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曉萌姐……”梨子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怎麼?”關曉萌怔了一下。

梨子有點不知道如何開口,但幾番掙扎之後還是說出了實情:“米爾今天又被湯鵬接走了。”

關曉萌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什麼時候的事!”

梨子有點害怕關曉萌生氣的樣子:“早……早上的時候……我攔了,可是她不聽我的,你不在家我根本就管不了她。”

關曉萌對這件事情似乎是非常的惱怒。

“怎麼了?有什麼我們能幫得上你們的嗎。”蜜糖看出了關曉萌在憤怒之餘的那種擔心,在她的眼神的深處,擔心似乎比惱怒多更多。

關曉萌緊咬下脣,這種事情誰都幫不了米爾,是米爾自己糊塗,走錯了路。

她明明知道這是一條錯誤的路,卻還一而再三的犯錯,還和湯鵬混在一起,這是關曉萌無法忍受的,所以她纔會有憤怒!

“有什麼事兒你就跟我們說,咱們都是一起經歷過風風雨雨的人。”王聰道:“你的事兒就是我們的事兒。”

關曉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梨子,到底是什麼情況啊?”百合看向了梨子。

梨子也特別難過的低下頭,不知道如何開口。

冰冰是一個性格直白的人,見兩人都不說話,她直接走到關曉萌的面前:“四九城長大的妞兒可沒你這麼墨跡的,有什麼事情你就說,難不成還把我們當外人?”

關曉萌看着冰冰的眼睛,表情充滿了無可奈何。

“米爾是個可憐的女孩,因爲交友不慎,走上了一條錯誤的路。”關曉萌輕輕的一聲嘆息:“都怪我,沒能及時發現,若不然她也不會走到如今這一步。那麼漂亮的一個女孩……若是還沒辦法回到正途,就真的可惜了。”

聽曉萌這口氣,這件事情還挺嚴重的。

王聰一聽漂亮女孩,正義感瞬間爆棚:“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能解決的困難和麻煩,有我呢!”

“肯定跟梨子說的那個湯鵬有關係吧?”蜜糖細膩的抓住了問題的關鍵:“這個湯鵬是什麼人。” 關曉萌點了點頭,眼神裏充滿了憤怒的火焰:“如果沒有湯鵬,米爾一定不會走到如今這一步,該死的湯鵬……他就是一個禍害!”

此刻王聰已經摩拳擦掌了:“這個湯鵬在哪,我去教訓教訓他。”

“你別插嘴。”冰冰瞪了王聰一眼,她知道關曉萌此刻一肚子的話想要一吐爲快。

關曉萌的確是想要傾訴,她的這些話真的沒有人去傾訴,很多事情她都一直藏在心底,沒有人能夠去訴說。

但今天不同,她雖然和王聰他們相識的時間很短,但是對王聰他們卻有一種前所未有的信任感,而且和他們在一起,她也會感到自己很少能夠感覺到的安全感。

關於米爾的事情,她真的需要有人幫助她。

但她卻一直找不到人可以傾訴米爾身上發生的事情。

“米爾和我一樣,從小就在燕京長大。和我不同的是,她的家庭條件很優越,父親是一個事業有所小成的勞保用品商人,母親是一所醫院的外科主任。”關曉萌打開了心中的話匣:“她這樣的家庭,放在燕京城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所以她從小就是我們所有小夥伴中的小公主……”

這樣的家庭的確讓人羨慕,雖然沒有那種如日中天的富二代生活,但卻也是生活在蜜罐裏的孩子。

很多人羨慕還來不及的家庭呢。

“可誰都沒有想到,平地跳雪山,晴空下霹靂。原本米爾的幸福生活,因爲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讓她整個家都崩塌了。”關曉萌說到這裏,眼睛都泛起一絲淚光:“奧運那年的一場大地震你們都還記得嗎?”

蜜糖點了點頭,那場九級的大地震,在她的家鄉都感覺到了微弱的震感呢。

那是一場破壞超過十萬平方千米的強烈大地震,極重災區共10個縣市,較重災區共41個縣市,一般災區共186個縣市!

將近七萬的死亡人數,三十八萬人受傷,還有接近兩萬人失蹤。

造成了八千四百五十多億的直接經濟損失啊!

這是整個華夏建國以來破壞力最大的地震了。

這可以說是華夏之痛了,所有華夏人,沒有人不知道。即便是王聰被取走了記憶,對這件事情也沒有忘記,這件事情對華夏而言真的是太深刻了,太痛了。

“就是那次大地震,米爾的母親主動提出去受災現場,去做一個醫生應該做的事情——救死扶傷!”關曉萌道:“而米爾的父親,一個勞保用品廠家的老闆,傾其所有的爲了災區捐獻了自己生產的所有勞保用品!”

這一對夫妻簡直就是華夏人的楷模啊!讓誰聽了都會心裏格外的欽佩!

關曉萌突然沉默了。

“後來呢……”蜜糖似乎已經意識到了什麼。

“餘震……該死的餘震……”關曉萌覺得心口有些堵,她調整了好幾次呼吸,才張開口:“老天爺有些時候真的是不長眼,那麼善良的兩個人,居然犧牲在了一場餘震之中!米爾的母親爲了救人,而她的丈夫爲了救她……兩人就這樣走了。”

空氣似乎一下就凝固了。

王聰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攥了一把似的!

“我真的想不明白,命運爲何會如此安排。”關曉萌深深的低下頭:“對於關曉萌父母的犧牲,國家給了撫卹金……但是政策畢竟有它的侷限性,這種安慰和撫卹是無法讓米爾接受的。而且,米爾的父母離開之後,她家廠子也就緊跟着倒閉了。一系列的打擊讓米爾再也沒有振作起來。畢竟那年她纔剛過了十四周歲的生日啊……”

任何人碰到這種毀滅性的打擊,都會無法承受,更何況米爾那時候還是一個孩子。

一個孩子自然沒辦法承受這種沉重的打擊。

素手為謀動京華 ,她的爺爺奶奶,姥爺姥姥也都因爲無法承受打擊,半年內相繼離世。”關曉萌的聲音充滿了苦澀:“自從那件事情以後,米爾就變了,她也不去學校了……家裏沒有人管教,她開始留戀夜店的生活,每天都醉生夢死,就是那個時候,她結識了湯鵬。”

這個可憐的女孩。

關曉萌或許是心情太沉重了,許久都沒有再開口。

大家也都心情沉重的等着她。

“湯鵬是燕京城長大的小混混,父母就不是個正行,所以他從小就長歪了。”關曉萌道:“米爾三年的時間裏花光了家裏上百萬的積蓄,後來把房子都賣了……所有的錢都糟蹋了。”

“都是被這個湯鵬給帶壞了吧?”王聰恨得咬牙切齒,他現在已經恨不得要好好教訓教訓那個混小子了!

自己不是個玩意兒也就罷了,還帶壞人家姑娘!

這種人真的就是十惡不赦!

欠揍!

“湯鵬每天都帶着米爾去那些亂七八糟的場所,每天都大花特花。後來沒有錢了,兩人也習慣了那種大手大腳的生活習慣,湯鵬居然就讓米爾去做酒託。”關曉萌說到這裏的時候,聲音都變的兇狠了起來。


可見她對這個湯鵬是多麼的恨之入骨!

“酒託啊,這可是違法犯罪啊!”關曉萌越說情緒越是激動!

王聰沒經歷過這些東西,所以對酒託並不瞭解:“這是賣酒嗎?”

“就是讓米爾以交朋友等理由爲誘餌,在網上誘騙他人到一些宰人的酒吧消費高價酒水,當受害者發現被宰而拒絕付款時,湯鵬和幾個狐朋狗友就使用暴力或威脅手段迫使受害者付款。”關曉萌冷冷道:“ 妙味 !”

王聰也瞪眼了:“這就是勒索詐騙啊!”

幾個女孩點點頭,沒錯,這就是典型的坑蒙拐騙。

“因爲出事多,燕京查的嚴了,米爾被抓過一次之後,他們就不敢繼續做了。”關曉萌的聲音突然變的心灰意冷:“緊跟着,他們就走上了一條更可恥的路。”

沉默,可怕的沉默。

“湯鵬居然讓米爾假裝在校大學生,用微信和一些網上別有用心的男人約……”關曉萌道。

幾個女孩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氣,這個男人可真是個人渣!

王聰的拳頭也突然攥緊了,讓他碰到這個混蛋,他一定打的他連自己親媽都不認識!太混蛋了。

“米爾用微信約一些別有用心的男人開房間去見面,談好價錢,兩千一次。”關曉萌道:“但她並不會真的出賣自己的身體……他們還是騙!”

開局召喚黑影兵團 ,還能什麼都不做?

“米爾很漂亮,和她見面的男人肯定都能看得上。”關曉萌道:“收了錢之後,米爾就會告訴那些男人,說她和酒店前臺都熟悉,要去跟前臺說一下,如果有警察來查房,就給她說一聲。”

“現在的男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讓她這麼簡單就跑了吧?”蜜糖皺了皺眉頭,真是替米爾捏一把汗。

關曉萌點點頭:“當然,這些男人都不傻,但是也都會擔心。米爾就會把自己的包留在房間,告訴出來上當的男人,她東西都放在這裏,不會跑的,而且這樣做也是爲了他的安全。”

一般男人聽了就都放心了。

“這樣,米爾回來之後就讓上當的男人去洗澡。”關曉萌道:“這時候男人一般都有信任了。等男人洗澡出來之後,米爾就會裝作接電話,說是前臺打來的,半小時之後來查房的。然後她要去樓下躲一躲,等查房的結束了再回來。這時候男人對她都有了信任,也就會同意了。”

冰冰恍然大悟,這真是連環計啊,抓住了人在做壞事時候的心理,這樣肯定一坑一個準兒!

“她再次下樓,湯鵬就會開車迅速將她接走。”關曉萌道:“就這樣,他們這些年騙了不少錢……當然也有好幾次差點發生危險。”

“這真的是太危險了!”百合想想都覺得渾身冒冷汗。

關曉萌點了點頭:“有一次米爾碰到了便衣,被抓了……那時候湯鵬跑的沒影沒蹤了。是我把她保釋出來的,那次之後,我狠狠的罵了她一頓,甚至還動手打了她兩記耳光,之後她搬來和我一起住,有我看着她,她也能乖一些。”

梨子接過話:“這半年來米爾姐真的很乖的……但……但沒想到湯鵬又出現了。”

關曉萌砰的一拳砸在茶几上:“湯鵬……這個人渣,我一定要狠狠的教訓教訓他,他若是再敢來招惹米爾,我就算花錢找人也要把他給剁了!”

這番話裏面有多麼大的恨意,每個人都聽得出來。

“你不用找打手,交給我,告訴我他在哪,我就幫你把他給廢了。”王聰道:“這種混蛋下輩子就應該癱在牀上!”


關曉萌咬牙切齒:“我若是那麼簡單就能找到他,我早就讓他殘廢了!”

這種燕京城裏的小混混,行蹤是非常難抓住的,想逮住他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你現在找到米爾,說不定就能找到他了。”冰冰道。

關曉萌搖了搖頭:“這個人渣鬼的很,每次他把米爾騙出去做這些事情,都會讓米爾把自己的手機關機,我根本就聯繫不上米爾。”

衆人這下還真的是犯難了,若是連電話都打不通,還談什麼找人啊。

要說事情巧合,還真就是跟說書似的。

就在關曉萌頭疼如何聯繫上米爾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一個陌生號碼。

關曉萌接起電話,心裏也想不出來是誰大半夜打電話找她:“誰啊?”

“姐!是我,米爾!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米爾的聲音非常細小微弱的在電話裏傳了出來。

關曉萌的腦子嗡一聲就炸開了,直接就罵上了:“米爾!你丫就他媽是一個傻B!大傻B!湯鵬那孫子是個什麼樣的人渣你還沒看清楚是嗎?那你他媽就跟他繼續去作!去犯賤!我看你丫還能活幾年!我告訴你,米爾,你現在就給我聽清楚!我關曉萌不是你媽!你早就沒媽了!沒有人會什麼事兒都包容你!你若是想要作死,那就去死!別他媽讓我救你!我受夠了!”

這一頓痛罵,徹底將關曉萌那又恨又愛的一面表現了出來。 米爾,一個從來都不吃硬的女孩,平日裏若是有人敢罵她一句傻B,她肯定上去就是一大嘴巴子!就算是湯鵬這種小混混,也沒少因爲狗嘴不乾淨而被米爾抽了耳光。

但此刻關曉萌是什麼髒話都罵出來了,米爾也沒敢說一個不字!

當關曉萌罵夠了,罵累了,罵的心疼了,米爾纔開口:“姐……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如果不救我就真的沒有人救我了,我現在真的怕的要死,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吧。”

米爾可憐兮兮的聲音在電話裏傳出來。

關曉萌在這一瞬間就心軟了。

她是真的沒有辦法去扔掉米爾不管不問,她們是從小就認識的朋友,米爾小她一歲,打關曉萌記事兒的時候,身邊就有米爾這丫頭的身影,一口一個姐姐的叫她,有什麼好東西都會想着她。

那種兒時的東西雖然已經隨着時間淡化了,但是記憶卻越來越深。

很多時候關曉萌想起小時候的事情,都會忍不住流淚,她流淚就是心疼米爾。

“你在哪……發生了什麼。”關曉萌罵夠了,罵累了,這一刻她的心裏只有擔心,擔心這個死丫頭真的會惹上**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