我們為難。」

一名仙氣飄飄的女子,急忙迎了上來,盯著萬俊焦急的說道。

「呵呵,你們的規矩?我知道啊!不能在這裡鬧事兒嘛!我不鬧事兒啊!如果是他們自己願意起來的呢?」萬俊扭頭看著服務員,淡淡的獰笑道,隨後,再度再度看向了林逸,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張銀行卡,扔在了林逸的面前,傲慢的冷笑道:「我萬俊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這一張卡裡面有三千萬,算是你讓位置的補償了,現在都給我起來!」

「這……」

服務員一看,嘴巴動了一下,終究還是不敢再說什麼了,萬俊可是這裡的常客,而且家世背景極為的恐怖,根本不是她一個小小的服務員能夠招惹的,再者,這仙桃源的規則也非常簡單,不準打架鬧事兒,現在,萬俊似乎並沒有犯錯。

「滾!」

林逸放下手中的筷子,不悅的說道。

「什麼?滾?哈哈,小子,你可真是有種啊!竟然敢這樣對我說話?你可知道我是誰?」

萬俊咧嘴,無比猙獰的盯著林逸咆哮道,如果不是顧忌這裡的規則,他怕是早就動手了。

「瑪德,我不管你是誰,現在,馬上,立刻給老子滾!」

陳升也是一臉憤怒,指著萬俊咆哮道,今天可是林逸第一次來到他們陳家做客,結果,倒好,先是在家裡,被王琴一家子嘲諷了半天,現在,好不容易帶著林逸來吃個飯,竟然遇到了搶位置的,陳升如何能不憤怒呢?

萬俊一聽,整個人都愣住了,一個林逸敢跟他叫囂,已經讓他萬分意外了,可現在,其他人竟然也敢跟他叫囂了起來?

萬俊扭頭看了過去,這一看,嘴角頓時不屑的浮現了一抹冰冷的笑容,傲慢的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呢,感情是陳將軍啊!呵呵……」

陳升一聽,頓時眉頭一皺,心頭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在知道他的身份來歷之後,對方還能夠如此輕鬆,他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萬俊怕是來頭大的嚇人,不過有林逸這尊大佛在這裡,他倒也沒有太多的恐懼,當即淡淡的說道:「今天是我宴請客人,還請你離開,不要打擾我們。」

「哈哈,陳升,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一回事兒了?也許那些凡夫俗子把你放在眼裡,可是我萬俊,卻根本沒有把你當成一回事兒,我告訴你,我的爺爺乃是大供奉萬侯羽,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讓我走開?今天,這個位置我要定了!」

萬俊一臉傲慢的冷哼道。

「什麼?你,你竟然是大供奉萬侯羽的孫子?」

剛剛還算是淡定的陳升一聽,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那蒼老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到了陳升這種地位,能夠讓他們害怕的人已經是鳳毛麟角了,可這華夏的供奉卻剛好就在其中,每一位供奉,背後都有一個無比龐大的宗門在支撐著,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些供奉,在華夏,就相當於是行走的仙人。

整個華夏,除了軍神許傲天之外,他們不需要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可現在,眼前的萬俊竟然是大供奉的孫子,這是何等恐怖的身份啊!

陳升的心情沉入了谷底,一張臉也陰沉的可怕,他知道,今天自己要丟臉了。

「既然你不滾,那我送你一程好了!」

林逸說完,扭頭看向了站背後的任長風。

「是!」

任長風急忙點頭,隨後身形一晃宛如鬼魅一般,就出現在了萬俊的面前。

「你敢!」

「不要啊!」

前一句是萬俊發出的,後面則是陳升的尖叫。

只可惜,任長風卻只會聽從林逸一個人的命令,抬腿就是一個膝頂,兇猛的撞在了萬俊的小腹上。

「噗嗤!」

一道血箭噴出,萬俊整個人當場就倒飛了出去,朝著瀑布地下跌落。

「什麼?竟然有人敢在這裡鬧事兒?」

快穿:宿主她真的很飄 周圍正在吃飯的食客,全部都傻眼了,這可是仙桃源啊!已經足足有二十年不曾有人敢在這裡動手鬧事兒了。

「哎呀,林逸,你,你太衝動了啊!」

陳升看著林逸,一臉焦急的說道。

「呵呵,無妨,區區一隻螻蟻而已!」林逸淡淡的笑道。 一個連許傲天都鎮壓不了的供奉,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

名氣這個東西沒有人不喜歡,如果這些供奉真的如此恐怖的話,又怎麼可能讓許傲天殺出那麼多大的名氣呢?

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厲害的,在華夏人被欺負的時候,他們為什麼不出來呢?

再者,在林逸的眼中,他做事兒全憑心中的一口正氣,至於對方有多強大,他還真沒有去管的意思,反正,再強也不可能比他林逸強,人皇榜便已經充分的說明了一切。

「怎麼了?」

一名中年男子,皺著眉頭一臉不悅的出現在了頂樓,沉聲質問道,他的氣息也同樣非常的強悍,赫然已經到了天威之境初期,倒是了不起的存在。

「他,他們剛剛打了萬俊!」

服務員看著中年男子,低頭小聲的說道。

「打人?」

中年男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眸光不善的看向了林逸一行人,冷冷的笑道:「幾位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在我仙桃源動手打人?」

「呵呵,打了你又如何呢?敢打擾我主人在這裡就餐,便是殺了他也不為過!」

任長風盯著中年男子一臉鄙夷的冷笑道,區區天威之境的強者,整個華夏,除了林逸這樣的怪物之外,他任長風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不把任何天威之境的強者放在眼裡,眼前的這個中年人就更加的不堪了,他如果想要殺對方的話,只需要一招。

「混……」

中年男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張嘴就準備罵人,可當看到任長風的境界時,滔天海浪卻在邢安的心底翻滾起來,他無法看出來任長風是什麼境界,可是任長風的氣息卻無比的恐怖,絕對在他之上,「難道他是神威之境?」一個可怕的想法驟然在邢安的腦海中浮現,隨後他一臉驚恐的看向了林逸,一個可以用神威之境強者當奴僕的人,這樣的存在該是何等的恐怖啊!

「你們下去吧!不要影響我們用餐,有什麼事兒,我自己解決!」林逸淡淡的說道。

「是,是!」

邢安滿頭大汗,一臉恭敬的說道,隨後急忙轉身帶著服務員離開了現場。

「瑪德,你們幾個給我等著,今天這事兒沒完,不弄死你們,我就不叫萬俊!」

仙桃源大廳的地上,萬俊看著頂樓林逸一行人所在的位置,憤怒的咆哮道。

「這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仙桃源的人離開了呢?」

周圍的食客,都是一臉好奇的的嘀咕道。

「難道,他們的身份比仙桃源的老闆來頭都要大?」

有人瞪著眼睛,一臉震驚的尖叫了起來。

「什麼?比仙桃源老闆的背景都大?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仙桃源的老闆有多厲害,沒人知道,不過傳聞,在仙桃源建造初期,有一名清末的民團總教頭曾經在這裡鬧事兒,結果仙桃源內卻飛出了一把飛劍,當場斬了這位神威之境的強者,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敢在這裡鬧事兒。

卻沒想到,時隔多年之後,竟然再度有人敢在這裡鬧事。

「林逸,你,你們先走吧!我在這裡把事情解決了。」

陳升咬著槽牙,一臉焦急的說道,他實在太清楚仙桃源的恐怖了,因為他曾經親眼見到對方斬殺那民團教頭的一幕,在他心裡那可是真正的仙人啊!本來以為,從那以後,這輩子再也不會跟仙桃源的人有交集了,卻沒想到,這次竟然招惹到了對方。

「呵呵,老爺子,無需擔心,我家主神威蓋世,無懼任何人,再者,我曹家跟任家那可是崑崙虛的大家族,哪裡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呢?」曹定功自信滿滿的冷笑道。

「你,你們不懂……」

「好了老爺子,相信我,交給我來處理就行了好嗎?這裡的食物,這麼好吃,咱們還是多吃點吧!」林逸直接打斷了陳升,無所謂的笑道。

「不錯,能吃還是多吃一點吧!否則,等會兒沒有了腦袋,還怎麼吃呢?」一道冷漠的聲音驟然響起。

眾人的目光急忙看了過去,只見一名老者背負長劍,頭髮亂糟糟的看起來就像是叫花子一樣,可是他的眼睛卻很亮,甚至比出竅的寶劍都要亮,都要可怕。

「爺爺,他們就在頂樓!」

萬俊指著頂樓,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怒吼道。

「呵呵,好,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敢動我的孫子!」

萬侯羽淡淡一笑,便帶著萬俊朝著電梯里走去。

「我的天啊!這萬俊竟然真的把萬侯羽請出來啊!」

「唉,這次事情大了,我看弄不好要出人命了啊!」

「哎,你們說,這次仙桃源的那強者會不會出現啊?」

周圍的食客,一個個都充滿好奇的嘀咕了起來。

此時,在仙桃源最秘密的一個房間內,邢安一臉恭敬的站在一名老者的面前,這老者雖然形似朽木,可他的體內卻有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存在,就像是一枚原子彈一般,給人一種無比恐懼的感覺。

「你說鬧事兒的是華夏第一人林逸?跟他的僕人?」

老者淡淡的問道。

「正是林逸,而且他那三個隨從也調查清楚了,分別是崑崙虛曹家的家主曹定功,以及任家的嫡系,任長風,這兩人都是天命境。」

邢安皺著眉頭一臉不解的嘀咕道,天命境那可是無比可怕的存在,可現在竟然成為了林逸的奴僕,在調查清楚之後,他當時就驚呆了,哪怕是到現在過去了好幾分鐘,都有種做夢一般的感覺,一名天威之境的強者,竟然收下了兩名天命境界的強者,最重要的是這兩人的背後可都是有龐大家族的。

「曹家跟任家?」老者淡淡一笑,說道:「曹家到是算不得什麼,那曹定功的年紀也不小了,這輩子就止步於此了,不過任家倒是不容小覷,罷了,就暫且坐山觀虎鬥吧!」

「是!」

邢安急忙把一個平板遞到了老者的面前,上面赫然是整個仙桃源內的一切情況。 「叮!」

一聲脆響,電梯門打開,所有人都急忙起身,站在了走廊的邊緣,一臉好奇的盯著萬侯羽跟萬俊兩人。

「大供奉!」

陳升見狀,急忙起身,看著萬侯羽一臉尷尬的笑道。

「哼!我當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打我的孫子,原來是小陳啊!」

萬侯羽看著陳升,一臉傲慢的冷哼道。

「呵呵,我想這都是一個誤會!」

陳升急忙走上前討好的說道。

「不不,這不是誤會,我是真的想打他!」林逸淡淡的笑道。

陳升一聽,麵皮頓時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覺得林逸有些過了,這可是大供奉啊。

萬侯羽聞言,猛的扭頭看向了林逸,傲慢的冷笑道:「你是個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

「哼!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曹定功跟任長風一看,萬侯羽竟然敢呵斥他們的主人,頓時怒了,上前一步,一左一右,宛如兩大金剛一般,直接把萬侯羽包圍了起來。

「哈哈,一群沒有見識的東西,這乃是我的爺爺萬侯羽,華夏十大供奉之首,見到了還不趕緊跪下?」

萬俊上前一步,指著萬侯羽一臉傲慢的冷笑道。

「跪下!」

萬侯羽面色蒼白一片,宛如見到了什麼極為恐怖的事情一般,顫抖著咆哮了起來。

萬俊一聽,神情越發的得意起來,當即看著林逸等人冷冷的笑道:「幾位,別愣著了啊!還不趕緊跪下?」

「瑪德,我說讓你跪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